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3-31 雪夜大逮捕

字體:16+-

虎爺並沒有帶人過來一來是因為他手下暫時沒有人可以調遣二來是因為這種事情根本沒必要和對方硬拚。

搞**是個技術活虎爺早就總結過了。你要和我**律我就和你耍流氓你要和我耍流氓我就和你**律。

剛開始的時候是辦事處和建設局的人員組成的動遷組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勸你們搬家你們一意孤行還搬出什麽城市住房**管理辦法來惡心我好那我不和你們講道理派出安居公司強拆。

高土坡這幫刁民還真有一套老七這麽流氓的角『色』過去都讓人家給花了虎爺嘖嘖連聲拿起了手機撥了個號碼。

“喂楊子麽我是你虎哥有個事你幫個忙。”

……

今天的天『色』很不好陰沉沉的壓得人喘不過氣來劇烈運動後的貝小帥和卓力一屁股坐在地上把刀子丟在地上從兜裏掏出煙來點燃。

戰鬥已經結束對方很有經驗碰到這種不占優勢的場麵便不再還手能跑就跑跑不了就躺下挨打反正也不是啥深仇大恨讓人打幾下也沒啥大不了的剛才貝小帥拿刀劈了三四個人白『色』的羽絨從衣服破口裏飄出來在空中飄『蕩』著好像春天的蒲公英又像是雪花一般。

十幾個安居公司的**還趴在地上護住要害任憑高土坡的青年們又踢又打就是不動哪還有半點昨天的猖狂。

“這幫慫貨一點意思都沒有。”貝小帥伸手從空中抓了一朵羽絨捏在手裏竟然有冰涼的感覺再看手心裏一小灘水是雪。

下雪了今冬第一場雪就這樣飄飄灑灑下起來。

忽然遠處響起了刺耳的警笛聲卓力撿起馬刀喊道:“弟兄們別打了閃!”

昨天千呼萬喚終不來的警察們今天來的倒是挺快五分鍾內趕到現場分局治安大隊、防暴大隊和當地派出所的警車都來了在巷口頭停了一溜捂著厚重多功能執勤服的警員們搓著手從警車裏鑽出來現鬥毆已經結束了。

空中飄舞著雪花地上躺滿了傷員鋼管磚頭丟的到處都是警察們也沒去追那些行凶的家夥反正跑了和尚跑不了廟總能抓住他們。

楊峰和防暴大隊的李誌騰靠在警車邊抽著煙議論著眼前生的事情這種級別的鬥毆算不了什麽但是**質卻比較嚴重要知道被打的可是**公司的人啊。

一個滿臉是血的矮胖子一瘸一拐的走到楊峰跟前說:“楊隊你要給我們做主啊我的耳朵都讓人砍了。”

說著攤開手掌赫然是一隻殘破的人耳朵。

楊峰厭惡的揮揮手:“老七你趕緊上醫院度快點還能接上這邊虎哥已經交代過了我們會處理的。”

“謝謝楊隊。”老七點頭哈腰拿著自己的耳朵顛顛的跑出去攔出租車上醫院去了。

過了一會兒救護車也到了傷勢嚴重的先抬上救護車拉走傷勢比較輕的帶上警車拉回分局去做筆錄。

江岸區分局的院子裏血頭血臉的“受害者”們6續從車上下來擠滿了治安大隊的辦公室他們都是局子的常客了對於這套流程熟悉得很大家的口供出奇的一致都說自己是去做宣傳動員工作的結果被一幫小流氓不分青紅皂白就打了一頓。

案子簡單明了上報給分局長和政委兩位領導當即作出批示這是一起惡意破壞臨江cbd建設項目的鬥毆事件**質很惡劣必須嚴打責成派出所和治安大隊聯合辦理此案。

高土坡這些不良少年的檔案在派出所早就掛號了像劉子光、貝小帥、卓力這些人的名字派出所**們耳熟能詳隻是沒犯什麽大事不想動他們而已現在事情鬧大了就必須采取行動了。

當天晚上十一點鍾一隊**和協警在夜『色』和大雪的掩護下打著手電**進了高土坡棚戶區開始抓捕鬥毆案件的嫌疑人。

那些跟著貝小帥混的小痞子們白天打了一架之後興奮地不得了晚上又出去喝了點酒這會剛回到家爬到**警察就來敲門了家裏人一開門穿著**的警察就帶著一股寒氣湧了進來亮出證件命令協警去把人從被窩裏揪出來拷上。

大冬天的外麵又下著雪想跑都沒地方跑去大多數人束手就擒胡『亂』批了一件衣服趿拉著鞋子被協警押了出去雖然是深夜時分到處雞飛狗跳『亂』作一團。

楊峰領著幾個協警走進了劉子光所在的大雜院他們是來抓捕貝小帥的敲開門之後楊峰舉著**徑直闖了進去絲毫也不理會老貝大叔兩口子震驚的眼神冷靜的問道:“你兒子貝小帥睡在哪裏?”

貝大叔指了指屋裏的一張空床說:“那裏。”

楊峰走過去伸手一**被窩裏還是暖的他銳利的眼神在屋裏掃視了一圈家裏陳設簡單沒啥藏人的地方。

楊峰猛然掀開低垂在床沿上的被單子**指向床底下可是除了幾個柳條箱之外啥也沒有他收起槍說:“貝小帥涉嫌故意傷害已經批捕了你們做家長的也不要包庇縱容那是害了他有他的消息盡快通知警方。”

說完帶著幾個協警出去了老貝大叔兩口子關上門長歎一口氣眼淚流了出去兒子啊兒子這回終於闖下了大禍。

漆黑的院子裏燈火6續亮了起來居民們都披著衣服惶恐不安的站在門口看著他們。

楊峰拿著派出所草擬的抓捕名單用手電照著亮看了一遍納悶的問道:“老王為什麽沒有劉子光這個人我記得他也是高土坡的混子。”

老王正是當初和胡蓉一起搭班的老**他淡淡的笑了說:“劉子光已經搬家了不住在這裏再說他現在也是有身份的人了紅旗幼兒園就是他開的多少人托關係想進都進不去呢你想抓他?”

楊峰鄙夷的笑笑:“還有身份的人混混就是混混再怎麽往臉上貼金也是小痞子別看他現在那麽拽夏天的時候還不是被我打得求饒。”

說罷望著劉子光家黑洞洞的窗戶楊峰啐了一口一揮手電:“我們走!”

當他們離開大雜院隻穿著襯衣襯褲的貝小帥才從房頂上爬下來整個人都快凍僵了牙齒不停地打顫臉都白了他媽心疼的倒了熱茶遞過去貝小帥接過來咕咚一口喝完匆忙抓起衣服往身上套一邊穿衣一邊說:“爸媽我得走了出去躲一段時間。”

貝大叔歎口氣從抽屜裏拿出一疊錢來遞給兒子說:“小帥這次打架你做得對爸不罵你你拿著錢趕緊走不要管家裏了。”

貝小帥雖然年輕也算是一條響當當的漢子當初被人用軍刺釘在電腦桌上的時候都沒掉過淚這回竟然有些哽咽在這個寒冷的冬夜他才突然現爸爸媽媽真的老了。

自己從小就不學好在學校裏抄作業**欺負女同學和男同學打架高中沒畢業就出來混社會整天和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動不動就打架鬥毆身上成天帶著刀子為了自己爸媽**碎了心可是這一次老爸竟然說自己打架做得對這讓他真的百感交集。

眼淚終於沒有掉下來貝小帥遲疑了一秒鍾就接過錢低聲說:“我走了。”說完頭也不回的出了屋子從大雜院邊角處的矮牆翻了出去外麵雪還在下貝小帥抬起袖子擦一下眼淚沿著牆角往外走去忽然暗處跳出兩個人來用強光手電指著他大喊道:“站住!”

貝小帥拔腿就跑兩人隨後緊追但畢竟貝小帥是在高土坡長大的熟悉這裏的地理形勢三拐兩拐就甩掉了追蹤者從小路來到了華清池門口。

洗浴中心門口警燈閃爍幾輛依維柯警車停在那裏穿著**的警察們正從華清池裏往外押人穿著短裙學生裝的技師們和披著浴袍的客人拍成長串灰頭土臉的走出來上了警車。

貝小帥嚇得往回縮了一步趴在牆角仔細看被抓的人裏有沒有卓力看了半天也沒現忽然一隻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驚得貝小帥袖子一甩利刃在手剛想砍過去卻又硬生生的收住了。

站在他後麵的正是卓力二哥臉『色』很差身上穿著工作服腳下是拖鞋馬刀也沒拿在手上他低聲說:“出事了你也別回家了家裏肯定有人堵你。”

貝小帥點點頭說:“我就是從家出來的現在咋辦?”

卓力說:“跑路吧過了風頭再看。”

貝小帥說:“二哥你手機帶了麽我走的急手機落家裏了我想給光哥打個電話。”

卓力說:“別打了現在給他打電話是連累他。”

貝小帥低頭沉默了片刻說:“我現在明白了光哥說混黑道沒前途是有道理的。”

卓力無語拍拍貝小帥的肩膀兩人一起消失在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