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人
字體:16+-

18、第18章

第18章

﹁掌門,你要如何處置他?﹂

﹁我……﹂蘇巧也不知道該怎麽處置謝深,若說要殺了謝深,他也狠不下心啊!

此時,隻見秦湘冷冷出聲:﹁殺。

有人狐疑地看向秦湘,認出來他就是假扮亡魂之人,想來他與蘇巧關係匪淺,又怕蘇巧一時心軟放過謝深,當下,眾人別開眼也不聽蘇巧欲出口拒絕的話,拖著哀號饒命的謝深就出去﹁處置﹂了。

見狀,蘇巧才想追出去阻攔,就被秦湘往回一帶。

﹁我不準。﹂他皺眉不準蘇巧出去。謝深罪有應得,早在他抱著蘇巧時自己就想殺了他,上回在郭徹府第外頭他也曾對蘇巧說過,隻是一直沒機會兌現;這一次,謝深竟然又膽大包天地將他的蘇巧綁回飛雁門,借他人之手殺他,還算便宜了他!

﹁阿湘……﹂蘇巧還想再言,又有幾人跑回稟報。

﹁外頭火勢太大,山裏水源不夠,怎麽辦?﹂柴房那整麵廂房全都起火了!

蘇巧聽他們這麽說,連忙硬拖著不想移動腳步的秦湘往外走,一出去就見紅光布滿整個西方天際,熊熊烈焰更已不安分的想向這裏撲來。

﹁怎麽辦?﹂蘇巧著急的看著這片火海,沒想到秦湘這把火放得這麽猛,這下該如何是好,再向火場澆水也沒用,隻會害其他人受傷啊!

他用責備的目光看向秦湘,就見秦湘像個沒事人似的看著火海,依舊什麽表情也沒有,好像這完全不幹他的事一樣。

他在裝傻……蘇巧歎了口氣,隻得負起責任收拾殘局。也好,他也當不來掌門,就趁此機會做個結束也好。

﹁我看,飛雁門就解散了吧!﹂他向聽到這話而愣住的眾人綻開一笑,﹁我當不來掌門,而咱們的莊園也燒了,就這樣解散也好,各位師兄也可以回家鄉與親人團聚,可好?﹂

沒人接話,隻因一切來得突然。

﹁不想解散?﹂蘇巧為難的搔搔頭發,﹁那誰想當掌門?我將這掌門令給他,你們可以再另起一個組織。﹂

沒人舉手,隻因這不能兒戲。

烈火越燒越近,周遭除了劈哩啪啦的聲響外,一片靜默。

秦湘已然被火烤得有些失去耐性,他眉心攢起看向蘇巧,就見蘇巧也用詢問的眼神看向他,像是在問他怎麽辦。

極其難得的,因這該死又灼熱的烈火燒得他隻想趕快帶蘇巧離開,所以秦湘當機立斷,不問蘇巧意見就將他手中的掌門令拿過,然後往火裏一丟。

人群裏響起一片驚呼,但也沒人想要去撿它。掌門之位可以是極重要,也可以是極渺小,好比說是在這種非常時刻。一根梁柱砰地一聲傾倒在他們後方,終於,有人開口了。

﹁小師弟,你要保重。﹂他已改口,不再叫蘇巧為掌門。

蘇巧朝他一笑,隨即,原先駐足不肯離去的飛雁門眾人全部走光逃命去,秦湘也抱起蘇巧,往火勢較不猛烈的地方奔去。

才要奔出火場,蘇巧不知是發現什麽似的,又自秦湘懷裏掙脫。

﹁怎麽了?﹂秦湘疑惑的問。

卻見蘇巧往回跑了幾步,從一堆靠近火海的亂石裏搶救出一團東西,又急急奔回秦湘身邊。

他懷裏的東西發出幾聲哀鳴,秦湘定睛一看,原來是一隻受困火海不敢走出的小狗。

﹁它好可憐喔。﹂蘇巧心疼的摸摸懷裏的小狗,﹁我可不能再見死不救了。﹂

秦湘不答,隻是牽起蘇巧的手往外跑了一陣,直到來到安全的地方,才放慢腳步。

蘇巧見安全了,也總算得以將小狗舉起,上上下下的檢查看看它身上可有受傷。﹁沒受傷,太好了!﹂

他笑開臉,又搔搔它的小腦袋,﹁乖乖,別怕,我以後會好好照顧你的。﹂他早就想養一隻狗了。

什麽?

秦湘聞言側頭看向蘇巧,眼裏有一絲的不高興。

他不是討厭這東西,但是他無法忍受以後都要看見這團毛球……好啦,他是討厭狗啦,所以他拒絕蘇巧養它!

﹁不行。﹂秦湘開口堅定地表明自己不讚成的立場,就算是蘇巧央求也一樣。

噢……蘇巧失望的斂起笑容,但秦湘不喜歡狗,所以他也不能強迫他接受啊!

蘇巧歎了口氣,隻得放下懷裏的小狗,它有一對垂下的軟軟小耳朵和一雙烏黑大眼,像是感受到蘇巧要拋棄它,它哀鳴一聲,隻是抬頭直勾勾地瞧著蘇巧,發出類似嗚咽的聲音。

嗚……這種哀怨的眼神,蘇巧根本無法抗拒這似曾相見的乞憐眼神,才放開的手立刻一收,又將小狗抱起。

﹁我一定要養它!﹂他堅決地說,隨即又靠近秦湘軟言央求,﹁讓我養它好不好?﹂

秦湘臉上仍是麵無表情,他瞪了那隻狗一眼,又瞧了滿臉希冀的蘇巧一眼,終於,他伸手拎起那隻狗,將它往地上一放。

﹁阿……﹂蘇巧要抗議,但立刻被秦湘拉入懷中激狂的索吻一番。﹁唔唔……﹂又沒問他意見了,真是的!

良久,緊貼的四片唇總算拉開一絲縫隙,秦湘又吻了下蘇巧酡紅的臉蛋,﹁我永遠不會再讓你離開。﹂

他發誓自此以後絕對會好好保護蘇巧,絕不讓他再離開自己的視線範圍了!

蘇巧的心頭因這句話而甜絲絲的,他對秦湘露出最美的一笑,﹁我也不會再讓你走了。﹂如果可以的話,他希望風雨自此過去,他與秦湘再也不會被任何人拆散!

秦湘的心頭因為蘇巧的愛語而澎湃激蕩,他將蘇巧摟得更緊,寡言的他想要說出心裏翻騰洶湧的愛意,但到最後,也隻是化作一句再簡單不過的話,﹁我愛你。﹂

他愛蘇巧,好愛好愛。從前對阿瀟執著難言的苦澀感情早在蘇巧的笑言下淡去,縱使心裏仍同時存在著蘇巧與阿瀟,但他將永遠隻愛蘇巧一個人!

蘇巧聞言,笑得更是燦爛甜蜜,他仰首主動在秦湘臉上烙下一吻,但眼神仍不自覺的往下瞥去……

察覺蘇巧分神,秦湘有些氣惱,但終究還是不甘不願地開口:﹁你要將它取作什麽名字?﹂

什麽?

蘇巧雙眸登時迸現晶亮光芒,秦湘要讓他養狗了?他開心得又在秦湘臉上印下好幾記響吻,喜悅的蹲□抱起那隻終於可以名正言順待在他身旁的小狗。

﹁我要將它取為……﹂蘇巧想了下,不知是想到什麽,他忽然吃吃悶笑了一陣,才笑著說道:﹁它叫小香。﹂

﹁小湘?﹂別的名字不取,為什麽偏偏故意取和他相同的字?秦湘不悅的蹙起眉頭。

蘇巧見狀連忙解釋道:﹁是香氣的香,不是你那個湘啦!﹂

秦湘摟著蘇巧開始往山下走,但仍舊忍不住問:﹁為什麽?﹂

﹁為什麽?﹂蘇巧又笑了,他抱著那隻小狗,雙頰笑到有些微紅的說道:﹁因為怕你以後嫌它臭而要丟掉它,所以我才叫它小香,時時刻刻提醒自己要幫它洗澡,免得你不想抱它。﹂

這理由很牽強,但秦湘懶得再繼續追問,反正以後無論那隻狗是香是臭,他都不可能抱啦!什麽﹁小香﹂,宰來當香肉吃還有用些!

才想到這裏,秦湘的肚子就發出一陣咕嚕聲,蘇巧聽了笑得更加樂不可支,這和他們在樹下第一次接觸時的情形還真像。

秦湘刻意忽視蘇巧的笑聲,但這次不同的是,他不是不理會蘇巧,反而一把將尖叫一聲的他用力抱起,腳下開始施展輕功,打算快點下山去找間廚房叫蘇巧做碗雜燴麵給他吃了。

窩在秦湘溫暖的懷抱裏,蘇巧始終帶著幸福微笑地聽著呼嘯而過的風聲與秦湘穩健的心跳聲;他相信,以後縱使環境改變了,秦湘也一定不會改變,尤其是對他的情感,就如自己對他永不變心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