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人
字體:16+-

6、第6章

第6章

郭徹收回手,臉色一變,而奉令貼身保護的侍衛們也紛紛抽出長劍,站在原地屏氣瞪著秦湘手上的短劍,隻有一名男子是收回長劍,他的穿著也與其他人不同,想來是位階較高的侍衛,而剛剛也是他抽劍擋住秦湘的短劍。

秦湘沒料到郭徹身旁會有身手如此矯捷的護衛,想來今日又是無功了;他收回短劍,捧起碗又繼續吃。

郭徹上上下下打量了麵無表情的秦湘一眼,半晌,才又笑出聲:﹁湘弟,五年不見,你武功進步了得啊!﹂

秦湘不答,又扒了幾口飯,才感飽足的放下碗筷。﹁我累了。﹂他不帶任何情感的音調響起,隨即起身要離去,打算另尋機會。

﹁等……﹂郭徹見狀也起身,﹁湘弟,徹哥知道你還在為之前的事生氣,但給我個機會,我一定會彌補你,今晚就在這裏住下可好?﹂他有的是方法將郭湘得到手,先將對方留下來再說。

秦湘隻思索了一下,便自動往他先前住的院落走去,郭徹大喜,趕緊又吩咐幾個仆役跟去服侍。

五年後再見郭湘,他漂亮的臉孔變得更加迷人,縱使性子與先前的天真愛笑不盡相同,但他看上的就是那張比他現有男寵們都要出色的臉。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啊……想到之前未能盡興就讓人破壞,這一次,他定要將郭湘弄到手!

撫著手上那道仍未淡去的傷疤,郭徹唇畔泛起邪佞一笑,將他那張尚稱端正的臉襯得益顯邪氣下流,他招來護衛,低聲在他耳畔吩咐了幾句,那人便立刻銜命而去。

叩、叩、叩!

暗夜,聽著外頭的打更聲音,秦湘還是維持相同的姿勢站在窗前,一隻手下意識的在壁上畫著,另一隻手則撫著自己的唇角。

瀟、瀟、瀟……他每寫一次,就加重手上的力道一分,到最後勁透壁麵,竟落下許多石屑。

阿瀟不知怎麽了?是和那混帳在一起,還是那混帳又將他拋棄?

思及此,他手下一用力,那個﹁瀟﹂字的最後一畫就被寫得老長,牢牢刻在牆上。

手指被較尖的石屑割傷流出幾滴血,但秦湘卻沒感覺。

而一直趴在屋頂上偷偷掀開一片瓦片偷瞧的蘇巧看到這裏,終於忍不住出聲喚他。

﹁秦湘……喂!喂喂?﹂都身陷虎穴了,竟還有心情發呆畫牆壁?

雖說長老要他別管他人閑事,但他就是不能坐視不管,所以還是來提醒秦湘郭徹的為人有多邪惡下流,千萬別在這裏久留。

見秦湘竟還是動也不動,他一急,撿了根落在屋頂上的樹枝朝底下一扔。

這一扔果然收到成效,就見秦湘愕然地轉過身,走了幾步拾起那根樹枝。

聽到屋頂上有聲音傳來,秦湘抬眸對上一張熟悉的臉,他微側著頭對蘇巧爬上這麽高處覺得狐疑。

﹁你上來!﹂蘇巧對秦湘眨了眨眼。

秦湘會意,推開窗跳出去後,沒幾下就爬上屋頂。

見秦湘上來了,蘇巧馬上對他道:﹁你快回去,這裏不安全!﹂

秦湘不答話,隻是盯著他。

﹁我告訴你,郭徹這人他最愛的就是……呃……﹂這種事要說出來很奇怪,可不說又不行,蘇巧一陣忸怩後才又開口:﹁我直說,你別生氣。﹂

見秦湘點頭,他才道:﹁你長得很漂亮,郭徹就愛像你這樣的少年,他將你留在府裏,肯定不會有好事……你知道會發生什麽事吧?﹂怕秦湘不懂,蘇巧還好心問他。

會發生什麽事?秦湘臉色一僵,自然是知道。

﹁知道了?那就別再待著,快去找個他尋不到的地方,離得越遠越好。﹂

沉默半晌,秦湘才問:﹁你……一起走?﹂

蘇巧聽他這麽問,先是一怔,隨即噗哧一聲笑出來:﹁我沒關係,他瞧不上我,放心啦!﹂

他伸手拍拍秦湘的肩,原本秦湘是要避開的,但不知為什麽,肩膀在微微**後又停下不往旁躲了。

原本他也沒打算待下,隻是想起了秦瀟所以耽擱了一會兒,既然已出房門,那他就離開再尋機會殺了郭徹吧!

想到這裏,秦湘便站起身往前走了幾步,但又停下腳步回頭道:﹁我在那間屋子。﹂為什麽要告訴蘇巧?相信他應該知道才對。

蘇巧聞言唇角一揚,笑嘻嘻的對他揮揮手,﹁我明天會抽空送早飯給你,但若你有危險,可別在那裏一直等著,要趕快逃跑,懂嗎?﹂

秦湘點點頭,回身躍上一棵大樹,很快的就不見蹤影了。蘇巧見狀鬆了口氣,他小心翼翼走到屋緣,然後往下一跳∣∣

﹁啊!﹂雖努力壓抑,卻仍是忍不住驚叫一聲,因為他落下的地方出人意表的不在地麵,而是一個懷抱!

﹁小巧兒,爬這麽高要學當賊嗎?﹂

一個流裏流氣的聲音在他頭頂響起,蘇巧一聽,忙不迭地就用力掙紮要下來。

那人不放,抱著他又往屋頂上一躍。

﹁我要下去,你為什麽又將我抱上來?﹂蘇巧火大的抬頭瞪視還將他摟在懷中的家夥,﹁你為什麽會在這裏?﹂長老明明說不會將他的行蹤泄露的!

﹁我跟長老求了好久,他才告訴我的。﹂男子作勢就要往蘇巧臉上親去,﹁小巧兒啊,大師兄這半年來都好想你,來,親一個∣∣﹂

啪!

沒親到蘇巧的臉,他反而被一巴掌推開,就見蘇巧兩手用力撐住,使勁將男子的臭嘴推開。

﹁謝深,你再這樣糾纏我,我會跟長老告狀,要他砍下你另一隻胳膊!﹂

謝深笑了笑,總算願意放開蘇巧。

﹁我這左胳膊也是為你斷的啊,要不是你不肯與我在一起,我怎麽會悶到去調戲紅衣派那幾個醜八怪,還被湛海冰那老家夥修理一頓?﹂

聽他這麽推諉責任,蘇巧更加生氣,他握拳狠狠朝謝深胸口打去,這才得以逃離虎口。

﹁依我看來,湛前輩隻斷你一條胳膊還算便宜你!﹂蘇巧用力一啐,﹁你現在馬上離開,別讓我辛苦大半年到最後露了馬腳!﹂

謝深聽了,也隻是邪氣一笑,﹁要我走也成,反正一個月後你再辦不成這事,我就會乘機要長老將你交給我這未來掌門處置,到時候可別怪我手下不留情啊,嗬嗬……﹂

﹁你!﹂蘇巧惱極,隻是恨恨地撇開頭,什麽話也不說,但他心中卻已做好決定,若真要落在謝深手裏,不如先自盡來得痛快!

看蘇巧一臉咬牙切齒的模樣,謝深暗自得意,大手又要撫上蘇巧的臉蛋摸上一把時,就聽底下一陣喧嘩∣∣

﹁人呢?人跑哪裏去了?飯桶,都是一群飯桶!﹂

蘇巧聽出那道氣急敗壞的怒吼是郭徹的聲音,隻怕若他的貼身護衛再靠近一點,就會發現他的行蹤,連忙使個眼色要謝深快快滾蛋。

謝深無可奈何的聳聳肩,也知道若破壞這次計劃,長老定不會讓他好過,所以也知趣的離開了。

見討人厭的家夥總算離去,蘇巧連忙找個比較沒有人的暗處跳下屋頂,才剛站穩身子,他就聽見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

﹁你站在這裏做什麽?﹂

就見郭徹與幾名護衛已站在他麵前,郭徹的臉色非常難看,手上還拿了類似竹管的東西。

蘇巧趕緊乖乖低頭答道:﹁主子,小的是因為內急所以想去茅房。﹂

郭徹又橫了蘇巧一眼,隻覺他的臉平凡無奇,腦海裏根本就未曾殘留過對他的印象,也就懶得多加理會,﹁下去。﹂他冷著聲音下達命令。

聽郭徹要他離開,正是蘇巧求之不得的事,他連忙又應答了聲,就恭敬的垂著頭離開,一直到離了他們一段距離後,他才忍不住噗哧一聲笑出來。

﹁吹迷煙……﹂他很確定剛剛郭徹手上拿的肯定是江湖中下三流的暗器,﹁美色當前,郭徹果然是什麽事都做得出來。﹂

蘇巧又悶悶笑了一陣,忽又斂下笑意蹙起眉頭自言自語著:﹁但這就是郭徹的弱點啊……﹂

那他該不該針對他的弱點下手,那麽東西到手的機會也就會比較大呢?

算了,他不該如此泄氣的,還是先努力過,若真不行的話再去思考這個可行的辦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