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人
字體:16+-

8、第8章

第8章

﹁你就用灶裏的餘火自己弄些吃的,小心別打擾到其他人。

蘇巧聞言高興的笑開臉,﹁謝謝總管!﹂

總管點點頭後離去,蘇巧見他走遠才籲了口氣,開心的跑到還剩些許蔬菜的簍子旁找他要的食材,秦湘靠近他,看了一會兒後自知幫不上忙,再加上肚子餓也不想動,就自動自發的坐在桌緣等著吃。

沒多久,蘇巧已做好一碗雜燴麵,將它放在秦湘麵前。

﹁吃吧!﹂他笑吟吟的坐下,看秦湘拿起筷子,像又想到什麽的問:﹁你要說什麽?﹂都吃這麽多頓並教這麽多次了,好歹要懂禮數了吧?

眼前的食物香氣逼人,秦湘才不管要說什麽,二話不說就吃了起來,蘇巧見狀也莫可奈何。

大概是第一次拿包子給他的時候不夠堅持,所以才會造成今日怎麽樣也無法挽回的局麵吧,唉!

蘇巧忽然憶起一件要緊的事,連忙又問:﹁你這樣溜進來,不怕郭徹發現嗎?﹂

發現?也對,他倒沒想到這個,肚子一餓什麽理智都沒了。秦湘搖搖頭,打算先吃完這碗好吃的雜燴麵再說。

大概明了到秦湘的脾氣,知道他在肚子空空的時候腦袋也會空空,所以蘇巧歎了口氣,隻能跟著搖搖頭,正要再說什麽,就有一根湯匙出現在他麵前。

﹁你不吃?﹂秦湘問,也是吃到現在才發現蘇巧都沒吃。

嗬,總算是意識到他剛剛的辛勞了!蘇巧咧嘴一笑,接過那根湯匙喝了一口湯,﹁好吃!﹂

他自吹自擂的表演令秦湘眉間的冷漠又再融化一分,他又看了笑嘻嘻的蘇巧一眼。

今晨他發現蘇巧似乎不太快樂,但現在看來又如往昔,那他也就安心了。

兩人共著些微月色吃完這碗麵,待秦湘離去,蘇巧才將廚房整理幹淨,回房睡覺去了。

自此以後,秦湘就常常半夜來訪,不管晚餐是否有吃,他就是要蘇巧再煮碗麵讓他解饞;有的時候他還會乘隙想找殺了郭徹的機會,可惜一直未能有所收獲,倒是時常聽他房內傳來歡愛的聲音,令他皺起眉頭心生厭惡,掉頭就走。

至於郭徹,自然也是想盡辦法要找到秦湘與那個叫﹁瀟﹂的人,可惜也是未有斬獲。兩方如此僵持不下,而在蘇巧方麵,也因一個月的時間將近,而更顯落落寡歡,再加上上回他出門又被謝深糾纏威脅,更令他心下煩悶。

今夜,秦湘捧著麵碗大快朵頤,蘇巧支著下顎看了他一會兒,就起身將廚房收拾幹淨,轉過身慢慢朝秦湘踱步而來。

猶豫很久,蘇巧終於下定決心道:﹁你以後別在晚上來了。﹂他不能一直照顧秦湘,他必須趕緊將事情辦妥。

秦湘因他趕人意味明顯濃厚的話語一愣,過了許久,他放下碗抬眸看著蘇巧,﹁你不喜歡我來?﹂那他以後的吃飯問題要怎麽辦啊?

秦湘漂亮的臉龐染上一抹乞憐之色,跟蘇巧相處這麽久,他漸漸願意敞開心房與他說話,相處間多了份輕鬆;換言之,他已將他當成像嘯鳴山莊裏的朋友來看,怎知今日卻被趕?

蘇巧看見秦湘臉上明顯的怨懟,也覺得這樣對待他太可憐,可是又想到長老要他辦的事,著實令他進退維穀。

他搖搖頭,﹁我知道這樣不夠朋友,但……唉!﹂他歎了口氣,臉上不複以往的樂觀,﹁我有一點錢,你拿著回去找你的兄弟,別再和他鬧脾氣了。﹂

秦湘不答話,他看著蘇巧悶悶不樂的神情,第一次不是隻想著自己的吃飯問題,而是關心之情油然而生。

﹁你心情不好?﹂

蘇巧該是像之前一樣對秦湘破天荒的友誼表現一笑的,但他眨了眨眼睛,眼淚倏地落下,看見蘇巧哭了,秦湘心湖泛起一陣驚惶的漣漪,他不會安慰人,隻是笨拙的想安撫他似地拍拍蘇巧的肩。

他的動作讓蘇巧哭得更傷心了,他抽抽噎噎的窩在秦湘懷裏大哭,絲毫沒想到秦湘不愛別人近他的身。但任他抱著的秦湘卻連避也不避,隻因他覺得若這樣能讓蘇巧再展笑靨,他也願意……

因為這樣的念頭,他的心跳突然加快。

是什麽時候他心裏不再隻想著秦瀟的笑容,反而已在不知不覺間填滿蘇巧的盈盈笑意、更升起了想守護它的念頭?

這樣的認知讓秦湘心頭一慌,但他還未及細想,蘇巧已經擦幹淚水並離開他的懷抱。

﹁謝謝你,我好多了。﹂蘇巧的聲音猶帶鼻音,但顯然心情經過一場大哭已經平複,他抬眸瞧見秦湘動也不動的看著他,不知在想什麽。

正想問秦湘為何發呆,就有陣腳步聲走近,因為先前兩人沒有察覺,所以這次秦湘未及躲避就讓對方麵對麵撞見。

﹁阿巧,這是……﹂總管指著秦湘訝異的問,蘇巧正要解釋,他就像想起什麽似的輕啊一聲,﹁我見過你,你是上回少爺宴請的貴客?﹂

幸好不是將秦湘當賊……蘇巧鬆了口氣,卻被總管下一句話弄得心頭一驚。

﹁我……少爺找您很久了,我這就去請他來。﹂他說完就急忙地走掉,少爺吩咐不論何時找到他都要向他稟告,就連他睡了也一樣。

見總管走開,蘇巧連忙要秦湘翻牆逃走,﹁你快走,若他來了可就完啦!﹂

秦湘點點頭,才要走就又聽人聲接近,他轉頭對蘇巧道:﹁你先走。﹂他不能連累蘇巧。

蘇巧正要搖頭,秦湘卻製止他,﹁我不會有事,明日我在小屋等你。﹂

聽他如此堅持,蘇巧歎了聲,也隻好先走,但他並未走遠,而是到旁邊的樹叢後躲著,以免秦湘若有不測,他可以隨時搭救。

隻見郭徹不一會兒已率護衛來到,身上衣裳不整,顯見他色欲薰心到已失少爺氣度。

郭徹一見秦湘,心下大喜便向前一跨,﹁湘弟,你怎麽這麽晚來也不通報我一聲?﹂

秦湘隻是淡淡答道:﹁太晚,不方便。﹂

﹁怎麽會呢?﹂郭徹不怕死的要拉秦湘的手,卻讓他避開,﹁剛剛跟你在一起的奴才呢?﹂知情不報,他定要重罰他!

﹁我肚子餓來拿東西吃,卻被他看見。﹂

一旁的總管聽他這麽說,正想出聲戳破他的謊言,但卻想到如此一來會讓蘇巧被罰,忙又將話咽入口中。

郭徹哪裏信他?但現下這些事都比不過將秦湘帶到房內重要。那個下人的名字他待日後再查便可,今日定要讓眼前漂亮的郭湘在他身下臣服!

﹁肚子餓的話我讓下人立刻弄幾樣下酒菜,我們到房內邊吃邊聊,如何?﹂

見秦湘竟點頭答應,他大喜過望,向總管吩咐幾句,立刻帶著秦湘往他房內走。

眼看秦湘被郭徹帶走,蘇巧急得有如熱鍋上的螞蟻似的自樹叢後站起,卻不知要如何救他。

他雖自小投在飛雁門下,但是未曾好好練武,所以到了今日這般田地也是束手無策,但他一急之下竟忘了當日筵席上秦湘曾小露功夫。

蘇巧無計可施之下隻好冒險往郭徹房間走去,人還未接近,卻聽一聲怒吼∣∣

﹁人呢?人到哪裏去了?﹂

聽出是郭徹的聲音,蘇巧已猜出秦湘又脫逃成功,他心頭大喜,大著膽子又要前往觀視。

大老遠就見一班護衛全跪在地上麵如灰土。

而郭徹手裏拿著一瓶才自丹房取出的酒,正氣呼呼地跳腳罵道:﹁要你們看著他,人怎麽會一下子就不見?﹂

眾人麵麵相覷,著實不明了何以秦湘會在眾目睽睽之下消失在房內,郭徹又罵了好一陣子,氣到臉都白了,才惱火的砸爛酒瓶離開,不是回房,卻是到其他院落了。

想來又是去找香憐、帷繡他們吧……躲在暗處的蘇巧暗忖,但也不知道秦湘是用什麽方法逃跑,難不成是郭徹房內有秘道?

過了一會兒,隻見護衛們散去各回崗位,蘇巧欲離開,竟見一道身影推門而出往屋頂一縱,隨即沒入已漸泛白的天色中。

蘇巧看得瞠目結舌,半晌,他朝那道身影消失的方向笑開臉,決定明天一定要想辦法溜出府問問秦湘怎麽辦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