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3-55我堅信,正義一定存在

字體:16+-

劉子光是啥人,運籌帷幄決勝千裏的角『色』,就算有單騎走千裏的本事,也要預備著後援人馬,隨時上來應付不時之需。

剛才紅姐他們進去之後,老半天沒出來,劉子光就知道要壞事,金碧輝煌這幫壞種怎麽肯輕易放人,於是先讓王星進去看看情況,他在外麵調遣兄弟過來助陣。

雖然卓力貝小帥跑路了,李建國王誌軍他們在鄉下訓練,但劉子光麾下依然保持了一支常備軍,現在至誠集團下屬所有保全單位都劃給了紅星公司,這家公司雖然名義上是新成立的公司,但其實從事保安業務已經好幾年了,今天下午正好召開年終總結大會,各個下屬單位的人都過來了,足有百十號精壯戰鬥力。

更巧的是,南泰六建的木三水經理也在誌誠花園,劉子光幫他聯係了個項目,在小區裏建一個遊泳池,他正帶著挖掘機和一幫民工幹活呢,聽說劉哥有事,二話不說就把自己新買的卡特彼特挖掘機派來助陣了。

保全公司的年終總結大會變成了實戰演練,總部的保安部長曹達華帶隊,百十號人員分乘出租車、電動車、自行車迅抵達現場,家夥都是現成的,劉經理未雨綢繆,倉庫裏時刻準備著上百把鎬頭和鶴嘴鋤、鐵鍁、消防斧等民用工具,以及塑料安全帽、口罩等物,拿出來就能用。

試問整個江北市,能在十分鍾之內調動上百號精兵強將的單位,恐怕除了武警支隊就是劉子光的紅星公司了,曹達華也是當過武警快反應中隊長的角『色』,指揮百十號人遊刃有餘,隻見他站在6地巡洋艦踏板上,指揮若定,意氣風,一百多名保安分成五隊,多路並進,直撲金碧輝煌,卡特彼勒也轟鳴著,冒出一陣藍『色』的尾氣開過來。

沒見過打群架還講究陣法的,多路小群突進,中間是挖掘機開道,金碧輝煌的大門雖然結實,但也架不住挖掘機的大鏟子啊,真要打起來,損失恐怕要過六位數,到時候金龍哥回來怎麽交代?

剛才還神氣活現的三姐啞火了,到底是女人,遇到複雜的場麵就撐不住了,隻知道躲在櫃台下麵狂打電話,可是今天閻金龍出去和土地局趙局長談事兒去了,手機也關了聯絡不上。

金碧輝煌裏值班的**已經被劉子光打殘了一半,現在上陣的都是些湊數的服務員,見到這陣勢都*了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所措。

王星鬆了一口氣,握著酒瓶子的手心裏全是汗,滑溜溜的拿不住,他換了一隻手繼續拿酒瓶茬頂住二叔,對李老漢父女說:“過來,到我身後藏著,待會打起來抱著頭別動。”

一場大械鬥一觸即,正當挖掘機快要頂到金碧輝煌大門的時候,兩輛桑塔納警車鳴著警笛開到了現場,派出所**老王聞訊趕到了。

警車停下,老王帶著一個搭班的年輕警察和四個全副武裝的保安下了車,揮舞著雙臂攔住挖掘機,大聲說著什麽,但是聲音卻被挖掘機的轟鳴壓住,絲毫也聽不見。

曹達華一擺手,挖掘機熄了火,他上前和老王交涉了幾句,老王點點頭,拍拍曹達華的肩膀說了些什麽,曹達華搖搖頭,老王無奈,隻得走過來敲金碧輝煌的大門。

“三姐,咋辦?開門麽?”門口處警戒的**大聲問道。

“開!警察來了怎麽不開門。”三姐嚷道,顯然又恢複了囂張的神『色』。

電動卷簾門慢慢的升起,但是升到一半卻又停下,讓老王鑽進來,老王不由得哀歎了一句:“就這氣量還和人家鬥,不夠丟人的。”

進來以後,人群閃開一條通道,老王直接走到劉子光麵前,看看王星,厲聲喝道:“把人放開!”

王星眼神猶疑了一下,握著酒瓶岔子的手卻更堅定了:“警官,金碧輝煌非法拘禁,我們是來要人的,不是來**的。”

老王的目光轉向劉子光,劉子光簡短的將事情始末敘述了一下,老王聽了點點頭,問櫃台裏的女人:“三姐,你們這裏有沒有李大丫這個人?”

三姐昂然從前台裏走出來,憤憤然道:“他們血口噴人,我們金碧輝煌的招工手續非常完善,從來不會用那些不三不四的人,他們幾個就是來找事的,王警官你是沒看見,這小子打傷我們十幾個工作人員呢,我們一直忍著沒動手,就是想等你來主持公道。”

老王又看看坐在地上的紅姐,縮在牆角的李老漢父女,心中有了數,他過去把劉子光拉到一邊低聲說:“別鬧得太大,先讓你,他不是能當家的人。”

自家兄弟就在大門外,劉子光也不擔心什麽,他對王星使了個眼『色』,王星這才悻悻的將老二推了出去。

二叔今天在眾弟兄麵前丟了臉,恨得咬牙切齒,從旁邊人手中接過『毛』巾,按在脖子傷口處,疼得他呲牙咧嘴,狠狠瞪了王星一眼,說:“行,你小子千萬別讓我碰見。”

王星大怒,邁步上前就要去揍二叔,老王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他,二叔也勇猛起來,從旁人手裏奪過一根橡皮棍,作勢要衝過去和王星玩命,當然也被眾人死命拉住。

老王說:“都不許動手,今天平安夜,你們都給我消停點不行麽,劉子光,帶著你的人走,三姐,讓你的員工克製點。”

三姐一瞪眼:“想走?門都沒有!打傷我的員工這筆賬怎麽算?當我們金碧輝煌是公共廁所啊,誰都能來『尿』一泡?老娘今天把話撂在這兒了,想走可以,每人卸一條胳膊。”

劉子光冷笑,知道這是三姐在充大瓣蒜,想找回一點麵子,王星卻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看著王警官,心說這可是警察在場的情況下啊,金碧輝煌的人竟然如此猖獗,那要是平時,那不得殺人奪命啊。

可是老王卻隻是見慣不驚的笑笑,客客氣氣的說:“三姐,給我個麵子吧,馬上過年了,轄區裏不想再鬧出什麽事兒來。”

三姐點起一支煙,眼睛翻白,望著天花板說:“那不行,我得要個說法才行。”

“要你馬勒格壁!把我姐妹交出來,不然讓劉哥拆了你的金碧輝煌!”緩過勁來的紅姐突然飆,站起來破口大罵,華清池**教練的名頭不是白給的,不光吹簫有一套,罵人更是一絕。

三姐足足愣了五秒鍾才回過味來,也拍著桌子對罵起來,場麵愈加混『亂』,兩下裏眼瞅著又要動手,二叔趁人不注意,悄悄鬆開了兩條比特犬的繩索,兩條早就蓄勢已久的猛犬如同離弦利箭一般騰空躍起撲向當其衝的劉子光,血紅的眼珠子閃著凶光,大嘴裏涎水滴濺,獠牙駭人。

劉子光早就注意到了二叔的動作,狗的動作快如閃電,他的動作比狗更快,雙掌一拍,千鈞之力正打在兩個狗頭上,兩條猛犬的腦袋碰在一起,“砰”的一聲巨響,然後就看到這兩條金碧輝煌的看家狗躺在地上抽搐著,眼睛鼻子耳朵嘴裏都滲出血來。

四下裏一片寂靜,劉子光拍拍巴掌說:“***還想要說法,當我外麵一百號弟兄是擺設啊。”

氣氛再度緊張起來,老王歎口氣,又把劉子光拉到一邊勸說:“別鬧了,沒有好處,金碧輝煌就算扣了你的人,這會兒也藏起來了,你還真能把這裏翻個底朝天啊?我還有件事告訴你,楊峰現在升了副所長,他和閻金龍的關係你又不是不知道,鬧大了,你吃虧。”

劉子光抽著煙不說話,老王拍拍他的肩膀說:“你考慮一下。”然後又走到三姐那邊語重心長的勸說:“三姐,這樣沒意思,真打起來你吃虧,你也不是沒聽說過劉子光的名頭,手底下這票人相當能打,姓劉的和閻總早就有過節,根本不會有什麽顧慮,真要把金碧輝煌砸了,你怎麽給閻總交代,聽我一句話,退一步海闊天空吧。”

三姐咬咬牙,說:“行,老王哥我給你麵子,來人啊,開門。”

金碧輝煌的卷簾門打開了,劉子光他們在老王的陪同下走出了大門,劉子光特意走在最後,等就要出門的時候,回頭衝三姐和二叔客客氣氣的說:“走了啊,回見。”

……

看到老大安然無恙的出來,兄弟們一陣歡呼,簇擁著劉子光和王星,耀武揚威的走了,金碧輝煌的工作人員們士氣大挫,無不垂頭喪氣,罵罵咧咧。

兩條死狗被拖走,沒精打采的清潔工拿著拖把清掃著大理石地麵上的血跡,三姐和二叔坐在一起商量著。

“**,見血了,我活四十多歲還是第一次讓人拿家夥頂著脖子,回頭我非廢了這小子不可。”二叔**著脖子上的紗布說。

“老二,那幫新來的得嚴加管教,所有人的手機都得沒收,要不然隔三差五來找人,這生意就沒法幹了。”

“你放心好了,這事交給我,保管讓她們服服帖帖的,還有那個什麽叫大丫的,害老子挨打,我非打斷她一條腿出氣不可……”

……

停車場上,老王站在警車前勸著劉子光:“小劉,金碧輝煌的靠山很硬,是你沒辦法撼動的,唉,我也隻能說這麽多了,你好自為之吧。”

說完老王上車走了,劉子光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品味著老王話裏的意思,王星湊過來說:“劉哥,這警察怎麽這樣,合著就是一和稀泥的啊?”

劉子光說:“你能指望一個片警幹什麽?老王已經很敬業了,咱們走。”

走到汽車前,劉子光把身上所有的錢都掏了出來,又向曹達華借了兩千塊錢,把紅姐叫過來交代:“小紅,把這些錢給老李,就說是他女兒的獎金,讓他趕緊回家給老婆看病,大丫的事情我們會處理的。”

紅姐感激的看了劉子光一眼,拿著錢走了。

回去的路上,劉子光久久的沉默著,王星和沉默著,兩人各自想著心事,一直到小區門口,劉子光才說:“王星,你相信這個世界有正義存在麽?”

王星斬釘截鐵地說:“我堅信,正義一定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