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5-11 從今天起,喊我爸爸

字體:16+-

居然要散夥!侯振業如遭五雷轟頂,他慌忙問道:“到底怎麽回事?”

“老侯,你別急,急也沒用,你好好想想,最近招惹什麽人了?”合夥人招呼他坐下,又給他點上一支煙。..|com|

侯振業深深吸了一口,眉頭緊皺,緩緩地說:“最近幾個案子的當事人都沒有太深的背景,不過……我嶽父家那個案子,牽扯到至誠集團。”

“至誠集團,總裁叫李紈,是去年市裏的三八紅旗手,對麽?”

“對,就是她。”

合夥人一拍巴掌:“老侯啊老侯,不是我說你,這種人是你能惹得起的麽?就算你嶽父是退休法官,你媳『婦』是法院的,又能怎麽著?我也不瞞你,這小娘們到市裏去了,司法局黃局長悄悄對我說,他們壓力也很大,老侯,這次不是兄弟不幫你,你這個事兒,實在……唉。”

侯振業深吸一口氣:“行了,別說了,我懂。”

回到家裏,把這個情況和媳『婦』一說,甄麗馬上打電話告訴了父母,老頭老太太氣的七竅生煙,立刻打車過來,探望女婿的傷勢,一家人坐在一起痛罵李紈和她的姘頭,但是幹罵無濟於事,心頭憋著一口氣總也發泄不出來,老頭老太太越想越生氣,遂決定上門去罵。

侯振業假惺惺的勸著,話裏卻多方挑撥,“爸,別告了,咱鬥不過那個小娘們,她有錢有勢還認識,咱惹不起還躲不起呢,您看看我的臉,是被他們用槍打傷的,要是再偏一點,這條命就沒了。”

老頭怒不可遏,拍著桌子道:“反了!我孫子跟著她怎麽能學好,不行,我得去把孫子搶回來。”

老太太也附和道:“對,兒子已經被這個狐狸精害死了,孫子千萬不能再跟著她,咱們豁出命來也要把孫子搶回來。”

說罷,兩位老人直接打車前往紅旗幼兒園搶孫子,甄麗勸了半天也勸不住,看著二老打車遠去,回頭一看,侯振業正冷笑呢:“沒事,讓老爺子去,老爺子是退休幹部,還有心髒病,他們不敢『亂』來的。”

老兩口氣鼓鼓的來到紅旗幼兒園門口,正是放學時間,門口人頭攢動,家長們推著自行車、電動車等在路邊,交頭接耳說著話,老兩口一看這個陣勢就生氣了,人家機關一幼每到放學,門口停的都是小車,家長們不是在『政府』機關就是在事業單位,都是成功人士,這紅旗幼兒園倒好,整個一下崗子弟幼兒園,小誠在這種環境下能學好麽!這個李紈,真是其心可誅!

幼兒園的大門開了,幼兒園老師一個個將小朋友交到家長手裏,小朋友們有禮貌的和老師說著再見,十分鍾功夫,幼兒園門口就又恢複了平靜,老兩口眼睛都沒眨過,就是沒看見自家孫子出現。

等不及了,老兩口徑直往裏闖,在門口被一個二十出頭的小姑娘攔住:“您好,請問有什麽需要幫助的麽?”

老太太說:“我們來接孫子的。”

“請問您孫子叫什麽名字,在哪個班?”

“叫甄誠,在……在哪個班?老頭子。”老太太用胳膊肘搗了搗老頭,老頭也搞不清楚,大手一揮命令道:“帶我們去看看就知道了。”

“真不好意思老大爺,我們幼兒園不能隨便進出的,接孩子的話要有證件才行。”小姑娘很抱歉的說。

“什麽,接自家孫子也不能進,真是笑話,你們幼兒園什麽級別?你知道我們家老頭子是什麽級別?”老太太冷笑著說。

“真對不起,規定是園長和家長委員會定下的,再說,我也沒見過你們。”小姑娘沒見過這麽橫的老人,麵紅耳赤的說。

老太太直接一把將小姑娘推到一邊,和老頭一起昂然進入幼兒園,進了第一間教室四下張望,沒有自己的孫子,再去第二間,一直找了四間教室,終於發現了小誠。

小誠正坐在小椅子上玩積木呢,旁邊還有兩個同齡小朋友,看到門口出現的爺爺『奶』『奶』,小誠本來眉飛『色』舞的小臉一下子變得黯淡下來,低下頭不敢說話了。

老兩口發現了孫子,眼睛一亮撲了過來,老頭一把抱起孫子轉身就走,小誠也不敢哭鬧,一雙眼睛驚恐無比,幸虧老師及時趕來,攔住了兩個老人。

“老人家,不好這樣的,我們幼兒園管理很嚴格,若是換人來接,家長要提前打電話來通知的。”

“胡說八道,這是誰家的規矩,我孫子姓甄,不姓李,回頭你告訴李紈,孩子我們接走了,跟著她,孩子一輩子就完了!”

老頭氣勢洶洶一番話,頓時讓幼兒園老師緊張起來,一群工作人員圍上來七嘴八舌勸說老人不要帶走孩子,老兩口緊緊抱著小誠不撒手,唾沫星子橫飛,舌戰幼兒園眾老師,尤其是老太太,一張利嘴尖酸刻薄,誰也說不過她。

“你們算什麽?叫你們園長來!別說你們園長了,就是教育局長來了見我們家老爺子也要喊一聲老領導!什麽東西!”老太太一通痛罵,眾人諾諾連聲,就是毫不退讓,幼兒園的保安聽到這邊鬧得歡,也湊了上來,不過這不屬於暴力劫持,他們也不好出手,隻能站在一邊防止事件激化。

小孩子哪見過這麽火爆的事情,嚇得哇哇大哭,兩眼都是淚,老頭脾氣火爆,見不得小孩哭鬧,揚,但畢竟是自己親孫子,抬起的手又放了下來,可是小誠卻鬧得更厲害了,歇斯底裏的嚎著,眼淚鼻涕口水一把抓。

老太太趕緊哄孫子:“小誠乖,媽是壞女人,害死爸,還要害你,咱們不跟她了,跟爺爺『奶』『奶』回家。”

四下裏忽然安靜下來,所有人都不說話了,老頭老太太抬頭望去,隻見自家兒媳『婦』李紈正站在門口,雙手顫抖,麵『色』蒼白,已經氣得說不出話來。

老太太鄙夷的瞄了李紈一眼,薄薄的嘴唇裏輕輕吐出兩個字:“娼『婦』。”拉著老頭說:“咱們走。”兩口子抱著小誠,目不斜視的迎著李紈走過去。

小誠看見李紈,哭的更厲害了,一雙淚眼眼可憐巴巴的望著媽媽,卻又不敢說話,李紈憤怒了,丟下提包怒喝道:“放下我的孩子!”

“李紈,孩子在你這裏我們不放心,小誠我們先接走,咱們法庭上見。”老太太冷冰冰丟下一句話,抬腳就走,忽然外麵走進來一個男子,也不搭話,直接命令保安:“把人給我按住。”

保安早就憋不住了,聽到劉經理下令,立刻衝上去將老頭的胳膊抓住,劉子光上前將小誠搶過來交到李紈手裏,臉上笑眯眯的一點也不動怒,還有心情逗孩子呢:“小誠,喊我什麽?”

“叔叔。”

“不對,從今天起,喊我爸爸,聽見沒?”

“爸爸。”小誠脆生生的喊道。

劉子光哈哈大笑,攬著李紈的肩膀,一家三口揚長而去,看也不看已經被氣得半死的老兩口。

出了幼兒園大門,李紈一邊開車門,一邊很鄭重的問道:“你是當真的麽?”

“當然了,你如果同意的話,下一步咱們就去給小誠改名字,嗯,論輩分他該叫劉元誠。”劉子光逗著小誠,若無其事的答道。

“可是……”李紈轉念一想,拋出了一個藏在心裏許久的問題:“你那個醫院的護士女朋友,分手了沒有?”

“沒有,我……”劉子光張口結舌,無言以對,他不想欺騙李紈,更不想欺騙自己。

“沒什麽,我知道了。”李紈把小誠接過來放在兒童座椅上,綁上安全帶,上車發動,臉『色』冷峻的如同一尊冰雕。

劉子光剛要去拉車門,李紈居然一踩油門走了,老劉很尷尬的站在原地,看著汽車尾煙擺了擺手,拉拉衣服,裝作還有事的樣子大步流星的走了。

一邊走一邊反思,雖然和李紈認識的稍晚一些,但是人家可是後來居上,又是房子又是汽車,自己的事業全靠李紈這個助力才發展的這麽大,女人這種動物,別管地位再高,金錢再多,總也擺脫不了對男人的依靠,人家李紈付出這麽多,還不是圖後半生的依靠,可是自己居然說出那麽沒良心的話來,真是該打。

正反思中,電話鈴響了,是貝小帥打來的,開口就說:“光哥不好意思啊,出點小事故,修車的錢我出。”

原來最近這幾天,貝小帥談了個女朋友,借劉哥的輝騰去充場麵,沒想到不到三天就出車禍了。

“咋整的,是你撞別人,還是別人撞你?”劉子光問道,提到這輛輝騰,不由得讓他對李紈的愧疚更深一層,這輛車還是小誠親爸爸的呢,李紈連亡夫的座駕都能送給自己開,這代表什麽意義不言自明。

“別提了,我在停車場倒車呢,後麵有個開寶馬的2『逼』衝我喊,說老款帕薩特你小心點,把我寶馬車撞了賠不起,我一聽就惱了,直接一腳地板油倒車撞爛丫的破寶馬,沒多大事,皮外傷而已,回頭讓玄子找個鈑金工弄弄就好。”

“行,你先過去,我隨後就到。”掛了電話,劉子光開始認真考慮這輛輝騰車的去向,欠李紈太多可不就更被動了,要不然這輛車先還回去算了。

來到汽修廠,貝小帥已經先到了,輝騰尾部被撞癟了,如果去四s店修理肯定要不少錢,自己人修理,幾百塊錢就打發了。

找了一圈,玄子竟然不在,問他廠裏工人,說是老板前幾天去南邊提車了,玄子除了做修車生意之外,還有一項比較重要的副業是走私高檔汽車,每年總要有幾次南下提車。

劉子光靈機一動,心想輝騰早晚還回去,自己還是需要一輛車,反正車管所有路子,不如托玄子捎一輛過來。

於是給玄子打電話,可是對方竟然關機了。

“玄子去哪裏提車的?深圳?湛江?”劉子光隨口問道。

“緬甸,那邊有朋友幫著淘了一輛越戰版的威利斯m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