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5-18 不是猛龍不過江

字體:16+-

史戈旦支吾道:“沒事,有點感冒,錢到了,趕緊把人放了吧。.|com|”

電話裏說:“老史,這是隻肥羊,再榨榨還有油水,咱們不是說好了麽。”

史戈旦都快哭了,捧著電話說:“一百萬不少了,把他們『逼』急了也不好,放人吧。”

那邊才沉默了十幾秒鍾,大概是在找人接電話,片刻之後換了一個大嗓門粗獷的聲音吼道:“『操』!你搞什麽花樣,把錢帶過來再說!”

史戈旦急呼道:“天哥,你聽我說……”可是那邊電話已經掛斷了。

劉子光掂了掂手裏的榔頭,史戈旦嚇得往後縮了縮,苦苦哀求道:“真的不關我的事,楊家兄弟說一不二,我隻是個跑腿的而已,說不上話的。”

“楊家兄弟到底是幹什麽的?”劉子光問道。

“也是這邊過去的人,在對麵承包了一家小賭場,這兩年國內大力禁賭,生意都不好做,資金周轉不過來,就改行開了放水公司,專門從國內騙人過去堵,沒錢也不要緊,真金白銀放給你,一天十個點的利息,不給錢給拿皮帶抽,關水牢,螞蝗井,還不給就剁手跺腳……”

“你和楊家兄弟是什麽關係?”李建國突然『插』嘴問道。

“我……我媳『婦』是楊霸天的姐姐。”史戈旦終於說了實話。

原來還是家族集體作案,怪不得楊家兄弟放心把銀行卡放在史戈旦這裏,而不擔心他私吞贖金跑路。

“楊家兄弟殺人不眨眼,勢力很大,不把你朋友身上的油水榨幹是不會罷休的,兩位大哥,你們抓住我也沒用,我這個不成器的姐夫在他們弟兄倆眼裏什麽也不算,饒了我吧。”

看史戈旦這副樣子,確實不像是首腦人物,現在的問題複雜了,即使匯了錢,也未必能把人救回來,報警也不靠譜,唯一簡單有效的辦法就是直接過境,把人接回來。

劉子光和李建國對視一眼,點了點頭,把史戈旦提起來說:“你帶我們過境去救人。”

“好,我帶你們去。”史戈旦竟然爽快的答應了,憨厚的臉上閃過一絲狡黠的狠毒,他心裏想的什麽,劉子光清楚地很,過了邊境就是他們的地盤了,不過他卻忘了一點,能千裏遙遠從內地二線城市奔襲而來,直接過境領人的角『色』,能是一般人麽。

“你小舅子手下有多少人槍?”李建國問道。

史戈旦倒也幹脆,竹筒倒豆子把知道的情況都說了出來,楊家兄弟手下三四個人,隻有幾把手槍而已。

李建國指了指綁在椅子上的少年問:“這是你什麽人?”

“學徒,和我沒啥關係。”史戈旦有些心虛的說。

“哼,學徒,長的和你蠻像的。”李建國冷笑一聲,返身出去,不大工夫就回來了,手裏拿著一排捆紮整齊的雷管,上麵還有一個正在倒計時的電子顯示屏,用花花綠綠的電線連在雷管上。

“你帶我們過去領人,如果24小時之內還不能回來,你這個小學徒就炸沒了,懂麽?”李建國一邊說,一邊將雷管捆在少年背後,檢查了一下綁繩,把少年連同椅子一起抬到了角落裏。

史戈旦欲哭無淚,暗罵這兩個人真夠狠,劉子光找了一截麵紗,幫史戈旦把砸成肉餅的手指胡『亂』包紮了一下,便押著他出門了,打了一輛出租車向南而去。

他們現在的位置是怒滄自治州的首府,往南不遠就是邊境地帶,和這裏接壤的是緬甸克欽邦第二特區,邊境線上沒有任何天然屏障,越境相當容易。

出租車在邊境檢查站接受了一次臨檢,但是沒查出任何紕漏來,三人沒有攜帶任何違禁品,神情也很自然,史戈旦心裏有鬼,不打不敢說什麽,還幫著打掩護,用當地話說帶兩個朋友去去邊境上看翡翠的。

邊境地帶看起來和普通南方鄉村沒有任何區別,也無法區分來來往往的人到底是中國人還是緬甸人,反正都長著一張帶民族的麵孔,所謂國門也不過是一道一米多高的籬笆而已,再延伸過去就是條土溝,一步就能跳過去。

下了出租車,三人漫步在田野間,李建國和劉子光在車上已經換上了解放鞋,這種已經被淘汰的軍用膠鞋實際上是最輕便的戰鬥鞋,『摸』打滾打相當便利,也符合本地特『色』,田埂下那些勞作的農民,腳上不是塑料拖鞋就是解放鞋,也三人打扮差不多。

成片的甘蔗林隨風搖弋,蜿蜒縱橫的小路不知道通往何方,大樹下停著幾輛摩托車,戴著草帽穿著拖鞋叼著煙卷的摩托仔懶洋洋的招攬著生意,問他們要不要“過去玩玩?”

史戈旦擺擺手,示意自己熟門熟路,是老偷渡客了,他討好似的向李建國介紹說:“找人帶過去要十塊錢,坐摩托要五十塊,我帶你們過去一分錢不花。”

三人深一腳淺一腳的在甘蔗林中間的小道上走著,半小時後就能看見紮邁央特區的輪廓了,所謂的克欽邦第二特區內的經濟開發區,規模也就是小鎮級別,一片低矮的房子,中間夾著一條『亂』糟糟的馬路而已。

天『色』已經擦黑了,街上的霓虹燈漸漸亮了起來,李建國和史戈旦暫時留下,劉子光單槍匹馬去街上偵查,他大大咧咧的走過去,在街上溜達著,四下裏都是中文字樣的招牌,湘菜川菜粵菜樣樣俱全,雜品店、五金店、金器店、手機店,到處都充斥著國產貨物,做買賣的人也都是『操』著雲南口音的中國人,除了一些招牌上夾雜了一些緬文字樣外,看起來和國內小鎮別無二致,唯有一點例外,那就是發廊的招牌特別放肆大膽,直接寫著“美女出台”四個字。

街上零零散散走著一些巡邏士兵,草綠『色』軍服上繡著兩把彎刀交叉的圖案,他們是克欽軍第十六營的士兵,個頭普遍不高,黑瘦猥瑣,但是那種眼神卻和國內士兵有所不同,一看就是打過仗見過血的。

克欽軍的裝備五花八門,有鏽跡斑斑的五六式衝鋒槍,也有老版本的自動步槍,都是鬆鬆散散斜跨在身上,嘴裏叼著煙,走走停停,巡邏如同閑庭信步一般。

紮邁央雖然不比當年鼎盛時期了,但也有兩三萬常住人口,來往流動賭客也不少,劉子光打扮的很不紮眼,沒人注意到這張生麵孔,他按照史戈旦提供的資料,從開發區『政府』對麵的一條路走進去,就看到了傳說中紮邁央最大的賭場---邁達賭城了。

這座開發區最大的建築物已經遮掩不住蕭條的顏『色』,大理石鋪就的弧形停車場上,零零散散停著幾輛國內牌照的轎車,穿著藍『色』的保安蹲在門口抽煙,白襯衣紅馬甲的女服務員進進出出,隱約能聽到賭場裏的喧鬧聲。

賭場對麵有幾家不起眼的當鋪,門口停著一些摘了牌照的汽車和摩托車,上麵已經積了一層薄薄的灰塵,想必是賭客輸了錢抵押在這裏的,卻又一直沒錢贖回。

邁達賭城並不是劉子光的目標,而隻是一個坐標而已,楊家兄弟經營的小賭廳還要再往前走,越過一條小路,萬達百家樂的招牌出現在麵前,門庭冷落,破敗不堪,屋裏昏黃的燈光下,四個赤膊的男人坐在一起喝著啤酒。

劉子光站在黑暗處,掏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是史戈旦提供的楊霸天的手機號,果然看到那四人中的一個拿起手機接了,大嗓門喊了一聲:“找誰?”

劉子光直接關了電話,小心翼翼的圍著這棟建築物觀察了一圈,再次回到大街上,正看到那兩個克欽兵又走回來,他看看手表,記住了巡邏周期。

回到甘蔗林裏,劉子光點點頭,李建國會意,一記手刀砍在史戈旦脖頸上,這一下夠他躺幾個小時的,兩人整理衣衫,向小鎮走去。

先來到一家五金店,買了四把刀,都是普通水果刀,尺寸並不誇張,但是鋼口很好,然後兩人一前一後走向萬達百家樂。

賭廳內,四個赤膊男人還在喝酒,桌子下麵橫七豎八扔著十幾個啤酒瓶,看來他們在慶祝贖金到賬,當一個陌生客人出現在門口的時候,酒客們並不驚訝,隻是嚷道:“今天不開業,走吧。”

“那位是楊霸天?”劉子光笑眯眯地問道。

當中一個身材不高的男子慢慢站了起來,霸天這個名字安在他身上真是諷刺至極,但是人不可貌相,看他淩厲的眼神和磨平的拳峰,就知道這位不是善茬。

“你找他幹什麽?”男子問道,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劉子光,其餘三人也瞪著眼睛看他,但並未作出什麽防禦『性』的舉動,畢竟對方隻有一個人,而且沒有武器。

“我有個朋友被你們扣了,我是來接人的。”劉子光的語氣依然平和,但是對方的臉『色』卻變了,楊霸天伸手去抓桌上的酒瓶子,大概是想用這玩意給劉子光來個開瓢。

但劉子光的動作更快,手起刀落,將楊霸天的手掌釘在木頭桌麵上,另一把刀也出手了,直取距離自己最近一人的咽喉,刀光過處,血花飛濺,那人丟下剛抽出來的長匕首,捂著自己的喉嚨,嘴裏吐出幾個不清晰的字符,跌跌撞撞倒在了地上。

剩下兩人嚇壞了,慌忙向內室衝去,門剛打開,迎接他們的就是一記鐵拳,當先一人鼻血長流,鼻梁骨都被砸進了麵部,一聲不吭就癱在地上,剩下一人手足無措,不停『舔』著嘴唇,求道:“別殺我,別殺我。”

整個過程不過十秒鍾而已,楊霸天腦子裏那點酒意全醒了,他倒是條硬漢子,伸手去拔釘住自己手掌的匕首,無奈刀子深深紮入桌子,用力搖晃之下也沒拔出來,此時李建國的那把刀已經架到了他喉嚨上。

“就是他打的電話。”劉子光說,上前一腳把求饒之人踹翻在地,刀子頂著他的眼珠子問道:“我朋友關在哪裏?”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楊霸天兄弟在邊境一帶混跡多年,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對方剛一出現就殺了兩個人,手段何其狠辣,在他們麵前耍花腔是沒有意義的。

“在水牢裏,我帶你們去。”楊霸天咬牙切齒的說道,一副我認栽的表情。

劉子光收了刀,在屋裏搜索一番,在楊霸天的手包裏找到一把美製m19手槍,槍身上的烤藍都磨掉了,『露』出白森森的本『色』,看陳舊程度應該是越南戰爭時期留下的老貨。

劉子光嫻熟的退出彈夾查看了一下,六發黃橙橙的點四五口徑子彈緊緊排列在彈夾裏,他推彈上膛,拿過一件衣服蓋在。”

兩具屍體拖到內室裏,打電話的那個劫匪也被李建國一拳打暈,兩個人一前一後夾著楊霸天向外走去。

楊霸天陰沉著臉,一言不發,默默地走著,忽然迎麵走來兩個克欽兵,走在前麵的李建國麵帶笑容,神『色』輕鬆無比,劉子光臉上也掛著人畜無害的笑容,玄子還沒救出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和這些當地軍閥武裝發生衝突不是明智的事情。

但是這兩個克欽兵卻用狐疑的目光打量著這三個人,前後兩個人是生麵孔,中間那個人倒是個熟臉,開放水公司的老楊,不過老楊的麵『色』好像有些不對勁,右手耷拉著,很不自然。

兩個士兵看了他們幾眼,終於還是沒說什麽,慢慢的走了過去,李建國和劉子光也出了一口長氣。

兩夥人擦肩而過,各自走了十幾步遠,兩個克欽兵終於發現了情況,地上竟然滴滴拉拉有血跡出現。

“%¥……&”一陣聽不懂的語言從背後傳來,隨即是拉動槍栓的聲音,劉子光一個旱地拔蔥,身體在空中旋轉過來,手中的槍也開火了,點四五口徑的手槍彈的停止作用不是蓋的,兩個克欽兵當即中彈倒地,但是在他們倒地的那一瞬間,自動步槍的子彈也出膛了,倒黴的楊霸天反應速度遠不及劉子光和李建國,後背上頓時多了一串槍眼,血呼呼地噴了出來。

刺耳的槍聲打破了小街的平靜,四下裏響起聽不懂的語言,李建國和劉子光快速交換了一下目光,衝上去將克欽兵的步槍撿了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