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梟寵妖妃
字體:16+-

第一卷 正文_第550章 他們不是無極和無央

上官清越命令鶯歌去冥王府放東西,那麽她接下來也不能閑著。

季貞兒那般殘虐對待季信陽,她們之間一定不僅僅隻是深仇大恨那麽簡單,莫不是季信陽知道季貞兒某些見不得光的秘密?

上官清越走到宮牆邊,對著天空吹響了暗哨。

翎兒很快就現身了。

“我有一件事吩咐你。”

“主人盡管吩咐。”翎兒雙手抱拳。

上官清越很不喜歡主人這個稱呼,但眼下能找到書裕和季信陽的人,就隻有翎兒了。

“我要季信陽在明日早上,趕到冥王府。”

翎兒愣住了。

“怎麽?不願意?”

“不是主人!而是季信陽已經被少爺帶走了,翎兒隻怕一時間找不到他們的蹤跡。”

“季信陽不是想報仇嗎?現在才是她報仇的最好時機。”

翎兒猶豫了一下,還是應諾下來,一個閃身便在上官清越麵前消失不見。

上官清越部署好了一切,便靜坐在福壽宮中等待消息。

到了第二天早上的時候,她趕緊起身,想要出宮,卻被侍衛攔了下來。

“皇上有命,不允許月妃娘娘踏出宮門一步。”

他竟然不讓她出門!

是不想她牽涉到季貞兒這件事中,引火燒身?

上官清越轉身又回到院子裏,坐在梧桐樹下,看著葉子一片一片地凋零。

也不知道,這一次能不能將季貞兒置之死地。

但她要死了,她不去看一眼,怎麽對得起自己呢!

鶯歌終於回來了,麵帶喜色。

“娘娘!皇上已經搜到季貞兒謀反的證據了!現在已經將季貞兒關押起來!等待發落!”

“那麽季信陽呢?有沒有來?”上官清越歡喜地臉上帶滿了笑容。

鶯歌搖了搖頭,“沒有。”

“什麽?隻是將季貞兒關押起來,不足以要她的命啊!”

“不過有了謀反的證據,季貞兒就難再翻身了!之前夏侯將軍出兵,兵符也落入夏侯將軍手中,季貞兒的黨羽,現在隻是空有其名,也不惟是給了她以及重創。”

“隻是重創怎麽行!務必要將她一舉拿下才好。”

翎兒夜裏的時候,將一封信交給了上官清越。

原來季信陽現在不打意報仇,隻想留在書裕的身邊。

季信陽將她為何會被囚禁在泉山的事,告訴了上官清越,讓她將這封信,將來有機會交給君冥燁。

上官清越抓緊薄薄的信紙,紙張漸漸皺了。

原來,季貞兒痛恨季信陽嫁給君冥燁為側妃,而季信陽的心裏,卻是喜歡書裕的。而真正讓季貞兒那般殘忍折磨季信陽的根源,竟然是因為季信陽用一件事威脅季貞兒。

那就是……

當年君冥燁的母妃在薨逝之後,季貞兒一直和害死君冥燁母妃的舞妃娘娘交好,來往還很密切。在君冥燁重新卷土而來,殺入京城的第一件事,就是用舞妃的鮮血祭奠母妃的亡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