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梟寵妖妃
字體:16+-

第一卷 正文_第333章 蕭殺的殺氣

君冥燁在上官清越的院子外,站了一夜。

夏侯雲天買了很多小玩意,過來探望兩個孩子。

遠遠的,一眼便看到了站在院門外的君冥燁。

夏侯雲天笑著走過去。今日他的氣色極好,與一夜沒睡的君冥燁形成鮮明對比。

夏侯雲天看了一眼君冥燁泛紅布滿血絲的雙眸,噗地一聲笑起來。

“冥王站在這裏做什麽?守門?”夏侯雲天四下看看,見沒什麽東西可以守的,笑得更加揶揄。

“我要去給我的一雙兒女,再送一副金鐲子。”夏侯雲天說著,特意將裝著兩對金鐲子的盒子打開,呈到君冥燁的麵前給他看。

夏侯雲天見到君冥燁鐵青的一張臉,自己都覺得自己太無良了。

“怎麽樣?做工和成色都不錯吧?上麵還鑲嵌了一圈紅寶石,看著就喜慶。”

夏侯雲天很滿意這對趕工做出來的金鐲子。

君冥燁眯著一雙眸子,忽然認出來,鑲嵌在金鐲子上麵紅如滴血的紅寶石,正是……

“你將你夏侯家祖傳的紅寶石手串給毀了?”

君冥燁吃緊看著夏侯雲天,那一張噙滿笑容的俊臉,“你居然……連祖傳的手串,都舍得毀……”

沒人比君冥燁更了解,夏侯家傳下來的手串,於夏侯雲天多麽重要。

夏侯雲天一直將那一串紅寶石手串戴在身上,從不離身。

曾經一次戰場上的惡戰,手串不小心遺失在被敵軍占領的戰場上。夏侯雲天冒著生命危險,孤身一人重返戰場。

當時的夏侯雲天,還是一個小隊伍首領。當他看到敵軍的大將軍,手裏正拿著他的手串。

“這是我的戰利品,如何處置,隨我願意!”那個將軍,傲慢又狂妄,竟然將手串丟在地上,用腳用力碾壓踐踏。

夏侯雲天怒了,好像一頭發瘋的猛虎,逼發了他全部的潛藏戰鬥力。他在包圍的敵軍中,硬是殺出一條血路,衝向那個將軍,一番拚死廝殺,一刀將對方的大將軍刺死,重新奪回了手串。

君冥燁再找到夏侯雲天的時候,他已經負傷累累,癱在地上,氣若遊絲。但在他滿是鮮血的手裏,依舊緊緊攥著那一串紅寶石手串。

對方的大將軍陣亡,敵軍士氣大挫,君冥燁輕易反敗為勝。

自然,都要歸功於在隊伍裏一直毫不起眼的夏侯雲天。

君冥燁命專用軍醫給夏侯雲天療傷,並提拔夏侯雲天成了將軍。

當時,君冥燁看著滿身是傷的夏侯雲天,笑著說了一句。

“定是哪個姑娘送你的定情信物吧!居然珍視的連命都不要了。等打完仗,你能再立下赫赫軍功,本王求一道聖旨,成全你們。”

“這不是定情信物。這是……我娘唯一留下給我的東西。”

那個時候,君冥燁才知道,那是夏侯家的傳家之寶,會一代一代傳給夏侯家的媳婦兒,之後再一代一代傳承下去。

“這麽重要的東西……你居然毀了,鑲嵌在鐲子上?”君冥燁震撼不已。

“正是因為重要,才要送給兩個孩子。”夏侯雲天的眼睛裏,綴滿笑意。

“你居然舍得

?”君冥燁收起濃眉。

夏侯雲天詫異不解,“我不會覺得,那兩個孩子,不配這麽好的金鐲子吧!”

“夏侯雲天!你怎麽總是這麽篤定你自己的想法!”君冥燁慍惱。

他隻是震驚,夏侯雲天居然對上官清越的孩子,舍得毀了那麽貴重的手串。

震驚在夏侯雲天的心裏,上官清越竟然有了這麽重要的位置。

君冥燁之前還以為,夏侯雲天隻是看中了上官清越傾國傾城的容顏,不會多美色生了貪戀。

沒想到……

“不陪冥王浪費時間了,我去給我的兩個孩子送金鐲。”

夏侯雲天正要走,被君冥燁一把拽住。

夏侯雲天低頭看著君冥燁的一隻手,臉色沉鬱下來。

“冥王還有事?”

“夏侯將軍,你有什麽資格靠近她們母子三人?別忘了,你自己的身份!男女有別,她的月子房,你還想如入無人之境!”

接著,君冥燁又說。

“別毀了她的名譽!”

夏侯雲天掙紮了一下,沒能甩開君冥燁的大手,惱怒道,“我去給兩個孩子送福壽祿,也怕被人說三道四?”

夏侯雲天指著鐲子上雕刻的“福壽祿”,“孩子明天就滿月了,正是接福壽祿的時候,別攔著我,煩死了!”

夏侯雲天甩開君冥燁的手,轉身走入院子,見君冥燁沒有跟上來,滿臉的得意。

房門被推開,上官清越喜出望外地看向房門,當發現進來的人是夏侯雲天,不禁失望。

夏侯雲天歡喜地將兩對金鐲子拿出來,“送給孩子的禮物,可還喜歡?”

上官清越看了一眼,又向著門口的方向,瞥了一眼。她有聽鶯歌說,君冥燁就在院外,卻不知為何一直沒有進來。

“嗯,還好。”上官清越心不在焉地回夏侯雲天。

“我給孩子戴上。”

上官清越生怕君冥燁知道,又生氣,趕緊阻止夏侯雲天。

“他們還那麽小,身上不適合戴太多金銀飾品,太重了!有銀鎖就夠了。”上官清越趕緊推了夏侯雲天的金鐲子。

“而且,這鐲子上的紅寶石,成色那麽好,一看就價值不菲,不適合戴在小孩子的身上。”

“黃橙橙的金鐲子,上麵嵌著紅寶石,看著多喜慶,多好看,還有福壽祿,吉祥的很!給孩子戴上,身為義父送給他們的大禮,總不能不收吧。”

上官清越還是不肯收,用力推回去。

鐲子掉在地上,發出清脆的叮鈴聲。

夏侯雲天低頭看著地上的鐲子,神色落寞。

他緩緩蹲下魁梧的身體,手指小心地將金鐲子拾起來,小心翼翼擦去上麵落了的灰塵。

“既然你不喜歡,那便算了。”夏侯雲天將鐲子收入掌心之中。

上官清越真的感覺很抱歉,想說點什麽,但又擔心夏侯雲天誤會,不想收他的金鐲子,最後導致君冥燁誤會。

“你先休息,明天就出滿月了,可以出去散散心,看一看南陽城的風景。現在瓊花都開了,一片雪白,格外的美。”

夏侯雲天說完,便轉身出去。

他心情忽然變得不好起來,需要安靜一下。

上官清越本來想喚住他,但看到君冥燁就站在院子裏,便又忍住了。

上官清越知道,君冥燁不喜歡她和任何男人有一丁點親近,這個男人的占有欲極強,很容易吃味,然後發飆。

夏侯雲天在院子裏,和君冥燁擦身而過,沒有說一句話。

君冥燁見夏侯雲天出去,便大步進了上官清越的房間,也沒說話,直接撲到搖籃前,看兩個孩子。

見孩子的手腕上,沒有戴上夏侯雲天的鐲子,沉重的臉上倏然就多了點笑容。

上官清越知道君冥燁的心思,低聲說,“他的禮,我沒收。”

君冥燁卻沒回上官清越,隻交代奶娘,照顧好兩個孩子,尤其小無央的眼睛,還在敷藥,更要小心翼翼照料好。

君冥燁轉身出去。

上官清越見自己被冷落了,一時間有點摸不著頭腦。本來她還想問一問,關於無底崖那個老頭的事。

眼看明天就是滿月了,即便找到那個老頭,路途遙遠,隻怕也遠水救不了近火。

君冥燁忽然心情大好,臨出將軍府辦事之前,去了一次夏侯雲天那裏。

他什麽話都沒說,隻是對夏侯雲天冷冷一笑。

氣得夏侯雲天鐵拳緊捏,起身大步追上君冥燁,跟著君冥燁一起出門。

“你跟著本王作甚!”

“我懷疑皇上失蹤與你有關!”

“夏侯雲天,你夠了!”

君冥燁低吼一聲,翻身上馬。

夏侯雲天也不含糊,翻身上馬直接跟了上去。

夏侯雲天開始寸步不離君冥燁,不管他做什麽,都跟著。

上官清越在房間裏坐立難安,距離明天越接近,心情就越是煩亂,時不時將枕頭下麵,裝著龍珠的盒子拿出來看一眼。

讓鶯歌去找傾城公子,竟然不在。

百裏不染也不知道做什麽去了。

讓鶯歌去看哥哥在不在房裏,竟然連哥哥也不在。

“難道他們又找地方,將哥哥關起來了?”很有這個可能。

上一個月圓夜,他們便將哥哥關押在了山上的山洞中,隻可惜功虧一簣。

那麽這一次,他們會將哥哥安排在哪裏?

會不會傷害哥哥?

上官清越讓鶯歌出去找了一圈,還是沒有找到什麽線索,沒人知道他們都去了哪裏。

這個時候,南宮鴻雁推門進來。

百裏不染竟然連南宮鴻雁都疏忽了,可見真的很匆忙。

“明天你就出滿月了。”南宮鴻雁的聲音總是那麽冷,即便在炎炎夏季,也讓人覺得霜雪撲麵而來。

上官清越不知道南宮鴻雁什麽意思,目光涼沉地望著一步步走過來的南宮鴻雁。

“真有趣,你坐月子,我卻在房裏足足躺了一個月。”

南宮鴻雁聲線冰冷,目光如霜,寒意湛湛。

鶯歌已經按住懷裏一直帶著的匕首,站在上官清越的身側。

南宮鴻雁緩緩停下腳步,絕色的臉上,什麽表情都沒有,涼漠如冰,隱現一股蕭殺之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