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寶連萌:爹爹是個吸血鬼
字體:16+-

正文_第357章 伺候,鬼王沐浴

不等江小憶回答,她神色頓了頓,狐疑道,“你不是已經給了莫黎破除的辦法?他應該很快就會煉成了!”

看到江小憶欲言又止的模樣,上官靈玥忍不住猜測道,“莫非……你給的辦法是假的?”

她用的是否定語氣,不止怎的,雖然自己和江小憶並不熟,但是卻願意相信江小憶並非是這樣的人。

江小憶看了看上官靈玥的身後。

上官靈玥了然地轉過身子,看了一眼完顏朔,他沒有多說便消失在她們麵前。

確定他們的對話沒有其他人會聽到,江小憶才開口道,“我給莫黎的辦法沒有錯,隻是我沒有說另一個關鍵點。”

“是什麽?”

上官靈玥迫不及待道,“小憶,你知道嗎,中了暗黑巫術的人都是我很重要很重要的人,我不能讓他們任何一個人出事,求求你告訴我好嗎?”

“告訴你自然是可以,隻是……我怕你會為難。”

江小憶在這裏等了上官靈玥那麽久,便是打定主意要告訴上官靈玥的,可是現在話就要到嘴邊了,反而有些猶豫了。

畢竟……這對上官靈玥來說,真的很殘忍,最為女人,她能夠體會到其中的痛楚。

“你說!”

上官靈玥期待地看著江小憶。

“嫁給我師兄!隻有嫁給我師兄,成為狼後,你才能啟動狼後之花,才能和上官莫黎一起破解暗黑巫術,否則……無解!”

江小憶看著上官靈玥驚詫的神色,將有關書籍放在上官靈玥麵前,一一指給雙官靈玥看,“其實,這些話我已經跟師兄說過,隻是師兄並不同意,還讓我莫要在你麵前提起。

隻是……我覺得,這麽重要的事情你有知情權,至於如何選擇,在你。”

上官靈玥並不認識太多這個時代的文字,而且這些書籍有狼族的,有血族的,文字也有差異,她根本看不明白。

可是江小憶的話她卻聽得很明白,“你是說,隻有我嫁給西陵絕成為狼後,他們所有人身上的暗黑巫術才能破解?”

“沒錯,這是唯一的辦法。”

江小憶很慶幸,上官靈玥是個聰明人,不需要太多口舌。

“哈哈哈……”

沒想到上官靈玥突然仰天大笑,卻笑得很淒厲,甚至眼角都笑出了淚花。

“我迫不及待希望阿佑能夠恢複如常,可是命運真的好會捉弄人,偏偏能夠讓他恢複的唯一辦法是我嫁給其西陵絕。

為什麽?老天爺你為什麽要這樣捉弄我?我和阿佑經曆了那麽多,我們連時空都可以跨越,為何偏偏還是注定無法在一起?!”

笑聲突然變成哭聲,上官靈玥毫無形象地趴在江小憶肩膀上大哭起來,她哭得很傷心,江小憶能夠清楚地感覺到來自她身體的顫動。

“想哭就哭出來吧,我陪著你。”

江小憶輕輕擁住她,她的眼角何嚐不是泛著淚花?想哭的,不止上官靈玥。

上官靈玥第一次哭得這般歇斯底裏,竟是在一個並不熟悉的女子麵前,她是真的累了,才好不容易止住哭泣。

“回去好好歇息吧,,也…

…好好考慮一下。”江小憶拉著上官靈玥的手,“走,我送你回望玥樓。”

“我不會考慮的。”

上官靈玥很冷靜地說道。

江小憶詫異地頓住腳步,“你不想救他們?難道你忍心失去他們?還有師兄,他現在應該還在與痛楚相伴,難道你讓他一輩子就這樣度過嗎?”

“我是說……我已經有了答案,如果這真的是破解暗黑巫術的唯一辦法的話,我願意嫁給西陵絕。”

上官靈玥很是篤定地說道。

“真的?”

江小憶激動地看向上官靈玥,神色又嚴肅起來,“靈玥姑娘,你也許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如果你嫁給師兄為後,那麽就是一輩子的事情,擺脫狼後身份的唯一辦法便是死!

所以……從你嫁給師兄為後的那一刻起,你和楚天佑就真的再無可能了,就算他恢複記憶,那他也隻能眼睜睜看著你成為師兄的狼後!”

“既然我答應嫁給西陵絕,便沒想過再離開他。”

上官靈玥笑得有些無奈,“西陵絕是我的朋友,很重要很重要的朋友,而不是我利用的工具。

沒錯,嫁給他我是為了狼後之花的能量,但卻不會在得到能量之後將他踹開,他為了我付出那麽多,也許這是上天指給我的報答他的辦法吧。

畢竟,兩個人在一起一輩子,並非隻有愛情可以支撐。”

江小憶的神色暗了暗,上官靈玥的話說得很清楚,她嫁給西陵絕不是因為愛情,也不會有愛情,她此生隻愛楚天佑!

如果是別的女人說出這樣的話,她一定會很生氣,可是不知怎的,麵對這樣坦誠的上官靈玥,江小憶不但厭惡不起來,反而對這個女人多了幾分敬佩。

“好,既然如此,那麽婚禮宜早不宜遲,就在明晚吧,明晚是我狼族百年但得一遇的黃道吉日。”

江小憶輕輕拍了拍上官靈玥的手,“在我狼族,狼王娶狼後的婚禮可是空前盛大的,狼族子民都會對新的狼後進行朝拜,對狼後進行祝福。

隻有接受狼族子民祝福的狼後,才有可能複活狼後之花,才能獲得狼後之花的能量。”

“好。”

上官靈玥點點頭,可是在她的心底卻是那麽的五味雜陳。

“既然如此,那……靈玥姑娘你回去休息吧,你負責貌美如花,至於婚禮的事情,就交給我和奶娘吧,我們一定會給你一個盛大的婚禮。”

江小憶一直都以為,能夠和西陵絕舉行婚禮的是自己,卻沒想到她卻在為西陵絕親自操辦婚禮。

可是她的心裏卻依舊是那麽的幸福,因為她知道,她所愛的那個人會很幸福很幸福!

————

“母後!母後!”

上官莫琦還沒進門,便衝著屋內的夏顏大聲喊道。

正坐在床邊打盹的夏顏聽到上官莫琦的聲音,不悅地蹙了蹙沒,“死丫頭真是沒規矩,竟敢在本宮這裏鬼吼鬼叫!”

“鬼王到!”

一句通報卻令夏顏臉上的怒意一消而散,蹭地一下站起身連,麵露喜悅,“想不到這死丫頭還真是有用,竟然這麽快就將佑哥

哥給帶了過來!”

夏顏趕忙整理了一番妝容,正準備出去迎接,突然想到什麽,算計地笑了笑,一揮手便將自己身上的後袍給脫去了,隻剩下一個薄如蟬翼的底衣,裏麵的肚兜清晰可見。

她滿意地看了看鏡中的自己,這才步伐輕盈地走到門口去迎楚天佑。

看到夏顏,楚天佑頓住腳步,收回目光看了一眼自己懷中的上官莫琦柔聲道,“琦兒乖,快去休息吧,父王跟你母後有悄悄話要說。”

上官莫琦了然地壞壞一笑,連連點頭道,“哎呀琦兒困死了,琦兒一定要回去睡個昏天黑地,父王和母後且慢慢講悄悄話,琦兒保證不偷聽。”

上官莫琦說完在楚天佑的額頭輕輕啄了一口,便從他身上跳了下來,一溜煙便跑了出去。

夏顏看到這般調皮的上官莫琦,麵上露出一個溫柔而又寵溺的笑意,“這丫頭真是被顏兒寵壞了,佑哥哥以後可莫要再寵著她了。”

“你既然已經成了本王的鬼後,那就按照鬼王宮的規矩來吧,往後莫要再喚本王佑哥哥了,還是尊稱為鬼王吧。

鬼後就該起到應有的表率不是嗎?”

楚天佑說著走進夏顏的寢宮,並不多看她,反而不動聲色地打量著房間。

被子沒動過,床邊的床單有褶皺,看來她還沒就寢,那麽身上穿這麽少,顯然是想勾引自己。

夏顏分明感覺到楚天佑的冷意,諾諾地躬了躬身,“鬼王說得是,臣妾記下了。”

她見楚天佑並沒有轉過身子,臉上又浮出一抹淺笑,從楚天佑的身後輕輕擁住他,臉輕輕貼在他的背部柔聲道,“鬼王,今日臣妾已經是鬼王您的女人了,讓臣妾伺候鬼王您就寢可好?”

楚天佑身子僵了一下,緩緩轉過身子,露出一個薄涼的笑意,“好啊,既然你已經為本王生下了琦兒,說明你在侍寢方麵是有過人之處吧?隻可惜本王失憶了,倒是忘了你的手段了。

正好,今晚就往本王見識見識吧。”

夏顏的麵色有片刻的尷尬,難道是自己多心?為何她在楚天佑的語氣中聽到了嘲諷的意味?

這根本不是夫妻之間的調情,更像是一種侮辱!

“好,臣妾伺候鬼王沐浴。”

她咬了咬牙,為了得到楚天佑,她受了多少委屈?這些冷言冷語又算得了什麽?重要的是他現在就在自己的身邊不是嗎?

得到他,真正得到他的人,才有可能得到他的心,她相信,楚天佑遲早會將她當成心尖上的寶貝,就如他當初寵愛上官靈玥那般。

夏顏一件件地脫著楚天佑的衣袍,動作細致溫柔,看著他的雙眸之中更是化不開的濃濃風情,在極力勾起楚天佑對她的欲望。

“啊……”

就在夏顏欲脫去楚天佑最後一件底衣的時候,突然被楚天佑抓住玉手,目光如炬地看著夏顏。

觸及到他帶著火苗的紫眸。

夏顏輕呼出聲,嬌羞地低下頭,眼中秋波盈盈,若是一般男人看到,再冰冷的心也會被化開。

她在努力飾演一個嬌妻的形象,卻沒有看到楚天佑嘴角醞出的那抹譏誚的冷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