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2-3 兒媳婦上門

字體:16+-

劉子光順著漆黑的江岸往前走風吹過慢坡的蒿草如同波浪起伏半遮半掩的月亮時不時『露』出頭來照的江麵上波光粼粼走了一段距離他漸漸平息了怒火身後也亮起了兩道光柱是貝小帥來了。

聽說老大有事貝小帥立刻喊了二十多個人又打電話讓物業保安部那邊派人至誠一期保安部宿舍裏隨時都有二三十個小夥子在待命聽到招呼之後拿了家夥就出來四五十口子打了出租車浩浩『蕩』『蕩』開到十六鋪碼頭卻沒什麽架可打了。

“回家有什麽事明天再說。”劉子光大手一揮鑽進了汽車對副駕位子上的貝小帥說:“有什麽關係能聯係到交通局稽查隊那邊的人?”

貝小帥想想說:“這一塊我還真不大熟回頭讓玄子想想辦法他開汽修廠的路子比我野。”

劉子光又問:“孟知秋這個人你認識不?”

“孟黑子混十六鋪碼頭的東北人犯了事南下的怎麽了是不是這小子堵咱的船?”

“沒事了我已經擺平了我想知道的是孟黑子跟誰幹?”

“好像不跟誰吧他自己手底下有一幫東北人都挺能打的在這一片混的不錯有時候也接點其他活要個帳打個人啥的。”

“行了我知道了。”劉子光點點頭先給玄子打了個電話讓他立刻安排幾輛卡車到十六鋪碼頭拉沙子給那幾個急等著要貨的工地送去然後開始閉門養神腦子裏迅轉動著盤算著明天的行動。

回到市區劉子光先給家裏打了個電話說在外麵吃飯了然後帶著兄弟們去地地道道吃羊肉串這個燒烤攤子現在基本上成為劉子光麾下人馬的集散地和大食堂了每天晚上賓朋滿座全是熟人幾乎每撥客人吃完都會生結賬的糾紛都是來捧劉哥的場的朋友特地點了一大堆的菜吃完了哪能不給錢偏偏貝小帥又是個講義氣窮大方的主兒每次都說免單搞得朋友們很不好意思。

今晚又是一場大聚會幾十個兄弟坐在一起喝酒吃肉順帶著在別的攤子上點一些熟菜手擀麵啥的連帶著他們的生意都跟著旺人都有從眾的心理越是人多的地方就越喜歡去地地道道的生意火的不得了每天人滿為患一桌難求光空啤酒瓶子都能堆成山進賬更是與日俱增。

“小貝幹得不錯沒看出來你還是個經營的好手呢來哥哥和你走一個。”劉子光舉起啤酒杯和貝小帥碰了一下。

“我就是瞎混一不小心就玩大了嘿嘿。”貝小帥撓著頭笑了舉起杯子一飲而盡然後拿袖子抹抹嘴說:“其實我還有個最大的理想。”

“什麽理想說來聽聽。”劉子光饒有興趣的問道。

“開個大網吧樓上樓下單間雅座幾百台機器賣飲料盒飯方便麵還有各種遊戲點卡絕對賺錢謔謔的!順帶著還能把附近幾個中學的學生全給收了!”

談起自己的理想貝小帥眉飛『色』舞劉子光卻一拍他的腦袋:“瞧你這點出息!要收也得收大學的學生!”

正說著呢一個穿著油膩工作服的漢子走了過來大嗓門招呼道:“喝酒也不喊我真不講究!”

貝小帥跳起來嚷道:“我擦你真不厚道半小時前就給你打電話了現在才來罰酒!”

原來是玄子來了劉子光拍拍身邊的夥計讓他騰個空出來又讓『毛』孩上了一套招呼玄子坐下後豪爽的舉起酒杯說:“我來晚了先幹一個。”

幹了一大杯啤酒玄子才說:“卡車安排好了一個朋友的車隊本來是拉煤炭的光幹白天我一個電話他就帶車過去了。”

劉子光說:“不錯這朋友挺仗義的得空喊來一起喝個酒以後沒活了讓他跟咱幹價錢好商量。”

玄子嘿嘿一笑:“沒說的都是自己弟兄對了劉哥我廠裏來輛車廣東那邊上岸的黑車香港牌子的奔馳s35o質量崗崗的!劉哥要不要弄一輛玩玩我給你進價。”

劉子光說:“那個事先放一放今天車隊出點事讓交通稽查的人給扣了你有沒有能說上話的人?”

玄子想了想說:“交警這邊我比較熟交通路政這邊還真不認識啥人不過拐彎抹角能搭上關係扣車的叫什麽名字?”

“叫謝龍是稽查分隊長。”

玄子馬上拿起電話給他交警隊的朋友打電話交警經常和路政一起聯合執法互相比較熟絡打了幾個電話之後便搞清楚了對方的底細。

“是主管城南開區這一塊的稽查分隊長手裏有點權黑著呢我剛把他的手機號碼要來了要不咱們自己先聯係一下看看他什麽意思。”玄子說。

“沒用號碼我有**一直關機。”劉子光說。

“我打一個試試。”玄子拿出手機撥了個號碼果然又是轉到秘書台。

“我知道了這鳥人八成是在哪個澡堂子泡著呢怕老婆查崗轉到秘書台去了。這樣吧劉哥你把這個事交給我辦了明天絕對給你辦好。”

“那好這個事就交給你了咱們走一個。”劉子光舉起啤酒杯和玄子碰了一下兩人一飲而盡。

……

第二天一大早玄子就去了交通稽查隊九點左右給劉子光打來電話說謝隊長不大好說話六萬罰款一個字兒都不能少塞了一個信封過去當時就改口了說可以商量一下但是渣土汙染路麵是事實按照相關法規每個車次要罰兩百塊拉十趟就是兩千塊十三輛車一天拉十趟就是兩萬六這是最低標準不能少於這個數了。

劉子光一狠心說:“交!然後晚上安排點節目一定要砸倒他以絕後患。”

到了下午下班的時候劉子光回到家後換了衣服又接到玄子的電話:“劉哥安排好了晚上在金碧輝煌吃喝洗浴一條龍這姓謝的真黑!淨挑最貴的地方劉哥你過來吧。”

劉子光說好放下電話就準備出門卻被老媽一把拉住:“幹什麽去!”

“媽我有事。”

“你忘了今晚請小方過來吃飯天大的事也不能出去。”

劉子光拍拍腦袋忙暈了把這事忘了謝隊長和方霏想比當然無足輕重他給玄子了個信息說自己不去了讓玄子好好招待謝隊長吃好玩好別怕花錢。

家裏煎炒烹炸老爸老媽一起下廚弄了十幾道菜盤子裏還有洗好的水果家裏也是打掃的幹幹淨淨一塵不染老八仙桌上鋪了整潔的台布茶杯茶壺擦得鋥亮連牆角旮旯的蜘蛛網都掃掉了。

鄰居們端著飯碗過來看熱鬧老劉家今天大掃除搞得喜氣洋洋的不知道有什麽好事。

“嗯今天兒媳『婦』正式上門。”老媽自豪的說。

老爸低頭洗菜也是眉開眼笑。

劉子光感慨異常多少年了沒見過父母這樣開心的笑容了其實兒子有多大出息賺多少錢對他們來說沒有太大的意義隻要健健康康快快樂樂平平淡淡就是福啊。

“哇塞做了這麽多的菜啊!”一聲驚呼方霏已經站在了門口她倒是沒料到劉子光家會搞得如此隆重所以隻穿了平時的白襯衫和牛仔褲雙肩背包馬尾巴依然是清純一派的打扮。

“嘖嘖老劉家的兒子今年都三十了咋找了個高中生當媳『婦』呢。”鄰居們小聲議論著。

“小方來了趕緊屋裏坐小光倒茶。”老媽趕緊招呼。

“我來幫著做菜吧。”方霏倒是一點也不客氣把背包一放下穿上圍裙就進了廚房非要搶著炒菜老媽爭不過來隻好放手站在門口一臉的笑對鄰居介紹道:“這就是我們家小光的女朋友市立醫院的護士正式工呢。”

鄰居們就都誇讚:“哎呀大姐你真是命好啊攤上這麽好的兒媳『婦』啥時候辦酒啊。”

方霏在裏麵聽見了也是一臉的喜滋滋。

菜做好了擺滿了整整一張八仙桌老爸老媽和劉子光、方霏入了座大家都有些尷尬畢竟是第一次坐在一張桌子上吃飯。

“小方你吃吃菜。”老媽客氣的說。

“嗯”方霏不動筷子看了看劉子光。

劉子光舉起酒杯:“今天方霏上門做客咱們共同舉杯吧預祝生活更加美好。”

大家共同舉起了杯子碰到了一起。

……

飯後收拾了碗筷擦了桌子一家人坐在八仙桌旁老媽從櫃子最深處拿出一個人造革的包從裏麵又拿出個布包打開來是一副翡翠手鐲成『色』不算很好但是溫潤柔和也不是商店裏那種凡品。

“小方啊這是我們家的傳家寶當初還是小光他『奶』『奶』傳給我的現在我把它送給你了。”老媽鄭重其事的將手鐲捧到了方霏麵前。

“哎呀我不能……”方霏剛要擺手忽然劉子光對她使了個眼『色』聰明的方霏這才反應過來嘻嘻笑著接過了翡翠手鐲:“謝謝阿姨。”

“這孩子……”老媽開心的笑了老爸在一旁也欣慰的點點頭。

“小方啊啥時候咱們雙方父母見一見吧。”老爸說道。

“嗯我爸爸最近去美國訪問了媽媽在省城工作難得回來我看情況安排吧盡快。”方霏說。

“嗯這孩子就是懂事。”老爸老媽會心的對視一眼笑了。

又坐了一會方霏起身告辭老爸老爸一起送到巷口頭然後讓劉子光送方霏回家。

上了劉子光的本田雅閣汽車行駛在霓虹閃爍的大道上往日裏活潑開朗的方霏卻忽然沉默了靜靜地望著外麵的街景劉子光一邊開車一邊轉頭道:“怎麽了?”

“沒什麽就是想這麽快就被你騙到手不大甘心啊你連那三個字都沒說過呢。”方霏說。

“哪三個字?”劉子光問。

“壞蛋你壞死了裝*!“方霏撲上來將劉子光一頓暴打當然隻是象征**的要不然車非翻了不可。

很快來到方霏家樓下劉子光下意識的問了一句:“**不在家?”

方霏的臉騰地一下紅了捏著衣角說:“要不要上來坐坐?”

“好啊。”劉子光剛要關車門上樓忽然手機響了是玄子打來的。

接了那邊傳來玄子急促的聲音:“劉哥出事了小貝把謝隊長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