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人
字體:16+-

11、第11章

第11章

許昌城西郊灞陵橋下,石梁河裏總是在夏季開滿豔豔荷花;由於才到初春,河麵積雪初消,更見透澈幹淨,初生的荷葉隻冒出一點青綠,在涼風吹拂下更顯嬌美,但立在石橋上的人比它們更惹人憐愛。

那人烏亮的發絲隻鬆鬆綰起,男裝打扮,但妍麗外貌卻令人驚豔,他白皙的臉龐因為涼風吹送而略顯蒼白,略尖的下顎與如黑玉般的瞳眸將他襯得更為弱不禁風,他站在石橋上隻穿著稍嫌單薄的衣裳,就見粉嫩的雙唇輕輕逸出一聲歎息。

眾人莫不為他的歎息而心生愛憐,有人想趨前詢問,但走到橋首都隻能停下腳步,不想唐突打擾他盯著河麵沉思、破壞這副如畫美景。

蘇巧隻是這樣直直站著,為待會兒將麵臨的事情感到有些退縮。他撫撫摘下假臉皮的臉,更是緊張不已。

他知道自己長得好看,也因此他才會向長老千求萬求的讓他戴上假臉皮到郭徹府內打探消息,免去淪為男寵的命運。謝深也是知他真麵目如此,才會對他死命糾纏,隻為一親芳澤。

那日帷繡誇他好看,害他以為假臉皮掉了而有些惶恐,而秦湘曾在夜晚觸碰他的臉龐,更令他擔心他察覺到那種略異旁人的觸感。

或許秦湘從未察覺他因戴上假臉皮後而從未有臉紅的神態出現吧,但最令他難以想像的是秦湘竟會對改裝後的他傾心。

這事讓他又是感動又是歡喜,在這幾日下來幾乎想對他的真心托付自己的感情了,可今日……他真的慶幸自己未曾對他承諾過什麽,以免傷他傷得太重,隻因為他必須成功偷出那張藏糧寶圖,而這代價將是他得對郭徹做那些苟合之事。

又一陣風吹來,蘇巧估量郭徹應要送那人來到此處,更是緊張地抓緊衣袖,再過半晌,果不其然有一隊人馬自對街牌坊那裏走近,這下蘇巧更是駭到呼吸都快停止了,但他沒有別的選擇。

隻聽郭徹的聲音乘風飄入他耳中∣∣

﹁此去務必小心,三日後我等你帶人馬過來。﹂

聲音越來越近,看著河麵倒影逐步清晰可辨,蘇巧一咬牙,轉過身,他假意要離去卻好巧不巧撞進郭徹懷裏。

﹁是誰如此莽撞?﹂

郭徹惱火,旁邊侍衛正要將人拿下,蘇巧就出聲了。

﹁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他抬起透著倉皇之色的美麗臉蛋,下一刻就輕易勾走郭徹滔天怒火,就連三魂也給掉了兩魂。

那位官員知他喜好,也是一笑,﹁郭兄,這人長得可標致得很啊!﹂

郭徹立刻斂下怒意,隨即笑出聲來,手已探到蘇巧腰間摟住,﹁可有撞傷你?﹂

蘇巧搖搖頭,隱忍住想撥開腰間毛手的衝動,隻是垂下眼睫道:﹁我沒事,就怕郭爺你惱我莽撞……﹂

﹁你識得我?﹂郭徹訝異地道。

﹁郭爺在許昌城內可是家喻戶曉的人物,我怎會不知?﹂

蘇巧又嫣然一笑,令郭徹差點連人也酥了。

﹁那是我不該了,城內有你這樣的仙人,我竟會不知?﹂郭徹扶著蘇巧腰的手又收緊了些,話裏的調笑更加明顯,手指還不安分的在他腰肢上搔了搔,讓在他懷中的蘇巧臉紅了起來。

﹁郭爺……﹂他輕叫一聲,不是很用力的想離開,但郭徹怎肯放人?

眼前的人比秦湘多一分嬌弱嫵媚,如何不讓他心癢難耐?

﹁要不跟我回府,我好好向你陪不是,如何?﹂郭徹低下頭邪氣一笑,令他紅著臉側過頭輕點一下,眼底含羞帶怯,姿色比他府內的任何男寵都要撩人。

郭徹大喜,告別那人就帶著蘇巧回府。

郭徹一將蘇巧帶至自己房中,立刻猴急的湊上去想親他的嘴,蘇巧連忙側頭一避,卻也被吻到臉。

那感覺既惡心又難受,和秦湘吻他時完全不同。

郭徹對他的舉動微惱,﹁怎麽?別說你來了卻不知我要的是什麽?﹂他用力將蘇巧往自己的方向一帶,低頭就攫住他不再閃躲的軟唇。

蘇巧眼一閉,硬逼自己強忍住胃部翻湧的惡心感,郭徹探出舌頭在他口內翻攪一陣,又轉移陣地來到他的頸畔,濕熱軟滑的感覺令蘇巧終於嫌惡的退了一步,掙開郭徹的懷抱。

不待郭徹發火,他已臉頰泛紅的羞道:﹁郭爺,你先……洗個澡如何?﹂

郭徹一呆,他舉起衣袖一聞,卻什麽味道也無,﹁你覺得我臭?﹂

﹁不是,隻是我……生性喜歡潔淨,所以有點……﹂他回身自動坐到床沿,將衣帶緩緩解開,﹁你先去洗洗,我在這兒等你,好嗎?﹂衣裳緩緩滑落,露出蘇巧令人血脈僨張的上身,細滑的皮膚白中帶紅。

令郭徹什麽理智也沒的直點頭,﹁我這就去,你在這裏等我一下。﹂

他說完就走,蘇巧見他離開總算鬆了口氣,連忙拉好衣服開始在房內搜索,過了好一會兒,他在抽屜內層看見一個機關。

早在先前他已為今日做足功課,左右旋轉一陣後他順利啟動開關,開關之後又是一個暗門,他在裏麵找到一個上鎖的木盒,卻打不開。他想此物應該相當貴重,便收在袖子裏;才想去啟動秦湘告訴他的秘室開關,郭徹已然匆匆淋了幾盆水後就回來了。

蘇巧連忙坐直身子,朝他嬌媚一笑,但見郭徹帶著邪笑步步逼近。

﹁我洗好了,要不要聞聞看香不香?﹂

他說著就撲上前摟住蘇巧,惹得他低叫一聲,隻因木盒差點被撞落。

﹁郭爺,你撞疼我了……﹂他明眸一睞,略帶嗔怨地道。

郭徹又笑了,一雙手就往蘇巧大敞的胸前探去,﹁哪裏疼?我揉揉……﹂

蘇巧躲了一陣,終被郭徹壓在身下猛親,他自知是逃不過了,隻能將視線移向窗外,努力麻痹自己。正當郭徹抬高他的雙腿,蘇巧隻覺眼前一花,一道人影竄入狠狠向郭徹頸後一擊;隨即,在他身上的禽獸就軟軟倒下,沒了動作。

來人不多說什麽,他隻是繃著那張漂亮的臉,一把扛起呆住的蘇巧,趕在其他人發現前離開。

幾個縱落,他們人已在那幢破舊的小屋裏,秦湘一把將蘇巧放到**。

﹁你……﹂看著繃著臉不斷向他接近的秦湘,蘇巧畏懼的吞了下口水,﹁你為什麽將我帶到這裏?﹂秦湘不會看穿他了吧?

果然。

﹁阿巧……﹂低啞了數倍的嗓音輕聲喚著,﹁你喜歡郭徹?﹂紅眸裏閃動著昭然若揭的怒火。

他今日又等不到蘇巧,索性再度潛入郭徹府內,怎會料到竟遇上這般景象?他一時間還不確定那人是不是蘇巧,但當他看見那雙烏亮的黑眸與隻有他曾見過的美麗身子後,他確定是蘇巧無疑。

他氣到幾乎失了理智,想也不想就衝入屋內將郭徹擊昏,幸好郭徹沒有提防,所以他們才能順利逃走。

什麽?誰會喜歡那家夥啊!蘇巧忙不迭的猛搖頭,這一搖頭又讓他想到這不等於承認自己的身分了嗎?這認知讓他真想打自己一個耳光!

見他否認,秦湘緊鎖的眉頭才鬆了開,漂亮的臉上亦綻出一抹笑容,他伸手撫上蘇巧拿下假臉皮的美麗臉龐,湊上前就吻住他。難怪,他就在想蘇巧臉上的膚色與身子怎會差這麽多,原來是易了容。

﹁唔……﹂蘇巧驚喘一聲,頭往後仰想要退開,但秦湘卻立刻又黏了上來。

﹁阿巧,我喜歡你……﹂

醉人的嗓音在蘇巧耳畔呢喃著,令他臉上一紅,整個人從頭到腳一陣酥麻。

蘇巧微微側頭,秦湘的吻就落在他的頸側,令他**的輕顫一下。﹁阿湘……別……嗯……﹂蘇巧伸手要去推秦湘,卻被一手握住。

﹁對不起。﹂秦湘雖然道歉了,但脫他衣服的速度卻絲毫不慢,﹁我知道我不該強迫你,但我真的忍得好難受……﹂尤其在撞見今天這一幕,更讓他想馬上擁有蘇巧,不讓任何人奪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