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梟寵妖妃
字體:16+-

第一卷 正文_第131章 渾身好熱

夏侯雲天轉身出門,林慕南大大地鬆下一口氣。

阿啞正要喚住夏侯雲天,暗示夏侯雲天救出上官清越。轉念卻又拿捏不準,夏侯雲天抓住上官清越,會如何處置?

一個逃掉的和親公主,被抓回去,隻怕也不會有善果。

就在阿啞遲疑之際,發現躲在柱子後麵的藍曼舞,不住對他擠眉弄眼,做噤聲的動作。

阿啞的眉心漸漸皺了起來。

藍曼舞什麽意思?

夏侯雲天一出門,就發現了阿啞。

這個男人,雖然一身粗布衫,但渾身散發出來的清貴氣息,實在惹人注目。

夏侯雲天站定腳步,目光收緊地看向阿啞。

這個男人……

張媽媽趕緊跑過來解釋,“一個幹粗活的。”

夏侯雲天的眸子漸漸眯了起來,“一個幹粗活的身上,怎麽會有這麽凜然的氣息。”

“確實幹粗活的!”張媽媽心下捏了一把汗,巴不得夏侯雲天趕緊帶人離開這裏。

免得到時候,殃及她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夏侯雲天的目光,順著阿啞手腕上的鐵鏈,漸漸看向柱子後麵的藍曼舞……

他看不到躲在後麵的藍曼舞,隻能看到一抹浮動的衣袂。

夏侯雲天抬起步子,緩慢地走了過去。

張媽媽的心口重重一沉,“也是一個幹粗活的!”

藍曼舞渾身燥熱,又頭暈腦脹,要不是拚命忍著,早就倒下了,見夏侯雲天步步緊逼過來,現在逃走顯然已經不可能了。

“既然是幹粗活的,為什麽鎖著鐵鎖!”夏侯雲天低喝一聲,一把抓住鐵鏈,硬生生將躲在柱子後麵的藍曼舞給拽了出來。

藍曼舞痛得低呼一聲,猛地回頭看向夏侯雲天,竟然是一張嘴斜眼歪十分嚇人的一張臉。

“將軍,有事嗎?”她大舌頭地問著。

夏侯雲天的眉心跳了跳,“好醜。”

張媽媽大大吐了一口氣,“就是因為醜,才不讓這個幹粗活的隨便見人!”

接著,張媽媽踹了藍曼舞一腳,“不在後院好好幹活,跑到前院來幹什麽!”

“說有官兵來了,看熱鬧。”藍曼舞繼續大舌頭。

“還不趕緊滾回後院!”

“是是是。”藍曼舞趕緊點頭哈腰,拽著阿啞就要跑。

夏侯雲天粗獷的聲音,從背後慢悠悠地傳來。

“既然是幹粗活的,鎖在一起做什麽!”

張媽媽趕緊滿臉堆笑,“這不是因為他們不聽話,怕跑了嘛!”

張媽媽心下暗罵,明明下了迷煙,這倆人怎麽還跑出來添亂!

夏侯雲天又狐疑地看了阿啞的背影一眼,阿啞也正好微微側頭看過來。

雖然沒有目光的交流,但夏侯雲天就是莫名地覺得,這個男人極為眼熟。

好像……

在哪裏見過。

一時間卻又想不起來何時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