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人
字體:16+-

19、第19章

第19章

事後,蘇巧問起秦湘是如何發現自己不見了,在秦湘貧乏的形容之下,他略略揣測出是帷繡,再問他知不知道帷繡上哪去了?想當然耳,問了等於是白問。

﹁改日,我們出趟遠門去找他,好嗎?﹂他心頭一直記著這位一同玩鬧的好朋友。

見秦湘似乎不太想答好,蘇巧又補充了一句,﹁上回在麵攤吃麵時,要不是他指著你要我看,我也不會認識你啊!﹂所以,他也算是他們之間的媒人!

﹁嗯?﹂秦湘一呆,模模糊糊憶起上回在麵攤吃麵時,有人曾在他背後竊竊私語,最後他忍不住出言要他們住嘴,隻是那兩張麵孔,他真的不記得了,難道其中一個是蘇巧?

蘇巧看著秦湘略顯錯愕的表情,隻能在心頭偷偷歎了口氣。秦湘不隻是話少得可憐,連記憶力也是健忘到離譜的地步。算了,秦湘本來就不是會去對陌生人投注一丁點目光的人!隻怕他連兩人在那棵樹下說過的話也忘了……想到這裏,蘇巧有些泄氣。

卻見秦湘自懷裏拿出那隻破陶碗,有些懊惱的輕語:﹁我以為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麵與交談。﹂所以他才慎重的將它當成是值得紀念的寶貝帶出來啊!

見狀,蘇巧終於綻開一抹美麗的甜笑。他伸手攬住秦湘,開心的踮高腳尖在秦湘尖挺的鼻子上啄吻了下。原來秦湘還是記得啊!

﹁一定、一定要陪我去找帷繡道謝喔!﹂他又強調一次。

再次拗不過蘇巧的要求,秦湘幾不可聞的輕應一聲,攬住自動靠近自己的蘇巧,有些懊惱的狠狠回吻了他,當作是要勞動筋骨前的酬勞預支。

過沒幾日,秦湘與蘇巧回到嘯鳴山莊並與齊衍等人打過招呼,略述這一個多月發生的事情之後,兩人間的關係眾人一看便知,也識趣的不多加追問。

而蘇巧也第一次看見秦湘的哥哥∣∣秦瀟,沒想到他長得竟是與秦湘一模一樣。瞧他身旁的湛若水對他寵溺到無以複加,蘇巧笑了笑,壓根兒沒想去看秦湘的表情。他知道,秦湘早已釋懷了。

﹁你說郭徹死前寫下個﹃子﹄字?﹂齊衍輕皺起好看的眉頭思索著,﹁子?那是什麽意思?﹂

沒人知道。倒是蘇巧靈光一現地揣測道:﹁我想,答案不出兩個,一個是關於凶手,一個就是關於那項秘寶的藏匿。﹂

﹁凶手啊……﹂楚烈在心頭一一過濾人選,將那人身旁的人一個個都剔除後,答案似乎隻有一個了,﹁不是有關凶手,應是關於那些寶藏。﹂那人身邊沒有姓名中有﹁子﹂字的人。

﹁若關乎寶藏,可就需要再多一些的線索才行了。﹂齊衍掏出懷裏的鳳頭簪翻來覆去的看了又看,卻看不出什麽。﹁何霽,你可有想到什麽?﹂

何霽接過齊衍手上的鳳頭簪,看也不看就趁齊衍好奇湊近他時,順手將它插在齊衍的黑發上。

﹁簪子就是要這樣用才好看,誰管那些無聊的秘寶。﹂他冷嗤一聲,起身就離開尚因他的言語動作而在發愣的眾人,回他的巽風院去了。

楚烈隻是低低一笑,牽起他還在發呆的寶貝琉璃娃娃,也回他的震雷院了。

而齊衍,他總算呆呆地抬手摸摸頭上的鳳頭簪,很緩慢、很遲疑、很疑惑的轉正頭問還留在現場的眾人:﹁何霽……生病了嗎?﹂

他不是最愛錢的嗎?怎能說出那種像是在貶抑金銀珠寶的話?

沒人答話。

答案已不言自明,隻有齊衍不知道。

蘇巧抱著手上仍灰頭土臉更在瑟瑟發抖的小狗回到秦湘居住的兌澤院,他先拿了盆溫水替它仔細洗幹淨,再飽飽的喂了它幾餐,幾日後它已不再怕生,更是出入都跟在他屁股後頭。

看著全身毛已變得蓬鬆柔軟的小跟班,蘇巧決定要努力貫徹執行一件事,不讓自己事後再後悔。

自那之後,兌澤院便時常傳來狗吠聲與不間歇的笑聲。

又過了幾日,秦湘一起床就見昨晚還摟在懷中的人跟往常一樣早已不見,連著半個月都不能一睜眼就見到蘇巧漾著溫柔微笑向他說早安,這不滿已逐漸充盈在他胸中,讓他臉色微變。

才在想著蘇巧一定又跑去與那隻叫﹁小香﹂的臭狗廝混,就見他興奮的自外頭跑入,一把將他自**拖起。

﹁阿湘,你快來,我讓你看一樣好東西!﹂

不知道是什麽新奇玩意兒讓蘇巧變得這麽激動,秦湘隻是點點頭,順著他的意往外走;一到院子裏,他又看見那隻笨狗。

秦湘無聲與它對瞪著,腦海憶起這幾日的舊怨與新仇,他想到自從蘇巧將它抱回後就常在自己要與他纏綿時想到還未牽它去散步,更會將它抱進屋裏一同窩被子睡大覺,大剌剌搶了他的位置,總而言之、言而總之,他已因為這隻臭狗而有十日沒成功抱到蘇巧了!

蘇巧沒注意到秦湘驟變的臉色,隻是既驕傲又有成就感的在他麵前炫耀這幾日努力不懈的成果。

﹁阿湘,我叫它表演一次給你看喔!﹂他轉身正對小狗,然後下達一句命令:﹁坐下。﹂

就見那隻狗當真乖乖坐下,睜著烏溜溜的大眼專注地望著蘇巧,似在等待什麽。

蘇巧此時也蹲□,然後對它說道:﹁握手。﹂

那隻笨狗竟真的伸出一隻前腳掌搭在蘇巧手上,而顯然它會的把戲還不隻這樣。隻見蘇巧又自懷裏拿出一個肉包放在小狗身前,那隻狗開始蠢蠢欲動,卻因為蘇巧還沒開口,所以隻得忍著。

﹁吃吧!﹂蘇巧忽道。

就見那隻狗立刻汪了一聲,朝那顆肉包開始進攻,而此時蘇巧也轉身笑嘻嘻的看著秦湘。

﹁它很聰明、很厲害吧?﹂他笑得既驕傲又得意,才幾日而已,小香就學會這些動作,假以時日肯定更加了不起!

雖然覺得一隻笨狗會這些對他來說實在沒什麽好處,但見蘇巧笑得這麽開心,秦湘也隻好點點頭,可視線早已飄到擱在牆角那個被拿來盛菜盛飯給狗吃的破陶碗上。

自回嘯鳴山莊後,他就百尋不著他倆的定情之物,原來啊原來……

蘇巧聽他認同了,更是喜孜孜的摟住秦湘,﹁那我呢?﹂他咧開一抹令秦湘心蕩神馳的粲笑,等著他的褒獎。

秦湘不答,隻是盯著蘇巧彎高的薄嫩紅唇,俯下頭就吻住。

﹁嗯嗯!﹂怎麽又這樣,不先問他的意見就吻他啦!

忽略蘇巧細小的抗議之聲,才剛起床的生理需求令秦湘吻得更加熾烈,他一邊探入舌頭汲取蘇巧芳馥的蜜津,一麵用力將他一把托起,令蘇巧隻得順勢抓緊秦湘的肩頭,將雙腳環在他的腰上。

微微拉開一點隙縫,蘇巧隻是紅著臉喘著氣,語帶不滿的道:﹁你要先問我的意思啦!﹂小香都會聽他的話,怎麽秦湘就是教不會?

蘇巧的抱怨在秦湘耳中聽來更像嗔怨,他隻覺□在下腹間更加流竄**,一旋身,他抱著蘇巧就往內室走,還一麵啃咬著蘇巧滑膩的頸項,惹得怕癢的他連連尖叫。

兩人雙雙倒在柔軟的床鋪上,秦湘不讓蘇巧有開口拒絕的機會就先來個熱吻,在身下人兒被吻到手腳無力時開始對他上下其手,一件件脫去阻隔在兩人之間的障礙。

他已有好幾日隻能吻蘇巧而不能擁有他,今日他絕對要做到底!

抱著這樣堅定的決心,秦湘一邊愛撫著蘇巧全身,一邊低頭攫住他已因**而挺立的紅蕊。

﹁啊!﹂蘇巧低呼一聲,身子輕輕地顫抖起來,﹁阿湘,現在是白天……﹂

秦湘才不管現在是白天、中午還是傍晚,大掌早已來到蘇巧身下,有技巧地撫弄著,惹來蘇巧一陣又一陣的嬌吟。

﹁嗯……﹂蘇巧仰起頭星眸半掩,□早已因為秦湘**的撫觸而爬上臉龐。

他無法拒絕秦湘的求歡,每當他像現在一樣,微蹙著眉似是怨懟他這幾日的冷落,就隻能放棄先前的堅持,任他為所欲為。

秦湘漂亮的臉龐也因來勢洶洶的情潮而緊繃,他微一起身,伸出紅豔的舌頭煽情的輕舔蘇巧美豔絕倫的唇角與雙頰,這動作讓即使正身陷□漩渦的蘇巧也忍不住咯咯笑出聲,他連忙撇頭閃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