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3-38 軍區特大緊急出動

字體:16+-

雪已經停了北風呼呼的吹沿街的房子雨棚下都垂著一尺多長的冰溜子今年冬天特別的冷深夜十一點鍾街上一個行人都沒有萬籟俱寂黑燈瞎火隻有偶爾一兩聲狗吠傳來卻更顯得冬夜之蕭瑟。

六個男人踩著積雪吱吱呀呀響一路走了過來他們都戴著『毛』線帽子穿著厚厚的羽絨服嘴裏噴著白氣手裏拿著報紙包裹的條狀物體。

快到地方了老七示意大家停下問道:“家夥都拿好了麽?”

眾人把報紙扯開『露』出二尺多長的鐵尺和自來水管都是揍人的利器能把人打得很疼但是又不至於出人命。

“油呢?”老七又問身邊一個矮胖子。

“現成的我從泥頭車油箱裏抽的。”矮胖子拎起手裏的鐵皮油桶說。

“你tm的吃屎的啊怎麽能用柴油要用汽油!你第一回放火麽這點常識都沒有?”老七低聲罵道。旋即又擺了擺手說:“算了能點著就行走吧。”

六個人繼續前行眼瞅著前麵就是高土坡棚戶區了釘子戶老郭頭的家就在高土坡的進口處不把這個釘子拔掉以後連土方車進出都困難所以虎爺下了死命令今夜必須把這件事解決上麵都打點好了盡量不要弄出人命當然了萬一出了意外也不是兜不住。

情報說這幫釘子戶很團結還安排了人站哨但是老七估**著這麽冷的天站哨的也該撐不住回家睡覺去了吧可是走到附近影影綽綽就看見一個人站在那裏好像站崗的樣子。

“**還真有種。”老七也不知道是罵還是讚啐了一口說:“過去把他擺平然後幹活。”

兩個人這就提著截成二尺長的自來水管上去了這可不是新式的pvc管子而是老式的鍍鋅鐵管子照頭夯一下腦漿子都能砸出來他倆踩著積雪走過去吱吱呀呀的聲音驚動了對方那人一偏頭。喊道:“口令!”

還口令你真當是站崗放哨呢兩個夥計也不答話掄起水管子照頭砸過去呼呼地破空之聲讓人心驚。

可是骨頭碎裂的聲音和慘叫並沒有響起對方反應奇快居然一閃身躲了過去左手向腰部伸去同時喝道:“幹什麽的!”

襲擊者根本不答話繼續揮舞著自來水管猛打過去小李一偏頭鐵棍正敲在肩膀上雖然冬天穿的厚他還是感到一陣鑽心的疼。

小李這名戰士思想比較單純沒想太多事情這次貼身保護羅副司令是他的榮耀也是神聖的使命自從踏上火車以來他的神經都是緊繃著的張秘書的話猶在耳邊回響:副司令的安全要是出了岔子我槍斃你。

軍中無戲言那可不是鬧著玩的這幫人漏夜前來二話不說就拿鐵棍招呼不是對付羅副司令還能是啥要知道羅副司令可是戰區副司令啊敵人的眼中釘肉中刺多少人想置他於死地而後快呢司令部警衛營的政委教導過大家必要時刻哪怕犧牲自己也要保護長的安全小李深以為然。

養兵千日用兵一時平時苦練的功夫終於派上了用場小李一邊大喊:“長有危險!“一邊迅拔槍出來推彈上膛。

積雪的反光帶來暗淡的光芒照見對方手裏黑漆漆沉甸甸的家夥事竟然是槍!老七等人不但沒有害怕反而興奮起來槍這個東西在黑道可是稀罕物如果弄一把在手上江湖地位立馬扶搖直上啊老七來不及多想大喝道:“搶槍!”

剩下幾個夥計全都撲了上去小李來不及考慮抬手衝著最近的人就是一槍。

“砰”槍聲響起中彈的人一個踉蹌就栽倒了小李再次扣動扳機的時候一件意外的事情生了竟然沒有子彈了。

這是九二式**的一個設計弊端彈匣卡筍過於外凸偏巧小李又是個左撇子緊張情緒下手掌不自覺的加力按下了卡筍彈匣脫落掉在地上。

見對方真動了槍老七是又驚又怕人在這種時候思維變得很僵硬根本來不及考慮太多但見對方開了第一槍之後就沒子彈了他們趁著這個機會一窩蜂的衝了上去。

小李示警的時候羅副司令都聽到了開槍的那一刻他剛要出來槍聲響起經驗豐富的羅副司令連眼睛都不眨一下推門而出二話不說加入戰團。

對方是為何而來羅副司令心裏明鏡似的還不是想拆老排長的房子對付這種地痞流氓沒別的辦法就是一個字打!

狹路相逢勇者勝一個不要命的小李再加上身經百戰的羅副司令以及手握扳手趕出來支援的郭大爺五個流氓被打得落花流水明顯落了下風。

老七急了沒想到對方埋伏了高手在這裏啊偷襲成了強攻打架又不是人家的個兒他隻能大喊一聲:“兄弟們閃!”

一夥人丟下鐵棍和油桶落荒而逃小李撿起彈匣裝進握把嘩啦一聲推上子彈就要追被羅副司令製止:“窮寇莫追!”

小李抬頭一看驚呼道:“長您負傷了!”

羅副司令臉上有血!

小李連想死的心都有自己失職了真該槍斃手裏拿著槍都能讓長負傷這個警衛員是咋當的!

不過現在不是自責的時候他急切的說:“長我送您去醫院。”

羅副司令擺擺手:“不妨事不是我的血。”

郭大爺嗬嗬笑道:“想讓羅克功見血可沒那麽容易想當年三個美國海豹隊員和他肉搏都沒占到什麽便宜。”

羅副司令說:“好漢不提當年勇老排長你沒事吧?”

郭大爺說:“我老了經不住折騰了一次兩次還能應付天天這樣搞遲早把我老骨頭搞散架。”

羅副司令爽朗的一笑:“好辦我這回來就是幫你一勞永逸的解決問題對了你的身手也沒生疏啊這些年來還練著呢?”

他們在這邊說著話小李已經撥通了張秘書的電話。

張秘書還在加夜班保密電話就放在手邊刺耳的鈴聲響起他抓起話筒問道:“哪裏?”

“張秘書長在江北市高土坡遇襲長臉上有血急需增援和救護!”

是長警衛員小李的聲音急切而焦慮張秘書騰地一下就蹦起來了副司令員遇刺!這可是天大的事情真要出了問題不知道多少人的肩章要被摘掉他吼道:“不要掛電話保持聯絡援兵馬上就到!”

辦公室裏其他同事都被張秘書的舉動嚇壞了驚訝的看著他張秘書冷靜的說道:“副司令遇刺情況不明馬上聯係江北軍分區火增援!打電話給軍區特大應急分隊還有空軍戰備值班機場立刻緊急出動!”

“是!”所有人立刻丟下手上的工作投入到緊張的調遣工作當中。

……

老七帶著兄弟們狂奔出幾百米這才氣喘籲籲的停下伸頭看看後麵沒人追大罵道:“路子挺野的居然動噴子了把二『毛』都放翻了。”

剛才提著油桶的矮胖子心有餘悸的說:“媽呀這都啥人啊膽子忒大了。七哥咱們現在咋整?”

“咋整還能咋整報警抓他們敢玩噴子這可是殺頭的罪我馬上聯係虎哥。”

撥打虎爺的手機可是始終是“您撥打的手機暫時無法接通請稍後再撥。”

虎爺八成是躺在哪個小浪娘們的被窩裏舒坦呢老七沒辦法靈機一動想起虎爺曾經給自己一個號碼是分局治安大隊楊警官的楊警官和虎爺是好朋友黑白兩道都玩得轉虎爺說過萬一有啥大事可以找他幫忙。

於是老七便撥通了楊警官的手機。

……

今天是金碧輝煌裝修完畢重新開業的日子楊子喝了不少酒興奮勁挺足睡不著於是便打電話喊來自己的好哥們防暴大隊的李誌騰再加上幾個平時玩的不錯的夥計湊在金碧輝煌的二樓包間裏打麻將。

外麵寒風肆虐室內溫暖如春兩位警官都穿著桑拿服身邊陪著一位嬌滴滴的小姐這可不是那種掏錢就能上的雞而是會所裏專門培訓的高級特服人員都是大專文化呢女孩子穿的很少熱乎乎香噴噴的身子貼在楊子身上幫他**著牌笑嘻嘻的說:“這張牌是幺雞。”

楊子哈哈大笑伸手在女孩子**掐了一把讚道:“手感不錯。”也不知道是說自己的手感還是說小姐**牌的手感。

李誌騰也跟著嘿嘿的笑起來說:“對了楊子你副大隊長的任命啥時候下?到時候可得好好擺一場。”

楊子淡淡的說:“李書記就職以後市局這一塊動作很大宋下台了你二叔倒是有可能上去就憑我家老爺子的人脈去年我就該提副大隊的就是宋一直壓著現在嘛估計就這兩天的事情對了你也活動一下該挪挪位置了。”

李誌騰撓著頭說:“防暴大隊沒油水你幫我想想去哪裏好。”

“派出所或者治安大隊看你想怎麽玩了……五餅**一條龍胡了!”楊子一邊說一邊將麻將牌推倒眾人紛紛讚歎給籌碼正在這時手機響了。

雖然是陌生號碼但是這個點打電話過來肯定有大事楊子想了想還是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