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2-26 進軍機械職高

字體:16+-

王文君不是第一次進局子了不過以前都是進派出所這回進的卻是**隊在醫院簡單處理過傷口之後他被帶進了分局**二大隊**們並沒有打他也沒有訊問他隻是將他隨意的拷在暖氣片上就不管了。

這也難怪**大隊那麽多重要的案子等著處理這一樁故意傷人案案情明了簡單沒什麽好問的犯罪嫌疑人又是個初出茅廬的小家夥先晾他一陣子再審效果更好。

蹲在牆角裏這兩天的事情在王文君腦海裏重演起來那天晚上兩個好朋友找到自己訴苦三個人在夜市要了幾個菜兩瓶啤酒就打開了話匣子原來皮猴和螞蟻的胳膊是被高土坡的貝小帥打折的起因僅僅是因為某位老大的自行車被偷了。

幾杯啤酒下肚王文君的火噌的一下就上來了當即拍了桌子表示要幫兄弟報仇兩個兄弟唉聲歎氣說人家是真正的黑道老大連勝利哥都不敢惹咱們隻是外圍馬仔哪有實力和人家叫板忍了算了。

王文君便不再說話但心裏已經開始盤算什麽老大不老大的也是兩個眼睛一張嘴也怕磚頭和刀子既然勝利哥不給兄弟們做主那我就幫兄弟出這口惡氣!

他行事都是盤算好的先觀察貝小帥的行動規律這個很簡單貝老大的排場大隻要稍加留意就能觀察到通常是在地地道道和益蟲網吧兩個地方出沒至於下手用的家夥王文君也安排好了這是一柄父親收破爛的時候從郊區一戶人家收來的軍用刺刀足有五十厘米長帶鉤的手柄鏽跡斑斑的刀身看得出是一柄老刀。

王文君用了**時間打磨這把鏽刀用油石和清水磨了一遍又一遍軍刺終於重新煥了光彩銳利依舊隻是因為鏽蝕嚴重打磨過度刀身上的血槽都平了。

第二天晚上王文君出動了彪悍的他連衣服都沒換直接揣了刺刀就去了益蟲網吧直接上二樓就看見貝小帥背對著自己在那裏玩o正打得起勁根本注意不到後麵的情況他沒有猶豫直接上前抽出懷裏報紙包裹著的軍刺照著椅子背就捅了下去。

這種椅子背很薄根本起不到防護的作用再加上刺刀極其鋒利過度緊張的王文君用力過猛直接將貝小帥戳了個透心涼刀尖都紮進了電腦桌的木頭裏。

王文君當時是想拔出軍刺的但是由於血槽平了軍刺被貝小帥的血吸住一時間竟然拔不動得手了的王文君又不敢久留便丟下軍刺跑了倘若當時將軍刺拔出來了恐怕貝小帥的小命就保不住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王文君腦子裏的事情越來越多萬一貝小帥被捅死了怎麽辦自己肯定要判死刑了父母辛苦了一輩子把自己撫養大最終落得一個白頭人送黑頭人以後終日以淚洗臉呆在那個河岔子邊的棚子裏望著自己的遺像哭泣想到這裏少年的心中絞痛起來。

中午的時候一個看起來挺漂亮的女警察走過來丟給他一份盒飯王文君沒吃警察也不管他依然在一旁說說笑笑。

到了下午兩點的時候王文君的兩條腿已經蹲的麻了**終於提審了他一個年齡稍大的男警察和剛才那個年輕漂亮但是冷若冰霜的女警察一同坐在審訊桌後麵男警察主審女警察筆錄。

審問過程很簡單持械行凶殺人人證物證具在犯罪嫌疑人也供認不諱無非是確認一下事情的經過已經了解行凶的動機而已不大工夫審問完畢王文君在筆錄上簽字按了手印然後被解往看守所。

到了桃林看守所的時候已經是晚飯時間王文君因為犯的是故意殺人所以被分配到暴力犯艙當然現在這裏已經不是四喜當家的時候早換了新的牢頭王文君接受了任何一個新丁都要經曆的過程睡在靠近糞槽子的下鋪上吃飯都要等人吃完了再吃上馬桶『尿』『尿』都要經過牢頭的批準簡直苦不堪言。

王文君是個極其倔強的少年寧死也不願折辱所以當夜就和牢頭生了矛盾他雖然年輕力壯但畢竟沒有劉子光那種恐怖的實力被眾犯人打到**幸虧幹部及時現了情況又將他單獨提出來關了小號。

在坐臥都不舒坦的小號裏王文君終於留下了悔恨的淚水少年的心裏極度的矛盾想一死了之可是一想到父母期盼的眼神又不忍心去死他帶著鐐銬在小號裏輾轉反側度過了十八年來最難熬的一個夜晚。

第二天回到艙房的時候犯人們卻出乎意料的沒有難為他有幾個老油條還過來問他:“聽說你把高土坡的小貝放翻了?”

少年堅定地點了點頭桀驁的說:“對我幹的。”

老犯人不說啥看了他兩眼回頭趴著去了。

從此後沒人再惹他。

……

市立醫院外科病房貝小帥被繃帶纏的像個僵屍一樣躺在**心電監控氧氣脈搏等各種管子電線都連在身上看起來就是個頻臨死亡的重病號。

初三五班的學生們在劉老師的帶領下前《

》來探望他們的學長貝小帥大哥一群學生躡手躡腳的走進病房看了看躺在**半死不活的病人放下手中的花籃鞠一個躬啥也不說就走了然後又是下一波不大工夫貝小帥病床前就堆滿了花籃小貝簡直就是躺在蒼鬆翠柏萬花叢中就差一麵黨旗和一具水晶棺材了。

學生們表情肅穆的探望完病人都**在醫院停車場上說話袁偉、鄧渺凡他們幾個沉痛的向同學們介紹著貝老大受傷的經過怎麽被人一軍刺釘在電腦桌上怎麽被抬進醫院急救他們又是怎麽徹夜調查最終找出真凶的林林總總洋洋灑灑聽的那些沒親身經曆過的同學們一個個瞠目結舌。

混社會真的不像想象中的那麽光鮮啊人前顯貴的同時也要冒著隨時被人釘在桌子上的風險這才是江湖大哥真正的生活。

“那個捅貝老大的職高學生已經被警察抓了有可能要槍斃他才十八歲……”袁偉搖頭歎息宛如見慣世間冷暖的長者。

眾人都低頭不語空氣仿佛凝滯了一般十八歲啊隻比他們這些初三學生大三歲而已還是父母身邊的孩子呀就要被處以極刑這種活生生的案例對於大家的震撼可想而知。

劉子光站在住院部大樓的陽台上遙望著這幫學生淡淡的笑了掐滅煙蒂回到病房貝小帥正艱難的撕扯著身上的繃帶抱怨道:“哥你要教育學生也別拿我當反麵教材啊人家可是重傷號。”

劉子光說:“還說整個子弟中學的風氣都是被你帶壞的現在給你個將功贖罪的機會還唧唧歪歪的你躺著別動回頭還有一撥初二的學生要來參觀呢。”

貝小帥欲哭無淚:“天啊……”

……

高土坡忠義堂老大劉子光手下頭馬子弟中學男生們的心中偶像貝小帥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職高生用軍刺釘在電腦桌上命懸一線差點掛掉的消息在學校裏傳的沸沸揚揚各種版本的傳聞繪聲繪『色』對於江湖這幫十五六歲的少年又有了新的認識再加上輔導員劉老師的嚴厲教導他們狂野叛逆的心漸漸的消停下來了。

以前學生曠課遲到不遵守校紀的情況是家常便飯毆打同學辱罵老師也不稀罕至於抽煙、早戀一出校門就摟摟抱抱的事情也是司空見慣現在則大為改觀先沒有人敢在學校裏抽煙了劉子光那一招實在是太狠了那幾個被他處罰的學生現在別說抽煙了就是聞到煙味都會嘔吐誰還敢以身試法啊。

以前學生敢不鳥老師那是仗著有江湖大哥撐腰現在不一樣了江湖大哥都是老師的小弟這玩意上哪說理去學生們無所遁形唯有好好上學讀書。

劉子光雖然隻是輔導員兼代課老師但是管的極寬整天在學校裏溜達看到違紀的事情就當場糾正不給人留絲毫麵子有這樣一尊大神鎮著子弟中學的風氣以意想不到的度得以糾正王校長、譚主任和各位老師看在眼裏喜在心頭。

其實機械職高當初也是和晨光機械廠合辦的學校開了幾個實用的專業什麽機械製造、機電、電工電子什麽的後來廠子不行了學校也就改了專業換成財會、計算機、物流管理、經濟管理等時髦的專業還開了中專大專連讀的科目總之是以營利為目的怎麽來錢怎麽搞但是人們還是按照老名字稱其為機械職高。

看到子弟中學的風氣迅得以扭轉苦於校園風氣不正的機械職高校長向子弟中學老王校長出了求援信王校長不好做主征求劉子光的意見。

劉子光也不是老好人子弟中學是他的母校幫助學弟學妹們走上正道是他的義務和責任但是機械職高和他有『毛』關係他當即一口回絕沒空。

不過後來又一想收服機械職高這一塊一直是貝小帥的夢想自己這個做大哥的為何不借著這個機會送受傷的小弟一個禮物呢。

劉子光立刻給王校長打電話說可以考慮一下但不能白幹王校長說機械職高效益不錯比子弟中學這種九年義務製學校的油水大多了給你開了兩三千的月薪不成問題隻要偶爾去指導一下就行隨即又苦口婆心的勸了劉子光幾句大意是為了青少年的將來辛苦一下也是值得的。

劉子光順水推舟就答應了下來回頭到醫院和貝小帥一說小貝激動地差點從**蹦起來:

“太好了這可是我多年的夙願啊光哥你幫我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