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荒劍神
字體:16+-

第1019章

第1019章

白楓何等的老辣,從薑星辰話語中立即猜到他話中之人。

“不錯,正是曾碧月!”薑星辰點了點頭,說道:“據我觀察,曾碧月與森屠的情況不一樣。”森屠是真的投靠了真魔族,或者說森羅殿根本就是真魔族留在星羅大陸的一枚暗棋。但曾碧月不一樣,她應該是被人控製了靈魂意識。”

“曾碧月可是五級戰獸皇,如果她真被人控製了靈魂,那她靈魂中的禁製恐怕非同小可,星王,你有幾成把握破了她靈魂中的印記。”白楓問道。

“這……我應該有兩到三成的把握,而你如果能幫我,也許有五成左右把握。”薑星辰沉思了一下,說道。

“前輩,不如讓晚輩試試,隻要曾前輩靈魂中的印記不觸及自爆,晚輩有八成把握破了曾前輩魂海中的靈魂印記!”葉晨風突然開口說話道。

“真的?”

白楓沒有見識過葉晨風的手段,不知道他手段何等逆天,倒是薑星辰知道葉晨風手段,露出了濃濃的驚喜之色。

“晨風,一切就拜托了。”薑星辰囑托道。

“放心吧前輩,我會盡力而為!”葉晨風點了點頭,保證道:“事不宜遲,我現在就去破曾前輩靈魂中的印記。”

“好!”

說完,葉晨風在薑星辰和白楓,這兩個跺跺腳,星羅大陸抖三抖的高手陪同下,來到了鎮壓曾碧月的密室中。

“晨風,需要我們兩個做些什麽嗎?”薑星辰站在密室外輕聲問道。

“不需要,兩位前輩隻需守在密室外,不要讓任何人打擾我即可!”葉晨風搖了搖頭,說道。

說完,他緩緩地走到了雙眸緊閉,陷入深度昏迷,安靜躺在一張白玉**的曾碧月身旁。

“這曾碧月真的活了好幾千年嗎?為什麽還如此的年輕漂亮。”

看著眉如彎月,眼若寒星,顧盼之間嬌豔動人,勾人心魄的曾碧月,葉晨風也不由得發出了感歎之色。

尤其是她破損長裙間透出如玉般的肌膚,圓潤的雪白更是勾走了葉晨風的眼睛,讓他情不自禁多看了幾眼。

不過很快,葉晨風就摒除了雜念,取出了一根長長的銀針,小心翼翼紮進了曾碧月腦袋中,慢慢的觸及隱藏在她魂海中的禁製。

反複感應,試探了數次,葉晨風感覺,曾碧月靈魂中的禁製雖強,但卻不會觸及就爆,放下心來,收走了銀針,將手掌貼在了她天靈蓋上,借助噬神腦的力量,小心翼翼吞噬曾碧月魂海中強大,蘊含魔性的靈魂印記。

控製曾碧月靈魂意識的禁製威力極大,手法玄妙,但對噬神腦來說卻毫無威脅可言。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流過,曾碧月魂海中的靈魂印記被噬神腦一點點吞噬了。

守護在密室外,薑星辰,白楓焦急等待了一炷香時間,葉晨風就從密室中走了出來,緩緩地說道:“幸不辱命,曾前輩靈魂中的印記被我破解了,等她醒來應該就可恢複如常。”

“什麽……這麽快!”

聽到葉晨風的話,薑星辰,白楓瞪大了雙眼,像看怪物一般看著葉晨風,發出了失態的驚呼聲。

第八百零二章 心與心的碰撞

夜,越來越深,充斥著悲泣氣息的白家老宅漸漸恢複了平靜。

控製噬神腦吞噬了曾碧月魂海中的靈魂禁製,葉晨風來到白家為他精心安排的一處幽雅的廂房中休息。

葉晨風服下了一顆天級魂丹,剛剛進入空冥狀態,煉化強大的藥力恢複,一陣輕微的敲門聲響起,饒醒了葉晨風。

“子晴?她這麽晚怎麽來了。”

感覺到白子晴的氣息出現在屋外,葉晨風立即打開了屋門,將身穿柔滑絲綢長裙,玲瓏曲線完美襯托,暴露在空氣中的肌膚柔滑似玉,但臉色十分憔悴,眼睛紅腫的白子晴請到了屋中。

“子晴,你怎麽了?”

看著哭腫眼睛的白子晴,葉晨風關心的問道。

“晨風,求求你救救我哥哥,他快不行了。”

白子晴緊緊咬了一下嘴唇,突然跪倒在地上,淚流滿麵的懇求道。

“子晴,挽救你哥哥性命不難,但想要讓他恢複如初,不留下任何隱疾確有些困難,可能需要耗費不少珍稀之物。”葉晨風輕輕將跪在地上,小聲抽泣楚楚可人的白子晴扶起來,輕聲說道。

“晨風,我知道我的要求可能有些無禮,但我哥哥是我白家未來的希望,如果你能讓他恢複如初,我白家可以付出任何代價,我也能用我的一切報答你。”白子晴迎著葉晨風的眼睛,楚楚可人的說道。

“你報答我?”葉晨風看著白子晴精致漂亮的臉蛋,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嗯,我可以為奴為俾伺候你,更能獻出我的一切,包括,包括我自己。”白子晴緊緊咬著紅潤的嘴唇,堅定地說道。

“好了,別**我了,我這個人對美女可沒什麽抵抗力。”葉晨風輕輕刮了一下白子晴白嫩的小鼻子,說道:“走吧,帶我去看看你哥哥,我會盡我最大的努力救他的。”

“謝謝!”

臉頰微紅,內心有些小甜蜜的白子晴點了點頭,立即帶著葉晨風來到了白天歌所在的房間中。

房間中,除了眼眶發紅,一直守護在白天歌身邊的白月,白家家主白青天也在這裏。

此時,正有兩名白發老者為白天歌療傷,挽救他的性命。

“葉大哥,你來了!”

守護在白天歌身邊,眼眶發紅的白月,看到葉晨風走了進來,立即起身。

“嗯,不知可否讓我看看他的傷勢?”

葉晨風衝著白月點了點頭,望向了白青天,輕聲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