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4-36 市長家送禮

字體:16+-

劉子光隨便翻了幾頁書,很隨意的讚賞道:“還是明代成化九年的內府刻本呢,禦製版本,專門給皇上看的,可惜不全,隻有一冊,不然應該很值錢。..|com|”

他完全沒有注意到李紈和衛子芊驚訝的眼神,又拿起圍棋子在手裏摩挲著,評價道:“嗯,是正宗雲子,應該是宣德年間的東西,不過卻不是宮裏的,流落鄉野時間較久,有些汙了,器具也不是原配,應該是後來配的,看這漆器的款式,大概是明末的了。”說著一翻底,笑道:“果然,是天啟朝的。”

李紈和衛子芊麵麵相覷,震驚的說不出話來,衛子芊瞪大了眼睛問道:“你……你以前在拍賣行工作過?”

“嗬嗬,不是,我對明代曆史比較感興趣而已,這兩樣禮物選的不錯,價錢不算貴,但是不俗,有分量,很好。”

李紈問衛子芊道:“他說的都正確?”

衛子芊搖著頭說:“何止是正確,簡直是精確,圍棋的具體時代就連拍賣行的人都不能確定,隻說是明朝中葉的,他一口就能確定是宣德年間,太難以置信了。”

李紈歪著頭看著劉子光,忽然開口問道:“你能說出具體價格麽?”

劉子光笑著說:“內府刊印的書籍本不值錢,就算裝幀精美的,成本也不高,內府書籍沒有定價,成本具體我也沒計算過,不過外麵書局裏同等書籍售價應當在十五文附近,那盒雲子價錢就容易估算了,我以前在濟南家裏有一副比這個品相還要好的,價值二十兩。”說著輕輕摩挲著圍棋,似乎沉浸在對往事的回憶中。

李紈的嘴慢慢長成了o形,看了看同樣驚訝的衛子芊,她問的是拍賣價格,這兩樣東西價值幾何人民幣,而不是明朝時候的價錢,劉子光倒好,直接把明朝價格報了出來,而且極其精確。

“你……你在濟南住在哪裏?”衛子芊『插』嘴問道。

“趵突泉……嗬嗬,趵突泉公園附近,算了,都是過去的事情了,不提了。”劉子光笑道,神情間卻有些難以掩飾的落寞。

“哦,子芊,這兩件禮物多少錢?“李紈明白那些往事或許是劉子光不想提及的,便岔開了話題。

“劉總說的沒錯,這本禦製資治通鑒綱目成交價八千元,那副圍棋價格高一些,三萬元。”衛子芊說道。

李紈點點頭,說:“周市長是高級知識分子,喜好古書,手談,這兩樣禮物屬於對症下『藥』,而且價格不高,格調風雅,相信他一定會笑納的。”

劉子光讚道:“還是李總功課做的足啊。”

李紈說:“送禮是有講究,但是你送禮別人未必敢收,如果不是有你這層關係,我們至誠集團貿然送禮上門,周市長想必也會拒之門外的,因為我們沒有交集,沒有來往,所以說,有錢送禮不是本事,能把禮物送出去才是本事。”

劉子光拍著巴掌表示讚同,不過看了看這兩件禮物,又提出了疑問:“周夫人那份呢?”

李紈給衛子芊打了個開壁櫥,從裏麵拿出兩個紙袋,介紹道:“這是一雙bally的女鞋,還有一個愛馬仕的女式提包,今年的最新款,巴黎也是剛上市的。”

李紈補充道:“周市長的夫人也是知識分子,出身書香門第,還有海外親戚,所以給她的禮物也要格外慎重,格調不能低,如果是別的領導夫人,我就會選擇lv的東西,但是周夫人應該更喜歡低調一些的同級別品牌。”

劉子光說:“不錯,考慮的麵麵俱到,不如這樣,咱們一起過去,氣氛可以活躍些,畢竟我和周市長也不是很熟悉,好官場上的人打交道,你應該比我有經驗。”

李紈笑著說:“你不熟,我更不熟,不過你放心,我已經幫你安排好另一個人了。”說完看看腕子上的手表說:“五點半你先跟我回家,再做安排。”

“為什麽要回家先?”劉子光很納悶,怎麽這回李總如此豪放大膽,當著衛子芊的麵就說什麽回家不回家的。

李紈又抿嘴一笑,說:“周市長的家,就在濱江錦官城,和我是鄰居。”

……

下午五點半,劉子光驅車帶著李紈回到濱江錦官城,李紈指揮著他在地下停車場繞了一圈,指著車位上一輛橘紅『色』的雨燕說:“這輛車就是市長夫人的座駕,看樣子她已經在家了,你可以上去了。”

劉子光讚道:“周市長還真是個愛惜羽『毛』的人,夫人就開雨燕,現如今就連鎮長夫人起碼都是寶馬3係列啊。”

李紈說:“對了,周市長確實對自己的官聲很在意,在江北市這個大染缸裏,他算是脫俗的官僚了,但這也說明這個人誌向高遠,不爭一時之長短,如果運勢到了,他的前程,恐怕不是一個市長就到頭的。”

兩人評論一番,將車停下,劉子光拿著禮物出來,李紈把周市長的地址寫在紙條上遞給他,說:“我就不跟你上去了,上麵自然有人陪你過去。”

劉子光問她是誰,李紈笑而不答,隻是說見麵就知道了。

從地下停車場上來之後,李紈直接回家,劉子光提著兩個不起眼的袋子走向周市長家所在的那棟樓,一進大門,就發現門廳沙發上坐著一個熟悉的身影,齊耳短發,明亮而靈動的眼睛,正是江北電視台首席女主播、女記者江雪晴。

不用說,李紈安排的人就是她了,劉子光微笑著上去和江雪晴打招呼,江雪晴落落大方的站起來和劉子光握握手,濱江錦官城檔次比至誠花園高多了,每單元樓下大廳都有兩名物業服務人員值班,訪客必須登記,和業主聯係之後才能上去,不過顯然她們都認識江雪晴,連帶著劉子光也不用走程序了。

“我們一起的。”江雪晴對兩個物業小姐解釋道,然後拿起自己的包包,帶著劉子光一起上樓去了,周市長的家在二十九層,江雪晴熟門熟路,到了門口按響門鈴,裏麵立刻傳來腳步聲,阿姨過來開門,一個女聲傳來:“是雪晴來了麽?”

“幹媽,是我來了啊。”江雪晴在門口招呼了一聲,回頭衝劉子光擠了擠眼,換上了拖鞋,劉子光恍然大悟,怪不得李紈請江雪晴出馬,人家都認了幹媽,這關係能差麽。

也換了拖鞋走進房子,周市長的家布置的古『色』古香,一水的中式家具,牆上梅蘭竹菊,顯然是出自名家手筆,博古架上各種古玩瓷器,書香氣息撲麵而來。

周市長的夫人最愛看江雪晴主持的節目,後來江雪晴出事,也是她在後麵發話,主管廣電口的周市長才發了話,重新啟用江雪晴,江雪晴這丫頭也爭氣,做了幾個節目在省裏拿了獎,而且不避諱自己貪汙受賄的父親,把房子車子賣了主動積極彌補國家損失,以自己的行動博得了大家的敬重。

江雪晴知恩圖報,認了周夫人當幹媽,從此經常出入周府,她生『性』活潑,善於搞活氣氛,請她出麵還真是不二人選。

看到幹女兒帶了個陌生男子過來,而且這男子器宇軒昂,一表人才,周夫人頓時眉開眼笑,熱情的招呼客人落座,讓保姆泡茶,又把江雪晴拉到一旁,神秘的問道:“確定關係了?”

江雪晴嗔怪的看了她一眼,撅起嘴拉長聲音說:“幹媽~~~”

周夫人沒有女兒,最吃江雪晴這一套,立刻笑嗬嗬的說:“好好好,幹媽不問了。”

那邊劉子光也很客氣的和周夫人寒暄了幾句,順手拿出禮物說這是自己從歐洲捎來的小心意,請周夫人笑納。

周夫人不是俗人,低調並不代表老土,她對這些國際名牌可謂耳熟能詳,這兩件禮物的款式顏『色』都和她的身份年齡極其搭配,而且價格絕對不菲,即便是周夫人這種挑剔的人,看見禮物之後不免眼睛一亮。

“這孩子,真懂事,那阿姨就收下了。”

給周市長的禮物也拿了出來,然後劉子光就要起身告辭,周夫人也跟著丈夫在官場混跡多年,明白人家送了幾萬塊的禮物肯定不是為了坐一會喝杯茶,那是要見到正主的,當即說:“來了就不許走了,吃了晚飯再說,嚐嚐阿姨的手藝。”

恭敬不如從命,保姆下廚房洗菜淘米,周夫人陪著客人說話,劉子光談吐得體,彬彬有禮,江雪晴『插』科打諢,氣氛倒也熱烈,不大工夫,菜備好了,周夫人係上圍裙親自下廚,還不忘先給周市長打了個電話,正好那邊說已經在路上了,一會就到。

周夫人的菜還沒炒好,周市長就到家了,看見劉子光和江雪晴坐在客廳裏,他展顏一笑,把大衣和皮包掛好,走過去和劉子光握手,說道:“小夥子動作很快嘛。”也不知道是誇獎還是調侃。

劉子光含笑不語,周市長的目光很快落到兩件禮物上,也是眼睛一亮,從茶幾下麵拿出眼鏡和白手套,仔細品鑒起來,讚不絕口道:“明代禦製版本,稀罕啊,這副圍棋也是珍品,很難得,很難得。”

劉子光很恰到好處的誇了幾句,江雪晴在一邊趁話:“周市長,要不你和劉子光手談一局,過過癮,你別看他年輕,圍棋下的不賴呢。”

劉子光趕緊謙虛,說自己隻是初段水平,周市長卻不願意放棄這個機會,要求和劉子光下一局,可是那邊周夫人不高興了:“飯菜都做好了,你一下棋就是幾個鍾頭,飯不用吃了?”

周市長隻得作罷,保姆把飯菜端上來,賓主落座,周市長還特地開了一壇古越龍山陳年黃酒,讓劉子光陪他喝一盅,劉子光提議加上話梅冰糖上爐子煮酒,周市長當即撫掌大讚:“你果然是個懂酒的。”

周夫人嗬嗬笑道:“我們家老周好久沒這麽開心了,江北人不愛喝黃酒,說那是料酒,酒場上都是白的,唉,地方酒文化害人啊。”

飯桌上的氣氛很融洽,劉子光和江雪晴對周夫人的廚藝大加褒獎,酒喝得不多,但是很盡興,喝到正酣時,周市長看看落地大鍾的時間,拿起了遙控器打開電視,調到了省新聞台。

電視裏正在播放省領導視察某地的新聞,播音員飽含熱情的聲音介紹道:“我省高新工業園開工奠基儀式在省委領導……”

周市長目不轉睛的看著,很是關注,劉子光也瞟了一眼,忽然眼睛被電視屏幕吸引住了,那個被眾人簇擁著的一號領導怎麽這麽眼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