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5-16 邊陲怒滄自治州

字體:16+-

忽然擺在桌上的來的,驚慌失措的告訴劉子光,剛才綁匪又打來電話了,質問為什麽錢還沒有到賬。.|com|

“你怎麽回答他們的?”劉子光問。

“我說一百萬太多了,家裏根本湊不齊那麽打數字,就算借也要一段時間,問他們能不能少點,降到二十萬左右。”嵇黎黎說。

劉子光按的是免提,聽到這句話,屋裏幾個男人都差點,玄子的老婆太強悍了點,把上街買衣服講價的本事都拿出來了,攔腰一刀,再攔腰一刀,再去掉零頭,一百萬被她壓到二十萬,夠狠!

“那他們怎麽回答的?”劉子光又問道。

“嗚嗚嗚,他們不答應,說給我寄個耳朵過來,劉大哥,我求求你了,一定要把玄子救回來啊。”嵇黎黎在那邊哭得很傷心。

“好了,這事交給我了,如果他們再有電話過來,你就說你不能做主,讓他們給我打電話。”

放下電話,劉子光臉『色』有些凝重:“綁匪不是一般小『毛』賊,口氣很強硬,大家也都聽到了,我感覺就算錢給了他們,人也不一定能放回來,現在時間比較緊迫,大家分頭行事,小貝,你去修理廠把玄子電腦裏qq聊天資料給我調出來,看看他最近都和誰聯係的,卓力,你去買飛機票,要最近的航班去昆明,建國哥,要不你辛苦一下,跟我去雲南走走?”

李建國欣然同意:“好。”

“光子,帶家夥麽?”卓力問。

“飛機上怎麽可能帶家夥,再說了,咱們都是良民,哪有家夥?”劉子光一攤手說。

“就是,還帶家夥呢,人家都是跑到那邊邊境上買家夥帶過來,二哥,你也有糊塗的時候啊。”貝小帥取笑道。

四人立刻行動起來,李建國回去準備,劉子光坐鎮中央,等待著胡蓉那邊的情報,不大工夫,胡蓉果然打電話過來,說通過技術手段確定了綁匪手機所在的位置,是在雲南怒滄自治州境內,案子已經上報,但是目前警力緊張,肯定分不出人手來辦這個案子。

劉子光表示理解,說:“謝了,有事我會再找你的。”

剛要掛機,胡蓉突然說:“你千萬不要衝動!”

劉子光笑了:“衝動什麽?”

“不要一時衝動,鋌而走險,這種事情不是你能解決的,我會想辦法幫你的,但是你一定不要給我找麻煩,明白麽?”

“你想哪裏去了,我也就是在江北市混的有點名氣,到了人家地頭上還不是吃癟的份,我明白自己的斤兩,放心好了胡警官。”

放下電話,劉子光暗罵:胡蓉這丫頭的嗅覺真是靈敏啊,這事兒瞞不住她,回頭隻要一查航空公司的資料,就知道自己去過雲南,不過事到如今也顧不了那麽多了,再耽誤下去的話,玄子的小命恐怕就保不住了。

……

傍晚時分,貝小帥拿了一個移動硬盤過來,他去把玄子電腦裏的東西全考了過來,接到筆記本上一看,裏麵五花八門什麽玩意都有,光日本av小電影就有上百個g,還有大量單機遊戲和收集的汽車圖片啥的,聊天記錄也在其中。

通過對聊天記錄的梳理,找到一個重要線索,玄子在雲南的朋友的網名叫“十個膽”,聊天記錄裏玄子稱呼他為“史哥”,那人聲稱自己手頭又一輛越戰版的威利斯吉普車,還出示了圖片,開價十五萬,玄子還價到八萬成交,但是必須去當地提車,兩人約了見麵的時間和地點,然後聊天記錄就結束了。

接頭地點在雲南怒滄自治州,也是和緬甸接壤的邊陲地帶,不過和怒滄州接壤的地區不屬於緬甸中央『政府』控製,而是軍閥控製的自治特區。

在那張吉普車的照片中有個中年男人的聲音,中等身材麵目黝黑,穿著短袖襯衣和皺巴巴的西褲,一副雲貴高原老實農民的樣子,應該就是所謂的史哥了,還有很重要的一點是,照片的背景中有一個模糊的招牌,上麵印著怒滄州宏發招待所,還有一行模糊地電話號碼。

劉子光用打印機和這張照片打印下來,放在包裏備用。

卓力打電話過來,說江北市機場飛昆明的航班要到下周五才有,想盡快抵達雲南隻有乘坐省城機場明天早上的一班飛機,現在昆明方向機票緊張,他已經預定了兩張全價的電子客票,隻要按時抵達機場就可以了。

李建國已經收拾好了行囊在待命了,事不宜遲,兩人馬上動身,讓貝小帥開車把他們送到火車站,找肖大剛幫忙送上一班過路的動車組,兩個小時就抵達省城,打了輛出租車直奔機場而去。

劉子光頭一次坐飛機,李建國也是第一次乘坐民用航班,好在兩人都善於觀察,跟在一個打著春城旅遊團的隊伍後麵,辦理了登機手續,上了一架波音客機,找了自己的位置坐下,在滿滿一飛機老年旅遊團唧唧喳喳的喧鬧聲中度過了兩個半小時的航程,抵達了春城昆明。

一下飛機,劉子光就找了輛出租車,丟給司機一疊錢,讓他用最快的速度趕到怒滄自治州,司機見錢眼開,馬上發動了汽車。

兩人打開手機,未接電話和信息都湧了過來,家裏報告說綁匪再次打電話過來,這邊虛以委蛇,已經答應他們的贖金要求,不過一百萬太多,要寬限兩天,看在錢的麵子上,對方好歹算是答應了。而且這次綁匪的聲音也被錄了下來。

“好,就這麽辦,把聲音發到我郵箱裏,有事再聯係。”劉子光掛了電話,開始有一搭沒一搭的和出租車司機聊天,從側麵了解一下雲貴高原的風土人情,旅途也不至於無趣。

江北此時還是春寒料峭,雲南已經是春意濃濃了,路多身著單衣,幸虧李建國早有準備,帶了兩件襯衣過來,兩人打扮的就像是普通商人一樣,越往南關卡越多,經常可以看到武警在路上檢查過往車輛,劉子光他們也被攔下檢查了一下,不過他們沒帶任何違禁品,就連指甲刀都沒有,所以一路有驚無險,順利抵達怒滄自治州。

怒滄州是邊陲城市,規模並不是很大,看起來就像是內地小縣城模樣,劉子光抵達的時候已經是次日淩晨了,兩人找了一家不起眼的小旅館住了進去,打開筆記本,接收了郵件,將史哥的聲音聽了十幾遍,直到印在腦海裏為止。

眯了一小會,天亮時分,胡蓉的電話過來了,說再次鎖定,綁匪打電話的位置就在怒滄州市區,而且通過銀行係統查詢,得知綁匪提供的號碼並未辦理網上銀行。

天光大亮,兩人分頭出去辦事,李建國去尋找照片中的宏發招待所,劉子光在城裏晃悠,觀察有幾家農行,又有幾個atm自動櫃員機,綁匪收到贖金之後,肯定會去查詢賬目,到時候肯定會出現。

中午時分,兩人在街上的小飯店碰頭,點了幾個小菜,兩碗米線,兩瓶啤酒,一邊吃飯一邊低聲交換著情況,宏發招待所已經找到了,不過按照背景中的位置,吉普車所在的是一片空地,誰都可以在那裏出現,所以價值不大。

正說著話呢,隔壁桌子來了四個客人,都是青壯年男子,穿著襯衣和t恤,西褲皮鞋,腋下夾著皮包,眼神中的銳氣被刻意隱藏起來,但李建國和劉子光是什麽人,當這些人進來的時候就覺察到不妙,肌肉暗暗緊繃起來,同時悄悄將筷子折斷拿在手裏。

過了一會兒,又有四個客人走了進來,也都是年輕彪悍的男子,領頭一人四十餘歲,幹練瘦長,胳膊上搭著一件夾克衫,看到李建國的背影時,不禁皺起了眉頭。

小飯店裏的氣氛非常微妙,表麵上似乎非常安詳平和,但是底下已經是驚濤駭浪,幾個精明的客人付了帳匆匆離開,老板娘也躲到了櫃台後麵。

“李建國!”領頭中年喊一聲。

李建國動也沒動,中年人快步走到他跟前,拉了張椅子坐下,笑嘻嘻的說:“李建國,還記得我不,我是老潘啊,咱們是戰友。”

李建國扭頭一看,也笑了:“潘振東,七連的,對吧?”

“好記『性』,一晃都多少年過去了,現在幹啥呢?”潘振東很熱情的問道,右手上依然搭著那件夾克衫,很不經意的衝著兩人。

“和朋友做點小買賣,你呢?我記得你好像提幹了?”李建國也和他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話。

“啥提幹啊,部隊沒油水,我早就轉業了,現在做點玉石買賣,你要是想販玉石翡翠啥的,找我就行。”

李建國淡淡的笑了:“潘振東,你不是做玉石買賣的,我們也不是你要找的人,把槍撤了吧,被那家夥指著,怪滲到慌。”

話音剛落,四下裏嘩啦啦一陣響,七把手槍同時舉起,瞄準了李建國和劉子光的腦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