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梟寵妖妃
字體:16+-

第一卷 正文_第91章 他的袒護

金鑾殿。

皇上讓身邊的小太監,將所有的證據呈現在君冥燁麵前。

還一樣一樣地給君冥燁講說,這些證據的內容。

君冥燁掃了一眼,那些所謂的“密信”,神色沉寂,臉上沒有表情浮動。

書裕和太後心下都捏了一把汗。

救與不救,一切隻在君冥燁的一念翻手之間。

“這些密信的字跡,可是和之前公主在壽宴獻舞時寫下的那首詩,字跡一模一樣。”皇上道。

接著,皇上沉吟了幾秒,又道。

“關鍵在於,有人證明,這個公主,根本不是癡兒,如此如何能和南雲國送來的癡傻公主吻合。”

皇上攤攤手,“朕也很困惑,天下皆知,南雲國的長公主,從小就是個癡兒,現在卻不是癡兒,不是南雲國送來的細作,如何解釋!”

書裕真的很想將全部的真相說出來。

現在知道所有真相的人,隻有他了。

上官清越當年,是被現在的南雲國皇後迫害,借用一個道士的胡言亂語,將原本尊貴的長公主送去了青樓。

南雲國皇帝,為了遮蓋這件事,才會對外宣稱,當年小小年紀就揚名天下的永安公主,大病一場,成了癡兒,再不在世人之前露麵。

這場和親來的很突然,南雲國皇帝,沒辦法自圓其說,隻能將錯就錯,將上官清越送來大君國。

但現在的情況,書裕知道自己不能衝動。

稍有一句不慎,隻會讓上官清越的情況變得更加危險。

況且,現在書裕也拿捏不準,即便君冥燁知道,上官清越就是當年的“小月兒”,會不會顧念舊情,真的伸出援手。

就在書裕猶豫不決的時候,君冥燁的舉動,震驚了在場所有人。

君冥燁直接抓起一側點燃的蠟燭,將所有的密信點燃,瞬間包裹在一團火光之中。

大家都倒抽了一口冷氣。

就連坐在龍椅上的皇上,也是臉色一白。

“皇叔!你!”

君冥燁讓那些密信,就在掌心的位置,燒成黑色的飛灰。

掌心一片灼痛,他臉上卻沒有一絲吃痛的變化。

在隕滅的火光中,整張俊臉顯得更加霸氣凜然。

“哦,抱歉,皇上,本王隻是眼神不好,想要看得清楚一些,沒想到……”

君冥燁將手裏的蠟燭丟在地上,還碾了一腳。

“該死的蠟燭!”

皇上氣得繃緊的唇角,顫了又顫。

過了好一會,才從抿著的唇瓣中,擠出一句話。

“既然,證據……毀了……”

皇上咬牙,桌案下的拳頭,死死攥緊。

君冥燁也很惋惜,“證據已毀,便已無證據指證。”

皇上俊逸的麵頰都開始顫抖了。

“公主不是癡兒一事,終究不能混淆……”

君冥燁打斷皇上沒說完的話。

“忘了告訴皇上,公主吃了用我的肉熬製的湯藥,竟然連從小的癡症,也給醫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