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5-48 情有可原,罪無可恕

字體:16+-

劉子光托宋劍峰的關係找了幾位律師,但是他們聽說案情之後都表示希望相當渺茫,眾目睽睽之下殺人,而且死者還是外籍人士,這個案子太過棘手,誰也不敢接。.|com|

“劉總,你是宋局長介紹的關係,我和你實話實話,這案子很難打,我不敢接。”又一個律師推脫掉劉子光的委托,提著皮包離開了他的辦公室。

老程頭已經入獄兩天了,案子歸縣公安局偵破,省廳市局和涉外部門的人員都去了南泰縣,特事特辦,如果再不展開有效行動,恐怕老程頭就要被判刑了。

法律的門路走不通,官場上的朋友也不想沾惹上一身『騷』,宋局長委婉的表示這個案子自己不便『插』手,省裏的周廳長也表示愛莫能助,郭大爺那邊一直在試圖聯係羅副司令,但是羅副司令這段時間在首都述職,根本聯係不上。

無奈之下,劉子光想到了當初方霏為了搭救自己想出的辦法,上網!於是他召集眾人,在各大論壇發布了野豬峪發生的事情,並且附上了自己的實名和聯係方式,希望有人能伸出援手,主持正義,幫助這位鐵骨錚錚的抗日老英雄。一時間網絡上風起雲湧,全國網民都知道了這位七十年如一日,為抗日英雄守靈的老人,並且親切的稱呼他為:史上最牛老獵人。

網絡的力量是巨大的,但同時也是渺小的,輿論不能脅迫司法公正,史上最牛老獵人的稱號也改變不了老程頭的命運,南泰縣公安機關在張書記的授意下,已經開始了跨省行動。

紅星公司的常駐地依然設在至誠一期物業辦公室內,公司兩項最大的業務,一是為果敢提供軍事訓練,一是為本市幼兒園提供安保服務,所以總部並無太多員工,隻是配備了幾輛用於巡視的汽車,幾個文職人員而已。

這天上午,一輛掛縣區牌照的桑塔納開到了至誠花園大門口,停車登記的時候,駕駛員拿出一張打印著地址的紙問門衛:“請問物業辦怎麽走?”

門衛小夥子很熱心的說:“進門往右拐,三層黃『色』小樓就是,您要找哪位?”

駕駛員是個三十來歲的漢子,頭發向後背著,看起來像個生意場上的老手,他笑笑說:“我找劉子光劉總有點事。”

門衛說:“他的辦公室在三樓左手,門上有牌子,你們來的真巧,劉總剛到。”

駕駛員很有禮貌的說聲謝謝,登記了姓名和車牌號便開車進去了,門衛迅速拿起對講機說道:“值班室,東門哨位報告,有一輛掛南泰縣牌照的汽車進去了,車上三個人,說是來找劉總的,登記姓名是王德發,工作單位是南泰建築公司。”

桑塔納開到辦公樓前停下,三個幹練的漢子下了車,手裏都夾著小皮包,身上穿著長袖夢特嬌t恤,深『色』勁霸夾克衫,藏青『色』的西褲,銀『色』方形皮帶扣上的警徽和褲子上帶警徽圖案的金屬扣子都將他們的身份出賣了。

劉子光早就通過監控鏡頭看見這三個人了,這三個家夥到底意欲何為,他心裏清楚的很,現在的劉子光可不是當年那個毫無根基,任人宰割的小夥子了,不是什麽三腳貓的人物說動就能動的。

他端坐在辦公室中,特地戴上一副黑框平光眼鏡,拿起一張江北晚報,桌上再放了一杯茶,看起來就像個斯斯文文的白領一樣。

辦公室的門被敲響了,不等他招呼,門就被推開,三個陌生漢子不請自入,看他們的神情和派頭,就知道是吃公家飯的。

“你就是劉子光?”為首一人問道。

“我就是劉子光,你們是?”劉子光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故作驚訝的問道。

“我們是南泰縣公安局的,抱著你的電腦,跟我們走吧。”為首那人命令道,同時拿出一張胸卡衝他亮了一下。

劉子光說:“什麽?南泰縣公安局的?能把你的警官證給我看看麽?”

來怒:“回去之後給你看個夠,帶走!”後麵兩個漢子摩拳擦掌走上來,亮出手銬就要捕人。

正在這時,辦公室的門被人踢開,七八個穿著保安服的小夥子揮舞著警棍一擁而入,『亂』棍將三人打倒,然後按在地上用繩子捆了個豬蹄扣,三喊大叫:“我們是公安!”劉子光把眼鏡摘掉,冷冷的說:“是不是公安,等到了派出所再說。”

五分鍾後,派出所老王帶著兩個協警趕到了,檢查了三個人的證件才知道,為首一人是南泰縣政法委的幹部,其餘兩人是南泰縣公安局治安大隊的,,果然是真公安。

“把繩子解開吧。”老王警官勸道。

保安們抱著膀子不動,劉子光說:“我給老王叔麵子,把他們三個放了。”

三人的綁繩被解開,擦一擦嘴角的鮮血,惡狠狠的瞪著劉子光,對老王說:“這個人是我們縣委書記要的人,必須帶走。”

劉子光鄙夷的一笑,根本不搭茬,老王語重心長的說:“即使要抓人的話,也要走正常程序,你們幾個穿著便服,開著民用牌照的汽車,也不和我們當地派出所聯係,就這樣冒冒失失抓人,很不對頭啊同誌們。”

三人說:“這個人在網上造謠汙蔑我們縣,張書記親自點名要抓他,我們便衣抓捕,也是為了保密。”

老王說:“咱先不說你們沒有逮捕證的事情,就說你們要抓的這個人吧,我不管他犯了什麽罪,是誰親自點名要抓的,我隻知道,這個人不能抓!”

那名南泰縣政法委的股長有些生氣了,質問道:“老同誌你怎麽說話的,哪有什麽人是不能抓的,告訴你,就算是省城的記者我們都抓過!”

老王慢條斯理的說:“劉子光同誌是江北市江岸區代表,你們想逮捕他的話,請先走法律程序,解除他的代表身份再說。”

三個南泰縣抓捕人員麵麵相覷,他們的偵查工作做的太粗陋了,竟然沒探聽出對方還有這樣的身份,既然要抓的有來頭,他們也隻好慫了。

三人狼狽離開。老王又在辦公室坐了一會兒,詢問劉子光啥時候得罪了人,劉子光便把野豬峪發生的事情敘說了一遍,老王憤慨道:“該死的日本鬼子!”旋即又歎氣說:“縣裏的事情難說啊,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那三位南泰來的政法工作人員並未離去,而是找熟人了解劉子光的底細去了,不打聽還好,一打聽嚇一跳,這個劉子光當真不是一般人物,和市公安局長宋劍峰是莫逆之交,據說和政法委胡綠『色』∷小說友卻被南泰縣警方拘留了數人,輿論在廣大網絡評論員的正確引導下,漸漸平息,山民殺害日本友人的事情受到上級部門的高度關注,每天南泰縣的一幫官員都要應對各路領導和媒體,早已應接不暇,也沒空去找劉子光的麻煩了。

劉子光派人去南泰縣拘留所探望了老程頭,令人欣慰的是,從拘留所幹警到所有犯人,都對老爺子相當尊敬,好吃好喝伺候著,單間住著,犯人們見到他都要喊一聲老英雄呢。

通過周文了解到了案子的進展情況,老程頭的故意殺人罪證據確鑿,毋庸置疑,市縣公安局的法醫也檢查過了,橋本隆義確實死於刀傷,現在屍體還在縣殯儀館的冷庫裏放著,隻等法律程序進行完畢再運回國內安葬。

警方搜集證據的工作已經結束,決鬥之時,不少人用手機記錄下當時的場麵,所以證據相當充足,檢方也已經提起了公訴,至於劉子光為老程頭所請的辯護律師提出的各項陳詞,以及民間的請願,則不在考慮範圍之內。

劉子光是不敢親自去南泰縣了,在市裏不能抓他,去了人家的地盤那可就不敢保證了,他隻能打電話問周文:“老程頭幾十年如一日為抗日英雄守靈的事跡,還有野豬峪慘案,難道上麵就不關注麽?”

周文說:“上麵已經調查過了,那個趙司令就是個土匪頭子,據說和國民黨反動派還有聯係,這種所謂的事跡根本不值得宣揚,至於野豬峪慘案的事情,畢竟已經過去七十年了,戰爭不是主流,和平才是主流嘛,這案子是張書記親自抓的,誰也不敢和他唱反調。”

劉子光知道周文的無奈,他隻是一個空降的縣旅遊局長,自己的位子都沒坐穩,哪有能力幫老程頭說話,和縣委書記抗禮。

無奈之下,劉子光又想到了一個人,於是拿起電話撥通了胡蓉的號碼,把這件事情敘述了一遍。

“需要我做什麽?”胡蓉簡單而直接的問道。

“幫我向胡書記反映。”劉子光說。

胡蓉沉默了一會,說:“好,等我電話。”

一小時後,胡蓉打回電話,聲音有些嘶啞,大概是剛才和父親電話裏爭執的結果,她用低沉的聲音告訴劉子光:“胡書記隻說了八個字,情有可原,罪無可恕,抱歉,我盡力了。”

放下電話,惱怒萬分的劉子光竟然第一次失態,一拳打在桌麵上,厚重實木做成的寫字台頓時裂了條口子。

忽然對講機傳來門崗的聲音:“劉總,有情況!”

原來至誠小區門口又來了一輛外地牌照的轎車,是掛白底首都牌照的奧迪a8,後座上兩位幹練的平頭男子被攔下之後說要找劉子光。

這回不用劉總招呼,十幾個保安們就圍了上來,橫眉冷目對著他們,兩個男子不慌不忙下車應對,通過監控鏡頭看到大門口這一幕的劉子光敏銳的發覺這兩人肯定是軍人身份,便用對講機告訴保安們:“放他們上來!”

兩個男子來到劉子光的辦公室,立刻亮明自己的身份,他們來自首都,是某位開國中將的隨身工作人員,並且拿出軍官證給劉子光看,兩人確實都是隸屬總參警衛局的參謀,那輛a8和京v的牌照以及隨意放在風擋玻璃下的紅底黃字警備牌子更不是作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