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3-21 保全公司和大號帕薩特

字體:16+-

第二天劉子光來到總公司前台接待小姐看到他來都是喜笑顏開如今劉副經理可是集團裏炙手可熱的人物大家巴結都來不及呢這些古靈精怪的前台小妹妹簇擁著劉子光往裏麵走嘰嘰喳喳的說著奉承話正好衛子芊從裏麵走出來眼睛一瞪小妹妹們全都嚇得一吐舌頭乖乖回去了。

“李總正在等你跟我來。”衛子芊依舊是一副不冷不熱的表情抱著文件夾扭轉身子往裏走劉子光緊隨其後走進進去。

李總還在會議室和幾個董事開會總裁辦公室裏空無一人衛子芊幫劉子光倒了一杯咖啡端到他麵前竟然坐了下來麵對麵的看著劉子光。

“李總很不容易好好待她她需要你公司需要你。”衛子芊說了這一句沒頭沒腦的話站起來走了劉子光張了張嘴沒出聲衛子芊冰雪聰明又是李紈的高級助理難不成她覺了什麽不成?

很有可能。

過了一會兒李紈開完會回來了依然是黑絲裙裝打扮精神頭看起來還不錯見劉子光已經到了高興的說:“我還擔心你不來呢。”

劉子光說:“我是你手下的職員怎麽能不聽話呢。”

李紈輕笑兩聲放下手上的東西坐在椅子上身子往前傾著開始說:“公司為了做大做強最近在籌劃上市的事情我的計劃是這樣的物業公司這一塊人員比較密集不妨再分割重組把保安業務分出來單獨成立一個**核算的保全公司為咱們至誠集團的各處物業房產以及其他需要提供優質保全服務的單位和個人進行服務這樣在財務報表上比較美觀一些你明白麽?”

劉子光以前好歹也上過一個野雞大專學過財務課程對李紈的話稍微明白些無非是通過賬麵遊戲把報表做的好看一些至誠集團在江北市乃至外地有不少處物業如果單獨成立保全公司的話肥水不流外人田內部資金流來流去做報表會很容易。對上市也有好處。

“我差不多懂一點我需要做什麽麽?”劉子光也身子前傾著一副認真聆聽的架勢。

“你隻需要配合就可以了財務人員我會派過去管理人員你自己安排原先咱們至誠物業公司的保安部門全部分離出來以及集團總部的保安部都歸你管人事權和財權都給你你就是保全公司的第一任總經理當然了集團會對保全公司進行注資而且資本額會過百分之五十一也就是控股。”

“好的我全力配合。”劉子光點頭說。

“你跟我來一下。”說著李紈站起來從抽屜裏拿了一個黑『色』的小方塊帶著劉子光下樓兩人在員工們眾目睽睽之下進了電梯直接下到富豪大廈的地下停車場電梯門打開之後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座龐大的自動化停車場停滿了豪華汽車和富豪廣場的名字很是般配。

李紈手裏拿著的是一把折疊鑰匙她按了一下遠處有輛汽車鳴叫起來兩人走上前去這是一輛鋥亮的黑『色』轎車車前頭帶有大眾的標誌線條類似帕薩特但卻大了一號。

劉子光不由得讚歎了一句:“好大的帕薩特。”

李紈抿嘴一笑說:“這輛車給你用以後也是總經理級別的人了不配輛車說不過去的。”說著就把鑰匙拋給劉子光。

劉子光接住鑰匙拉開車門坐進去李紈也坐到了副駕駛位子歪著頭看著劉子光老劉有些*眼這輛帕薩特的內飾豪華的有些過分了而且是無匙啟動。

“試試。”李紈微笑著說。

劉子光點點頭動了汽車動機輸出很平穩在車裏幾乎感覺不到車已經著了他鬆開刹車汽車緩慢開出去在停車場裏繞了一圈回到車位上讚道:“這車不錯。”

“看你開心的像個收到禮物的孩子都不知道說謝謝。“李紈輕輕嗔怪道。

“忘了忘了謝謝你李紈。”

一聲李紈喊得**很開心眉開眼笑的推開車門下車了說:“你走吧出去熟悉一下車創辦新的保全公司的事情我會讓衛子芊跟進的你也組織一下班子吧招一些精幹的人員進來這個你內行的。”

劉子光點點頭和李紈告別一踩油門奔著停車場出口去了李紈在後麵得意洋洋的看著心裏美滋滋的別提多開心了**的小算盤打得很精準吃人家的嘴軟拿人家的手短這個劉子光既把自己吃了又拿了人家那麽多的東西已經被李紈牢牢捏在手心裏了。

大號帕薩特開出了停車場在大街上徜徉著劉子光覺得不過癮直接出城上了高公路在空曠平坦路況良好的高路上飆了一程度輕而易舉就上了二百一點都不飄。

大紅旗雖然**但是不能上牌子極其耗油零配件也難找偶爾裝一下『逼』還行當成常用座駕可不妥平時沒事就從玄子那裏借車也不好雖然關係到位但畢竟不是自己車用起來不那麽痛快現在可好了劉子光終於有了自己的配車。

這車是李紈送的但老劉一點也不臉紅這可不是吃軟飯是公務配車怕啥他飆夠了才找了個出口下去回到江北市先去了玄子廠裏炫耀新車。

“玄子看看我的帕薩特怎麽樣夠拉風吧。”劉子光得意的拍著鋥亮烏黑的引擎蓋說。

玄子手裏的扳手掉在地上嘴也張的老大:“哥哥哎你這是哪門子的帕薩特啊分明是輝騰輝騰啊豪華車知道不。”

玄子一邊說著一邊圍著這輛車轉了一圈嘖嘖讚道:“還是4.2升加長四座行政版純進口車市價一百三十二萬還不一定能提到車劉哥你老**了這車哪弄得幫兄弟也搞一輛吧。”

劉子光說:“這是公司給我的配車以後汽油錢都是報銷的。”

“劉哥你老厲害了當總裁了還是咋的?”

“集團成立保全公司讓我當頭頭對了(文字版)你有沒有興趣入股啊?”

……

從玄子汽修廠出來劉子光有些感慨李紈真是舍得下本錢啊一百多萬的豪車就這麽送出去老爸老媽說的對李總對自己真的很好背靠至誠集團這棵大樹對自己的展也著無與倫比的便利。

隻是自己那什麽去還李紈這份情?

……

創建新公司的事情緊鑼密鼓的進行著以前保安公司屬於特種行業需要省公安廳批準市公安局審核才能成立一般都是公安局自己才能辦現在國務院出台了新的《保安服務管理條例》社會力量也能自由的創辦保安公司了李紈正是抓準了這一契機才決定將原本屬於物業下屬部門的保安們單獨劃出來搞個公司倒不是為了照顧劉子光而是真的有需要。

保安市場的蛋糕很大誰先下刀子誰吃的多。

現在已經是十一月下旬了正值退伍士兵返鄉之際大批高素質退伍軍人的到來新公司絕不會缺了人手本來劉子光麾下保安就有不少是退伍兵出身讓他們去聯係人員肯定**既解決了員工資源又替社會減輕了就業壓力兩全其美。

新公司注冊資本兩百萬其實集團根本沒投入那麽多錢光是劉子光的那輛輝騰就占了注冊資金的一半以上了雖然是三年的舊車了但是折舊下來還有一百萬往上公司注冊地址也在富豪廣場劉子光擔任法人代表同時也是股東公司裏他占了百分之十的幹股。

新公司成立缺少優秀的管理人員像貝小帥這種『毛』手『毛』腳的小子還是讓他管著夜市攤子和網吧比較好正經職業不適合他劉子光喜歡當甩手掌櫃想找一個有擔當的副手想來想去他把目光放到了李建國身上。

李建國三十五歲據說以前當過兵但他自己從來也沒提過除了身上的一股肅殺之氣幾乎找不到當兵的痕跡疤子他們這些老人都說建國是經曆過大風大浪的人那些往事他不願意提。

劉子光先找到疤子了解情況問他:“疤哥建國以前到底是當的什麽兵你倆怎麽認識的?”

疤子說:“我倆是老鄰居了從小一塊長大的後來我初中沒畢業就輟學了在社會上瞎混建國上完了高中沒考上大學就參軍走了據說當的是6軍吧反正從那之後就沒聯係過後來有一次我被人砍你看我的頭。”

說著疤子就指著自己頭上一道駭人的刀疤一直從腦門延伸到臉上“二十多個人追著我砍拿的是那種鋼鋸條磨成的刀貝小帥用的那種***真快!我現在看見都打怵其中一個小子照著我頭就劈了一刀要擱一般人就砍死了可是我不一樣啊從小我爸就拿棍打我頭我練出來了一刀砍我腦門上刀子被骨頭卡住了我轉頭就跑淌了一路的血啊本以為那次肯定栽了結果建國哥迎麵過來一看是我二話沒說就動手了**我這輩子就沒見過這麽俊的身手招招製敵啊二十多口子硬是被他一個人打跑了然後把我送到醫院所以說我到現在都欠他一條命。”

原來還有這麽個典故啊劉子光若有所思問道:“那他退伍之後怎麽沒安置?”

“不清楚他不想說我不敢問就幫他弄了個攤子他這人不喜歡欠人情有啥事不願意麻煩我我也不勉強他不過奇怪的很呢後來劉弟你出現了建國哥倒是很喜歡和你來往呢。”

劉子光笑笑:“可能我們身上有同樣的東西吧。”

“什麽玩意?我怎麽沒有?”

“軍人的氣質隻有當過兵的人才能察覺到彼此身上的鐵血味道。”劉子光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