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3-19 東少上門尋仇

字體:16+-

剛才那一跤摔得很慘閻東的麵門狠狠和地麵親**了一下門牙都差點磕掉鼻子流血了滿臉一片紅他連擦都沒來得及擦就一溜煙的跑了。

一口氣跑出去幾百米看看身後沒有人追東少才背靠著牆壁大口大口喘著粗氣****臉上靠!見紅了這筆賬早晚要算東少咬牙切齒的著狠心裏盤算了一下走出去打了一輛車直奔金碧輝煌而去。

到了金碧輝煌附近東少讓司機直接開到大門口去出租車司機知道金碧輝煌是***老大的場子哪敢那麽囂張連忙說不行不行東少怒了從腰間拔出一把小攮子往副駕駛手套箱上麵一放怒道:“讓你開就開!”

司機害怕了趕緊照辦出租車不顧金碧輝煌停車場保安的指揮徑直開到了大門口頓時幾個保安就圍上來了東少推開車門下來一臉的鮮血嚇了保安們一大跳。

“東東你怎麽回事?”保安領班問道。

“閻東虎著臉不說話餘怒未消的指著出租車司機說:“給我扁他!”

保安們二話不說一擁而上將司機從車裏拽出來就是一頓胖揍順帶著把車窗玻璃也給砸了這幾天大家的氣都不順正想找個機會泄呢。

東少看也不看他們直接從旋轉門進了大廳現在是傍晚七點鍾左右金碧輝煌的部分樓層在裝修但是大堂裏還是有些人的會所的門童、保潔、領班、大堂經理們看到閻老板的兒子居然被人打成這副慘樣都驚訝的張大了嘴。

“東東和誰打架了告訴叔。”大堂經理奔過來問道一臉的怒形於『色』:“誰敢欺負金龍哥的兒子活膩歪了吧。”說著就要上來看閻東臉上的傷。

東少一把將他推開問道:“閻金龍呢他兒子被人打了他知不知道!”

大堂經理趕緊說:“龍哥在上麵和人談事吩咐過不能打擾的。”

東少更加憤怒站在大堂中間咆哮道:“他兒子讓人打了他都不管!行我不活了我死給他看讓他們閻家絕後!”說著就要往外麵走大堂經理趕緊從後麵抱住他同時招呼幾個保安過來幫忙丟人不是這種丟法這可是公共場合金龍哥是要麵子的人這事兒傳出去多丟人啊。

大家都知道金龍哥這個兒子脾氣大從小就是在蜜罐裏長大的沒受過氣現在竟然被人打成這樣大家也都怒不可遏好說歹說把東少拉到辦公室裏大堂經理拍著**脯說:“東東是誰打你的不用龍哥出麵你幾個叔叔就幫你把事辦了絕對把打你的人揍死!”

東少說:“是高土坡那幫壞種打我的喊了幾百口子到學校門口堵我。”

大堂經理頓時蔫了本以為是哪個不開眼的小子冒犯了東少哪知道是金碧輝煌的對頭下的手這個比較麻煩禿頭帶了十幾號人上門都讓人砍得住院了自己不過是個大堂經理又不是**貿然前往還不是送上門讓人家打。

看到大堂經理的慫樣東少更是氣不打一處來掙脫他們直接上樓去找老爸去了。

金碧輝煌頂樓閻老板辦公室門口站著兩個馬仔最近金龍哥怕人偷襲出入都帶保鏢平時門口也設崗了。東少徑直過來根本不理睬他們上去就踹門倆馬仔看是老板的兒子也不敢攔他。

房門咣當一聲被踹開閻金龍和一個儒雅的中年人正坐在沙上談事情看到兒子突然闖進來一臉的愕然東少一抹臉上的血吼道:“我死了都沒人管我!就知道談什麽破事!”

那個儒雅的中年人站起來說:“今天就談到這裏吧閻經理你先忙。”

閻金龍瞪了兒子一眼和中年人握手道歉:“趙秘書不好意思了改天我再請你喝茶。”

趙秘書含蓄的笑笑:“有空再說吧。”

送走了趙秘書閻金龍回到辦公室二話不說先劈臉給了兒子一記耳光脆響打得東少都愣了心裏這個委屈啊在外麵受了那麽大的委屈都見血了回來之後老爹不但不安慰還動**人還有天理麽!

閻金龍一臉的冷峻說:“打你是因為你不敲門就進來你不知道我在談事情麽?這是市委的趙秘書能決定**前途的人是可以得罪的麽!”

東少瞪著仇恨的眼睛捂著臉不說話。

閻金龍又說:“那件事我已經知道了我早就明白卓力背後是姓劉的現在居然動了我兒子我早晚要他好看。”

東少恨恨的說:“那現在呢?就忍了這口氣麽?”

閻金龍說:“我自有辦法你先去洗洗臉吧塗點紅『藥』水啥的。”伸手想去看兒子臉上的傷。

東少鼻子裏嗤出一股冷氣從牙縫裏擠出兩個字來:“孬種。”說完推開父親頭也不回的走了。

閻金龍無奈的搖搖頭兒子長大了個頭比自己還高脾氣比自己年輕時候還倔強自己當年還知道好漢不吃眼前虧該低頭時要低頭現在的年輕人是一點虧都不能吃有仇不過夜這樣爽是爽了可是不長久啊。

還有這個劉子光道上規矩是禍不及家人他居然敢動我閻金龍的兒子看樣子是準備撕開臉正式開打了行我先讓你橫早晚有你哭的時候。

對付這種級別的對手打已經不起作用了隻有兩個辦法能降服對手一個是讓對方永遠消失還有一個是利用白道的力量將他吃的死死的。

閻金龍兩手準備都做了。

……

東少衝出父親的房間淚水模糊了雙眼自己受了那麽大的委屈老家夥竟然無動於衷還動**人簡直太可惡了你不幫我報仇我自己報仇!

他出了金碧輝煌打了一輛車回家閻金龍的家位於濱江錦官城裏某個單元一般人都不認識這裏閻東回到家之後家裏黑洞洞的沒有人他直接進了老爸的臥室從枕頭底下**出一把黑黝黝沉甸甸的家夥。

閻金龍這種級別的大哥仇家不少家裏哪能不準備點家夥有一天老東西擦槍的時候被閻東看見從此記在心裏沒事的時候就偷偷**出來把玩一下現在終於到了用它的時候了。

時間還早閻東還沒吃飯家裏也沒有可吃的東西他打開冰箱拿出幾罐啤酒開了電視放片子看是任達華、梁家輝、古天樂演的《***》東少最喜歡這部片子看到裏麵血腥殺人的場景他將啤酒一飲而盡將****在後腰又拿了一把禿叔送他的正宗廓爾喀狗腿彎刀別在腰帶上氣勢洶洶的出門了腳步過處踢的空啤酒罐到處都是。

出了小區門直接上了一輛出租車滿身的酒氣嚇了司機一跳人家都是醉醺醺的從酒店出來這小子倒好從家喝了才出來這一臉的戾氣到底是要幹啥啊。

“去華清池!”東少口齒不清的說。

司機緩了一口氣原來是喝多了去洗澡按摩啊動車子往前開一邊開一邊打開了話匣子。

出租車司機一般都是話癆好不容易逮到一個客人就開始吹牛偏巧這位司機也是華清池的常客此時開始暢談華清池的服務之優良硬件設施之精美一番雲山霧罩的**聽的東少火氣上湧他去華清池是找人報仇的哪能容得司機說他們好話。

“夠了!”東少從懷裏拽出廓爾喀彎刀拍在麵前嚇得司機一個激靈趕緊停止了喋喋不休的廢話老老實實開車。

東少上車的時候沒注意到這輛出租車的後玻璃上貼著一行小字“警民合作標兵車”。這位司機大佬可是有名的治安積極分子最喜歡舉報不法分子了東少喝的醉醺醺的身上又帶著刀一臉的戾氣這不是去洗澡是去砍人啊。

司機眼珠一轉悄悄轉動方向盤拐上了另一條路東少醉醺醺的也沒注意到又往前開了一段前麵警燈閃爍路燈下停了一輛警車四個警察兩個藏青『色』警服的交巡警兩個綠『色』警服的武警身後還背著衝鋒槍。

司機猛打方向盤停在路邊同時打開車門跳出來大喊:“警察他有刀!”

警察聽見喊聲趕緊丟了煙奔過來一邊跑一邊掏槍東少那點酒勁醒了一半慌忙推開車門逃跑連彎刀都忘了拿。

警察看見他逃跑便更加確信有問題大聲警告:“站住再不站住開槍了!”

其實不過是嚇唬而已警察的槍裏連子彈都沒裝呢不過這卻極大地刺激了東少他從腰後拔出**回頭就是一槍。

“砰”槍聲響起警察們趕緊臥倒沒想到這小子居然還有槍!

倆交巡警慌忙給**裝子彈倆武警卻趴在地上把79微衝拽到**前拉槍栓上膛瞄著東少奔跑的背影就是一梭子。

“噠噠噠”一個短點『射』三顆子彈擊中了東少的左腿人當場就撲倒在地**甩出去老遠警察們爬起來迅追上去一擁而上將他按住兩手扭到背後上了手銬這才用對講機通知指揮中心。

四個警察一臉的緊張心中卻是按捺不住的興奮前段時間交巡警老宋就是因為擊斃了持槍歹徒直接從**升成了大隊長現在他們生擒了持槍歹徒也是戰功顯赫啊。

一個警察走過去撿起那支**看了看喪氣道:“倒黴是鋼珠槍。”

道上朋友都知道真鐵不能『亂』玩這是高壓線碰不得不過狼狗汽狗就好說點尤其是用二氧化碳作動力『射』鋼珠的狼狗威力適中隔著外套都能打進肉裏但是卻死不了人是最佳的防身武器出了事也好托人撈閻金龍枕頭底下藏著的就是一把進口的狼狗。

不大工夫警車和救護車來到交巡警和派出所、治安大隊的人都到了這案子不算什麽大案直接移交給治安大隊處理。

人受了槍傷先送醫院救治在救護車上治安大隊二中隊的中隊長楊峰就把東少的手銬給解了拿起手機撥了個號碼說道:“金龍哥你兒子出點事趕緊過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