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2-10 生意上了軌道

字體:16+-

“對對對聽說劉弟剛回江北還沒成家吧讓你嫂子幫你介紹一個她現在閑著沒啥事除了帶孩子就是當媒婆她大學同學裏還真有幾個不錯的呢。”疤子一臉的興奮說道。

劉子光哭笑不得剛想婉言謝絕沈芳又說了:“我有個同學品貌都是不錯的在大公司裏當高級職員我看挺適合你的。”

疤子接口說:“就是那個剛失戀的衛子芊麽?”話一出口就知道說錯了隻好嘿嘿尷尬的笑劉子光卻是一愣沒想到衛子芊和沈芳竟然是同學沒聽說衛子芊談朋友麽難道說失戀的原因就是自己?

沈芳狠狠剜了疤子一眼說:“別聽他胡說對了小劉哥在哪裏上班啊?”

“哦我在至誠物業上班。”劉子光答道。

“那太好了我這個同學也在至誠集團不過工作地點在富豪廣場那邊這樣吧改天我約一下她找個地方一起喝茶吧。”

“嗬嗬謝謝嫂子我看就不用了吧其實我和衛助理早就認識了。”劉子光說。

“啊早就認識?你不會就是那個……”沈芳說著說著忽然捂住了嘴其實她不往下說劉子光也猜到了內容沈芳的意思是衛子芊不會就是被你拋棄的吧。

這個小娘們的想象力還真是豐富但劉子光啥也不說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釋愛怎麽想怎麽想去吧。

氣氛又有點尷尬疤子舉起舉杯說:“來來來喝一個。”

忽然包間的門開了黑豹領著幾個兄弟走進來手裏都端著酒杯說要找光哥喝酒看到這幅陣勢沈芳便對疤子說:“那你們下去吧記得少喝一點。”

疤子點頭要和劉子光一起下樓去無奈妞妞死纏著英雄叔叔不放說要把叔叔帶到幼兒園去給小朋友們看費了沈芳老大的功夫才哄好。

一樓大廳熱鬧非凡大家都已經喝高了東倒西歪一片見到劉子光下來木三水先端著酒杯過來他的一張臉已經喝得通紅但是神智依舊清醒在劉子光跟前拍了**脯說以後保證用南泰的沙子款子絕對按時結清雲雲劉子光也說木經理以後有誰找你的麻煩盡管給我打電話兩人連走了三杯酒親熱的如同多年不見的老朋友。

正說著話疤子領著幾個人過來了木三水很會察言觀『色』笑嗬嗬的說:“劉總你忙。”就回座位上去了。

“劉弟我給你介紹一下這都是咱們江北道上玩的不錯的朋友……”疤子一一向劉子光介紹著那些滿臉江湖氣的漢子也都客客氣氣的和劉子光碰杯喝酒其中有兩個人早上還在老四的陣營裏呢現在也坐在一起喝酒了這就叫做不打不相識。

眾位黑道大哥對劉子光的路數**不清楚說話也很謹慎隱約透『露』出一個意思就是這回老四倒了他的地盤到底應該歸誰。

老四在江北混的不錯夜市附近幾家洗浴中心和酒店、網吧都是他罩的著名的1912酒吧也有幹股另外勢力遍布全市各大建築工地拉沙子運土方幹些來錢的買賣手底下也養著幾十號能打的角『色』絕對算是江北道上數得著的人物。

但是這回老四是一蹶不振了前段時間他一拜的三哥出了事不知道怎麽的和銀行劫匪混在一起被警察當場爆頭死無全屍老三一倒老四的官方路子就都斷了就有了點走下坡路的意思然後又是拉沙子的生意被人搶了去四哥為了重振雄威召集道上兄弟去幹架結果威沒振住反誤了卿卿**命這都是早上剛生的事情大家都是心知肚明。

老四栽了就算不死以後也沒人鳥他了他留下的勢力空白急需填補按理說老四的地盤應該由誰接手根本不需要問劉子光的意思道上的規矩也沒那麽涇渭分明總是誰的嘴大誰吃的多些但是老四是劉子光幹趴的而且這位新近竄起的黑馬又是如此的凶悍如果不問他的意思就接手的話怕是要惹『毛』他。

劉子光得知眾人的意思後淡淡的說:“我是有正式工作的人什麽地盤不地盤的我不感興趣你們愛怎麽分就怎麽分別礙著我做生意就行。”

話說的很低調但眾人卻從中聽出另一番意思劉子光誌向遠大的很怕不是一個小小的江北市能容得下的。

……

這場酒一直喝到下午三點眾人才逐漸散去今日一戰江北黑道大洗牌以往的四哥淪為了老四從此一蹶不振尤其是他在江邊嚇得『尿』褲子的典故更是淪為笑柄反倒是劉子光的威名遠震被人稱作江北最能打的一哥誰也不敢小覷半分。

至於老四的下場究竟如何流傳著好幾個版本有說老四被貝小帥直接砍死了扔進大江裏喂了王八有說老四手腳都被砍斷從此成為廢人還有人說老四手腳俱全隻是被嚇破了膽再也不敢涉足黑道在某某街道開了個綠『色』∷小說吧、洗浴中心一方麵默許孟黑子接管碼頭。

貝小帥一躍成為管轄整條街區的大哥興奮的整夜睡不著覺多年的夢想終於成為現實啊!其實這種所謂的大哥也隻是約定俗成的規矩而已別管是碰瓷的拉黑車的、小偷小**洗皮子的過界都會打個招呼大哥也未必會去收取所在地區商鋪的保護費反而是那些機靈點的商鋪會主動上門拉關係送點東西意思意思或者邀請大哥經常去他那裏坐坐也算鎮場子的。

孟黑子因為關鍵時刻站對了隊伍被劉子光默許管理碼頭一帶這位東北大漢也是個懂得分寸的人以後南泰河沙運輸線路交給他負責就行了。

變化最大的還是那些晨光機械廠子弟中學的初中生們平時就不愛學習整日混跡在網吧遊戲廳裏現在又參加了碼頭大戰自以為真成了黑道一份子以前還隻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現在幹脆曠課不去了每天叼著煙在貝小帥的黑網吧裏玩。

貝小帥最近也挺忙的他終於開始實施他的另外一項人生理想那就是開一家大網吧樓上樓下幾百台機器的那一種整天帶著幾個小兄弟忙的沒影也不回自己的黑網吧了就交給幾個學生.

沙子生意非常火爆老四種樹劉子光乘涼一百塊錢一方的沙子價格他就沒打算降下來反正房地產是暴利就算自己降價好處也輪不到消費者頭上還不如多賺一點。

木三水又幫劉子光介紹了幾個工地每天的沙子用量都在幾百方左右運輸壓力大增劉子光雇了幾個車隊五六十輛泥頭車給各個工地運沙子閑暇時候還能拉些土方反正都是一個類型的工作順帶著就幹了。

土方生意向來是黑道人士的最愛因為來錢快沒啥技術含量如今江北市的土方生意硬生生被人分了一杯羹出去卻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說個不字老四的前車之鑒擺在那裏能召集五百人馬的大佬都栽了何況是你?

……

生意上了軌道手裏餘錢也多了但還沒到可以一擲千金的地步劉子光先給家裏買了自動滾筒洗衣機和空調、冰箱又給自己添了個筆記本電腦這是應方霏要求買的為的是晚上聊qq方便。

錢多了責任也多了物業公司裏上百號保安兄弟挖沙場幾十號工人運輸對五六十輛泥頭車以及地地道道燒烤攤子都要靠劉子光維持著他屬於那種粗放管理型的人才全都放手給兄弟們去**作自己當個甩手掌櫃就行。

兒子當了公司副經理在外麵還有生意兒媳『婦』也快要進門了老爸老媽高興的合不攏嘴在鄰居們跟前也分外有了麵子但老兩口就是閑不住還是想幹點什麽老爸的傷終於養好在修理三輪車準備去夜市擺個攤子老媽依然是每天掃大街任憑劉子光說了多少遍也沒用。

老年人就是這樣驟然閑下來也不好一時間失去了存在感會得病的於是劉子光也不再說什麽隻是老媽負責清掃的那一段路麵每天都是特別的幹淨連個廢紙落葉都沒有老媽當然不會知道每天夜晚燒烤攤子下班之後都會有幾個人專門去清掃一下馬路為劉大媽分擔一下清掃任務。

沙子土方生意做得這麽好衛子芊功不可沒想到這位衛大助理和自己還有點小小的誤會劉子光決定給她打個電話約一下。

電話打到至誠集團總部衛子芊聽到劉子光的聲音後竟然沒有半點激動地意思依然是冷若冰霜不過很快就答應了而且主動提出要去1912酒吧。

**個破酒吧有那麽好玩麽不過人家開口了也不好拒絕於是劉子光便答應下來。

約好了衛子芊閑來無事的劉子光穿著拖鞋出了家門不知不覺就到了貝小帥的黑網吧附近鐵皮屋裏麵黑洞洞的傳出電腦遊戲的聲音外麵的幾個台球案子上穿著校服叼著煙的小孩旁若無人的大聲談笑著。

劉子光溜達過去想看看貝小帥在不在裏麵走到鐵皮屋門口的時候忽然看見一個白蒼蒼的老頭被人從裏麵推了出來。

“老不死的趕緊滾。”裏麵傳出少年桀驁不馴的聲音。

劉子光的眉頭漸漸擰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