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人
字體:16+-

10、第10章

第10章

秦湘想到做到,仿照楚烈的不良示範,一把就將蘇巧打橫抱起,放到**壓下去。

﹁等、等等啦,停!﹂蘇巧驚叫一聲,連忙死命地抵擋秦湘的攻勢,﹁你都不問我的意見嗎?﹂

﹁你沒有拒絕。﹂喜歡就不會拒絕,拒絕了就表示不喜歡,這道理他懂。

﹁你沒給我時間說啊!﹂趁他發呆時將他抱到**,他有什麽時間思考啊?

﹁你要拒絕我?﹂秦湘眸色一黯,臉上顯出哀傷無比的神色,像隻淋了雨垂下耳朵的可憐小狗。果然……蘇巧拒絕他嗎?

嗚,這樣要他如何狠下心拒絕?他生平最難抗拒的就是小狗、小貓之類的動物,而秦湘現在的模樣就像它們一樣惹人憐愛啊……

蘇巧瞅了眼秦湘瞬間變暗的眼眸,連忙又移開眼委婉的道:﹁也不能說是拒絕啦……哇,住手、住手!﹂他連忙拍掉秦湘伺機而伸的毛手。

秦湘隻得縮回被拍紅的手,微蹙著眉頭耐心等待蘇巧再度開口。

蘇巧望著秦湘壓抑的神情,本來想再像先前一樣指著這幅奇景發表高論,但想到自己的貞操危在旦夕,隻得壓下到口的驚呼先解決兵臨城下的貞操危機。

﹁我是不討厭你……﹂他瞧見秦湘的手顫動了一下,不過又強製克製下來,不禁暗自覺得好笑,﹁但我隻當你是朋友,可從沒想過你會對我有那個意思。﹂他垂下眼睫羞赧道。

那可愛的表情讓秦湘又要把持不住。

﹁我長得這麽平凡,你怎麽會喜歡我?﹂蘇巧抬頭睜著晶亮的眼眸看著他。﹁而且我的身分,還是個不受主子喜愛的奴才,我……﹂

﹁你很好看,在我眼中沒有人比你更……﹂秦湘一時語塞,隻因他瞧見蘇巧澄澈的眸中閃過一抹揶揄的笑意。

﹁在你眼中,我並不是唯一或絕對,我不喜歡聽虛浮的讚美和保證。﹂看見秦湘臉上閃過一絲尷尬,蘇巧又抿唇一笑,他抬手摸摸秦湘輕攏的眉間,﹁不過,我相信你對我的感情,隻是我要一些時間去做準備。﹂

他知道秦湘對他是真心的,因為他並非是個光看外表的人,還有,自他眸中他就能看出他心底的真誠,與謝深完全不同,但他從未想過這事,要如何立刻接受?

﹁準備?﹂秦湘微感詑異的反問。

﹁當……當然要啊!﹂蘇巧不知是想到什麽,神態變得扭捏,﹁等我做好心理建設時,你才可以碰我喔。﹂

秦湘皺起的眉頭因此言而更加糾結,他真的很想現在就要了蘇巧,但思及自己又不想強迫他,隻得深吸一口氣,勉為其難的點點頭。

﹁我等。﹂反正蘇巧並沒有拒絕他,他應該能等……應該,隻是應該!

蘇巧聞言咧出一個大大的笑容,﹁你真好。﹂哪像謝深那混帳隻會死纏不放外加硬來。

不,真正好的人是蘇巧,他明知自己無法隻愛他一個,卻還願意接納他的感情;秦湘喉頭一窒,他抓住蘇巧細細的手腕喑啞著聲音道:﹁那我可以吻你嗎?﹂

美麗的眼瞳閃爍著代表□渴望的紅色火焰。

蘇巧笑得燦爛的臉龐登時又變得羞怯起來,他抿緊唇,從來都不知道秦湘的感情是這麽……呃,直接。但他並不排斥秦湘吻他,那不妨再試一次,以讓自己想清楚是否能接受這樣的感情吧?

他羞赧地輕點一下頭,秦湘立刻低下頭吻住他渴望許久的唇。

結果,不隻是接吻而已,蘇巧被吻得連神智都酥麻了,全身上下被脫光摸遍不說,還在秦湘溫柔的愛撫下有了反應,他尷尬的想起身,卻在秦湘﹁好心﹂幫忙下達到□,而秦湘也著迷的望著他誘人神態以手解決自己的欲望,尚能保持君子的不做到最後。

完事後,蘇巧簡直不敢看秦湘了,他將臉埋在秦湘雖瘦卻結實的胸膛前休息,心跳得如擂鼓似的,休息半晌他才起身在秦湘堅持護送下回到郭府。

接下來的兩日,秦湘每次見到蘇巧就吻他,好幾次還差點幾近無法克製的想進入他體內,但是蘇巧沒有應允,所以秦湘隻能空虛的在他體外解決,有好多次他以為蘇巧已意亂情迷,但卻總在緊要關頭清醒。

而每一次蘇巧無法抗拒的讓他先吻再說後,都會略帶埋怨的責怪他,﹁你怎麽都不先問我一聲?﹂

秦湘以為他生氣,更加不敢造次,以免蘇巧不接受他。

至於蘇巧,一來是因為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忍受與一個男人有更進一步的親密關係,二來是他其實也還未厘清情感,所以不想給秦湘太多承諾。況且,他的事還沒辦妥。

今日,他又拒絕了秦湘的求歡,不敢看他失落怨懟的臉,蘇巧回到府裏先是轉了轉,隨即開始一個個問∣∣

﹁香憐,我偷偷問你一件事喔,你可別告訴別人。﹂

﹁那個……嗯,你和主子做的時候,會不會很痛?﹂

﹁當然,痛到快死了。﹂

痛到快死了?蘇巧了然的頷首。﹁難怪有時候不小心經過,都聽到你叫得這麽大聲。﹂

香憐聞言臉紅了起來,﹁那不是痛到叫出來,而是做人男寵的,就是要發出那些聲音讓主子做得更起勁。﹂

﹁可……你不是說很痛嗎?為什麽還要主子做得更起勁?﹂

﹁不然你以為我是為了什麽現在會住在這麽好的房間裏?不那樣取悅主子,早就和你一樣被貶為奴才天天幹粗活了。﹂

﹁我覺得幹粗活還比較不痛呢。﹂蘇巧小聲咕噥著,又離開香憐的房間去找別人。

﹁帷繡,我偷偷問你一件事喔,你可別告訴別人。﹂

﹁那個……嗯,你和主子做的時候,會不會很痛?﹂

帷繡臉上一紅,囁嚅了幾聲才答:﹁真的很痛,好幾次我都以為自己快死了。﹂

哇,這個答案更恐怖!蘇巧連忙又離開帷繡的房間去找楚兒。

﹁身體就像要裂開了一樣!﹂

﹁一開始真的很痛……努力去習慣就好。﹂

然後,蘇巧問了一輪後得到的結論就是∣∣會很痛。看來,秦湘真的隻好犧牲點個人利益了……

他悶著頭走,來到理應無人的書房外,卻聽一陣人聲傳出。

﹁叔父他最近如何了?﹂是郭徹的聲音。

﹁天下不平,自然是埋首公事、日夜操勞……﹂還未說完,那人已笑出聲來。

蘇巧想起郭徹的叔父是當朝奸臣郭允明,什麽日夜操勞?應是忙著收括民脂民膏吧,呿!

那人笑完又道:﹁倒是楊邠那廝,飛龍使患之已久,怕是不殺不行了。﹂

蘇巧聞言忍不住在心頭暗驚,楊大人為官雖過於煩擾,但向來清廉,若真要被殺該如何是好?他心下正慌,又聽郭徹道:

﹁此事且慢進行,倒是我辛勞搜得的兩萬石糧食與五十萬兩金銀,他何時要加派人手過來保護?﹂

那人沉吟了下,﹁藏糧地點你可有記好並且嚴加保密?﹂

﹁自然是萬無一失,隻等叔父有朝一日用上,到時事成也讓我沾沾光。﹂

﹁人手會在三日內前來,那張藏糧寶圖你要小心藏好,莫讓他人發現。﹂

聽至此處,蘇巧已知若他再不行動,到時他們要得到那筆巨大財富更是難上加難,牙一咬,他心下已然做好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