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梟寵妖妃
字體:16+-

第一卷 正文_第97章 好腹黑的冥王

君冥燁之前,也要給她三十廷杖。

這倆人之間,貌似都很鍾愛三十廷杖!

林慕南還在受刑,等林慕南受刑完畢之後,上官清越將也會被押在那條長椅上受刑。

林慕南疼得不住掙紮。

十多板子下去後,林慕南已經痛得臉色慘白,額上盡是一層細密的汗珠。

劇痛,侵蝕林慕南的意識,但他還是努力睜著一雙眼睛,射向上官清越。

眸光犀利如刀。

林慕南算是記上官清越的仇了。

林慕南受了三十廷杖之後,整個人都好像被拔掉了一層皮。

神誌恍惚,整個人都沒了氣力,完全歪倒在攙扶他的太監懷裏。

太監拍著林慕南的臉半天,林慕南這才緩緩恢複一點意識。

“太他嗎疼了!”林慕南呻吟著,唾罵一口。

身為丞相公子,他在京城裏,從來沒有吃過這種委屈,又不敢和太後生氣叫板,隻能將所有的怒火都匯聚在上官清越身上。

“你這個臭婊子!居然和秋菊聯起手陷害我!”

“慕南公子,似乎打的太輕了,還在這裏口出汙言!”上官清越冷聲說。

上來兩個健壯的太監,壓住了上官清越,就要綁在長凳上。

上官清越緊緊閉上眼睛,雙手緊緊抓成拳頭。

心裏清楚,即便自己磨破了嘴皮子,隻怕太後也不會饒了自己。

強壯太監手裏的板子,高高揚了起來。

林慕南還在一旁虛弱地喊了一聲。

“狠狠打,但也別打死了!給我給她留一口氣!”

接著,林慕南又趕緊補充,“千萬別打到臉,更別打折了腿,不能跳舞了,就可惜了了。”

太監的板子又要落下去的時候,林慕南又趕緊再補充一次。

“那個腰啊,千萬也別打太重了,這女人的水蛇腰,要是損傷了,走路不好看。”

太監揚著板子,正要落下,那林慕南又趕緊喊道。

“哎呦!那脊梁骨可別給打壞了!太他嗎疼了!你要是給她打壞了,來個半身殘疾,這不是讓冥王爺的臉上,更沒光了!”

林慕南開始掰著手指算賬,“第一,冥王不想娶,第二,是個傻子,第三,再癱瘓了……我的娘誒,冥王這輩子在女人身上,也太倒黴了。”

林慕南的目光,看向高高在上的太後,眼角浮上一抹深意的笑容。

太後沉靜的麵色,當即一凜。

“林少爺,哀家的板子,是不是打的真輕了!”

林慕南趕緊嬉皮笑臉說,“都要了這條賤命了,哪裏是輕了,太重了!”

接著,林慕南又腆著臉說。

“太後,這冥王妃吧,你可狠點打!要不是她勾搭我,我至於吃這麽大的虧嘛我!”

“好了好了!”太後厭煩揮揮手,不想和林慕南這個沒正經的人廢話。

“行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