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1-18 獄中龍

字體:16+-

犯人們突然間醒悟了,這貨純粹是扮豬吃老虎,哪裏是什麽第一次進號子的的初哥,不但會惡人先告狀,還會調虎離山,分明就是老油條了。

四喜是這個暴力犯監房的牢頭,深得幹部的照顧,別的犯人對他言聽計從,別看這個新來的看起來挺猛,但是這號人牢裏並不少見,光憑著兩膀子蠻力和整個監房叫板的人,往往下場極其淒慘,上回有個甘肅漢子,仗著會兩下拳腳功夫,不服四喜的管,還不是半夜睡著了被磨尖的牙刷柄刺破了脾髒,差點死了。

還有一條,這個新來的不是在本市混的,而是屬於過江龍,和本地黑道沒有瓜葛,打死了也沒人給他出頭。

基於以上幾條原因,犯人們決定大開殺戒,紛紛將鋪下牆洞裏暗藏的利器拿了出來,磨尖的牙刷柄,筷子,鐵片等土造武器掂在手上,殺氣騰騰的向劉子光『逼』近。

劉子光微微一笑,今天在分局挨了一頓胖揍,心裏正有邪火不出去呢,這幫不知死的鬼,今天要不把他們的屎打出來,就不姓劉了!

守所今夜很不平靜,暴力犯那個艙裏鬼哭狼嚎,聲震四野,附近幾個艙的犯人不知道咋回事,隻是跟著幸災樂禍,這幫牲口,不管誰倒黴他們都開心。

聲音穿透好幾層圍牆,傳到幹部耳朵裏,幾個正在打牌的警察連眼皮都不眨一下,繼續玩。

“小勇,四喜那小子下?”過了老半天,慘叫還在繼續,一個警察終於忍不住了。

“沒事,這事是江岸分局楊子交代的,有事兜得住。”

被稱作小勇的警察滿不在乎的說,一聽是楊子交辦的事情,幾個警察也不說話了。

……

第二天出『操』的時候,暴力犯這個監房竟然沒有一個人出來,負責這個管區的小勇開門一看,整個號子的人都靠牆倒立著,即便都是些膀大腰圓的暴力犯,有些人的胳膊還是不住的打晃,看樣子這個姿勢已經堅持了很久。

隻有昨夜進來的新犯人劉子光一個人躺在鋪上呼呼大睡,還是最靠近門的上鋪。

“怎麽回事?四喜呢?”警察咆哮道。

“報告幹部,昨晚上躲貓貓,撞牆上了,死過去了。”劉子光爬起來嘿嘿一笑,指著糞槽子邊上一個蜷縮著的粗短身子道。

“你們又是幹什麽呢?”警察指著牆邊拿大頂的一溜犯人喝問。

“報告,我們在鍛煉身體。”犯人們戰戰兢兢的答道,他們的臉一律變成了熊貓臉,配上倒立的姿勢,整個一群功夫熊貓。

警察全明白了,怪不得楊子交代他辦這件事。

這貨,紮手啊。

……

劉子光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生了,昨天他不是夜班,按說該回家睡覺的,可是徹夜未歸,電話又不通,父母擔心他出事,於是找到了公司,白隊長很惡意的告訴劉子光的父母,劉子光因為涉嫌殺人被警察逮走了。

晴天霹靂,好不容易把失蹤八年的兒子盼回來,一家人團團圓圓,兒子最近又升了領班,眼瞅著日子越過越有奔頭,突然出了這檔子事,本來血壓就高的老爸氣急攻心,因為高血壓住院了,老媽愁得欲哭無淚,老伴住院需要照顧,兒子進了監獄也要送洗漱用品被窩鋪蓋啥的,她一個下崗工人,哪裏懂得這些門道。

幸虧貝小帥以前進去過,粗通裏麵的道道,陪著老媽帶著被褥換洗衣服乘坐公車來到了桃林看守所。

……

守所會客室。

到兒子臉上帶著傷,老媽的眼淚一下子湧了出來,哽咽著說:“小光啊,他們打你了麽?有啥事給『政府』好好說,他們不會冤枉你的。”

貝小帥一臉的憤然:“光哥,誰敢動你,等出來我弄死他!”

劉子光先安慰老媽:“沒事的,過幾天我就能出去了,你放心好了。”

又對貝小帥道:“號子裏有個叫四喜的,聽說過麽?”

貝小帥倒吸一口涼氣:“聽說過,專門幫人看場子的,號稱道上下手最黑的,前段時間因為殺人折進去了,聽說到現在還沒判,怎麽?”

劉子光鄙夷的一撇嘴:“丫被我廢了,能等到挨槍子都算他的造化。”

忽然想起來老爸怎麽沒來,趕緊問老媽:“爸爸呢?”

“你爸,唉。“老媽擦擦眼角:”一聽說你被抓,著急上火,血壓二百,住院了。“

劉子光放在桌子下麵的手漸漸握緊了,***楊峰,李子,三哥,以及幕後所有的人,等老子出來,一個一個讓你們好看!

會麵很快結束,臨走的時候,貝小帥悄悄塞給劉子光一個東西,劉子光不動聲『色』,藏在手心裏,回號子去了。

等他們走了,警察才過來收拾,,赫然現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驚訝的聲音在會客室裏回響:

“誰把椅子腿弄彎了!”

空心鋼管的椅子腿居然變成了u形。

……

午飯時間,暴力犯艙,劉子光一個人正在狼吞虎咽,十幾個飯盆放在他臉前,隨便他吃,犯人們戰戰兢兢,全部蹲在牆角,吞著口水看新牢頭用膳。

吃飽喝足了,才有兩個犯人湊上來,幫劉子光點煙,遞上漱口水,給他推拿敲背,伺候的舒服了,老大可能開恩賞他們一口飯吃,要是一個不滿意,全艙犯人都要挨揍。

不過這兩天老大的情緒已經好多了,不像剛進來第二天的時候,像是吃了火『藥』一樣,見誰揍誰,全號子的人都被他打遍了,出『操』的時候,有個別監舍的大塊頭,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幹部的授意,過來挑釁老大,結果兩拳頭下去,大塊頭的牙掉了一地,下半輩子隻能喝稀粥了。

如今劉子光身上穿的是阿迪達斯的正品運動服,身子墊的是蠶絲被,抽的是軟盒的中華,這些都是犯人們孝敬的,吃飯他先吃,睡覺他先睡,除了不能出去,號子裏的生活比外麵還要爽一些。

那天貝小帥塞給他的是一個纏著透明膠帶的雙麵飛鷹刀片,意思是讓他自殘,保外就醫,但是劉子光沒有用,隻有他殘別人的份兒,絕對沒有自殘的道理,他要堂堂正正的出去。

老大心情很好,因為有個犯人貢獻了一部能上網的手機,讓他知道了外麵正在生的事情。

……

外麵已經鬧翻天了,就因為劉子光被捕的事情。

不知道是誰把這件事捅到了天涯論壇上,這可是全國『性』的大論壇,點擊量極其巨大,飛人義勇救人,反被警察拘捕的事情在短短三天之內,傳的沸沸揚揚,人盡皆知。

邊倒的聲討!江北市的市長熱線被打爆,市公安局的網站被黑,各個論壇熱議的都是這個話題,阿達民們刪都刪不贏,偶爾有些拿津貼的五『毛』冒頭,就迅的被口水淹沒。

畢竟,這件事鬧得有點過頭了。

輿論的力量是無窮的,以至於省委都打電話下來質問,你們江北市政法口是怎麽工作的。

所以,看守所的小勇他們也不敢妄自舉動了。

在江北市委宣傳部的統一口徑中,這個所謂的飛人其實並不是救人的主角,真正的英雄是交警李尚廷,為此公安部門還拚接了一段視頻布在,本來天衣無縫的事情,卻在最關鍵的一環上出了問題。

警察李尚廷居然私自接受了某省外媒體的采訪,將當時的情況如實相告,說救人的是那個飛人而非自己,並且在當時的情況下,人販子已經喪心病狂,幾次欲置人於死地,甚至連他的警察摩托都要撞,作為生命受到威脅的飛人,做出一些舉動也是『逼』不得已的。

江北宣傳部的能量畢竟管不到外省,隻能眼看著這件事表在國家正規媒體報道上,但輿論歸輿論,並不能阻礙司法公正,該審的還得審,公安機關已經將材料遞交檢察院,要對劉子光提起公訴。

……

還有一個人在切實的幫助著劉子光,那就是被解救兒童的母親李紈,通過谘詢北京請來的大律師,李紈得知這件案子想打贏其實並不像想象的那麽簡單,那麽容易,人情是人情,法律是法律,隻要檢方下決心要辦成鐵案,找再好的律師也是白搭。

想要脫困,唯有一招,北京來的大律師掏出金筆寫了一張小紙條,推到李紈麵前。

李紈看了,長歎一口氣,想了又想,終於還是拿起手機,走到窗前,望著滾滾淮江,鎮定一下情緒,撥通了那個她一直不願意撥通的號碼。

“趙秘書麽,我是李紈,方便的話,我想請你吃個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