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身美女死神
字體:16+-

第一百四十三章 林遠圖入甕

第一百四十三章 林遠圖入甕

薑白說完,看著麵前的掃地僧,掃地僧說到:“有客自遠方來,不亦樂乎,請隨我進去吧。“

掃地僧把掃帚放到一旁靠著牆,然後帶著薑白進到了少林寺裏麵。

一個小和尚正在院子裏拿著棍子練著,看到掃地僧,說到:“方空大師,你怎麽回來了?“

方空說到:“哦,覺遠啊,這不是有一位女施主過來,我帶她進來嗎?“

“嗯,大師去吧。“小和尚說到。

方空帶著薑白,一直向著裏麵走去。

薑白說到:“大師不問問我是來幹什麽的?“

方空說到:“我知道你是來幹什麽的。“

“哦,如何可知呢?“薑白問到。

“施主應該是恒山派掌門薑白施主吧,所來少林寺不過兩件事,一個是請少林寺幫忙恢複門派,還有一個恐怕是想看看林遠圖和少林寺的挑戰,這兩件事無論哪一件都不是件簡單的事情,所以我先安排一個客房給你住下,每天花費的錢也就一百文錢,施主不會連這點錢都不願意出吧。“

唐盈不由樂了,她原以為這位高僧要做什麽驚天動地的事情,說什麽驚天動地的理論,卻沒想到是一個商人啊,商人最好相處了,又講誠信又聰明,薑白就喜歡和聰明人相處了,所以薑白點了點頭說到:“如此甚好。“

然後方空帶著薑白來到了位於少林寺後院的客房區,這裏似乎住了有一些江湖人了,薑白看到好幾個江湖人正在院子裏吃東西,薑白被方空帶到了位於裏麵的院子,方空說到:“這裏是女舍,和外麵的男舍是分開的,施主目前這裏隻有你一個人,晚上務必鎖緊院門,莫要給人可乘之機。“

“知道了“薑白說到。

前世薑白看過一個新聞,某女子晚上睡覺不穿衣服還開著門,然後被人睡了,薑白不知道該說什麽,這不是誘人犯罪嗎?

薑白進到了院子裏,挑選了正麵的最大的那間作為自己的住處,把鑰匙從房門上取下來,然後薑白進到了房間裏麵,這房間似乎也是經常打掃的,並沒有多少的灰塵,看起來也是非常的幹淨,薑白關上門躺在**,現在是白天當然不好行動,她準備到了晚上再去行動。

很快時間到了晚上,薑白趁著夜色悄悄的離開了房間,她去到了少林寺的廚房,這廚房不算小可是也不大,廚房的宿舍裏麵睡了四五個和尚,他們看起來都很胖,應該都是廚子了。

為什麽廚子都很胖呢?因為廚子總是能先讓自己吃飽吧。

薑白看著這些廚子,覺得自己應該想辦法控製他們中的一個。

薑白拿出了一張卡片。

這是用輪回點數兌換的特殊卡片,卡片的名字叫做“潛意識卡“,這潛意識卡可以影響一個人的潛意識,讓其在潛意識的影響下做一件事情。

薑白在卡片上麵選擇了一下,選了名為“一個月內聽從一個命令“的選項,然後把卡片給最瘦的那個廚子使用了,接著薑白便利開了這裏。

三天後,林遠圖終於來到了少林寺,他帶著一幫子人,有跟隨他的江湖人,也有他自己的侍女(劍侍,專門為他拿劍的女子),還有一些跟著他來看熱鬧的人。

林遠圖看著麵前的少林寺,直接長嘯了一聲,嘯聲非常的深遠(此處參考狼嚎),少林寺的人全都聽到了這聲音,他們感覺到自己體內的內力都被這嘯聲給壓製了。

“此人來者不善“少林寺的僧人們心裏不由的說到。

這麽想著,他們一起匯聚起來,商量之後,方丈方正帶著十幾位普通的弟子走了出來。

“林施主遠道而來,有失遠迎,還請贖罪。“方正說到。

林遠圖說到:“方正,我今日來的目的有二,其一證明我並非是偷盜你少林寺的武功,其二則是設下擂台,向少林寺挑戰,如果少林寺沒有人能勝過我,便需要昭告天下,尊我林遠圖為武林盟主。“

林遠圖咄咄逼人,方正也不有感覺到壓力山大,這林遠圖也太厲害了,隻是氣勢就讓他感覺到受不了,方正覺得,除非方空師叔出手,否則沒有人是這林遠圖的對手,但是方空師叔早已四大皆空,號稱就算少林滅亡也與他無關,隨他去的人物,怎麽能夠讓他出手呢?

方正不由得十分的苦惱,應該怎麽辦呢?

看著方正不說話,林遠圖微怒說到:“怎麽,莫非少林寺看不起我,不想和我打賭嗎?“

林遠圖為什麽說這樣的話,因為他已經是現在世界上武功第一高的人,就好像美國對伊拉克說,你看不起我嗎?這種感覺。

這是一種咄咄逼人的姿態,方正不由臉色難看,穩定了一下心態笑著說到:“非也,林施主武功冠絕天下,能來我少林寺是我少林寺的榮幸,林施主既然有打賭的想法,少林寺自然有應當奉陪,隻是林施主說你的武功並非來自少林寺,我卻不敢苟同,當年我師叔從皇宮中帶出葵花寶典,然後將其分割成辟邪劍譜和葵花寶典偽兩部,這是天下共知的事情,如今幾十年過去了,林施主也是憑借辟邪劍譜出名,卻怎麽和我們少林沒有關係了。

“哈哈“林遠圖笑了起來,說到:“我的辟邪劍譜,乃是皇室真傳,鄙人祖上傳下,和你少林寺沒有關係,這辟邪劍譜,葵花寶典本就可以分開修煉,怎麽沒有關係,你們清楚的很。“

方正說到:“事情過去幾十年了,此事不提也罷,就按林施主所說未嚐不可,從今日起,林施主之辟邪劍法與我少林再無瓜葛。“

“好氣度!“不少江湖人說到,這少林寺氣度的確是不凡。

林遠圖又說到:“那麽現在,咱們再來說說第二件事吧。“

“此事不急“方空說到。

“哦?“林遠圖問到。

“我寺僧人大多都是雲遊四方,我需要發函讓他們回來,方才能和你進行比試,在此期間,還請林施主在我少林寺暫住些日子,不知林施主意下如何。“方正說到。

林遠圖猶豫了一下,本想拒絕,但是林遠圖的女兒林雪走到林遠圖耳邊說到:“爹,我們就住下吧,這少林寺料想不敢對我們做什麽的。“

林遠圖一想也是,除非少林寺想要背負上千古的罵名,否則斷然不敢暗害他的,於是林遠圖點了點頭,說到:“好,我答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