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梟寵妖妃
字體:16+-

第一卷 正文_第333章 蕭殺的殺氣

君冥燁在上官清越的院子外,站了一夜。

夏侯雲天買了很多小玩意,過來探望兩個孩子。

遠遠的,一眼便看到了站在院門外的君冥燁。

夏侯雲天笑著走過去。今日他的氣色極好,與一夜沒睡的君冥燁形成鮮明對比。

夏侯雲天看了一眼君冥燁泛紅布滿血絲的雙眸,噗地一聲笑起來。

“冥王站在這裏做什麽?守門?”夏侯雲天四下看看,見沒什麽東西可以守的,笑得更加揶揄。

“我要去給我的一雙兒女,再送一副金鐲子。”夏侯雲天說著,特意將裝著兩對金鐲子的盒子打開,呈到君冥燁的麵前給他看。

夏侯雲天見到君冥燁鐵青的一張臉,自己都覺得自己太無良了。

“怎麽樣?做工和成色都不錯吧?上麵還鑲嵌了一圈紅寶石,看著就喜慶。”

夏侯雲天很滿意這對趕工做出來的金鐲子。

君冥燁眯著一雙眸子,忽然認出來,鑲嵌在金鐲子上麵紅如滴血的紅寶石,正是……

“你將你夏侯家祖傳的紅寶石手串給毀了?”

君冥燁吃緊看著夏侯雲天,那一張噙滿笑容的俊臉,“你居然……連祖傳的手串,都舍得毀……”

沒人比君冥燁更了解,夏侯家傳下來的手串,於夏侯雲天多麽重要。

夏侯雲天一直將那一串紅寶石手串戴在身上,從不離身。

曾經一次戰場上的惡戰,手串不小心遺失在被敵軍占領的戰場上。夏侯雲天冒著生命危險,孤身一人重返戰場。

當時的夏侯雲天,還是一個小隊伍首領。當他看到敵軍的大將軍,手裏正拿著他的手串。

“這是我的戰利品,如何處置,隨我願意!”那個將軍,傲慢又狂妄,竟然將手串丟在地上,用腳用力碾壓踐踏。

夏侯雲天怒了,好像一頭發瘋的猛虎,逼發了他全部的潛藏戰鬥力。他在包圍的敵軍中,硬是殺出一條血路,衝向那個將軍,一番拚死廝殺,一刀將對方的大將軍刺死,重新奪回了手串。

君冥燁再找到夏侯雲天的時候,他已經負傷累累,癱在地上,氣若遊絲。但在他滿是鮮血的手裏,依舊緊緊攥著那一串紅寶石手串。

對方的大將軍陣亡,敵軍士氣大挫,君冥燁輕易反敗為勝。

自然,都要歸功於在隊伍裏一直毫不起眼的夏侯雲天。

君冥燁命專用軍醫給夏侯雲天療傷,並提拔夏侯雲天成了將軍。

當時,君冥燁看著滿身是傷的夏侯雲天,笑著說了一句。

“定是哪個姑娘送你的定情信物吧!居然珍視的連命都不要了。等打完仗,你能再立下赫赫軍功,本王求一道聖旨,成全你們。”

“這不是定情信物。這是……我娘唯一留下給我的東西。”

那個時候,君冥燁才知道,那是夏侯家的傳家之寶,會一代一代傳給夏侯家的媳婦兒,之後再一代一代傳承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