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1-39 迷案

字體:16+-

白隊長一溜小跑,氣喘籲籲地跑到高總辦公室門口,心急之下連門也不敲了,直接推門闖了進去。

高總的大班台上鋪了一張宣紙,他手裏正提了狼豪準備揮毫潑墨練習書法呢,這也是被劉子光鬧的,整天心煩意『亂』,不得已隻好學書法來平靜心緒。

白隊長的闖入讓高總有些不愉快,他微微皺眉道:“小白,什麽事?”

“高總,好消息,劉子光又進去了!”白隊長激動的連聲音都顫了。

“什麽!”高總把狼毫一丟,兩眼放光。

“剛才派出所老王說的,牽扯到一樁大案子哩,現在市局都來調他檔案了。”

此時的高總神清氣爽,昂頭挺**,哪還有半點不愉快的神情,他將兩隻手搭在白隊長的肩膀上,用力的搖晃著,激動的說道:“天網恢恢啊,天網恢恢啊!”

白隊長眼中也泛起了淚花,用力的點著頭,一切盡在不言中。

房門被敲響,兩人一起回頭,正看見派出所老王站在門口,身後還跟著一個穿警服的男子,大概就是市局的人了。

“是這樣的高經理,警方需要了解一下貴公司員工劉子光的平常表現,社會關係等情況,還請你們配合一下。”老王很客氣的說道。

高總快步上前,熱情洋溢的握住老王的手搖晃著,親切的說:“沒問題,警民一家親嘛,咱們可是共建單位,那什麽,小白,趕緊開電腦,調資料。”

這邊高總陪著**同誌在沙話,那邊白隊長打開電腦敲鍵盤,把劉子光的劣跡全都記錄下來,什麽打架鬥毆,拉幫結派,恐嚇領導,以權謀私,在高總的口中,劉子光簡直就是十惡不赦的人渣,但讓老王納悶的是,就是這樣一個人渣,居然在短短半個月時間內,就從臨時工**質的保安員一躍成為有三金保障的保安部長,說起來也算是公司基層領導了。

高總這邊倒著苦水,那邊白隊長敲著鍵盤,足足打了兩張a4紙才把劉子光的罪惡記錄完,用激光打印機打出來之後,高總瀏覽了一遍,從抽屜裏拿出公章蓋了,交給老王同誌。

“王警官,這回劉子光犯的是什麽案子?”高總似乎是不經意的問起。

“哦,銀行劫案,動了槍,死了四個人。”老王淡淡地說道,看了看物業公司提供的資料,折起來放進了皮包裏,起身告辭。

高總和白隊長對視一眼,兩人眼中盡是欣喜,這回劉子光可跑不掉了,非挨槍子不可。

高總親自將兩位警察送出辦公室,走廊裏,幾個保安沉默的站著,顯然是已經聽到了剛才的對話,白隊長抖擻精神,威嚴地低喝一聲:“幹什麽!都給我上班去!”

……

果不其然,老大因為涉及銀行劫案被捕了,確認了消息之後的貝小帥急得抓耳撓腮,無計可施,偏巧手機響了,拿起一看,正是劉子光家裏的號碼。

“小帥啊,你光哥呢,怎麽手機也關了?”這是劉媽**聲音。

無奈之下,貝小帥隻好扯謊:“阿姨,光哥有點事要出差,可能,回頭我聯係他,讓他給您回電話吧。”

掛了電話,貝小帥的臉比苦瓜還苦:“沒轍,劉大爺高血壓,要是知道**非出事不可,先哄著老人家吧。”

……

至誠集團位於本市中心地帶的富豪廣場寫字樓,占兩層,裝修簡潔明快,但卻透著一股知**『色』彩,兩名便衣警察在前台小姐的引領下,穿過龐大的辦公區,來到李董的辦公室前。

李董的秘書是個二十來歲的苗條女孩子,兩隻眼睛透著精明幹練,她已經接到警方上門錄口供的通知,此時正等在辦公室門口,見警官來了,便輕輕扣響了房門,推門請兩位警察進去。

李董的辦公室很寬敞,足有上百平米,一圈弧形的落地長窗外,是江北市中心地帶繁華熱鬧的街景,高樓大廈林立,城市風光盡收眼底。

腳下是厚實的淺灰『色』地毯,牆上掛著歐式風格的油畫,李董正坐在寬大的弧形辦公桌後麵打電話,看見人進來,隻是微微點頭,示意秘書小姐安排客人坐下。

兩位警察也是第一次見到這位傳說中的商界女強人,她比想象中還要顯得年輕和美麗,皮膚很好,氣質很好,烏黑的秀在腦後隨意挽了一個簪,秀氣的鼻梁上架著金絲眼鏡,更顯得知**十足。

聽她的口氣,好像在和電視台的朋友通電話,三言兩語之後,電話打完了,李董展顏一笑:“不好意思,久等了,兩位警官來點什麽,咖啡還是紅茶?”

兩位警官趕緊客氣道:“不用麻煩了,我們過來主要是想了解一下情況,您的汽車怎麽會出現在銀行門口。”

李紈笑笑:“這件事情說來話長,我已經委托電視台的朋友做個專題了,名字就叫‘平民英雄’,相信不久就可以在電視上看到,既然你們已經來了,我就提前透『露』一下情況吧。”

警察拿出記錄紙,擰開了鋼筆,同時也打開了mp3錄音器。

“事情還要從二十天前說起,那天我在送兒子去幼兒園的路上……”

……

和平飯店是一座五層的建築,包含了餐飲、住宿、洗浴、桑拿按摩等服務項目,生意一直紅紅火火,沒人敢惹,這是因為飯店老板的身份比較特殊,這位爺在江北黑道上聲名顯赫,人稱疤爺。

此時疤子正和分局謝局長麵對麵的坐著,以往老謝來和平飯店,不是掃場子就是逮人,但這次卻有所不同。

“我和老三雖然有點梁子,但也談不上深仇大恨,這***居然綁架我老婆孩子!得虧他是死了,不死我也要弄死他!”疤子餘怒未消,臉上那道傷疤因為憤怒呈現出赤紅『色』,顯得格外猙獰。

“那老三在事之前和你說過什麽嗎?”謝局長追問道。

疤子撓了撓頭,想了想道:“對了,事之前老三約我喝茶,說了幾句莫名其妙的話,到現在我都沒弄清楚他什麽意思。”

謝局長打開了筆記本:“他說了什麽?”

……

市立醫院住院部十八層vip病區,宋副局長正在給胡蓉做筆錄,躺在病**的胡蓉努力回想著當時的情景,用緩慢的語說了出來:

胡蓉走進銀行之後,看見兩個蒙麵的劫匪和一個中年人站在一起,其餘人質或者麵朝外站著,或者蹲在地上,都在劫匪的槍口威脅之下。

很快,劫匪就喝令自己停下腳步,轉身向著側麵,然後上前拽出了防彈背心上的攝像頭,並且將自己**在地,記得當時自己是仰麵朝天倒下,劫匪在狂怒的情況下推彈上膛,意欲**自己,在極端危險的情況下,自己隻好拔槍**擊,但畢竟慢了一拍,如果不是有人從後麵開槍打死劫匪的話,現在胡蓉就不是躺在醫院裏,而是冰冷的太平間了。

宋副局長緊皺眉頭,思索了一下問道:“是誰開的槍?”

“是劉子光,就是人質之一。”

“當時他的槍是從何而來?你看見沒有?”

胡蓉搖搖頭:“劫匪正好擋住我的視線,什麽都看不見,隻聽見槍聲了。”

“然後呢?”

“然後他又開槍打傷了另一名劫匪,但那個家夥沒有立刻死亡,臨死前還向我開槍,多虧他又撲上來替我擋了一槍,同時開槍打死了劫匪,如果不是這樣的話,我和妞妞生死難料。”

說到這裏,胡蓉的眼神黯淡了一下,轉開話題問道:“劉子光傷勢怎麽樣了?”

宋副局長簡單的答道:“還在搶救之中,有消息我會通知你的,現在說說李有權的事情吧。”

“李有權?”胡蓉眼『露』『迷』『惑』之『色』,不過很快就明白過來“就是那個綁架小孩,又和綁匪勾結在一起的家夥吧,當時他手裏提著一把霰彈槍瞄準我們,我就朝他開槍了……”

到底是第一次殺人,盡管這個人是持槍歹徒,胡蓉的心裏還是不好受,臉『色』漸漸的難看起來。

宋副局長趕緊寬慰她:“沒什麽,這個人是害群之馬,他的事情我們一定會查個水落石出的,現在問題的關鍵是,那把槍是李有權的佩槍,為什麽跑到劉子光的手裏去了。”

胡蓉搖搖頭:“我也不知道,確實沒有看見。”

宋副局長合上了記錄本:“就這樣吧,小胡你好好休息,早日返回工作崗位。”

……

市局技術偵察科,技術人員正在反複放著一段錄像,正是胡蓉走進銀行的那幾秒鍾片段。

視頻裏,兩個劫匪互成犄角站立,手裏都拿著槍,李有權和矮個劫匪站在同一條平行線上,嘴裏叼著煙,臉上的表情比較奇怪,另一名嫌疑人劉子光蹲在李有權的側後方,老老實實,表情木訥。

畫麵沒有停頓,劫匪立刻走上來揪住胡蓉,拽出了隱藏的攝像頭,畫麵在此時變成了雪花。

“倒回去。”宋副局長命令道。

畫麵倒回五秒鍾前,再次播放起來。

“慢鏡頭,放大。”宋副局長雙目炯炯,盯著屏幕,手中的煙蒂都快燒盡了。

畫麵中,老三的嘴唇似乎動了幾下,眼神也明顯的閃爍了一下,隨後劫匪便開始了行動。

“就是這個,定格!”宋副局長一聲大喝。

“請專家來讀唇語,看他說了什麽。”

忽然房門推開,一名警察走進來,對宋副局長道:“宋局,劉子光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