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3-23 高土坡終於要**了

字體:16+-

上午十點高土坡棚戶區前幾個出來倒垃圾的居民疑『惑』的看到幾輛黑『色』的小號奧迪車停在路上細雨霏霏幾個大腹便便的中年人倒背著手對著棚戶區指點江山他們都穿著如出一轍的筆挺黑『色』西褲白襯衣黑『色』夾克外套身後也都站著個一臉謙恭手持雨傘的工作人員。

工作人員攤開一張平麵圖規劃局的局長向李書記講解著:“這塊地方俗名高土坡是解放前為了加固江堤形成的一個地區以前生活的是一些逃難者後來晨光機械廠和紅旗鋼鐵廠兩個大型國企的職工也安排在這裏居住久而久之形成了一個大型的棚戶區屬於咱們江北市的曆史遺留問題。這一次咱們下了大決心準備**這裏到這裏的一塊地域。”

李書記一手倒背另一隻手煞有介事的在平麵圖上指指戳戳:“你們啊氣魄太小這裏這裏還有這裏為什麽不拆?要做就要做大嘛要不然怎麽實現江北市的大跨越大展呢?”

局長趕緊點頭稱是說:“李書記**遠矚說的對不過這裏有一處是晨光子弟中學恐怕……”

“咳咳李書記已經調研過了完全可以拆。”李書記的秘書**言道如今趙秘書已經升級成為江北第一秘說話很有分量他伸出手臂來在平麵圖上劃著手腕上一萬四千塊的浪琴表閃著銀光“晨光子弟中學校舍年久失修生源流失嚴重可以轉移到附近學校就讀如果不拆掉這裏將來的c**d就會麵臨一個大傷疤很不美觀經濟效益也上不來。”

趙秘書的話如同醍醐灌頂領導們一----頭稱是李書記當場拍板全拆調研結束領導們上了各自的轎車警車閃著警燈在前麵開路從容離開隻留下一堆圍觀群眾。

高土坡要**了!這可是一個爆炸**的好消息從八十年代中期就說要**一直說了快三十年還沒拆現在終於要動工了。

棚戶區的居民們早就盼望著**了現在的房價是越來越貴傾其所有也不過付個付但是**就不一樣了不管是原拆原建還是異地安置老百姓都不吃虧要知道現在城市展的厲害居民小區都建到外環路去了高土坡可是地地道道的市中心地帶地勢高聳緊臨淮江如果建設住宅小區的話起碼也是和濱江錦官城那種級別的。

老百姓們早就算計了不知道多少編了按照政策應該分自家多少平米的房子或者分多少現金按照高土坡的地價來算起碼每平方六千少點的話也得五千往上那些自家建了小樓的豈不是都達了。

劉子光回家吃飯的時候也聽說了這個消息老爸老媽眉飛『色』舞本來還擔心養老沒有房子的問題現在一切問題迎刃而解了不但兒子單位分了房子老屋也要**不管是給錢還是給房子都行啊大家歡欣鼓舞劉子光卻暗皺眉頭**這種事情最麻煩天知道最後能整出什麽幺蛾子來。

“你們聽說是哪家開商買下的這塊地麽?”劉子光問。

“我們還想問你呢能不能讓李總把咱們高土坡買下啊**的時候照顧照顧咱們家。”老媽一臉向往的說。

劉子光苦笑心說您老人家想問題真是簡單這麽大麵積的舊城改造項目缺了『政府』的支持就是一個吞不下的苦果隻有在有關部門的強力支持下才能變成香餑餑。

可是至誠集團有這麽好的關係麽?

現在劉子光在至誠集團也算是個高層管理人員了接觸到了一些核心的事情最近集團業務開展的並不順利除了在龍陽市拿的那個項目之外本市幾個地塊的競標都失敗了到底是誰在搗『亂』劉子光心裏清楚就是李紈生日那天門口拿著大束玫瑰花的斯文敗類。

下午劉子光到總公司去跟進籌建保全公司的事情李紈出去開會了總裁辦隻有衛子芊在劉子光順便問了一下高土坡**的事情。

辦公室裏沒有別人衛子芊一臉公事公辦的架勢說:“這次土地競買市裏規定了幾個主要條件具備一級房地產開資質競買保證金兩億元公司開過單個項目建築達五十萬平方米以上的各類房地產綜合項目在國內投資開各類房地產項目累計建築麵積三百萬平方米以上在土地交付日起三年內完成建設並通過竣工驗收。”

劉子光聽的一頭霧水不明所以衛子芊冷笑一聲說:“這種條件分明就是為某些企業專門設的條件江北市的開商全部符合這些要求的隻有一家。”

劉子光頓時明白了說:“是誰我不知道但肯定不是至誠集團。”

衛子芊說:“對是大開集團。”

“這個大開好像挺牛的啊比至誠的業績還要強。”

“也不能這麽說大開是以前的江北市第一建安公司改製的早年建設過一些大型項目累計建築麵積當然比至誠要多隻是房屋質量和設計水平哼哼對了前段時間本市有個新聞大開某位副總的兒子飆車死了據說他們家光保時捷就兩輛呢你聽說過沒有。”

劉子光恍然大悟原來囂張的銀龍就是大開副總家的公子啊瘋狂飆車草菅人命原來是有這麽個大後台啊。

“這麽說大開的關係網一定很強大了?”劉子光問。

“那當然這個項目就是專門給他們準備的高土坡地塊大約三百畝項目計容可建麵積七十萬平方算得上咱們江北市的地王了大開這回可算起死回生了。”衛子芊依舊是一臉的冷笑顯然對大開很有成見。

紅星保全公司籌建的事情出了點小麻煩工商局不批說要讓公安局審核公安局又沒有人管這個事情一來二去互相推諉就暫停下來劉子光也沒辦法隻好督促他們快點辦。退伍兵們已經返鄉了李建國和王誌軍他們都招了十幾個人回來了眼看就要開展冬訓了公司執照還沒辦下來算怎麽回事。

“回頭我找找熟人看看到底怎麽回事。”劉子光說。

江北市官場大變動李書記擔任市委書記之後不再擔任市長一職原來的周副市長暫代市長等來年開過**會之後就能把那個代字去掉劉子光的老同學周文也跟著水漲船高成為了市長秘書組織關係也調過去了朝裏有人好辦事找他出麵應該好使。

……

下午還有事劉子光先告辭出來接著去了火車站今天是袁偉出的日子這小子雖然隻有十六歲但是個頭竄的很高還剃了個大光頭在新兵蛋子中鶴立雞群一般穿著草綠『色』的老式6軍作訓服**前掛著大紅花臉上全是忐忑和『迷』茫。

看見劉子光來了袁偉趕緊上去打招呼:“老師好。”

劉子光上下打量一下他說:“不錯有點新兵的味道了。”又拍拍他的肩膀語重心長的說:“到了新兵連別給老師丟人再苦再累也得撐下去記得吃飯的時候一定要搶寧可當出頭鳥也不能怕事該出手時就出手老師的意思你明白的。”

袁偉用力的點點頭說:“蟑螂哥他們都給我講過了新兵連裏需要注意的事項我一定不給老師丟人。”

遠處帶兵軍官開始吹哨子了劉子光掏出一包中南海塞進袁偉的口袋照頭拍了一下說:“去吧記住你是我劉子光的學生!”

汽笛長鳴滿載著新兵的列車向西駛去站台上滿是一臉淚痕的家長們兒子遠行萬裏當父母的哪能不傷心漸漸遠去的車廂內依然是一片舞動的手臂。

劉子光目送火車離去默念道希望軍營這個大熔爐能將袁偉練成一個真正的男子漢。

……

每年退伍時都是老兵們傷心斷腸的時候離開了朝夕相處的戰友回到久別的故鄉多少人不適應地方生活魂牽夢繞著軍營的鐵馬金戈等待就業的時間裏往往是他們**比較頻繁的時候。

但紅星保全公司招募的這些退伍老兵就沒這些麻煩事光是李建國和王誌軍就能把這些刺頭給鎮住再呲『毛』的退伍兵見到王誌軍也得喊一聲老班長人家也不靠資曆壓人別管是徒手搏擊還是負重五公裏越野隨便你挑比贏了我聽你的比輸了就老老實實服從命令。

這些兵員的素質都很高是劉子光托了周文從民政局安置辦拿到名單挑出來的都是野戰部隊的戰士軍事素質過硬的很二十郎當歲的小夥子體力和精神狀態都被部隊調養到了最飽滿的狀態而且熟悉各種武器**作組織嚴密服從**高這種人集合到一起來就是單純當個保安真的是大材小用了。

這是劉子光由衷的想法。

……

家中老人住院腎衰更新不得不放慢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