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梟寵妖妃
字體:16+-

第一卷 正文_第97章 好腹黑的冥王

君冥燁之前,也要給她三十廷杖。

這倆人之間,貌似都很鍾愛三十廷杖!

林慕南還在受刑,等林慕南受刑完畢之後,上官清越將也會被押在那條長椅上受刑。

林慕南疼得不住掙紮。

十多板子下去後,林慕南已經痛得臉色慘白,額上盡是一層細密的汗珠。

劇痛,侵蝕林慕南的意識,但他還是努力睜著一雙眼睛,射向上官清越。

眸光犀利如刀。

林慕南算是記上官清越的仇了。

林慕南受了三十廷杖之後,整個人都好像被拔掉了一層皮。

神誌恍惚,整個人都沒了氣力,完全歪倒在攙扶他的太監懷裏。

太監拍著林慕南的臉半天,林慕南這才緩緩恢複一點意識。

“太他嗎疼了!”林慕南呻吟著,唾罵一口。

身為丞相公子,他在京城裏,從來沒有吃過這種委屈,又不敢和太後生氣叫板,隻能將所有的怒火都匯聚在上官清越身上。

“你這個臭婊子!居然和秋菊聯起手陷害我!”

“慕南公子,似乎打的太輕了,還在這裏口出汙言!”上官清越冷聲說。

上來兩個健壯的太監,壓住了上官清越,就要綁在長凳上。

上官清越緊緊閉上眼睛,雙手緊緊抓成拳頭。

心裏清楚,即便自己磨破了嘴皮子,隻怕太後也不會饒了自己。

強壯太監手裏的板子,高高揚了起來。

林慕南還在一旁虛弱地喊了一聲。

“狠狠打,但也別打死了!給我給她留一口氣!”

接著,林慕南又趕緊補充,“千萬別打到臉,更別打折了腿,不能跳舞了,就可惜了了。”

太監的板子又要落下去的時候,林慕南又趕緊再補充一次。

“那個腰啊,千萬也別打太重了,這女人的水蛇腰,要是損傷了,走路不好看。”

太監揚著板子,正要落下,那林慕南又趕緊喊道。

“哎呦!那脊梁骨可別給打壞了!太他嗎疼了!你要是給她打壞了,來個半身殘疾,這不是讓冥王爺的臉上,更沒光了!”

林慕南開始掰著手指算賬,“第一,冥王不想娶,第二,是個傻子,第三,再癱瘓了……我的娘誒,冥王這輩子在女人身上,也太倒黴了。”

林慕南的目光,看向高高在上的太後,眼角浮上一抹深意的笑容。

太後沉靜的麵色,當即一凜。

“林少爺,哀家的板子,是不是打的真輕了!”

林慕南趕緊嬉皮笑臉說,“都要了這條賤命了,哪裏是輕了,太重了!”

接著,林慕南又腆著臉說。

“太後,這冥王妃吧,你可狠點打!要不是她勾搭我,我至於吃這麽大的虧嘛我!”

“好了好了!”太後厭煩揮揮手,不想和林慕南這個沒正經的人廢話。

“行刑!”

太後一聲令下,兩個強壯的太監,牟足了勁掄起板子。

林慕南正要開口,秦嬤嬤指著林慕南大喝一聲。

“閉上你的狗嘴!說話都不清楚了,還在那裏指手畫腳!太後想怎麽懲罰就怎麽懲罰,管你什麽事。”

低下的人,又是一陣掩嘴嘲笑。

那林慕南的嘴,被上官清越給咬了,下唇整個

腫起來,現在說話還含糊不清。

“本公子這不是怕你們把人打壞了,就不好看了,也不好玩了!這張臉,這身段,可是百年難得一見的。”

這是林慕南深思熟慮後的結果。

雖然記恨被上官清越害得這般慘的下場,但是轉念一想,要是這個大美人被打得毀容,抑或不能走路跳舞了,豈不是世上一大損失。

也將成為他人生的一大憾事。

他可是還打算欣賞一下,那豔絕天下的舞蹈,是如何將林挽歌打敗的。

“好了好了,你就別再廢話了!”

太後已經不耐到極點。

板子又要落下去了。

林慕南終於閉嘴了,整個人都一點力氣沒有地靠在攙扶自己的太監身上。

還捂住眼睛,不敢去看上官清越被打,一邊對身邊那個長得還不錯的小太監說。

“本公子可是喜歡女人的,倚靠你一會,你別多想。”

“是是,林少爺。”

“哎呦,真是疼死本公子了。”

就在板子即將落在上官清越身上的時候。

緊閉的殿門,被人一腳踹開了。

寒風席卷進來,落了一地旋即融化的雪珠子。

一道高頎的身影跨入殿中……

他的背後有陽光,整張俊臉都處在一片暗影之中,看不清楚臉上的神色。

一襲純黑狐裘上,似落了一層薄薄的碎雪。

旋即融化成在陽光下晶瑩的水珠,似在他身上蒙上一層讓人恍惚的光影。

他身形高大地站在那裏,猶如一尊神像,任誰在他麵前都忍不住虔誠的臣服。

太後一驚,隨即臉上神色緩和不少,又透著點心疼的無奈。

“你的傷口尚未痊愈,怎可下地走動!”

上官清越不禁抬頭,卻正好對上一雙深邃漆黑的眸子,正一眼不眨地凝視著她。

似有寒風在上官清越身邊卷過,她打了一個冷戰。

君冥燁。

他怎麽來了!

還來的這麽敲好,好像踩點進來似的。

難道是來監督,且欣賞她被責打?

另上官清越沒想到的是,君冥燁忽然大步向她走來。

一把奪下太監手中的木板,哐啷一聲丟在地上。

大家都驚駭了,但誰也不敢發出執意聲。

上官清越沒有抬起頭,去看君冥燁現在的臉色,她隻能看到從他黑色狐裘下,露出一抹繡著團蟒圖案的黑色衣袍。

那是身為王爺的象征!

五爪為龍,四爪為蟒。

太後愣了半晌,才擠出細弱的聲音。

“冥王這是……”

“敢問太後,冥王妃犯了什麽錯?”君冥燁的聲音很高,在大殿內似響起回音。

“這個……冥王,若不是有錯,哀家也不會懲罰冥王妃。”

太後有些不好意思說,擔心冥王麵子上在眾人前掛不住。

“既然太後說不清楚,便是王妃無罪了。”

秦嬤嬤趕緊扯著嗓子道。

“王爺,您看看林少爺,這和王妃一起被抓,您說還能什麽事啊!俗話說,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林少爺都罰了,這王妃也不能放!”

君冥燁一向都會給秦嬤嬤一些顏麵的,故而也沒有惱喝秦嬤嬤閉嘴。

而是一雙深邃如刀子的黑眸,幽幽射向了林慕南。

林慕南當即被嚇得渾身一抖,一雙眼睛不住哆嗦地看著君冥燁。

“誤會……誤……誤會……”

林慕南的話都說不完整了。

接著,林慕南深吸一口氣,努力鎮定下來,扯著嗓子道。

“冥王!我要是知道她是你的王妃,就是你親自送給本少爺,本少爺也不敢要不是!”

接著林慕南忍著疼痛呻吟了一聲,繼續又道。

“這裏麵都是誤會!都怪秋菊,居然沒將話說清楚!鬧了這麽一場鬧劇!”

“捉奸又如何解釋!”

君冥燁的臉色已經漆黑如鍋底了。

所有人都渾身一顫,心底泛起汩汩寒意。

“什麽捉奸?哪有捉奸?誰信口胡說!”林慕南一臉懵懂。

君冥燁忽然逼近林慕南一步,駭得林慕南渾身忍不住的哆嗦,瞬時在君冥燁高大的身影麵前,腿軟的站不穩。

林慕南整個人,更虛弱無力地靠在小太監懷裏,差一點害得小太監沒扶住。

“那那那……”

林慕南哆嗦得都說不出來完整的話了。

君冥燁俯身在林慕南麵前,深黑的眸子,光芒猶如銳刺。

“那麽非禮林少爺,又是怎麽回事。”

“……”

林慕南整個人都癱在小太監的懷裏了。

若不是另外一個太監,眼明手快,幫忙攙扶了一下,小太監和林慕南都會一起摔倒在地上。

“什……什……什麽非禮?”

林慕南瞪著眼珠子,迷茫地搖搖頭,一攤手,很無辜。

“你不知道?”

君冥燁的聲音低沉猶如粗嘎的一根弦。

林慕南嚇得心口重重一沉,趕緊搖頭如撥浪鼓。

“不知,不知,真不知!”

君冥燁笑起來,“既然沒有捉奸,也沒有非禮,本王就不懂了,還有什麽原因要打本王的王妃三十廷杖!”

君冥燁的聲音冰冷異常,噙在狹長眸子中的怒火瀕臨在爆發邊緣。

他目光凜冽地掃了眼林慕南,嚇得林慕南直接癱在地上,太監扶也扶不住。

“冥王!哀家懲戒她,自然有哀家的理由,冥王公然如此,就是要偏袒了!”

太後隻是生氣,冥王此舉,太不給她顏麵了。

日後讓她這個太後,如何在人前有威信!

還以為君冥燁會顧及她太後的顏麵,豈料隻得來君冥燁的不屑。

“對!就是偏袒!”

君冥燁的一句話,讓太後渾身狠狠一顫。

君冥燁不顧眾人的目光,直接一把將上官清越從長凳上抱起來。

他問她,“能自己走嗎?”

上官清越點點頭。

“好,走吧。”

君冥燁轉身,出了大殿的門,還不忘回頭射向林慕南一眼。

那幽光深邃的一記眼光,駭得林慕南徹底癱在地上,一點力氣都沒有了。

上官清越隨著君冥燁出了大殿的門。

林慕南這才捶胸頓首地說,“冥王一定是故意的!”

“他一定是故意的!”

“故意站在門外,等我受刑完畢再進來救人!”

“好腹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