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1-19 女朋友

字體:16+-

社區小診所,簡陋的病**,劉子光的父親正半躺著,旁邊的保溫瓶裏放著老伴送來的稀飯,一旁的塑料袋裏是饅頭和鹹菜,兒子進了牢房,當爹的也吃不下飯,一直長籲短歎。

忽然診所的門被推開,一個穿著運動鞋牛仔褲白襯衫的女孩子走了進來,後腦勺上的馬尾巴一甩一甩的,洋溢著青春的氣息。

護士病急『亂』投醫,竟然真把針頭交給了馬尾巴。

馬尾巴解下綁在老爺子胳膊上的橡膠帶子,在胳膊上輕輕拍打著,不一會兒血管就若隱若現了,她迅紮上帶子,一針下去,ok了。

旁的護士都看傻了,緊盯著馬尾巴秀麗的麵龐,忽然驚呼道:“我認識你,你是咱們衛校技能大賽冠軍,方霏學姐。”

馬尾巴甜甜的笑了:“嗯,是我,你是哪一屆的?”

護士興奮地抓住她的手:“哎呀學姐,我比你低兩屆,我可崇拜你了,真沒想到能在這裏遇見你,對了,你到這裏來做什麽?”

方霏一笑:“來看人。”

而對著**的劉爸爸道:“大爺,您還認識我不?”

老爸雖然年歲大點,記憶力可不差,指著方霏道:“你不是市立醫院急診科的護士麽?”

方霏拿起塑料袋,將一掛香蕉和一袋紅富士蘋果放到床頭櫃上,嗬嗬笑道:“大爺您記『性』真好,我叫方霏。”

劉爸爸有點『摸』不著頭腦,狐疑問道:“你這是……”

方霏臉上一紅,道:“大爺,我是劉子光的朋友,聽說您病了,特地來看看,有什麽能幫得上忙的麽?”

“哎呀,謝謝你了,你看還讓你破費,真不好意思。”老爸趕緊客氣。

“老劉,這是誰啊?”外麵傳來問話,是劉媽媽來了。

“是小光的女朋友,市立醫院的護士。”老爸的聲音裏有種說不出的欣喜,擅自在方霏所說的“朋友”前麵加了個關鍵『性』的“女”字,這下『性』質就全變了。

老媽一聽這話,趕緊放下東西跑過來,她記『性』也不錯,一眼就認出方霏了:“這不是急診科的小方麽?”

方霏落落大方的站起來:“阿姨好。”

“好好好,快坐下,死老頭子,也不知道給人家倒茶。”老媽一邊埋怨著老爸,一邊拿起熱水瓶要給方霏倒水,可是桌上隻有一個老爸喝水用的罐頭瓶,難道讓人家閨女用這個?

幸虧方霏及時解圍,她從雙肩背包裏拿出一瓶哇哈哈礦泉水道:“阿姨別忙了,我自己帶水了。”

老媽這才放下水瓶,又看到桌上的饅頭鹹菜,趕緊一把掃到抽屜裏去,拿起蘋果道:“小方,吃蘋果。”

“嗯,謝謝阿姨。”方霏接過蘋果,從包裏掏出一把小巧的手術刀,敏捷的削起蘋果來,動作敏捷,蘋果皮連成一條線,粗細均勻,中間不帶斷的。

很快削好一個蘋果,方霏卻先遞給了劉爸爸:“大爺,吃蘋果。”

“閨女,你吃吧,我牙口不好。”老爸嗬嗬笑著推辭。

老媽在後麵悄悄扭了他一下,老爸急忙改口:“噢,謝謝,謝謝。”接過了蘋果。

方霏又拿起一個蘋果削起來:“阿姨,這個蘋果是給你的。”

老媽眉開眼笑:“小方啊,和我們家小光啥時候開始的啊?”

方霏臉上又是一紅,她的皮膚很白,兩團紅暈飛上來,特別的明顯。

“嗯,其實……那個……”

見人家閨女不好意思了,這回輪到老爸在後麵猛掐老媽一把。

“咳咳,吃蘋果。”老媽招呼道。

三個蘋果,一人一個,都默默地吃著不說話,各有心事。

“小方,我們家小光的事情你知道了麽?其實……他真的是個善良的孩子,絕對不會幹那種傷天害理的事情的。”老媽終於吞吞吐吐說了出來。

她很高興,因為兒子找了一個這麽漂亮文靜又懂禮貌的女朋友,而且還是市立醫院的正式工。

她很擔心,因為兒子被抓,案件很複雜,不知道要判多少年,這樣一來,女朋友鐵定吹燈。

但這也是事實,總不能讓人家女孩子癡癡地等著一個勞改犯吧,這麽好的女孩子,走到哪裏都是搶著要的,難道為了自家兒子毀了人家的幸福不成。

方霏抿抿嘴,道:“我就是為了這件事來的,現在網上輿論都傾向於劉子光這一邊,他根本就沒殺人,他是英雄!不折不扣的英雄!你們二老放心吧,要相信輿論的力量,正義的力量,五億網民的力量,用不了多久,劉子光就會出來的,”

著這話的時候,方霏還舉起粉拳在空中揮動了一下,仿佛在展示著五億網民的磅礴力量,她白皙的麵龐上,眼圈稍微有些黑,那是徹夜帖的結果……

聽到這話,老爸老媽對視一眼,老淚縱橫。

……

事實上,網民的力量隻會起到反作用,江北市委宣傳部和整個政法口都憤怒了,決心要把這個案子辦成鐵案,公安機關還通過技術手段鎖定了幾個在網絡上為劉子光搖旗呐喊,言辭極為激烈的家夥,隨時準備跨省緝拿。

就在檢察機關即將提起公訴的時候,一個來自市委秘書處的電話下來,所有的一切都風平浪靜了。

鑒於證據不足,檢察機關不對劉子光提起公訴,公安部門也沒有異議,嫌疑人劉子光可以立刻釋放了。

……

桃林看守所,暴力犯艙,所有人都幸福的好像娶媳『婦』一般,還是娶的姊妹花那種,因為大煞神,大獄霸劉子光終於要走了。

劉子光身穿一身正品阿迪達斯運動服,腳踏耐克鞋,嘴裏叼著軟盒中華煙,拎著自己的行李卷走出了桃林看守所的大門。

來以為會有大隊小弟來接,就像八十年代港片裏演的那樣,沒有勞斯萊斯奔馳寶馬的派頭,起碼手底下那三輛車總是要來的吧。

可是看守所大門口,空曠寂寥,別說汽車了,連條野狗都沒有。

倍感失落的劉子光將鋪蓋卷扛到肩頭,暗罵一聲:“這幾十公裏難道要老子一步步走回去?”

正在鬱悶,忽然一陣汽車喇叭響,一輛黑『色』的五代本田雅閣風馳電掣一般開過來,飛馳到劉子光跟前居然來了個漂移甩尾,動作幹淨漂亮,毫不拖泥帶水。

車門打開,汽車修理廠的洗車小工馬跳了出來:“老大,我來接你。”

“怎麽就你一個人,其他人呢?”劉子光驚訝道。

“說來話長,老大你上山這段時間,生了不少事兒。”

劉子光將鋪蓋卷丟進後座,坐進了副駕駛的位子:“開車,邊走邊說。”

馬開車的技術很好,好到連劉子光這種人都要用手緊緊抓住窗戶上的扶手,劉子光隻是將馬六當成保時捷來開,可是馬這小子是把本田雅閣當成f1來開!

還是輛九七年的五代雅閣,老掉牙的破爛貨!

“地地道道被人砸了,八個兄弟住院,其中小貝哥傷的最重,現在還沒度過危險期;保安大哥們被辭退了好幾個,有的回鄉下去了,有的另外找工作;聽說你出事之後,孫偉帶人過來,把馬六開走了,張彪那邊沒動靜,聽說跑路了。”

馬一邊開車,一邊將最近生的事情簡短介紹了一下,聽的劉子光麵『色』陰沉,將手中的香煙都捏成了碎屑。

“砸我的場子,誰幹的?”

“不清楚,當時我不在場,等小貝哥醒過來可能知道點。”馬不斷地換擋,踩踏,拉手刹,這輛老爺車如同飛一般在馬路上疾馳,見誰滅誰,別管是寶馬大奔,一律全滅。

開的如此之快,或許馬的心頭也有一團怒火吧。

“馬勒格壁的,千頭萬緒啊。”劉子光不禁感慨了一句,剛一放出來,需要砍的人實在太多了,他不得不好好拉個單子出來,從長計議。

……

事情已經生,急也沒用,還是先回家看看二老再說,馬在巷口頭把劉子光放下,開車回去了。

背著鋪蓋卷往家的方向走,遠遠地就看見父母站在大院門口翹以待,花白的頭在風中飄舞,劉子光鼻子一酸,趕緊拔腿跑過去:“爸,媽,我回來了!”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二老圍著劉子光上下打量,監獄可不是好玩的地方,吃不好睡不好還要被人打,可是看來看去,兒子倒像是比以前還胖了些。

二老當然不知道劉子光在看守所裏作威作福的光輝事跡,還以為如今風氣變好了呢,老媽說:“老頭子你還不信,我說要相信『政府』吧,這回小光平反昭雪,咱們可得好好感謝『政府』。”

劉子光哼道:“是啊,把我弄進去免費吃住十幾天,可是要好好感謝。”

老爸一皺眉:“『婦』道人家懂什麽,回家吃飯!”

回到家裏,飯桌子上已經擺了四個菜,還有一瓶酒,劉子光還注意到八仙桌上堆了很多營養品和禮物。

“小光啊,這些都是你女朋友送來的,你看看,人參鹿茸燕窩蟲草,還有極品的龍井茶葉,破費大了。”老媽拿起這些禮物給劉子光介紹道。

“女朋友?哪個女朋友?”劉子光一腦袋的問號。

“怎麽?你不知道,就是市立醫院急診科的護士小方啊,方霏,你被關的時候,我還要掃大街,照顧你爸爸的活兒方霏全包了,這孩子真乖,天天過來送飯,又是雞湯麵又是魚丸粥,人又溫柔大方,我告訴你小光,你要是敢對不起人家,你媽媽我就不認你這個兒子了。”

老媽一席話,劉子光更加『摸』不著頭腦:“方霏啊,她什麽時候成了我的女朋友了?”

老媽頓時慌了神,問老爸:“老頭子,你到底聽清楚沒有,小方說沒說是咱家小光的女朋友?”

老爸陷入沉思,半天後才道:“好像說的是朋友這兩個字。”

老媽往椅子上一坐:“完了完了,這麽好的兒媳『婦』跑了。”

坐了一會,忽然又興奮起來:“不對啊,要是對咱家小光沒意思,為啥那麽熱心照顧你,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老爸點點頭:“有道理,不過也不能確定,還得問問人家孩子。”

見老爸老媽如此上心,幾乎達到神神叨叨的地步,劉子光道:“好了好了,既然你們這麽喜歡,回頭我請她吃個飯,問清楚就好了。”

父母這才放心,一家人坐著吃飯,吃了一會兒,老媽又想起來什麽一個重要問題,放下筷子問道:“小光啊,你知道方霏那姑娘她家裏人是做什麽的麽?”

劉子光略一沉『吟』:“好像她爸爸是市立醫院的院長吧。”

“完了,鐵定成不了。”老媽把飯碗一推,沒胃口吃飯了:“咱家條件這麽差,你爸和我都下崗,看大門掃大街,你的工作也不好,人家哪能看得起啊,唉,這是命啊,多好的閨女……”說著,老媽的眼圈竟然紅了。

老爸不說話,隻是低頭猛喝酒。

劉子光歎口氣,放下碗說道:“媽,放心,隻要您相中了,就是天王老子的女兒,我也一樣娶回家!”

關題,請親們諒解,現在魯院培訓,每天七點起床,一直到晚上十點討論結束,身體疲憊的快要虛脫,實在無力為繼,但肯定不會斷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