【完結】遇到野人老公
字體:16+-

第九十六章 離開部落

以後的幾天都是,而離呢亞部落交換東西的時間越來近了,帕亞一直都是沒有鬆口,部落裏也是布滿了一種很壓抑的氣息。

“帕亞,如果我非要和那兩樣去換在呢亞落裏的東西呢?”的安再一次和帕亞說著這件事。

“那你離開,”帕亞想也沒有想的說出了四個字,的安的神色快速的變化著,心裏也開始有了一種怨恨,果然是,他是要趕他出去啊。

那麽他們就看看,到底誰更厲害一些,誰才適合當這個部落的首領。

陳西正在給自己的編著夏天用的席子,這時外麵傳來一聲極大的嘶吼聲。她連忙的跑了出去,就見外麵火光衝天,所有人都是圍在一起,不時的跳著什麽舞,她連忙放下手中做了一半的鞋子,跑了過去。

“出了什麽事?”她問著也是一臉優色的李如香。

李如香張了張嘴,也不知道要和她怎麽說。

“到底出了什麽事?”陳西忍不住的再問了一句,這都快要急死她了,不要這樣給她打啞迷,裝沉默好不好,她會炸毛的。

李如香悄悄的拉過了她,“西,你不知道,這是有人要和帕亞爭首領之位。”

“什麽,首領之位?”陳西忍不住的尖叫了起來,聲音大的讓所有人都是看向這裏,李如香見狀連忙將她拉到一個沒有人地方,這才是悄悄的告訴著她,“是那個的安啊,他要和帕亞決鬥。”

“可是帕亞是首領啊,什麽時候輪到他的安當的?”陳西越聽不越不明白了,這首領之位也是可以搶嗎。

李如香一見她這樣,也就明白 ,她還是活在以後的那個世界裏。

“西,你醒醒, 這裏這不是你的年代,也不是我的,這裏沒有皇帝世襲,隻要他們感覺自己的有能力,自己可以讓部落裏的人過上好日子,自然的就可以爭奪首領之位。”

“這在每一個部落都是經常發生的事, 尤其是是兩個部落合在一起之一,這種爭搶首領之拉,根本就是層出不窮的。”

陳西的感覺自己的手都是顫抖了起來,“那麽,那麽,他們要用什麽方法來爭這個首領之位呢?”

“還能有什麽?”李如香歎了一口氣,“他們是原始人,你說他們能用什麽方法,自然就是看誰夠強大,也就是比試。”

陳西隻感覺自己的腦袋嗡的響了一下,她想起前些日子,那些為了爭阿雙而被打的鼻青臉腫的男人,難道說, 帕亞也要那樣嗎,還有可能會送命。她連忙的再次跑了過去,李如香也是一臉的擔心。

她怎麽感覺,這個日出部落現在越來越不安全了。

被眾人圍成的圈子中,四周都是點著各種各樣的火把,火把將整個部落照的很亮,就連每個人的身上都是落下了一層淡淡的火光,火光中間站著的兩個人,相互注意著對方,都像是要將對方給碎屍萬斷一樣。

兩人同時的怒吼一聲,然後向前中去就扭找在了一起,

原始人打架沒有所謂的技巧,也沒有什麽武功,他們拚的就是各自的力氣,誰的力氣大,詮就贏了。

中間的兩個人扭打成一團,你一拳,我一腳,四周的人則是歡呼的叫了起來,甚至還敲著木頭做的樂器,對於原始人來說,選首領是一件很盛大的事,這關係到部落未來的命運,所以每一個人,都是又期待又興奮著。

裏麵的兩人扯的扭打成一團,身上都是受了不少的傷,但是他們就像是無知無感一樣,繼續的打著咬著,兩個人再次分開,各自的吼了一聲,變成了獸形,帕亞是一隻了白色的獅子的,而的安則是一頭黑色的……野豬。

陳西站在一邊,根本就是看的一身冷汗,她緊緊抓著自己身上的衣服,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這時白獅咬掉了最豬的一塊皮肉,黑豬的一爪子則是抓傷了白獅的胸口。

陳西連忙捂住嘴,就怕自己會尖叫出聲。

過了不久,不管是白獅還是黑豬, 身上都是掛了不少彩,但是,兩隻還是在不斷咬著,這是身為雄性的自尊,所以沒有一個人願意放棄。

的安一見打了這麽久也不分勝負,有些急了,他知道自己不能在這裏輸掉,不然,他一定會被趕出部落的 ,那時他就什麽也沒有了。

他的眼睛不斷亂瞄著,他突然轉身,向一邊跑去,身後的白獅,也是跟了上去,經果黑豬猛的一躲開,白獅的爪子一時間沒有來的及收回。

就聽到一聲淒慘的尖叫聲響起,白獅的爪子一停,在一個女人的臉上留下了五個深深的血痕。那個女人捂住臉不斷的尖叫起來。 ‘

而在場的所有人都是被嚇到了,帕亞他,攻擊了一名雌性?竟然是一名雌性,在每一個部落裏,雄性如果敢傷雌性,那麽,是要被趕出部落的。

阿雙突然跟著大叫起來。

“帕亞,你竟然攻擊了雌性,你還有什麽資格做我們的首領?”

白獅的身體慢慢縮小,然後從地上爬了起來,他的身上到處都是血,一張臉也是蒼白的沒有任何血色,他抱歉的望著那個被眾人扶進去的女人,然後頹廢無比回到了山洞裏。

等到他走出來時,身上隻是背了一下小包袱,還有劍,衣服也是剛才的那一身,然後就向部落外麵走去。

傷了雌性,他自然是知道,自己不可能在再這裏呆下去,哪怕是無心的,也都是不可原諒。

當帕亞要剛走出部落時,身後卻是有人小力的拉了拉他的衣服。

“西,”他轉過身,蹲下,輕撫著陳西的頭發。“對不起,西,我要離開了,你要好好的保重,知道嗎?”

陳西搖搖頭,抹幹了自己臉上的淚水, “我們一起走,天大地大總有我們可以容身的地方。”

帕亞是很感動,但是,他不能這麽自私。

“對不起,西,跟著我,你會吃苦的,你留下吧。”

陳西還是搖頭,“你不讓我走,我就自己離開,”說著,她拉著帕亞的手進了山洞裏。

而身後阿雙還在諷刺著,“帕亞,你還要留在這裏多久,如是你還是一名雄性,就請現在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