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3-37 三磚拍臉驚奇

字體:16+-

板磚啪的一聲正砸在麵門上虎爺的鼻梁子當場就折了鼻血橫流幸虧是這種機製紅磚要是以前那種大青磚這一磚頭下去虎爺的臉非砸平了不可。

一磚下去虎爺就懵了暈頭轉向踉踉蹌蹌『迷』糊中隻隱約看到對方的身影有些熟悉但是額上流下的鮮血很快模糊了他的眼睛啥也看不見了。

這塊紅磚是劉子光特地挑的裏麵都燒焦了結成核了特別的堅硬照著虎爺的麵門一連招呼了三下每一下都是結結實實的啪啪的聲音聽著倍兒脆生倍兒爽快。

對付虎爺這種下三濫就得用下三濫的手段本來這時候應該是躺在李紈溫暖的被窩裏溫香軟玉滿懷的時候可就是為了虎爺這個雜碎劉哥硬是貓在樓道裏將近兩個小時光這口氣就不是三板磚能泄出來的。

板磚和虎爺的胖臉做著最親密無比的接觸每一次親**虎爺的牙齒、鮮血、碎肉就飛濺起來但是顱骨畢竟是人體骨骼中最堅硬的部分砸了幾下之後磚頭斷成了兩截劉子光繼續拽著虎爺的領子一拳一拳猛掏一頓老拳之後劉子光覺虎爺已經沒了氣息。

一把將他摜在地上虎爺終於有了點反應身子佝僂著鼻子和嘴往外噴著血沫胃裏沒消化的酒菜也都噴了出來一股酸臭撲鼻而來熏得劉子光直咧嘴看看四周無人他揪著虎爺的後領子就往小河邊拖。

這個小區很高檔一條蜿蜒的小河穿過小區當初這個樓盤售的時候也算是水文化賣點呢小河引自淮江之水河裏放養了金魚種了蘆葦啥的很有自然風情虎爺平時很喜歡帶著自己的藏獒在河邊散步他怎麽也沒想到有一天自己會被人淹死在這河裏。

虎爺喘著粗氣血和碎牙齒堵在嘴裏說不出話來醉酒之後的他遭遇突然襲擊板磚加重拳打的他毫無招架之力用力的擠了擠眼就看見漫天的小星星自己的身軀正在地上快挪動經驗豐富的虎爺知道對方八成是要毀屍滅跡了。

想掙紮可是一點力氣都沒有想喊滿嘴的血沫不出聲音虎爺絕望的伸出手來想拉那隻拽著自己領子的手突然感覺身子一沉到地方了幹枯的蘆葦被北風一吹沙沙作響這是在河邊啊。

小河尚未結冰但是河水寒冷刺骨這時節要是下河洗澡下半輩子肯定要和關節炎為伍了不過虎爺還沒想那麽長遠他先想到的是對方要嗆死自己。

他猜得沒錯對方扭住了他後脖頸上的槽頭肉像揪小雞一般揪過來往水裏按去冰冷刺骨的河水裏還帶著冰碴子刺激的虎爺一陣抽搐嘴裏胡『亂』往外噴著氣泡兩隻手徒勞的『亂』舞著正當他快要憋死的時候那隻手一提虎爺又浮出了水麵他大口大口呼吸著空氣還沒來得及求饒又再次被按在水裏沒說出口的話變成了一串氣泡浮出水麵。

如此周而複始了十幾次次虎爺肚皮裏已經灌滿了冰水整個人被折騰的一點力氣都沒有就隻等著死了對方似乎這才有點滿意把虎爺提起來直挺挺的戳在河岸上然後退後幾步忽然助跑加過來一記狠狠地穿心腿踹在虎爺後心上把他踹飛到河裏這才拍拍巴掌意猶未盡的走了。

虎爺肥胖的身軀淩空飛起撲通一聲掉到小河裏人的求生本能是極其強烈的何況虎爺的身體素質不算很差晚宴上喝的那一斤多白酒早就吐出來了胃裏又灌滿了冰冷的河水這會兒他比誰都清醒。

**走南闖北半輩子沒想到最後在這小區裏的河溝裏翻船了虎爺手舞足蹈的掙紮著所幸小河很淺隻到人的**口位置那麽深蹬了幾下後終於觸地然後慢慢的往岸邊趟過去可是岸邊**滑無比虎爺花六萬塊錢買的貂皮大衣已經**了水靴子裏也灌滿了涼水變得沉重無比人又受了驚嚇怎麽也爬不上來了。

“救命啊……救命……誰來救救我。”虎爺微弱而淒慘的聲音在小河邊響著可惜這條小河是小區裏比較荒僻的地方大冬天的沒人過來他又徒勞的努力了幾下還是沒爬上去此時河水把內衣褲都浸透了體溫迅喪失虎爺都快哭出來了難道真的要死在這條河溝裏麽?

忽然兩道手電光在遠處晃著虎爺趕緊再喊救命兩個小區物業管理員終於聞訊走了過來見狀大驚七手八腳把虎爺拖了上來。

躺在岸邊的爛泥地裏虎爺終於哭了嗚嗚的嚎著別提多傷心多憋屈了。

……

就在虎爺遭罪的同時老七正帶著五個兄弟在某家小飯館喝酒飯館早就打烊了可是他們還賴著不走桌麵上杯盤狼藉六個人喝了五瓶淮江大曲打出來的飽嗝都帶著濃厚的酒味老七從桌上拿起煙盒一晃是空的扭頭看了一嗓子:“老板再炒個大腸拿兩包紅梅一瓶酒。”

老板拎著酒和煙過來抱歉的說:“大師傅下班了炒不了菜了。”

老七說:“那就隨便炒個雞蛋。”

“灶封了開不了火了。”

“那就弄一碟花生米來。”

見這幫人沒有要走的意思老板一臉的苦相老七的一個弟兄站了起來罵道:“怎麽著你還沒吃完就要趕人你不想幹了啊?”

老七趕緊拉住他:“消消氣。”

又對老板說:“我們晚上有事幹借你寶地再坐一個鍾頭。”

老板沒辦法隻好歎口氣去給他們抓花生米去了。

……

高土坡郭大爺的窩棚裏隔壁小店老板把自己的煤球爐也搬過來了又拿了一口大鋼精鍋放在爐子上煤球燒的通紅鍋裏紅油翻滾旁邊的案板上放著羊肉片、粉絲、白菜還有切好的火腿腸、罐頭肉等食品三個老人一個小夥子人手一瓶二鍋頭一邊吃火鍋一邊喝酒談天。

基本上都是郭援朝和羅克功這一對老戰友在敘舊郭援朝和江北本地人解放前美國人辦的孤兒院裏長大的解放後孤兒院被『政府』接管這些沒名沒姓的孤兒被統一改星“國”“黨”又正好攤上抗美援朝當時社會『潮』流是男孩子叫援朝女孩子叫抗美國援朝的名字就是這樣來的。

後來國援朝入伍參軍因為各方麵素質優秀被選入昆明步校深造畢業後留校任教擔任步兵戰術教官後來越南戰爭爆我軍秘密組織了防空部隊進入北越支援越南人民的抗美戰爭國援朝就在此列不過為了保密將國姓改成了普通的郭。

再後來鑒於美軍對胡誌明小道的滲透破壞北越軍方和我軍組建了一支以中國指揮官和越南士兵組成的特種部隊部隊編號579用以對抗美軍和南越的特種部隊郭援朝和羅克功就是那時候認識的。

那一年郭援朝二十五歲任排長羅克功二十二歲剛從6軍學院畢業任見習副排長。

把酒話當年兩位老人不勝唏噓多少往事都隨風而去隻有戰友情誼永存酒逢知己千杯少這**羅副司令喝多了。

時間過得飛快已經夜裏十一點了隔壁小鋪老板熬不住先回去睡覺了小李也開始打哈欠羅克功說:“老排長我今天來看你可沒帶錢住賓館我就擠在你這裏睡了。”

郭大爺嗬嗬一笑:“好啊咱們多年沒見是該好好聊聊。”

羅克功一扭頭:“小李。”

“到!”小李答應的依然是那麽迅而幹脆。

“聽說有些人想拆老排長的家咱們得防著點你站第一班崗後半夜我換你。”羅副司令說。

“是!”小李這個一根筋羅副司令說啥就是啥他根本都不**慮的。

過了一分鍾小李回來了:“報告外麵還有一班崗沒下。”

“哦?”羅副司令披衣出來驚訝的看到林浩居然還沒走。小夥子躲在避風處地上一堆煙頭。

“小夥子你怎麽還在?”

“報告副司令員我還在執勤當中。”

“你回去休息吧告訴你們經理這邊有我。”

“報告副司令員您不是我的直接指揮官我不能服從您的命令。”

羅副司令笑了:“小夥子不錯是個好兵不過你的指揮官不在這裏我暫時接手指揮權現在我命令士兵林浩立正!”

林浩啪的一個立正挺立的身軀如同標槍。

“你的哨位現在由我部接替執勤任務。”

羅副司令話音剛落小李就正步上前向林浩經曆林浩回禮兩人一絲不苟的坐著正規哨位換崗的動作這一刻破爛的棚戶區邊緣竟然莊嚴的如同部隊的大門口。

一聲聲口令中林浩下了哨位邁著正步離開了郭大爺站在窩棚門口眼角有些**潤耳邊似乎回響著悠長的熄燈號。

羅副司令望著林浩遠去的身影搖頭歎氣:“多好的兵啊可惜了。”說完一轉身鑽進了窩棚:“老排長再來一瓶二鍋頭吧。”

……

一幫醉漢勾肩搭背走了過來雖然喝得醉醺醺的但是神智都還清醒老七嚷道:“弟兄們招子都放亮點到時候給我往死裏打出了事算七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