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梟寵妖妃
字體:16+-

第一卷 正文_第96章 是她非禮我

上官清越聽見人聲,心口一路下沉,幾乎置身一片黑暗之中。

完了。

一切都完了。

果然。

秦嬤嬤帶著人,腳步倉猝地趕來。

幾個太監衝上來,一把將林慕南從上官清越的身上,拽了起來。

“竟然是你們!”

秦嬤嬤的老臉上,掠過一抹狂喜,隨後厭惡又鄙夷地瞪著上官清越。

“大膽!你們連本公子都敢冒犯!”林慕南還揚聲吼著,滿身酒氣的他,也不在乎,是不是太後身邊的人,將他抓個正著!

“太後娘娘接到密報,說有人在此偷情,老奴正是奉了太後娘娘的懿旨,前來……”

秦嬤嬤笑著,最後兩個字,故意貼近上官清越幾分,無比清晰地從唇齒中吐出來。

“捉奸!”

上官清越渾身驟冷。

捉奸……

正所謂,捉賊拿髒,捉奸拿雙。

現在她和林慕南齊齊被人抓住,她還一副在雪地中衣衫不整的樣子,百口難辯!

鋪網好大的一個陷阱!

“來人呐,還不快點將人給我拿下!”秦嬤嬤一聲令下,當即有幾個太監上來,將上官清越擒住。

鳳翔宮。

殿內暖意融融,上官清越還是滿身冰冷,無法從心底寒意中掙脫出來。

她甚至覺得,自己的身體正在不住發抖。

林慕南終於怕了,但還是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好像他才是受害者!

“太後娘娘,我是冤枉的!”林慕南惡人先告狀。

太後端莊坐在高位上,臉上的傷口已經很淡,又敷了粉,不仔細看幾乎看不出來。

她掃了一眼,殿中兩個衣衫不整的人。

即便目光依舊柔和,依舊透著不怒自威的氣勢。

“還不都快點將衣服穿好。”太後不堪入目地低下頭。

秦嬤嬤卻阻止了,“太後娘娘,這都是證據,可不能毀了!”

“你們這樣做,成什麽體統!”太後嬌喝一聲,接著目光射向上官清越,轉而又落在林慕南的身上。

居然又多了一個林慕南!

心下也不禁歎息一聲,這個容貌絕美的女子,到底要牽扯多少男人在其中!

“太後娘娘,老奴說什麽,她就是用她的狐媚相,來禍亂我們大君國的!”秦嬤嬤壓低聲音在太後耳邊,低聲說。

“這種事可不能輕饒,不然冥王的臉麵往哪放!”

林慕南趕緊抓準機會,直接跪在地上,一臉的哭相,“啟稟太後娘娘,是她先勾引我的,您可要為我做主啊!”

上官清越惱怒收緊身上的狐裘,遮住裏麵有些淩亂的衣衫。

她瞪向林慕南,目光寒銳如刺。

怎奈林慕南還是要繼續落井下石,“太後娘娘,我是男人!怎麽能受得住被人勾引!況且她還長得那麽美,那是哪個男人都忍不住的啊!都是這個女人的錯!太後娘娘饒命啊!太後娘娘為我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