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2-19 麻辣教師

字體:16+-

人生何處不相逢隻是沒有料到會在這種尷尬的情況下麵對麵伶牙俐齒的江雪晴麵對劉子光竟然沉默了連聲謝謝都忘了說就這樣直勾勾的看著劉子光一言不。

站台上等車的人都伸著脖子看熱鬧劉子光覺得挺沒意思的扭頭繼續跑步去了他卻沒注意站台上有一雙眼睛是屬於衛子芊的。

電視台頭號花旦江雪晴是至誠集團李總的好朋友身為助理的衛子芊自然是認識的這段時間江雪晴家裏生的事情她也知道一些:

江雪晴的父親正是前交通局長貪汙犯江大明最近一段時間江家屢屢出事先是江雪晴的小姨父也就是龍陽市的李副秘書長跳樓死了然後是江局長被雙規隨即江雪晴也被電視台從頭號主播的位子上弄下來去主持什麽不知所謂的交通欄目。

為了彌補父親留下的大窟窿江雪晴把自己的甲殼蟲小車賣了濱江錦官城的房子也賣了但依然還不上那個在澳門葡京賭場輸掉的千萬巨款江雪晴過的很慘但衛子芊並不怎麽同情她因為一直以來衛子芊就不喜歡江雪晴這種開朗潑辣到近乎**的**格。

江雪晴好幾次和李紈通電話說要把劉子光追到手之類的話衛子芊都是聽見的原本倒也沒覺得什麽但是龍陽之行以後衛子芊對江雪晴的意見更大了因為在潛意識中她覺得劉子光就是被江雪晴奪走的。

要知道人家可是江北電視台頭號女主播**格開朗活潑身材火暴人又放得開真要下本錢去泡劉子光絕對一泡一個準啊可是今天看到的情況卻並非如此江雪晴和劉子光如同陌路人一般既沒有仇恨也沒有愛意看來兩人一點瓜葛也沒有自己是疑神疑鬼了。

送上門的大肥肉不吃看來劉子光還真的是一個正人君子這樣說的話當天那張赤-****表達愛意邀請自己深夜去他房間的紙條未必是劉子光寫的。

在公交車上衛子芊想了一路到了公司開過晨會以後衛助理了一個內部郵件收件人是當初去龍陽的所有項目組成員包括幾名保安在內讓他們手寫一份述職報告過來。

中午的時候報告就全部交上來了員工們的字跡有的龍飛鳳舞有的如同屎殼螂爬有的下筆千言洋洋灑灑有的笨嘴拙舌隻有幹巴巴的幾句話這些衛子芊都不在乎她在意的隻是誰的筆跡符合那張“情書”上的字體。

很快衛子芊就從二十一份報告中找出了自己想要的這張紙上的字體和那張小紙條上的字體完全一致一看就是出自一個人的手筆。

這張報告的署名是雷鳴看到這裏衛子芊終於全都明白了自始至終都是自己冤枉了劉子光人家從開始就對自己沒那個意思是自己主動投懷送抱人家是柳下惠謙謙君子沒有趁人之危反而緘口不言保住了自己的清譽。

衛子芊一點也不恨雷鳴因為這件事更讓她認清了劉子光的品格也更堅定了自己的信念今生為他守候哪怕一輩人不嫁人。

……

回家之後劉子光接到了王校長的電話讓他八點鍾去學校報到他已經被正式聘任為晨光廠子弟中學的校外輔導員了並且擔任代課教師今天就可以上課了。

放下電話劉子光很激動打開衣櫃『亂』翻了一陣終於找出一條西褲和一件白襯衣對著鏡子穿上又拿了幾杆圓珠筆**在口袋上再拿出以前自己的近視眼鏡摳下鏡片戴上拿梳子沾了水理了個偏分頭對著鏡子裏斯斯文文的自己呲牙一笑為人師表啊。

騎上自行車趕到學校和看門老頭打聲招呼蹁腿下車滑入小門到車棚把自行車鎖上一股熟悉的感覺湧上心頭似乎是自己的人生進入了另外一扇門現在自己已經是一名光榮的人民教師了。

上了五樓校長室王校長和教導處譚主任都在還有一個四十多歲的女教師在場大家握手寒暄之後王校長說:“小劉啊經過學校黨委會一致通過從今天起你就是咱們子弟中學的輔導員和代課老師了這是你的聘書。”

劉子光接過紅底燙金的聘綠『色』∷小說絡等問題都很突出你要有個思想準備啊。”

王校長介紹說:“這位是張蘭老師初三五班的班主任也是和你配班的你有什麽問題可以多請教她。”

劉子光向張老師點頭致意王校長看看時間不早了便說:“小張你帶小劉下去吧。”

張老師帶著劉子光下到四樓指著走廊末尾的教室說:“那就是初三五班咱們學校的老大難班級你聽聽這還是上課時間裏麵『亂』的像雞窩一樣這幫小孩難纏啊。”

劉子光說:“張老師你就放心了少則三天多則一周我就把他們治的服服帖帖的。”

張老師很不相信的打量著劉子光沒說什麽正好此時下課鈴響了張老師趕緊帶著劉子光來到班級裏對正在上課的老教師打個招呼走上講台說:“同學們注意了這位是咱們新來的劉老師下一節課由他給咱們上。”

一班學生在下麵玩的玩說話的說話竟然沒有一個人聽張老師講話更沒人去看站在門口的劉子光張老師無奈的搖搖頭似乎早就猜到這個結果說了聲下課就帶著劉子光來到辦公室把學生花名冊交給他說:“這是名單學生的特長、成績都在上麵你拿著用吧。”

辦公室裏還有幾個老師聽說劉子光是新來的代課老師都好奇的望過來子弟中學已經好幾年沒來新的師範畢業生了不過看劉子光的年紀似乎不像是剛畢業的大學生有人便問了:“小劉你以前在哪個學校教書?”

劉子光嗬嗬笑道:“以前在軍校帶過課。”

眾人暗暗讚歎看來王校長還真是找了個能人回來啊。

課間十分鍾一晃就過去了上課鈴響起來劉子光夾著花名冊離開辦公室當上課鈴最後一個音節結束的時候正好踏進初三五班的大門。

對於這間教室劉子光很熟悉因為他就是十五年前年前的初三五班畢業生現在重回老教室心情更是格外激動但是進去一看心就涼了半截。

教室裏隻有一半座位上有人還都是些女學生後排大部分位置都是空著的就是坐在教室裏的這些人也都是低頭聊天根本沒人在乎這個新來的老師。

學生沒到齊劉子光就拉了張凳子坐在講台後麵也不說話過了大約五分鍾十幾個男學生才說說笑笑上來根本看也不看劉子光就直往座位上走。

“站住。”劉子光說。

學生們停下腳步都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他有個個頭挺高的小孩扣扣鼻子說:“你新來的?”

劉子光說:“上課遲到你們知道錯了麽?”

學生們一陣輕笑誰也不當回事。

“今天就算了咱們互相還不熟悉但我不希望有下次好吧你們回座位吧.”

十幾個男學生各自回到座位上坐好但教室的後半部分依然是空著的劉子光說:“同學們好是新來的輔導員兼代課老師你們可以喊我劉老師或者直接喊我名字我叫劉子光。”

學生們依舊『亂』哄哄的沒人認真聽他說話劉子光拿起花名冊說:“誰是班長?”

一個怯生生的小女孩站了起來。

“花名冊上初三五班有四十個人怎麽教室裏隻有三十二個人?”劉子光問。

“他們出去砍人了!”一個男學生忽然冒出來一句教室裏一陣哄笑劉子光皺著眉頭說:“你是誰?我讓你說話了麽?”

聽到新來的老師口氣不善那個男學生噌的一下就站起來了頭剪的好像雞冠子一樣身上穿著帶著亮晶晶小片片的t恤衫吊襠褲子歪著頭盯著劉子光一臉的挑釁:“我叫袁偉我就說話了怎麽著?”

劉子光走下講台和袁偉麵對麵站著足足有二十秒沒有說話但袁偉已經被這種刀片一般犀利的目光看的『毛』目光躲躲閃閃的不敢直視。

“出去把你剛才說的話再說一百遍。”劉子光平靜的說。

整個教室都安靜下來有些學生幸災樂禍的看著劉子光袁偉咽了口唾沫走到教室外麵開始念叨:“我叫袁偉我就說話了怎麽著……”一遍又一遍的重複著如同念經一般。

“班長叫夏沁心是吧你說那些缺勤的學生去哪裏了?”劉子光繼續問。

“他們沒請假我也不太清楚可能家裏有事吧。”那個女孩子怯生生的說看樣子也是個沒威信的班長。

劉子光點點頭開始點名在場的學生清點一遍之後沒打鉤的就是曠課沒到的學生了劉子光掏出手機打電話:“小貝是我我報名字你記錄要是四十分鍾之內見不到這些人你也別幹什麽老大了洗洗屁股來子弟中學上課吧。”

掛了電話下麵學生都呆了這位新來的老師太牛叉了作風和那些老師很不一樣啊劉子光也不上課放下電話說:“人不來齊不上課。”然後坐在講台後麵閉目養神。

外麵正在念經的袁偉悄悄一回頭看見新來的老師正閉眼呢他的聲音便慢慢小了下去悄悄走到樓梯口**出手機撥了個號碼:“大哥我是袁偉學校有人欺負我你中午帶幾個人過來堵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