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3-39 司令員也敢抓

字體:16+-

楊峰抓起手機按了接聽鍵用肩膀夾著道:“喂誰啊?”

對方急促的說了幾句話楊峰麵『色』一變也不洗牌了用手捂住手機話筒說:“你們幾個出去。”

幾個特服小姐乖乖的出去了楊峰拿著道:“你確定對方動槍了?他們幾個人?”

電話那頭的老七說:“確定我拿**命擔保而且不是一般的噴子起碼是54級別的一槍二『毛』就倒了他們好像有三四個人吧身手還都不錯。”

楊峰說:“你現在什麽位置不要動我馬上過來。”說完掛了電話站起來說:“出事了高土坡那邊有人動槍估計是劉子光團夥幹的。”

李誌騰立刻興奮地站了起來說:“楊子這是個好機會啊。”

楊峰嘴角浮出一絲自信的冷笑說:“我就知道這小子憋不住終於跳出來了上回交巡警那邊不是提拔了一個敢開槍的老宋麽這回……哼哼。”

李誌騰摩拳擦掌一推椅子說:“還等啥趕緊行動吧。”

楊峰點點頭:“走!”

兩人一邊下樓一邊低聲商量到底要不要通知領導調動武警沿途穿著白襯衣雙手交叉放在襠部的服務員看見他倆過來都低頭致意:“楊哥好李哥好。”

出門上了車楊子想了想說:“想立功的話就不能通知上邊這樣吧你喊你隊裏的人我再招呼幾個夥計咱們幾個就把這個事給辦了。”

李誌騰獰笑道:“對要是讓11o那幫人搶了先咱就隻能喝風了。”

楊子也嘿嘿一笑動了路虎昂貴的進口豪華越野車一陣咆哮在凍得堅硬的冰雪路麵上如履平地。

……

江北軍分區警備司令部值班室寒冷漫長的冬夜裏幾個值班參謀無聊的直打瞌睡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著和平年代不可能有重大軍情最多是支援地方上掃個雪救個災啥的沒必要緊張兮兮的。

忽然紅『色』的緊急電話響了起來這是內線保密軍話僅供緊急軍務聯絡隻要響起來絕對是大事!

王參謀正坐在椅子上瞌睡電話鈴嚇得他一個激靈趕緊抓起話筒說:“警備區值班室。”

對方的嗓門很大:“這裏是軍區值班室羅副司令員在江北市遇襲命令你部火支援地點是……”

值班室的軍官們全*了這可不是演習更加不會是惡作劇誰敢開這種玩笑那可是要賠上身家**命和政治前途的愣了幾秒鍾所有人跳了起來按動電鈴抓起電話調動部隊通知領導值班室裏忙成一片。

警備司令部警通連宿舍淒厲的電鈴聲突然響起訓練有序的士兵們從**跳起來用最快的度穿著衣服緊張有序的從槍架上取下九五式自動步槍和鋼盔連長和指導員一臉的鐵青讓文書打開櫃子實彈士兵們拿到沉甸甸黃橙橙的子彈才明白這不是演習。

司令部院子裏五輛勇士軍用越野車和兩輛履帶式裝甲運兵車已經動了藍『色』的煙氣從排氣管裏噴出來兵營門口背著**的軍官嘴裏叼著哨子拚命地吹著大隊全副武裝的士兵從裏麵衝出來往越野車和運兵車裏鑽他們的度已經夠快了但是軍官們還是不時的看表焦躁的喊道:“快快快!”

軍分區司令員和政委都已經通知到了正在火趕來司令員剛才在電話裏說:“不惜一切代價保護軍區長的安全授權指揮軍官動用所有武器長要是出了岔子誰也別想好過!”

軍分區老大都放了狠話誰敢不拚命這會子軍分區司令員心裏那個焦躁啊後悔啊其實白天的時候軍區張秘書就打過電話來提醒他羅副司令過去了但是司令員考慮到羅副司令的脾氣做事的時候不喜歡成群結隊前呼後擁甚至不喜歡被打擾再加上是和平年代沒啥可擔心的。

沒想到稍一疏忽還是出了事情雖然羅副司令年紀還不如自己大軍銜也和自己一樣是少將但是此少將非彼少將人家羅副司令可是軍委相中的人才聽說明年有可能直接調總參工作呢前途不可限量這樣一個人才要是在自己地麵上出了事啥也不說了等著提前退休吧。

……

省城南郊某軍用機場兩架米171直升機已經轉動了旋翼這是軍區特戰大隊的戰備執勤直升機24小時待命就是為了執行這種緊急任務。

五輛酷似悍馬的東風鐵甲越野車風馳電掣的開了過來急刹車停下一隊士兵迅從車上跳下一言不弓著身子跑向直升機飛行員瞄了他們一眼頓時認出這是駐紮在機場附近的軍區特種大隊反恐中隊全軍區最精銳的士兵深夜調動反恐中隊肯定是出了很嚴重的事情。

二十五名士兵登上直升機地勤人員做了個手勢米171迅升空向北方飛去機艙裏士兵們麵無表情一言不出動的時候指導員做了很簡單的動員工作說羅副司令遇襲了急需增援。

要知道羅副司令可是軍區特大的創始人和任指揮官特大一直在他的關懷下成長壯大士兵們和副司令員之間的感情難以用語言形容司令員出事他們恨不得自己**上翅膀飛過去。

……

江北市滿是積雪的街道一角路虎覽勝一個急刹車停下凍得哆哆嗦嗦的老七扔掉煙頭從角落裏走出來陪著笑臉湊上去楊子降下車窗喝道:“上車!”

一行人爬上路虎老七坐在副駕駛位子上指路路虎調頭朝高土坡駛去同時李誌騰也打完了電話平時幾個玩的比較好的防暴大隊同事正好都在宿舍裏還沒睡覺這會正開車趕過去呢。

金碧輝煌距離高土坡的距離本來就不是很遠加上去接老七的時間也不過十分鍾當他們快到高土坡的時候分局的增援人馬也到了。

一輛帕拉丁打著雙閃停在路邊路虎開過來和他並排停下車窗降下帕拉丁裏伸出幾張熟悉的麵孔都是平時玩的不錯的夥計治安大隊兩個人防爆大隊三個人都是人高馬大的漢子。

其中一人隔著窗戶遞過來一把槍李誌騰伸手接了塞在腰裏彼此會心的一笑兩輛車又動了。

“老七你叫老七是吧你看清楚沒有到底什麽人?”楊子一邊開車一邊問道。

“看清楚了二十來歲小家夥脾氣挺衝帶著噴子噴子那麽大肯定是54沒錯。”老七比劃著大小講解著。

楊子點點頭應該沒錯了劉子光那小子手底下都是這種人沒想到居然連槍都混上了這回他可算栽了涉槍那是大案誰都保不了的。

……

高土坡郭大爺的窩棚前羅副司令正在給那個中槍的小子檢查傷勢被九二式**近距離擊中可沒有什麽好果子吃二『毛』躺在地上隻喘粗氣眼睛望著天哆哆嗦嗦說不出話來。

“算你小子走運貫通傷死不了。”羅副司令說著讓小李幫忙把傷員抬到窩棚裏去止血包紮可是當小李搬動二『毛』的時候忽然哎呀了一聲。

羅副司令猛抬頭隻見小李捂著腹部血從他的手指縫裏滲出來一滴滴淌到雪地上血紅一片。

剛才的打鬥中小李被人紮了一刀因為過分緊張腎上腺素分泌的原因竟然沒覺得疼他穿的衣服是深『色』的外麵天『色』又黑血滲出來都沒注意到直到搬動二『毛』的時候才覺。

“長我……”小李抬起頭眼神『迷』茫手機也滑落了。

“小李讓我看看。”羅副司令抓住小李一把扯開他的衣服隻見一個駭人的口子正往外冒著血羅副司令按住傷口一扭頭喊道:“繃帶!”

郭大爺急奔進屋去拿繃帶和雲南白『藥』多少年過去了老軍人依然保持著隨時預備緊急『藥』品的習慣。

地上手機裏傳來張秘書急切的呼喚:“小李你怎麽了出了什麽事!”但是沒有人回答他這當口誰還顧得上接電話。

軍區值班室張秘書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電話裏喊著要繃帶的聲音他聽到了沒想到現場的失態竟然嚴重到這種地步!

郭大爺拿著繃帶和雲南白『藥』奔出來的時候四道雪亮的光柱照『射』過來改裝後的氙氣大燈照的人睜不開眼隻聽下急促的刹車聲和叫罵聲是剛才那幫人回來了!

“就是那幾個人!”老七指著窩棚前三個人說道楊子點點頭推門下車拔槍在手喝道:“警察把手舉起來!”

防暴大隊的幾個夥計跳下車來舉槍在手呈扇麵狀圍了上去老七也得意洋洋的跳下來好整以暇的點了一支煙準備看熱鬧了。

羅副司令眯縫著眼辨認出對方是警用牌照手裏拿著的也是79式微型衝鋒槍這種架勢應該不是黑幫分子能擁有的既然是警察就沒什麽可擔心的了他喊道:“快叫救護車這裏有傷員。”

李誌騰快步上前伸手就去扭羅副司令的胳膊:“叫什麽叫給我老實趴下!”

被一大堆槍口指著堂堂軍區副司令員也不敢反抗隻能被李誌騰一把扭住照著膝蓋窩踹了一腳按倒在雪地上。

“長!“小李掙紮著要爬起來又被另一個防暴隊員一槍托打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