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身美女死神
字體:16+-

第一百六十章 上崖

第一百六十章 上崖

此刻,薑白帶著三定和其餘的二十五位年幼弟子,向著黑木崖方向而去,走了大約幾個時辰之後,她們終於來到了距離黑木崖僅僅隻有十幾裏遠的一個鎮子,這個鎮子叫做“自由鎮“,這個鎮子不限製來往之人的身份,不限製任何的交易,這裏是朝廷監管的空缺地帶,是普通人和魔教之人交接的一個地方。

薑白帶著這一群少女進入了自由鎮,然後她們準備找個客棧住下,在鎮子上走了一會兒,看到了一個客棧叫做“半步多“客棧。

這半步多客棧,非常的出名,是自由鎮上最大的客棧,據說這客棧的主人在魔教裏麵有後台,一般的人根本不敢在這裏鬧事。

薑白帶著一群少女弟子進入這裏,嘩啦啦坐了五個桌子。

這氣勢讓半步多客棧裏的三教九流的人都是不由的看了過來,看著這一群少女,一個比一個漂亮,他們都是興奮了起來。

一個爆炸頭發,非主流的男子,走了過來,直接來到了怡月麵前,怡月是年僅十二歲的少女,沒有剃發,加入衡山派的這二十五個少女,也都是沒有剃發的,恒山派不需要剃成光頭。

男子直接用一根手指勾起了怡月的下巴,然後滿臉猥瑣的笑意說到,“小妞,想不想和哥哥一起玩玩?“

怡月漲紅了臉說到:“你無恥!“

薑白說到:“這位兄台,麻煩你放尊重點,這是我的人。“

“呦“男子笑了起來,說到:“你的人啊?“

“對“薑白說到。

男子不以為然,冷笑著看著薑白,眾目睽睽之下,突然低下頭,在怡月的臉上親了起來,一連親了好幾口,最後還咬了一下怡月的嘴唇。

薑白也是冷笑起來,這個男的真是不知死活,動她的人?

薑白拿出一根筷子,今天這筷子又要立威了啊。

薑白輕輕一彈手指,那筷子直接飛出,擊中了男子的腦袋,從對方額頭正中穿過,直接在對方大腦之中來了個對穿,從前腦門穿進去,從腦幹和小腦接駁處穿出,之所以要這麽做,是因為薑白比這個是時代的人更了解大腦的構造,大腦不是說你隨便打個洞就一下弄死了,要破壞對方的意識,必須要破壞腦幹,畢竟腦幹才是意識存在的地方。

而一旦人的腦幹被穿孔,將會直接失去意識,這個意識不止是表麵意識,表麵意識和潛意識都是在同一個位置,一旦潛意識也早到破壞,維持心跳的結構就會被同樣破壞掉,然後心跳就會停止,接著引起連鎖反應,造成機體的徹底死亡,這個過程大改隻需要三到十秒鍾。

所以在筷子穿過男子腦袋,然後重新回到薑白手中之後,男子身體開始左右搖晃,接著向著背朝地的方向倒了下去,在他的額頭,後腦,兩股鮮血噴湧,然後重重的摔落在了地上。

男子的死亡讓周圍的人噤若寒蟬,他們沒有想到薑白竟然會直接出手殺人。

他們本以為,薑白最多就是打上這個男的一頓,或者警告一下,直接出手殺人的,的確是不常見。

這個時候酒館的掌櫃走了過來,說到:“來兩個人,把這具屍體扔出去。“

然後兩個小二走過來,把屍體抬起來,丟了出去。

“掌櫃的,好酒好菜的上來,葷素各一半。“薑白說到。

“好嘞“掌櫃的說到,然後寫下菜單,拿去給後廚製作。

其餘看熱鬧的人,這個時候全都默不作聲了,不是他們害怕,而是他們感覺到沒有必要招惹麻煩上身。

薑白在這樣的氛圍之中,把玩著自己手中的一根筷子,似乎頗為無聊的樣子。

這個時候一個魔教的弟子走了進來,這位魔教弟子似乎有什麽任務在身,走進來之後直接向著樓上走去。

魔教弟子單獨出門執行任務都是戴著麵具的,一方麵不想被人認出,另外一方麵也是容易辨認,特別在魔教的地盤上,這種麵具就是身份的象征。

看著一位魔教弟子突然出現,這些人都是噤若寒蟬了,誰也不敢大聲出氣,那位魔教弟子走到了樓上,轉了一圈,然後在一間客房門前停下,敲了敲門說到:“請問是衡山莫雲嗎?“

薑白雖然坐在一樓,但是**的聽覺依然讓她聽的很清楚。那房間內傳來回應說到:“不錯,請進。“

那魔教弟子走了進去,然後關上了門,距離太遠了,兩人在裏麵說什麽,薑白根本聽不到。

不久後那魔教弟子下了樓,準備離開了,薑白也沒有阻攔,看著對方離去。

莫雲薑白認識,就是劇情裏麵的衡山莫大,真名叫做莫雲。

現在的莫大還隻是一位一流高手,未來他將被死死卡在這條線上,無法再進一步。

這名魔教弟子離開半步多客棧,然後在一個巷子裏摘下了麵具,是一位五十歲的中年魔教長老,他把麵具收起,然後翻過高牆,失去了蹤影。

薑白在半步多客棧吃好飯之後,準備先自己上黑木崖一趟,然後再派人下山來接這些弟子,畢竟一下帶著這麽多人上黑木崖,很容易引起別人的注意。

當晚薑白開好房間,留下這些弟子,然後獨自一人上了黑木崖。

在黑木崖上,薑白再次見到了日月子,告訴日月子,自己已經解散了恒山派,帶著恒山派最後的二十八位弟子前來投靠魔教,目前這些弟子都在黑木崖下麵的自由鎮上。

日月子讓薑白參加明天早上的朝會,讓薑白連夜把那些弟子帶上來安頓好,一起參加明天的朝會,於是薑白再次下山,半夜裏叫醒了二十八位弟子,包括三定,一起登黑木崖。

夜色中的黑木崖,顯得非常的深邃,黑色的山崖,上麵長滿了黑色的古木,黑木崖之名也是來源與此,這黑木崖的上山之路乃是一條崎嶇的山路,每過一段就有魔教弟子巡守,薑白已經拿到了黑木令,這黑木令見者如教主親臨,和一般的魔教弟子的身份令牌是不一樣的,所以這些人看到薑白拿出黑木令,都是感覺到非常的真經,他們之前也聽說了小道消息,說有一位女人要成為魔教的聖女,繼承魔教教主之位,本以為隻是傳聞,今日才發現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