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2-49 省城溫馨之夜

字體:16+-

省委家屬大院不比那些平常住宅樓保安嚴密閑雜人等根本進不來所以窗戶上並沒有安裝防盜網方霏將真絲床單撕成兩條中間挽了個扣一頭係在床腿上一頭垂下去心驚膽戰的爬出了二樓的窗戶。

舅舅他們都在飯廳吃飯沒人注意到她的行動小護士屏住呼吸大氣都不敢出緊緊抓著床單往下溜可是由於事先判斷不足床單的結打的太大以至於還差一人多高才能垂到地麵。

望著下麵的草坪方霏猶豫了手心裏全是汗想著到底要不要跳下去想著想著額頭上的汗也留下來了正在這時一樓飯廳裏傳出小舅舅的聲音:“小霏這會子不鬧了是不是餓了張阿姨打一份飯送上去吧。”

不好保姆要是上樓的話自己的逃跑大計就完蛋了方霏把心一橫眼一閉手一鬆整個人呈自由落體掉了下去。

本來方霏以為會落到草坪上已經做好了崴腳的準備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剛撒手就被人一把接住驚得她剛要驚聲尖叫一個熟悉的聲音在耳畔響起:“是我。”

“啊是你!”夜『色』黑暗方霏還沒有看清那人的相貌但是熟悉的中南海混合卷煙的味道和那溫暖的懷抱堅實的臂膀都讓她立刻認出是劉子光來了。

方霏小嘴一扁眼瞅著就要哭出來劉子光也做好了安慰她的準備就等她將一顆小腦袋埋在自己**懷裏暢快的哭一下然後自己輕輕拍著小護士的後背上你受苦了。

但是事實是方霏惡狠狠地撲過來在劉子光脖子上咬了一口惡聲惡氣的說:“臭壞蛋怎麽才來?”

劉子光無奈的苦笑心說我中午才收到消息傍晚就趕到省城我容易麽。

忽然樓上傳來保姆驚慌失措的喊聲:“不好了人不見了。”

方霏趕緊從劉子光的懷抱中掙脫出來低聲道:“快走!”兩人一溜小跑鑽進了路邊的奔馳車方霏鑽進後座在現同事小麗驚喜道:“小麗你也來了。”

話沒說完汽車猛地竄出去將方霏摔到了靠背上奔馳車迅啟動掉了個頭直奔大門而去。

別墅二樓上遠遠傳來『婦』人的驚呼:“我的真絲床單!”

……

奔馳車出了家屬大院絕塵而去劉子光一邊開車一邊問:“是不是**媽把你關起來的?”

“不是是我小舅舅唉我也知道他們是為我好不想讓我去非洲不過我已經是成年人了這點權利還沒有麽真是的。”方霏撅著嘴抱怨著看樣子根本不知道母親已經背地裏又幫自己做了一個決定。

“那你現在逃出來了待會你舅舅肯定會去宿舍抓你不如這樣今晚我們在外麵開個房間住吧。”劉子光頭也不回輕描淡寫的說著。

方霏的臉頓時紅了馬小麗還在車上呢劉子光就這麽正大光明的說什麽**間真是羞死人了不過善解人意的馬小麗裝作看夜景的樣子頭朝著窗外隻當沒聽見方霏臉上的紅暈這才稍微減退一些扭捏著說:“我舅舅還真能辦出這個事兒要不然就去外麵躲一躲。”

劉子光一指遠處高樓上的霓虹招牌:“就那裏吧咱們先住一晚明天我送你去考場。”

高樓上四個霓虹燈光組成的大字熠熠生輝:錦江之星。

奔馳車開到了快捷賓館樓下劉子光扭頭對馬小麗說:“小麗不好意思啊我不能送你回去了。”

馬小麗很體諒他們說:“沒事我打個車回去就好明天見。”說著就下車去攔了一輛出租車回醫科大去了。

馬小麗乘坐的出租車消失在遠方劉子光還沒有下車的意思方霏趴過來問道:“臭壞蛋想什麽好事呢?”

劉子光一踩油門竟然駛離了錦江之星轉了幾個彎進了一個居民小區把車停好之後劉子光打了個電話不一會兒樓上下來個男人一臉掩飾不住的江湖氣見到劉子光就趕緊握你好你好我是小皮疤哥給我打過電話了都安排好了上樓吧。”

劉子光把方霏叫下車向她介紹:“這是皮天堂自己人喊他小皮就行這是我媳『婦』方霏。”

小皮趕緊點頭致意:“嫂子好。”

方霏很大方得體的笑笑說你好等小皮前麵領路上樓這才在後麵猛掐劉子光腰上的肉:“啥時候成你媳『婦』了?還沒求過婚呢。”

小皮的家在四樓一百多平方的大房子裝修的還可以(電腦小說站~.)一個長的挺恬靜的**帶著個小女孩正在家裏坐著見客人來了趕緊客氣的打招呼小皮說:“這是我老婆省中醫的護士長這是我女兒。”

大家客氣的寒暄幾句飯菜已經準備好了都是很可口的家常菜豐盛而實在兩個男人喝酒兩個女人一見如故聊起了護士們之間的話題不大工夫吃喝完畢因為方霏明天還要考試所以先安排住宿劉子光和小皮出去住小女孩和媽媽睡大床方霏睡小女孩的單人床。

安排好了之後劉子光便和小皮出去了臨走交代方霏明天一早來接她。

洗澡水和睡衣都準備好了方霏舒舒服服衝了個熱水澡就鑽進了被窩住在人家裏的感覺就是好和賓館的感覺截然不同今天成功逃離了外公家擺脫了母親和小舅舅的魔爪方霏很是得意就連睡著的時候嘴角都是翹起來的。

……

方霏卻不知道自己酣然入睡的時候外麵已經鬧翻了天。

本來姐姐交代一定要把方霏看牢小舅舅以為把外甥女關到屋裏就沒事了哪想到外甥女竟然玩起了越獄的把戲還把舅母的真絲床單給撕了。

保姆最先上樓的當方霏鑽進奔馳車的時候正好被她看見但是鄉下保姆笨嘴拙舌說不出車子的型號也記不清號牌小舅舅氣的暴跳如雷連說反了反了哪裏來的野小子連省委家屬大院都敢闖。

封門堵車是不可能的畢竟這裏居住的都是有地位的人小舅舅隻好到門衛室查看監控調出了奔馳車的號牌。

趕緊給姐姐打電話通報消息袁副廳長倒沒有弟弟那樣沉不住氣她很冷靜的說:“你先動你的關係去各大賓館找這輛車的下落我這邊也會處理的。”

小舅舅諾諾連聲放下電話就拿起了自己的號碼本開始尋找警方的朋友。

那邊袁副廳長一個電話打到醫科大招待所找江北市立醫院的帶隊領導幾句話下來那邊就心領神會迅找到馬小麗談話。

馬小麗晚飯的時候坐一輛奔馳車出去的這是大家都看到的事情想抵賴都沒辦法在領導強大的政治攻勢麵前馬小麗終於投降了招出了劉子光和方霏的下落。

領導趕緊打電話請功袁副廳長再打電話通知弟弟小舅舅馬上帶著一票人馬殺奔錦江之星哪知道查遍登記本也沒有方霏或者劉子光的名字人家前台說了今天晚上根本就沒有符合你們說的那樣人來住宿。

小舅舅帶著人悻悻離去但又不甘心於是把能召集的人全都調動起來別管黑的白的全都撒出去尋找那輛黑奔馳。

省城可不是小縣城尋找一輛車和大海撈針差不多當他們徹夜奔波於各大旅館酒店快捷賓館以及網吧洗浴中心等地的時候那輛黑『色』奔馳車早就靜靜地放在某處封閉的車庫裏了而方霏也已經進入了甜美的夢鄉。

……

第二天一早劉子光開著小皮提供的黑『色』帕薩特去送方霏考試帕薩特在車流中遠不如奔馳那樣紮眼小舅舅在醫科大附近安排的人馬根本就沒留意到這輛不起眼的汽車裏坐的正是他們要堵的人。

今早六點鍾忙乎了**無功而返的小舅舅垂頭喪氣的給姐姐打電話說是沒找到外甥女對草包弟弟的斤兩很清楚的袁副廳長絲毫也不驚訝說你帶人去醫科大附近等著就行你外甥女一定不會放棄考試的。

小舅舅很*的說:“姐你不會寫個條子直接讓小霏退出考試麽?”

袁副廳長終於生氣了:“這是外交部和衛生部聯合搞的項目外長都親自過來視察我在這種關鍵時刻把自己女兒從名單上弄下來你覺得合適麽?”

小舅舅嚇得頓時不敢說話想想也是這種事情姐姐確實不好親自出麵隻能靠自己了。

知女莫若母方霏真的去參加考試了。

直到方霏下車的時候才被小舅舅的一個手下現他拿著a4紙打印的照片對照了兩眼指著遠處說:“那個那個好像就是咱們要找的人。”

小舅舅轉頭一看正是自家外甥女頓時招呼一聲領著兄弟們撲過去可是帕薩特正好停在考試區門口方霏下車就進門了這場考試外長和衛生部的領導都會到場所以省武警總隊派了不少人戰士站崗方霏脖子上掛著準考證得意的躲到了站崗武警的後麵衝著急匆匆趕來的小舅舅吐了吐舌頭。

小舅舅氣的說不出話來但是又不敢闖崗隻好拿手指點著方霏咬牙切齒道:“小丫頭等**媽來看她怎麽收拾你。”

方霏衝他做了個鬼臉轉頭跑了這邊有人捅了捅小舅舅說:“袁哥你外甥女就是坐那輛帕薩特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