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1-2 醫院呈威

字體:16+-

劉子光急衝衝趕回醫院,跑到急診室門口卻忽然停了下來,透過門上的玻璃能看見躺在病**的父親,胳膊上打著夾板,頭上纏滿繃帶,臉『色』蒼白,憔悴不堪,花白的頭從繃帶間『露』了出來。

如今,他隻是一個老人,一個需要照顧的老人,卻還在用瘦弱的肩膀為這個家撐起一片天,遮風擋雨。

這人好奇怪,穿一套早已過時的灰『色』滌綸西裝,土得掉渣渣,偏偏還留了個垂到肩膀的長頭,在急診室門口低頭傻呆呆地站著就是不進,不對,他好像哭了,眼角似乎有晶亮的東西在閃爍,善良的小護士趕忙掩住了嘴。

那人猛的一抬頭,臉上哪裏還有哭過的痕跡,一張冷峻的麵孔,堅毅挺直的鼻梁,狂野不羈的眼神,緊閉的嘴唇,都散出一股強大的男人氣息,讓小護士沒來由的一陣心跳。

急診科是醫院的窗口單位,護士全都是精挑細選的那種個頭高形象好技術精良的優秀人員,這個小護士也不例外,欣長的身段亭亭玉立,追求她的人能編一個班,各式各樣的美男帥哥見得多了,老實說眼前這個家夥算不上多帥,但是就讓人看了麵熱心跳,也不知道到底為什麽。

劉子光微微側身,很紳士的將門推開,請小護士先進去,然後才跟了進去。

父親已經聽母親說過劉子光回來的事情,但是看到分別八年的兒子,還是忍不住老淚縱橫,握著劉子光的手說不出話來。

父親是個堅強的人,除了『奶』『奶』去世的時候見他掉過淚,這還是頭一回,握著病**父親的手,劉子光鼻子一酸,沙啞著聲音說:“爸爸,我回來了。”

母親也忍不住擦了擦眼角,但還是說道:“都別哭了,剛才大夫看過x光片了,說不嚴重,你爸爸公司領導也來過了,給了二百塊錢慰問金,費用咱先墊付,等出院的時候開了票一起報銷。” 說著拿出一大卷衛生紙來,揪下兩截給父子二人擦淚。

護士在一旁幫父親換著點滴瓶子,也跟著勸:“老爺子腰部壓縮『性』骨折,臂部線『性』骨折,就是骨頭裂了個縫,並不是開放『性』、粉碎『性』的骨折,已經打上夾板了,沒多大事兒,你們放心好了。”

劉子光向小護士點頭致意:“謝謝。”

護士心頭又是沒來由的一陣狂跳,生怕被別人現一般拿起不鏽鋼托盤倉皇而走。

忽然一聲刺耳的急刹車聲音傳來,一輛寶藍『色』馬自達六型五門掀背轎跑車停在急診室門口的停車場上,四門同時打開,從裏麵跳出來四個年輕人,一『色』的板寸頭,戴著墨鏡,穿著緊身v領的短衫,脖子上金光閃爍的大粗鏈子,腳下是阿迪達斯的運動鞋,手裏還夾著小包,胳膊上刺龍畫虎,一看就不是善類。

急診室的門哐當一聲被踹開,,為一個穿紫『色』t恤的年輕人囂張的喊道:“至誠花園送來的保安呢?”

“你們『亂』喊什麽,出去!”剛走到門口的小護士倒不怕他們,聲『色』俱厲的喝道。

“沒你的事,滾一邊去!”紫t恤嚼著口香糖,目光在急診室大廳內掃視著,早上急診的病人不多,很快他的目光便定格在劉子光一家人身上。

“強哥,你姐夫說的不就是那個穿西裝的小子麽。”另一個年輕人指著身穿灰『色』滌綸雙排扣西裝的劉子光說道。

紫t恤摘下墨鏡,呸的一口將口香糖吐在地上:“媽13的,不就是一民工麽,給我打!”

護士見狀不妙,趕緊『摸』出手機撥打了。

二老明白怎麽回事了,剛才肯定是兒子報仇去了,現在人家又打上門來,看這打扮就是道上混的,這可怎麽得了,母親猛推劉子光,聲音都變調了:“小光,快跑。”

劉子光不慌不忙站起來,安慰二老說:“沒事的,馬上就好。”說著迎著四個流氓走過來。

三個流氓呈品字形包抄過來,也不說話,抬手就打,劉子光徑直照最前麵一人小腿迎麵骨踹了一腳,一聲脆響人就趴下了,然後一記側踹將左邊一人踢飛,那人連續撞翻了兩張急診床才停下,隨即劉子光又以左腳為軸心,身子一轉,右腳掃在右邊那人臉上,又是當場放倒,一米八的大個子,連哼都哼一聲就栽倒在旁邊的小推車上,止血鉗,紗布、針劑、針筒稀裏嘩啦落了一地。

剛才小護士那一聲喊,把急診科另外幾個護士都引來了,剛好目睹了這一幕,四個護士全看傻了,隻有電影中才會出現這樣精彩絕倫的身手,全程用腿,不過十秒鍾放倒三個人,而且主角還是個長飄飄的帥哥,尤其當他旋轉側踢的時候,長隨之舞動,簡直酷斃了!

不光護士們的嘴巴張成了o型,紫t恤也傻眼了,眼睜睜的看著那民工走過來,一把掐住了自己。

“強子是吧,來來來,哥哥和你說個事。”劉子光掐著強子的後脖子往廁所走去,強子小臉煞白,啥話也不敢說了。

來到廁所裏,劉子光讓強子靠牆站好,這才問道:“你混哪裏的?”

強子道:“弟弟經常在堤北一帶玩,不知道哥哥是做哪一行的?”

劉子光劈臉就是一記耳光:“老子問你話,你就答,還敢反問,『操』!”

強子捂著臉不敢言語了,劉子光道:“是那個胖子叫你來的吧?”

強子不敢說話隻好點頭。

“行,胖子的帳回頭和他算,先說說你,你***帶了三個人過來算幹什麽的,還刺龍畫虎的你當你是洪興浩南啊,你說說你這要把老年人嚇出病來怎麽辦?這事大了,你得給我個說法。”

強子囁嚅道:“哥哥,我錯了還不行麽?”

“不行,利索點,拿一百萬塊錢出來,這事就先饒了你。”劉子光說著,一把將強子身邊的自來水管掰彎了,這可不是pvc的管子,而是老式的鍍鋅鋼管,強子嚇得不輕,暗道獅子大開口也不興這麽狠的啊,不過嘴上還不敢說,囁嚅道:“我沒帶那麽多。”說著拉開帶著鱷魚標記的真皮手包,拿出一疊錢來,估『摸』著有六七千塊。

劉子光把錢一把抓過來,順手把馬六的車鑰匙也給『摸』出來了:“車先扣下,什麽時候交錢什麽時候還車,滾吧。”

強子都快哭出來了:“哥哥,這車不是我的啊。”

“還廢話,拿錢贖車,快滾!”

強子連滾帶爬竄出廁所,迎麵看見一男一女兩個製服警察走過來,黑『色』皮質武裝帶上掛著全套警械,女警察抬起帶著白手套的右手指著強子:“站住,說你呢,站好。”

強子趕緊站住,中年男警察掃視一周,問道:“誰報的案?”

護士道:“我報的案,剛才有人打架……”

“誰打架?”

“這位護士妹妹看錯了,沒人打架,他們是來送醫『藥』費的。”劉子光晃晃悠悠的出現了,滌綸雙排扣西裝搭在肩頭,『露』出裏麵的班尼路t桖,腰間很隨意的綁了條帶子,一頭長飄飄,神態自若,好不瀟灑,另外三個護士此刻已經徹底淪為劉子光的粉絲,聚在一起呢喃道:“好帥啊。”

“你是誰?身份證拿出來。”同為女『性』,那位陪同老警察出任務的女警卻絲毫不為之所動,冷著一張俏臉對劉子光喝問道。

“王警官,他是我兒子劉子光,出外打工剛回來。”劉子光的老爸在病**說道。

王警官是那個年齡偏大的男警察,是這一帶的管片民警,和老劉認識,恍然大悟道:“哦,原來是你那個走了八年的兒子啊,怪不得有些印象,所裏檔案上有照片。”

“剛才是不是你們打架?”女警察繼續問道。

“沒有沒有,我們都沒打架。”強子隨口敷衍道,這個女警察肩章上是兩個拐,一看就是實習的學員,要不是老警察在,強子根本不屑搭理她呢。

“那這三個人怎麽回事?”

“自己撞的。”

“胡扯!你自己撞一個我看看。”

“小胡,算了,既然沒事,咱們就回去吧。”還是老警察經驗豐富,見到這場景就明白了。

“可是……”小女警還不甘心。

“走了。”老警察一使眼『色』,帶著女警離開了,強子等人也互相攙扶著離開了,他們不敢在這裏就醫,隻好到另外一家醫院去急診。

“爸媽,沒事了,那人是來送錢的,你們看,拿來七千塊錢。”劉子光把錢數給二老看了一遍,又招手讓護士過來。

“這是五千塊錢,麻煩你存到櫃上去,這是一千塊,是我謝你的。”劉子光道。

護士的臉騰一下就紅了,心想這人真怪,哪有把護士當傭工使喚的,還打賞,他以為自己是誰啊,要是換了別人,小護士早就飆了,可是在他麵前,小護士隻能紅著臉小聲說:“我幫你存就是,不過這一千塊錢我不能要。”

醫院停車場上,王警官正在教育小胡:“剛才的情況你還不懂麽,這夥人有糾紛,但是已經自己解決了,作為的出警人員,是要製止犯罪行為,而不是給自己增添無所謂的工作負擔,所以這案子咱們不需要接。”

“可是……”

“我知道,那個叫劉子光的很可疑,八年前因為一樁治安案件而逃離,雖然現在已經過了追訴期,而且當事人也不再追究,但是據我三十年的經驗看,這個人在消失的八年時間裏,一定做過不少大案子,那種眼神,那種神態,隻有八十年代一些江洋大盜臉上才能看到,這人……不簡單啊。”

“那趕緊把他抓起來吧。”小胡道。

“不慌,剛才我已經用手機把他拍下來了,回頭到所裏上內部網查詢一下,看看通緝犯名單裏有沒有這個人,說不定能牽出一件大案子呢,到時候你就立功了。”

“王叔叔,還是你厲害。”

“嗬嗬,你們刑警學院的科班生,未必有我們這些老家夥管用啊。”

笑聲中,塗著樣的桑塔納警車離開了醫院。

醫院外牆,強子正抱著手機打電話:“喂喂,偉哥,我小強,車讓人家扣了,不是交警,是個……我也說不清楚,偉哥你趕緊帶人來吧。”

放下電話,強子長出一口氣,忽然臉前出現了一張熟悉的麵孔,那個民工不知道啥時候來了,正笑咪咪的看著自己。

“電話打完了?手機不錯,借我玩幾天。”劉子光不由分說將強子的諾基亞n85奪了過來,又道:“剛才你讓那個什麽偉哥過來,怎麽不說帶錢的事情啊。”

“我……”強子張口結舌,劉子光麵『色』一變,“還敢喊人!我叫你喊人!”一拳掏在強子胃部,把他的隔夜飯都打出來了,強子疼得跪倒在地,鼻涕眼淚都出來了。劉子光又猛踹了他幾腳,這才下西裝,沒事人一樣走了。

老爸的骨折不是很嚴重,已經從急診轉往病房了,這一切都不用煩勞劉子光,一幫急診的小護士就給辦妥了,看到劉子光回來,她們一擁而上,唧唧喳喳的問道:“帥哥,你手機號多少,qq多少?”

劉子光笑笑,『摸』出強子的n85道:“新買的手機,還沒上號呢。”

正說著,手機響了,劉子光按了接聽鍵,話筒那邊傳來聲音:“強子,我們馬上到,兩輛金杯,二十個人,全帶著家夥,哪裏下?”

“停車場下。”劉子光說完就掛斷了電話,又撥了三個數。

“麽,市第一醫院有人打架,開兩輛金杯車,二十個人都帶著凶器,趕緊來。”說完掛斷,關機。

護士們的嘴都張成o型,半天那個急診小護士才道:“他們是來堵你的麽?”

“嗬嗬,是來給我送錢的。”劉子光道。

話音剛落,兩輛金杯就風馳電掣駛進了醫院,一個急刹車停住,推拉門打開,從裏麵跳出二十條漢子來,全都赤-『裸』著上身,穿著牛仔褲和運動鞋,手裏鐵棍、鏈條、西瓜刀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