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鬼夫太心急
字體:16+-

第217章 禁言符咒

第217章 禁言符咒

“什麽人偶師,控屍就控屍嘛,何必說得那麽神神秘秘,都是七老八十的老太婆了,就不要再假扮什麽小姑娘了。”一個滿是不屑的聲音響了起來。

我驚喜地循聲看去,站在巷子口的可不就是有段時間沒見的梁老嘛,他依舊神采奕奕,不顯絲毫老態,身體健康得堪比年輕人。

“梁老,”看到他,我立刻就像是吃了定心丸一般,原本高高提起的一顆心,總算是可以安穩地放回肚子裏了。

“小韓,你沒有被這個老太婆嚇到吧?”梁老相當認真地看著我問道,隻是他這番話卻將我麵前的小姑娘給氣得麵容都扭曲了。

我嘴角抽了抽,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麽回答他才好,眼前的人怎麽看都還隻是一個小女孩,‘老太婆’這個稱呼實在是和她不搭調。

“別被她給騙了,她年紀比你大了不知道多少歲,隻不過是霸占了人家小姑娘的身體,這才看著年紀小。”梁老不屑地說道,直接就揭穿了真相。

“梁老頭,我沒有惹到你吧,這麽說我,你是想找死嗎!”小女孩一改先前的天真浪漫,扭曲著一張臉,麵目猙獰地看著梁老,語氣凶狠得像是要吃人。

“我隻是看不慣你明明一大把年紀了,還要裝作小姑娘的樣子,真的是太惡心了。”梁老做出一副惡心嘔吐狀,誇張地說道。

被徹底激怒了的小女孩再也忍不下去了,命令壯漢和年輕人攻擊梁老,而她自己卻是朝著我走了過來,臉上還帶著不懷好意的笑。

我心裏咯噔一聲,立刻就警覺起來,戒備地看著她,雖然從梁老的話中我知道眼前這個人並不真的是個小女孩,但是想來就這小蘿卜頭的模樣,應該不是我的對手吧。

我腦海中剛剛閃過這樣的念頭,眼前這個小女孩的身影就一陣波動,等到一圈一圈的光暈消失,我的麵前出現了一個佝僂著腰,滿頭白發的老太婆。

“居然真的是老太婆!”我看得愣住了,連自己都沒有發覺竟然將心裏話說了出來。

“本來還想將你變成我的玩偶,現在看來,還是殺了你好了。”老太婆猙獰著臉,目光中透露出陰森的殺意。

我還沒反應過來,眼前就多出了一個身影,一聲金石相擊般清脆的聲響過後,一個泛著銀光的物件在空中翻滾著落在了地上。

老太婆發出了一聲嘶啞又尖銳的慘叫聲,捂著受傷的手腕,退到了一邊,緊張地看著護在我身前的墨霖修。

一滴一滴嫣紅的血從她的手指間滴落,在地上暈開了一個一個的小圓點,然而這血跡卻又很快騰起了青煙,等到青煙散去後,地上哪裏還有什麽血跡!

“你怎麽來了?”我回過神來,驚喜地看向墨霖修,心中的喜悅就好像是蘇打水中的氣泡,不斷地往上冒,止都止不住。

“恰好路過,”墨霖修麵不改色地說道,語氣非常的冷靜淡定,但是從我的角度看過去,卻可以看到他微微泛紅的耳朵尖。

天底下哪會有如此湊巧的事情啊!我在心裏暗暗反駁道,不過他嘴硬不肯承認他是擔心我,這才暗中跟著我,我也就給他點麵子,不揭穿他了,免得他尷尬得要找地洞鑽進去。

見我們這邊又來了一個幫手,而且還是個很厲害的幫手,老太婆渾濁的眼睛轉動了一下,也不管那個壯漢和年輕人,自己撒腿就往後跑。

一道白光從墨霖修的手中射出去,就好像是一根繩,將正要逃跑的老太婆捆了一個結實,任她如何掙紮,這根白光構成的繩子也紋絲不動。

老太婆一被製住,原本還和梁老鬥得旗鼓相當的壯漢和年輕人砰的一聲倒在了地上,沒有了動靜。

“你究竟是什麽人?”老太婆使出渾身解數,但是卻依舊掙脫不了墨霖修的束縛,當下就變了臉色,惶恐地看向他,聲音中充滿了顫抖。

“我是什麽人,和你沒有關係,隻要你老實交代你背後的人,我可以饒你一命。”墨霖修慢慢說道,語氣卻冷得直掉冰渣,“要是你不肯合作的話,那我也隻能讓你永遠閉上嘴巴了。”

墨霖修是什麽意思,但凡智商沒有問題的人都聽得懂,更何況他根本就沒有掩飾他的殺意,他的這番威脅卓有成效。

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已經淪落為案板上待宰割的魚肉,老太婆自然清楚自己沒有選擇的餘地。

“我說了你就放過我?”老太婆臉上的表情很複雜,說或者不說,內心的掙紮也很激烈。

“隻要你說的是實話,我就放你離開。”墨霖修表情淡淡,他還不屑於在這種事情上出爾反爾。

老太婆糾結了許久,終於做出了決定,雖然說出那個人的事情,日後很可能會被他的人追殺,但是九死一生還有一生的希望,要是不說,那自己就必死無疑了。

“是那位大人讓我過來的,一旦秘密被發現,就將發現秘密的人都滅口,我……”老太婆的話還沒有說完,她就好像是被掐住了脖子一樣猛地停住了。

她一張枯黃幹瘦的臉漲得通紅,眼睛睜得大大的,就好像是要瞪出眼眶一般,拚命仰著脖子,似乎是想多吸一點空氣。

可是她將頭伸成長頸鹿那樣,也吸不到一點空氣了,她被一雙無形的手掐住了脖子,短短幾秒鍾的功夫,就因為窒息而死了。

這一切發生得太過突然,我都還沒回過神來,她就已經倒在了地上,瞪著一雙眼睛,死不瞑目。

一縷殷紅的血從她眼角蜿蜒流下,畫出一條扭曲的紅線,看得我後背竄起一股涼氣。

老態盡顯的屍體再次發生了變化,原本就皺巴巴的臉皮鬆垮得像是融化的蠟,上麵布滿了皺紋,多得根本就數不清楚,頭發花白,似乎比起剛才又老了幾十歲。

在這具屍體上,我感覺不到半點的生機和活力,反而有一種死氣沉沉的暮色西沉的感覺。

“活了幾百歲,竟然就這麽死了,恐怕她自己也沒有想到她竟然會是這樣的下場。”梁老歎了一口氣,感慨道。

“看來她口中的大人並不想我們知道他,竟然還在她身上布下了禁言符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