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梟寵妖妃
字體:16+-

第一卷 正文_第424章 已經沒有之前的榮光

上官清越帶著藥丸,匆匆去父皇的寢宮。

百裏不染已經仔細分辨過那藥丸,斷定那藥丸無毒,但皇上中了這麽長時間的慢性毒藥,想來也不是一時一刻能解毒,未來的日子還需要向劉太醫不斷索要能救皇上性命的藥丸。

上官清越跪倒在皇上的龍榻前,想要當著這麽多人的麵,將藥丸給父皇不動聲色服下,也不是那麽容易。

皇上能進食的東西,都需要嚴苛把關。

何況這裏都是薑皇後的人,肯定不讓她給皇上服用任何東西。

“父皇,父皇……”上官清越低低啜泣,看了一眼一側的上官少澤,卻聽見他低喃一聲。

“父皇病重,你現在身為父皇的唯一女兒,卻不在床前盡孝,傳喚了你才過來。當真不是從小在身邊,親情都單薄了。”

上官清越當即惱了,“我被關押在宮裏,根本出不來。”

“你若不是做了錯事,又怎麽會被關押!不在宮裏生活,規矩禮數都不懂了!對待兄長說話的語氣,都不會了尊敬。”

大家誰都沒想到,這對親生兄妹會爭吵起來,且態度疏離。之前一直都說他們兄妹感情極好,互相聯合,隻怕都是傳言。

上官清越忽地站起身,“既然兄長這麽不待見我,我又何必來這裏給兄長添堵,反而讓人笑話。”

上官少澤也站起身,目光慍惱,“說你兩句都說不得了!性格怎麽這麽刁鑽!”

“從小不在宮裏長大,我確實淡忘了宮裏的規矩,也不知道尊卑貴賤!兄長若嫌棄,我便走了便是,何必和我當眾爭吵!”

上官少澤一把扯住上官清越,就往外拖,“要走便走!已經嫁了人,就不該再回來!嫁出了門,便是潑出去的水!也不再是上官皇族的公主!”

就在倆人推搡爭吵中,上官清越已經將手裏的藥丸給了上官少澤,上官少澤也將手裏的字條給了上官清越。

上官少澤接下來都會負責侍奉在皇上身側,即便上官少澤沒有機會喂皇上服藥,薑婉兒到底是薑家人,還能派得上用場。

上官清越被推搡出門,站在高高的台階上,剛剛改了姓氏的“上官邵寧”笑著走了過來。

“公主?永安公主?”

上官邵寧笑得格外俊逸,也格外開心,就好像看到了最好的一場戲,也好像看到了最美的風景。

“當年那個高高在上,連看一眼都要仰頭瞻望的永安公主,竟然也淪落至此,實在悲涼。”

上官清越不認識上官邵寧,對他也沒什麽印象,隻是聽說這些年混的不錯,已經是大將軍,在薑奉天的麾下,父子三人掌握了大部分的兵權,勢力頗大。

上官清越冷撇了他一眼,一步步走下台階。

上官邵寧直接攔住上官清越的去路,一臉戲謔,“公主自然不認得我,但我認得公主,很早的時候,隨著父親入宮,就遠遠見過公主!那個時候,公主就好美好美,公主站在高處的畫麵,一直深深烙印在我的腦海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