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梟寵妖妃
字體:16+-

第一卷 正文_第133章 嗅到死亡氣息

君冥燁站在春滿樓的門外。

他仰頭看了眼,映著紅色燈籠反光的鎏金大字!

他嗤鼻悶哼一聲,一座青樓居然用鎏金做牌匾!還請了京城書法最好的大學士題字!

看來背後也有點背景。

但是在青樓正應該營業的晚上,這家春滿樓竟然關門了。

聽說還是在夏侯雲天搜查之後,關了門。

很奇怪。

直覺告訴君冥燁,這裏需要仔細查一查。

據線報回答,最近林慕南來春滿樓十分頻繁。按照林慕南的性格,這裏的姑娘不是京城最美的,不該來的這麽頻。

君冥燁讓人將緊閉的大門撞開。

他跨步進門。

本來姑娘們就沒有睡覺,聚集在前廳議論紛紛,剛剛發生搜查,張媽媽就反常關門歇業,完全不像愛財如命的張媽媽,倒是看上去有些心虛似的。

君冥燁一進門,當即引起那群鶯鶯燕燕的注意。

所有女人的目光,統統匯聚在君冥燁的身上。

本來還鶯聲燕語的大廳,瞬間安靜下來。

隨即便響起一片驚豔的倒抽冷氣聲。

那群女人,隨即便蜂擁上來,當看到簇擁在大門外的官兵,一個個都愣住。

但還是阻撓不了,她們對君冥燁各種搔首弄姿,試圖引起這個俊美非凡男人的注意。

君冥燁看到這樣的場景,還有那群女人看到男人就恨不得扒掉身上衣服的熱辣眼神,不禁聯想到看到,上官清越在南雲國時,就像這些女人這樣周旋在男人之間?

怒火燃燒得有些莫名其妙。

他對眼前的景象,亦是厭惡至極,恨不得將所有青樓的女人,統統拉去砍頭!

心間的想法,暴露在他那張棱角分明的俊臉上,蕭然的殺氣,冷冽的目光……

還有他霸氣凜然的氣息,瞬時讓所有女人都石化當場,一個個乖乖地垂下頭,再不敢亂動一下。

君冥燁大步走了進來,身上的黑色狐裘上,落了一層白蒙蒙的霜。

想來在外麵許久所致。

他一直在找上官清越,已經在外麵寒冷的空氣中,奔波許久。

自從上官清越失去消失開始,他就一直如此。

君冥燁一臉的陰冷邪佞,再配上那一身的黑色,隻覺整個大廳的空氣,都不禁冷了下來。

胭紅剛剛收拾好,下樓來,見有男人進門,趕緊加快步子下樓。

“姑娘們,來客了!怎麽都站在那裏不動呀。”

胭紅扭著纖腰迎了上來。

她一眼就看出來,披著黑色狐裘大衣的男人,身份貴重。

在京城裏頭,能有這一身行頭的,非富即貴!

尤其那料子,那頭上的金簪,還有那麵容,簡直就是神祗下凡塵!

胭紅雙眼放光,這樣意氣風發,霸氣煊赫的男人,若隻論麵容的話,確實能和阿啞媲美。

“公子是新客吧!”胭紅笑得燦爛如花,帕子一甩,香氣撲鼻。

君冥燁眼角一沉。

胭紅笑得更加嫵媚撩人,將自己最美好妖嬈的姿勢,都用了出來,就盼著這位有錢的主兒能看上自己。

但君冥燁始終臉色冰冷,毫無反應。

胭紅覺得自己的魅力受到了大大的挫折,

便試探地說。

“公子,我們這裏的姑娘各個年輕貌美,燕瘦環肥,您是要嫵媚風情的?還是要溫婉嫻靜的?要是覺得胭紅不合口味,胭紅幫你選一個!”

君冥燁的眼角,又是一抽,透著冷冷的嫌惡。

輕塵已一步上前,一把將胭紅揮開。

胭紅整個人很不雅地坐在地上,氣得嬌容失色。

君冥燁帶著輕塵等人,徑自走了進去。

他從沒發現,會對青樓的女人這般厭惡!以前,他也時常會來這裏飲酒作樂!而現在,隻要看到這些搔首弄姿的女人,他就發自心底的厭惡。

甚至覺得,這裏簡直實在肮髒透頂!

恨不得這種聲色犬馬的場所,從整個大君國消失。

他強自忍住凝結的怒火,如刀的冷眸橫掃過大廳的那些女人。

他在尋找那一張似別了許久,又時常浮現在眼前,好似很熟悉,卻又極其陌生的一張臉……

上官清越的臉。

京城周邊,方圓百裏在一個月內查了個仔細,幾乎掘地三尺,那個女人居然還是毫無音訊!

就好像,完全從大君國蒸發了一樣。

如今隻有兩種可能,她還藏匿在京城!

另外一種就是……

她已經離開了這個世界!

他不承認第二種可能!

即使太後和雲珠在他麵前提過數次,就連他最信任的輕塵,亦這般提醒過他,他也不相信那個女人會死!

一定不會死!

她害他找了一個多月,一個多月寢食難安,他還沒找到她算這筆賬,她一定不會死!

他也不允許她死!

他不斷告訴自己,那個女人就藏在京城!

他甚至擔心,她身上沒有銀兩,如何在大君國過冬?

她是南方人,定受不了這裏的冬天!

何況她還有了身孕!如何照顧自己?

現在大街上冷的,幾乎看不到乞丐。

唯一一種可能就是……

她在青樓!

她本就在青樓長大,對這種環境極為熟悉,也是她維持生計的最好選擇,同時也可以避開官兵的搜索!

誰會想到堂堂冥王妃,南雲國的公主會藏身青樓!

在踏進青樓的那一刻,君冥燁的心就開始掙紮,一方麵希望在這裏找到她,另一方麵又不希望在這裏找到她。

他不想看到,自己的王妃,在對別的男人曲意逢迎,諂媚賣笑。

他告訴自己,若她膽敢做那麽低廉又下賤的事,他一定一劍刺死她!

“這位公子!您若是來尋歡作樂,姐妹們各個歡迎您!若是來尋釁鬧事,那對不住了!請您出去!”

胭紅簡直是找死,從地上爬起來,為了維護自己頭牌的麵子,居然對君冥燁出言不敬。

姑娘們發出一片倒抽冷氣聲,因為大家都發現,君冥燁的臉色已經變得極為可怕。

君冥燁那邪魅的眸,如迸出寒光的冷劍,狠曆地掃向胭紅。

輕塵長劍出鞘,直接指向胭紅。

所有姑娘都嚇得低叫起來,又趕緊捂住自己的嘴巴,大氣都不敢出。

“喲!敢在春滿樓動刀子,也不打聽打聽我們春滿樓什麽後台!宰相的公子都是我們的常客!”胭紅仗著自

己十分得林慕南寵愛,竟然囂張地叫囂起來。

君冥燁不語,周身散發的怒意,已讓整個大廳的氣壓急速下降,所有人都感覺到死一般的窒息。

輕塵出劍,劍光一陣橫掃,大廳棚頂懸掛的燈籠,已經悉數掉落下來。

姑娘們嚇得又是一陣驚叫,大廳整個黑暗下來。

君冥燁不想自己來這裏尋找王妃的事,被宣揚出去。

胭紅也是嚇得不輕,還以為那刀子會掃向自己的脖頸,緊緊地抱著自己頭。

她感覺到了恐懼,為了逃命,趁著大廳混亂,姑娘們四處逃竄,胭紅也趕緊跑去了後院。

免得這個被自己激怒的男人,真的殺了自己。

君冥燁一步一步上樓。

如果樓上有人的話,聽見大廳混亂,會都出來查看情況,也省得他一間一間的找了。

上了二樓。

君冥燁向隨從使個眼色,還是將所有包間的門,全部撞開。

裏麵有睡覺的姑娘,見有男人闖進去,還是嚇得一個個跑了出來。

現在正個春滿樓都在歇業,根本沒有顧客。

二樓沒有君冥燁要找的人。

他便繼續上三樓。

那是春滿樓最好的包間,也是林慕南所在的樓層。

望眼君冥燁搜過的地方,到處一片狼藉,甚至連房中的被子都被丟到了回廊裏!

他這這哪裏是來找人,分明就是來砸場!

林慕南在房中轉了很久,早就聽見了外麵的動靜,心裏一陣打鼓。

也不知道外麵什麽情況,怎麽沒人上來匯報一下?

“張媽媽,你把人給看好了,我先出去看看!”

不看外麵的情況,怎麽知道將上官清越藏在哪裏。

張媽媽心裏惶恐萬分,上官清越還被點了穴道,穿起衣服甚為費力!至此,穿了半天,上官清越還是衣衫不整的樣子。

林慕南本就心煩意亂,一腳將門踹開,看看是誰來這裏又鬧事。

“吃了熊心豹子膽了!敢在本公子的眼皮底下鬧事!”他罵咧咧地奔出來。

“是哪個不要命的!”

就在林慕南踏出房門的那一刻,當看到剛剛上來三樓的人,正是一臉黑沉的君冥燁的時候,林慕南整個人都在當場石化。

轉瞬,林慕南嚇得腿軟,差一點魂飛魄散。

“是是是……是冥王!”

“竟然是冥王啊,哈哈哈……”

林慕南的臉色都白了,額上滲出豆大的汗珠,努力笑著,也笑得十分難聽。

君冥燁的眸子,輕輕一眯,冷光直射林慕南。

自從林慕南欺淩上官清越之後,每次君冥燁看到他,都用一種恨不得將他生吞活剝的眼神。

林慕南嚇得喉口開始打結,嘴唇也顫抖的離開,根本說不出來完整的話。

但最後,林慕南還是努力扯著聲音喊了一嗓子。

“冥王怎麽有雅興逛青樓了!”

他是在提醒房間內的張媽媽。

君冥燁懶得和林慕南多說一個字,狹長的眸子,眯得十分駭人,嚇得林慕南差一點癱在地上。

完了,完了,這下子全完了!

他似乎嗅到了死亡的氣息,正在向自己逼近,連呼吸的空氣都變得稀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