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2-39 翁婿火車站會麵

字體:16+-

把方霏送到樓下方霏還扭捏著不願意下車一雙眼睛看著劉子光似乎能滴出蜜來:“嗯……要不要上去喝杯茶。”

雖然是疑問句但其實是個祈使句劉子光欣然答應撐起大黑傘先鑽出車門護著方霏下來小護士緊緊貼著他牙齒打顫:“我冷。”

劉子光一把攬住方霏兩人依偎在樓前的空地上細雨霏霏飄『蕩』在四周唯有傘下的小小空間是溫暖安全的居民樓上燈火星星點點漆黑鋥亮的大紅旗轎車靜靜的停在一旁氣氛溫馨而浪漫。

方霏揚起頭來看著劉子光慢慢的閉上了眼睛花瓣一般的嘴唇微微張著『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小身子微微顫抖著一副任君采擷的樣子劉子光情不自禁剛要伸嘴過去忽然大紅旗的車窗降下玄子這個不開眼的家夥用生硬刻板的聲音說道:“長釣魚台急電。”

劉子光這個氣啊玄子很有意思把劉子光常去的地方都給編上號了家是中南海公司是國務院方霏家是北戴河華清池就是釣魚台國賓館這麽晚有事難道說有人搗『亂』卓力都鎮不住場子了?

劉子光去接電話方霏也睜開了眼睛瞧了瞧樓上說:“哎呀我忘了爸爸今天回國他的書房燈亮了好了好了你去忙你的吧我先上去了。”說完就一溜煙的跑進來單元門。

……

電話是李經理打來的鄭重其事的邀請劉子光去談事情電話裏也沒說到底要談啥劉子光隻好驅車前往華清池。

華清池門前的空地上已經停滿了中低檔的轎車雖然今天下雨還是有不少車進出停車場的管理員從一個增加到三個還是不夠用看到這輛大紅旗開過來把管理員嚇了一跳大紅旗徑直停到門口玄子跳下來幫劉子光拉開車門管理員和門口的迎賓、保安一起恭恭敬敬的喊:“劉哥來了。”

進了大廳劉子光就看到一群人坐在沙上抽煙聊天看樣子都是顧客。

“劉哥好!”前台接待小姐畢恭畢敬的向劉子光打招呼給他拿了一雙拖鞋。

後麵忽然有人喊道:“哎!剛才不是說沒更衣箱了麽怎麽還放人進去?”

劉子光回頭一看是個喝的醉醺醺的顧客看打扮是位鄉鎮企業家身邊還跟著四五個同樣打扮的土鱉。

“對不起先生這位是我們的老板。”接待小姐解釋道。

“哦知道了對不住了姐們。”鄉鎮企業家一拱手不說話了。

“生意這麽好?”劉子光一邊換拖鞋一邊問。

“是啊劉哥天天爆滿。”

劉子光點點頭隱約猜到李經理喊自己來的原因了。

上了四樓包間李經理和卓力已經在裏麵等他了見劉子光上來趕緊招呼上茶水果盤遞煙一陣忙乎後李經理將服務員趕出去對劉子光說:“兄弟找你來有點事商量。”

劉子光說:“是不是生意興隆規模跟不上了想擴建一下?”

李經理一拍大腿:“哎呀兄弟你太了我了這段時間生意火爆的很澡堂子的硬件確實跟不上了浴池太小噴頭不夠多大廳裏的音響、沙椅都該換了裝修也不上檔次最主要還是包間不夠多這直接影響收入啊。”

劉子光說:“那你給我說也是白搭啊我能幫上什麽忙?”

李經理說:“兄弟你就別逗我了這一片就你影響力最大我不找你還能找誰華清池左右有幾個五金店生意都不行了我和他們談過了都同意退出關鍵還是廠子這一塊門麵是晨光機械廠的我想把旁邊聯排的幾座樓都給盤下來投資大規模改造把華清池建成住宿餐飲洗浴一條龍的高檔會所……”

劉子光打斷他說:“等等你先說想讓我幹什麽吧。”

李經理笑笑說:“那什麽我是心有餘力不足啊所以我想請兄弟你入股咱們兄弟同心其利斷金我就不信幹不過金碧輝煌!”

劉子光抽著煙不說話青煙嫋嫋李經理充滿期盼的眼神直勾勾的盯著劉子光旁邊卓力也眼巴巴的看著老同學喉嚨處聳動了一下大概是在咽唾沫。

劉子光掐滅煙蒂說:“這一行我不太想參與。”

“為什麽光子你是不知道一天就有上萬進賬啊幹這個絕對來錢!”卓力跳起來嚷道急的臉都紅了。

劉子光笑笑:“卓力你別急老李你也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我不參與不代表不幫忙有什麽需要安排的給我打電話就是好了就這樣吧我先走了。”

說著劉子光起身下樓李經理和卓力在一旁陪著卓力還在喋喋不休的勸著老同學期望他回心轉意但李經理卻已經領會了劉子光的意思閉口不說話了。

送走了劉子光兩人回到包房卓力心急火燎的說:“哎呀這個劉子光真不知道他咋想的那麽賺錢的行當都不幹這不是把金子往外推麽。”

李經理淡淡一笑:“阿力你不理解你的老同學他是誌向高遠的人不想因為摻乎咱們澡堂子的事情耽誤了將來。”

“將來?光子已經混的那麽好了還想要什麽樣的將來啊?”卓力懵懂的問。

“所以說你還是年輕啊你老同學誌向不在黑道他的理想是咱們這些人永遠也無法企及的。”李經理點燃一支煙眼睛眯縫著似乎沉浸在某種憧憬當中。

李經理是南方人所以喜歡喊卓力為阿力他曾經叛了無期徒刑後來又改判二十年6續減刑最終還是蹲了十年出來用他的話說是上了十年大學監獄確實是一所複雜的社會大學老李學到了很多東西對於人生的感悟也自然比卓力更加深刻一些。

卓力似懂非懂的點點頭然後說:“那咱們怎麽辦?李哥我聽你的。”

老李說:“他不參股咱麽也要幹廠子那邊你去跑該花多少錢就花多少錢務必砸到他們擴建以及裝修的資金我來想辦法。”

“好嘞咱們就這麽幹!”卓力又興奮起來現在他已經儼然是華清池的二掌櫃大事小情都能參與決策每月的收入不下萬元廠裏那幫保衛科的小夥計都跟著他混再加上劉子光這棵大樹現在也是高土坡一帶小有名氣的力哥了。

……

次日星期一淅淅瀝瀝下了**的雨終於停了下午的時候劉子光突然接到方霏的電話說是今天報名非洲項目的醫生護士要**去省城考試讓他來火車站送自己。

火車兩個小時後出劉子光趕緊打車前往大白天的他可不敢動用玄子的大紅旗這玩意太惹眼了又沒有牌照火車站繁華地帶交警雲集讓扣了可不好看雖然能找人要回來但畢竟還是麻煩。

到達火車站果然看見一塊大大的條幅“預祝支援非洲項目同事考試順利”嗯就是那裏了走過去一看人山人海的一大片白衣服都是江北市以及附近幾個縣區醫院抽調的精兵強將這個項目是國家外交部和衛生部聯合搞的很有政治意義所以市領導和衛生係統的官員都極其重視援外項目補貼也多工資補貼都是美元結算算下來比在國內的薪水多好幾倍更重要的是增加資曆回來就升官所以基層的醫生護士們報名都很踴躍。

劉子光還站在那裏張望呢忽然一雙溫暖的小手從背後捂住了他的眼睛嘻嘻笑道:“猜猜我是誰?”

劉子光猛回頭一個惡狠狠的擁抱剛要撲過去忽然現方霏身後站著一個慈祥的老者西裝革履金絲眼鏡正是未來的嶽父大人方副院長。

劉子光張開的手臂訕訕的收回很尷尬的一笑見他這副模樣方霏得意的一笑介紹道:“爸爸這個就是小劉。劉子光這個是我爸爸。”

方院長很熱情的伸出手:“我們

小 說 整理見過的小劉。”

劉子光和方院長握手:“您好伯父我是劉子光。”

方院長的手細皮嫩肉但是很有力是那種長期拿手術刀的手他握著劉子光的手上下打量著女兒的男朋友挺拔如青鬆衣著樸素兩眼炯炯有神從手上傳來的感覺更是有力而穩重。

小夥子不錯方院長在心裏想。

“小劉在哪裏上班家裏還有什麽人啊?”老人笑眯眯的問這就相當於正式**底談話了。

劉子光不卑不亢從容介紹:“我在至誠物業一期分公司做副經理業餘自己還有點小生意父母都是下崗工人住在高土坡。”

“不錯不錯。”方院長笑著說這些基本情況他都聽女兒說過他不是個門第觀念很重的人對於劉子光的談吐也很滿意小夥子雖然年齡大點但是看起來絕對是個穩重體貼顧家的好男人而且事業上也絕對會有一番大成就方院長也是從基層一步步爬上來的又去過歐美許多國家考察可謂見多識廣這點眼力還是有的。

“等方霏回來我見見你家長輩吧。”方院長笑嗬嗬的說這句話就等於同意了兩個人的事情方霏在後麵羞紅了臉不說話了。

……

火車終於開了火車站依然如往常般喧囂熱鬧劉子光謝絕了方院長讓自己搭車的好意自己搭乘公交車回家。

從火車站回去需要轉乘兩次公交下了第一輛在站台等車的時候忽然一輛紅『色』的沃爾沃停在了劉子光麵前。

車窗降下是李紈戴著墨鏡的俏臉。

“上車。”李總的聲音脆生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