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5-12 劉子光你咋墮落成這樣了

字體:16+-

晚飯時間,周文居然很稀罕的打來電話,邀請劉子光去家裏做客,周秘書請客可是稀罕事,本來劉子光還想去錦官城哄哄李紈呢,便臨時改了主意去周文家赴宴。.|com|

來到周文家,一家三口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呢,周文一臉的倦意,但依然掩飾不住幸福的表情,劉曉靜自打當了周文升官之後,也變得有些富態,舉手投足間已經隱隱有些官太太的做派了。

一家人都坐在電視機前,廚房裏卻傳出煎炒烹炸的聲音,看到劉子光略顯納悶的表情,周文解釋道:“曉靜現在調到商業局上班了,工作也比較忙,家裏就找了個鍾點工幫著買菜做飯,每月四百塊,也算為下崗再就業做貢獻嘛。”

談吐間,周文臉上透著一種上位者的自豪感和矜持,不過對劉子光這位比較特殊的老同學還是很平易近人的,他站起來說:“差不多了,咱們吃飯。”

鍾點工把飯菜端上來,琳琅滿目七八個菜,都是精致淡素的小炒,桌上隻有一瓶啤酒,周文抱歉道:“最近應酬太多,看到酒就反胃,對不起了,不能陪你喝一杯。”

劉子光連說無妨,一家人在飯桌邊坐下,周文大發感慨:“本來曉靜說要請你出去吃的,可是我覺得還是在家吃方便,還自然,想想以前,每月能帶老婆孩子下一次飯店都算奢侈,現在反過來了,能陪老婆孩子在家吃一頓飯才是可望而不可求的事情。”

席間周文隨便談了一些官場上的事情,幾乎沒怎麽動筷子,用他的話解釋,是平時油水太足了,已經有些三高的症狀出現,所以不敢多吃,劉曉靜吃的也很少,因為她要減肥,隻有劉子光和小孩子的胃口還算正常。

飯畢,劉曉靜知道丈夫和老同學有話要談,便抱著孩子去看電視了,周文邀請劉子光來到自己書房,泡了兩杯茶,拿出好煙來請他抽,這才侃侃而談。

“老同學,上回你托我的事情有眉目了,江岸區常委會第28次會議上通過了《補選區代表的決定》,江岸區準備補選三名代表,你們高土坡是一個選區,你的名字已經報上去了,估計沒有什麽懸念,畢竟那裏是你的票箱嘛,我給街道辦事處那邊也打過招呼了,不過你最近還是注意一下比較好,嗬嗬,你明白的。”

劉子光當然明白周文的意思,他點點頭說:“你放心,我心裏有數。”說著從錢包裏拿出一張卡說:“這裏麵有五萬塊,你看著哪裏需要打點的,直接就用吧。”

周文臉『色』一變,把卡推了回去說:“你以為這是啊,這事兒可不是錢能換來的,代表,要能代表人民,為百姓說話辦事才行,你開幼兒園,開保全公司,這都是人民群眾看在眼裏的成績,如果隻是認識幾個人,有幾個閑錢,那是絕對成不了的。”

劉子光自嘲的一笑:“我落後了,應該加強自我修養。”

“好了好了,說正事,周市長最近寫了篇論文,想通過一些渠道傳遞給鄭書記,你看……”周文從抽屜裏拿出一半裝幀精美的小冊子,斟酌著語言說道。

“鄭書記初來乍到,對咱們省上百號廳局級幹部不可能做到每個都有印象,周市長主管文教廣電這一塊,不比城建交通農林,可以做出看得見的成績,我們考慮過,鄭書記是高級知識分子出身,對幹部的知識水平應該比較看重,所以我們想從這方麵入手……”

劉子光接過那篇論文翻了一下,題目是《淺論當前形勢下的國民教育問題》,洋洋灑灑也有幾十頁紙。

周文笑了笑說:“周市長工作比較忙,他提出整體思路,具體是刀的,你也知道,秘書是三分腿,七分筆,為了這篇論文,我整整半個月沒睡過囫圇覺,白天還要上班,感覺整個人都要熬幹了。”

劉子光說:“渠道我這邊倒是有,不過如果通過特殊渠道傳遞的話,我怕會畫蛇添足,造成負麵後果,你知道,這種事情絕對馬虎不得的,稍有不慎就滿盤皆輸。”

“那你的意思呢?”周文問。

“最好通過官方刊物進行發表,最好是鄭書記經常閱覽的那種刊物,如果有個精通這一套的學者幫著修改一下,效果應該會更好。”

周文眼睛一亮,讚道:“你和我想到一起去了,這絕對是一個好點子,不過鄭書記到底經常閱讀哪些刊物,又有那位學者精通此道,都需要了解,在這種高級別刊物上發表論文,還要爭取一個好的位置,是一項係統工程,不光需要極大的人力投入,還需要資金支持。”

說到這裏,周文沉『吟』了一下,忽然岔開了話題說:“你知道大開發為什麽發展的這麽迅猛麽?”

劉子光當然明白周文話裏的意思,他從容答道:“因為他有某人在背後支持,這種支持並不是無償的,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們是戰略合作關係,也是雙贏的關係。”

周,你不去混官場都可惜了,這裏麵的道道你一點就透啊。”

劉子光謙虛的笑笑:“周市長為官清廉,想必在這方麵沒辦法和他們抗衡,不如這樣吧,我幫周市長找個讚助商。”

“你不就是現成的讚助商麽?”周文半開玩笑的說。

“我?我是你的讚助商。”劉子光也半開玩笑的說,不過這話卻讓周啊,這話說到自己心裏去了,自己早晚有一天會離開周市長單飛的,今年才不過三十歲的周文,何嚐不是躊躇滿誌,胸懷天下呢。

“那你準備為周市長推薦哪家讚助商呢?”

“至誠集團,雖然至誠集團是開發商,但是對教育和媒體業都很感興趣,相對來說財力也比較雄厚,李總在首都、在省城也不乏人脈關係,對了,她和周市長的幹女兒江雪晴還是好朋友呢,有這層關係,還有什麽話說。”

周文撫掌大笑:“一切盡在你掌握之中啊,對了,老同學你的個人問題解決了沒有,現在房子車子票子都有了,就缺妻子和孩子了。”

劉子光淡然一笑:“事業才剛剛開始,個人問題暫不考慮。”

周文笑道:“是沒有合適的吧,我上次聽周市長夫人說,電視台的江雪晴對你有點意思,要不你就將就一下?”

劉子光擺擺手:“我不太喜歡那種類型的。”

“哈哈,我就知道,落花有意流水無情,老實說,你是不是和李總有一手?你行啊,不聲不響勾搭一個集團老總,億萬富姐,老實交代,啥時候請我們喝喜酒。”

劉子光很心虛的解釋道:“我和李總隻是上下級關係……”

“說什麽呢,來來來,吃水果。”劉曉靜端著一盤子西瓜走了進來,“冬天吃西瓜,圖個稀罕,來,劉子光你吃這一塊大的。”

“嗬嗬,我們在討論老同學的終生大事呢。”周文拿起一塊西瓜說。

“對了,劉子光,上次回大雜院,聽媽說你找了個市立醫院的護士,她爸爸還是院長呢,怎麽?要結婚了麽?到時候讓我兒子去給你當花童,咱可說定了哦。”劉曉靜笑嘻嘻的說。

哪壺不開提哪壺,劉子光愁得無言以對,周文拿手指點著劉子光,搖著頭歎息道:“唉,人心不古,吃著碗裏的看著鍋裏的,劉子光啊劉子光,想當年你上學的時候多老實一個孩子,現在咋就這樣的呢?”

“哎呀,劉子光你怎麽墮落成這樣了?你們男人啊,真的有錢就變壞,沒有一個好東西!”劉曉靜也附和道,同時用略帶警示的目光瞅了瞅周文道:“如果我們家周文敢這樣,我就半夜把他閹了!”

“瞎說啥呢,咱老同學不是那樣人,現在擇偶也要與時俱進嘛。”周文嗬嗬笑著,趕緊打圓場。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釋,劉子光幹脆啥也不說了,看看時間不早了,起身告辭,周文兩口子將他送到樓下,又叮囑了一句:“周市長拜托的事情千萬別忘記了。”

……

立春已經過了,空氣依然寒冷,輝騰還在汽修廠,劉子光走在夜幕下,忽然想到李紈,掏出過去,聽到的卻是電話錄音,再打手機,已經關機了。

李總生氣了,劉子光暗想,有心去錦官城撫慰一下,但是此時正好走到市立醫院門口,看到裏麵燈火通明的急診室,不禁想起方霏純潔無暇的笑顏來。

算了,女人這種動物,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絕對不能慣,劉子光掉轉方向,回家去了。

與此同時,濱江錦官城的豪宅裏,餐桌上的菜肴和一瓶葡萄酒紋絲未動,臥室裏,穿著真絲睡衣的李紈看著座機上的來電顯示,考慮著是不是要打回去,想了好一會兒,終於還是沒有拿起電話。

重新躺到**,李紈『摸』著自己發燙的耳朵自言自語道:“我這是怎麽了,像個小女孩一樣,還賭氣……”

旁邊的小誠打了個滾,流著口水的小嘴裏咕噥著:“媽媽,我要新爸爸。”

李紈氣的揚起了手,可是看到兒子單純無暇的麵孔,手還是放下了,輕輕抱住兒子將臉貼上去,兩顆熱淚流了下來:“小誠乖,小誠有媽媽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