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人
字體:16+-

5、第5章

第5章

丟臉,真是太丟臉了啦!

一路上羞惱地踢著地上的小石子回府,蘇巧嘴角都抿得緊緊的,不像先前一樣哼著歌。

雖然秦湘不愛說話也不是不好,但是明知道被誤會了卻還不澄清,擺明了是在看他笑話嘛!

哼!今天中午和晚上餓他個兩頓,看他以後還敢不敢這麽做,居然這樣看待他的好心……

蘇巧一邊嘀咕,一邊走過方解凍的河岸,打算回府去;才經過一株枯朽的樹下,他的手臂忽然一緊,竟被一股極大的力道拽到旁邊去。

﹁哇!﹂他驚叫一聲,但在看見來人後倒也識相的閉上嘴不再嚷嚷。

隻見一位缺了隻眼睛的老人板著一張皺紋滿麵的臉,正嚴肅的盯著他。﹁阿巧,事情辦得如何了?﹂他沉聲問道。

﹁長老……﹂蘇巧連忙斂眉,站直身體恭敬的低著頭,﹁東西還沒到手,我不知道郭徹將它藏到哪裏,正在設法尋找。﹂

﹁沒用!﹂老人單眸忽然瞠大怒吼了聲,布滿血絲的眼睛看來極為駭人,﹁你再偷不到,可別怪我使出別的手段!﹂

老人的威脅得到相當的效果,蘇巧心頭一驚,連忙驚惶的跪下抖著聲道:﹁長老,我一定會更加努力去辦這事的,求您再給我一些時間……﹂

﹁哼!﹂老人看他已知害怕,冷硬的臉部線條這才稍稍放柔,但眉宇間仍帶疾厲之色,﹁再給你一個月的時間,到時候我一定要看到東西放在我眼前。﹂他轉身要離去,臨走前再訓了蘇巧幾句,﹁還有,少管別人的閑事,否則最後吃苦頭的會是你!﹂

﹁我知道。﹂蘇巧連忙應答了聲,見老人幾個拐彎就不見身影後,才長籲了一口氣。

好險……他撫著自己兀自跳得急促的心,手還在發著抖。

看來他得加快尋找的速度,要不然長老是言出必行的……

想到這裏,他再也不敢多耽擱一刻,舉步往府邸的方向走去,認真去辦正事了。

郭府

﹁啊……嗯……爺,好棒……嗯,再……啊啊!﹂

才走近主房,蘇巧就聽到一陣又一陣令人臉紅心跳的呻吟聲。

﹁香憐也真是的,老是叫那麽大聲……﹂他咕噥了幾句,在看見四周還有人守著後,又往旁邊的走廊摸去。

郭府的書房離主房挺遠的,老實說裏頭也沒幾本書和幾樣貴重的東西,原因在於郭徹不學無術,隻愛養男寵與尋花問柳,用到書房的機會實在不多,更沒花心思派人看守;所以蘇巧再度輕易成功潛入,想看看郭徹出了趟遠門後,是不是有帶回他想要的東西並將它藏在裏麵。

當他在裏頭又徹徹底底翻過一遍後,答案還是令他泄氣的沒有。

蘇巧緊皺著眉頭走出書房,當下更加確定郭徹是將那東西藏在他的房內;這下可好,有機會能進郭徹房裏的隻有一種人,那就是∣∣美麗的少年。而他,完全不想有那個機會,可是再這樣延宕下去,後果不堪設想。

蘇巧隻得苦著一張臉將門扉合上,就算再怎樣天性樂觀,落入這種一籌莫展的地步真的讓他笑不出來。

他才將門掩好,就聽見身後有道聲音喚他。

﹁阿巧,你在這裏做什麽?﹂

蘇巧心頭一驚,忙換上笑臉回頭,﹁沒……﹂眼眸對上一張熟悉的清秀臉蛋,他懸得老高的心這才放下,﹁帷繡,是你啊,做什麽這樣嚇我?﹂

名喚帷繡的清秀少年笑了下,﹁你又在偷懶啦,不怕我去跟總管說嗎?﹂

﹁我隻是休息一下,四處晃晃而已嘛,幹嘛管得這麽嚴?﹂蘇巧討饒的一笑,拉著帷繡的手就往別處走。

兩人一直走到後花園處,蘇巧見四處沒人才又悄聲向帷繡問道:﹁帷繡,主子回來後這幾日,你在他房裏看見過什麽、還是聽他提起過什麽嗎?﹂

﹁沒有。﹂帷繡搖了搖頭,﹁你在找什麽嗎?﹂他好奇的睜大眼看著蘇巧,卻見對方同樣搖搖頭。

﹁沒什麽啦。﹂蘇巧不想讓帷繡察覺,趕緊轉移話題,﹁怎麽今日在主子房裏嗯嗯啊啊的不是你?﹂

聽他這麽取笑,帷繡臉上一紅,掄起拳頭就打了他一下,﹁你笑話我啊?﹂

蘇巧笑著避開,兩人就這樣打打鬧鬧了好一陣子,帷繡累了,才放下拳頭不再追打。

盯著蘇巧笑得燦爛的笑顏好半晌,他忽然笑道:﹁阿巧啊,我老覺得你很美,怎麽主子都沒看上你?﹂

聽帷繡這麽說,蘇巧先是一愣,笑意忽然僵在他臉上;他抬手摸摸自己的臉,不太自在的望著帷繡,良久,看見對方眼裏的揶揄後,他才知道帷繡是在鬧他,表情不再僵硬。

﹁你取笑我喔?﹂他作勢要搔帷繡癢,讓帷繡嚇得尖叫一聲連忙避開,蘇巧撇撇嘴道:﹁誰都知道主子是看不上我這張臉才讓我做雜役,你還這樣諷刺我?瞧你這張嘴,一定是跟香憐學壞了!﹂

全府邸的人都知道他與帷繡同樣都是被買來當孌童的,但郭徹在看見他平凡無奇的樣貌後,就嫌惡的將他丟到仆役堆中跟著做事,連看也不想再看一眼。

蘇巧對這事是不以為意,還樂得不用幹那種﹁苦差事﹂,帷繡知道他並不在乎,所以才與他開這麽個玩笑。

帷繡隻是邊躲邊委屈的嚷道:﹁我是真的覺得你好看啊!﹂尤其是蘇巧那雙盈滿笑意的眼睛,真的常令他看到失神啊!

蘇巧才不信,他又追著帷繡跑了好一陣子,總算願意饒他一命,﹁對了,現在是什麽時候了?﹂

﹁快午時了。﹂帷繡乖乖地答道。

午時?蘇巧一驚,忙向帷繡歉然一笑。﹁不和你玩啦,我得去幫忙,要不然會挨罵哩!﹂

他說著就往廚房跑,帷繡笑著朝他一揮手,不再耽擱蘇巧的時間了。

今日郭府異常忙碌,蘇巧向廚娘旁敲側擊後,得知郭徹臨時要宴請一位貴客。

是什麽貴客讓郭徹如此慎重其事?他好奇的摸到大廳想瞧個究竟,不看還好,一看可差點讓他叫出聲來。

但見那位依舊麵無表情的秦湘正好端坐在桌前,而郭徹則又興奮又垂涎的直盯著他,舉起酒杯就朝他一敬。

﹁湘弟,咱們這麽久沒見,來,徹哥再敬你一杯!﹂

說來好巧不巧,他今天傍晚正要出門,臨時起意繞到後頭逛逛,竟看見許久不見的郭湘站在那裏,原以為是哪位他沒搜羅到的美少年,一瞧竟是自那晚後再也不見人影的郭湘,喜得他將他連拖帶拉哄進門,隻待再續﹁前緣﹂。

秦湘什麽表情也沒有,隻是將酒杯推到一旁,自顧自的吃菜。

今天中午蘇巧沒送飯來,以為是忙得忘了時間,所以他一直待在原處忍著,到最後他真的受不了了,索性便尋到第一次相遇的地方。怎知他人才剛到,就看見這個天殺的混帳王八蛋朝他走來,還故作親熱的邀他進府。

秦湘心想正愁不知如何接近他,不如將計就計與他一同前來,順便吃點東西填飽肚子。

問他為什麽這麽沒骨氣,竟然踏進仇家府邸中白吃白喝?他肚子餓,不想去思考這個問題。

見對方不理會自己,郭徹仍不死心地繼續糾纏。

﹁湘弟,徹哥知道之前是我不對,但那必竟是年輕氣盛不懂事,如今你又回來了,咱們重新來過吧!先前你住的地方,我天天都命下人掃得幹幹淨淨,就等你回家啊!﹂

耶?秦湘是郭府裏的人?蘇巧狐疑的皺起眉頭,他混進這裏半年,可從沒聽人談論起他。

秦湘仍是不搭理郭徹,倒是郭徹以為他還是五年前纖弱無反抗之力的郭湘,毛手已探出要去摸他的腰∣∣

一陣短兵相接的金屬撞擊聲響後,令所有人臉色一僵,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