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梟寵妖妃
字體:16+-

第一卷 正文_第350章 發光的衣裙

“如果我沒有猜錯,那個人,正是……”

上官清越的話,戛然而止,四下看看,再沒有說下去。

鶯歌也知道,這裏很可能隔牆有耳,便沒有追問下去,隻低聲問上官清越,為何覺得雨芡和那個書生沒有私情。

上官清越指著雨芡和那書生的衣服說,“若真的有私情,他們互相抱在一起的話,彼此身上的磷粉位置,應該相同,或在衣襟前麵更多。但他們衣物上磷粉的位置,居然都在倆人的背部最多,顯然是有人,在他們身上故意偷偷灑了磷粉。”

“這麽說來,雨芡夫人和那書生,真的是清白的了。”鶯歌抬頭,看向司徒建忠,就聽見司徒建忠低聲說。

“不一定!我還調查出,那個書生在之前,經常出入春花秋月樓,很喜歡春花秋月樓的花魁雨芡。”

“這麽說來,在雨芡夫人還沒嫁入將軍府的時候,他們之間就有私情了?但這一次,卻慘遭陷害,書生才丟了性命。”鶯歌低呼一聲,“實在太複雜了。”

“確實太複雜了。”上官清越低低喃語。

“公主?”

“這麽複雜的人,繼續留著,很可能釀成禍害。”

“公主在說誰?那個幕後之人?”鶯歌低聲問。

上官清越輕輕點頭,“一個隱藏很深,騙了大家的人,若不早點揭穿她的麵目,隻怕日後還有更大的麻煩。”

鶯歌雖然不知道上官清越在說誰,但隱隱覺得將軍府要有一場風波了。

“公主,我們要如何將此事揭穿出來?”鶯歌低聲問。

“容我想想。”

上官清越扶住頭,一臉倦怠。

見到書裕的衝擊,還沒緩過神,她真的有些累。

君冥燁還是沒有出現,似乎在刻意逃避上官清越。

夏侯雲天倒是來了兩次,雖然都用看望兩個義子之名,又是送禮物,又是送衣服吃食,上官清越看得出來,夏侯雲天醉翁之意不在酒。

“兩個孩子那麽小,還什麽東西都不能吃。”

“孩子還不會吃,大人總能吃!這些都是南陽城出名的小吃,味道極好!平日裏,你不出門,我便帶來給你嚐嚐。”夏侯雲天將各式各樣的糕點,擺在桌子上。

上官清越不禁想到了藍曼舞,也給哥哥帶來很多南陽城的有名小吃,不禁噗哧笑了。

似乎一個人想對另外一個人好,都喜歡送吃的。

書裕之前也是,經常會帶來一些大君國的特產給她品嚐。

夏侯雲天見上官清越笑了,也跟著笑起來,“多笑笑,才美。”

上官清越急忙收住唇角的笑容,倉惶轉身背對夏侯雲天。

夏侯雲天雖然是一介武將,也看出來上官清越有意疏遠,便識趣告辭。

上官清越命鶯歌將將軍府的管家楊伯找來。

上官清越看著跪在地上的楊伯好一會,才緩緩開口。

未完,[自動加載所有內容]。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http://big5.quanben5.com/n/baojunxiaochongyaofei/69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