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5-58 老溫托孤

字體:16+-

正在感慨萬千,忽然聽到角落裏一聲尖叫,劉子光一個箭步衝過去,隻見一隻碩大的灰老鼠沿著牆角竄出來,老溫家敞開的大門裏,小雪驚慌失措的站著,手裏捧著的一摞書七零八落的掉在地上。..|com|

“小雪,這麽大了還怕老鼠啊?”劉子光笑嗬嗬的問道。

“它突然跑出來,怪嚇人的。”小雪的臉紅了,從地上撿起那幾本書,劉子光也幫著她撿,隨口問道:“幹什麽呢?”

“搬家,家裏零零碎碎的東西太多了,爸爸都舍不得扔,我就慢慢的用自行車往回拉,螞蟻搬家。”

劉子光看看老溫家裏,牆角堆積著大量的書籍報刊,在一般人看來簡直就是破爛,但是在老溫眼裏,或許這些都是精神財富吧,小雪的自行車就放在一旁,籃子裏已經堆滿了書,後座上也放著一摞。

“你這樣搬什麽時候是個頭啊,不如這樣,叔叔幫你搬。”劉子光說著,動手幫小雪把牆角的書籍用塑料繩子紮起來,抬到長江750的挎鬥裏,來回搬了四次,把挎鬥裝的滿滿的,可還是有一大半書沒搬完,劉子光說:“安置房在哪裏?我幫你送過去。”

凡是要房子的拆遷戶都有臨時安置房,這個政策劉子光是知道的,按他的估計,老溫大哥肯定是要房子,顛沛流離這麽多年,能有個安穩的家才是最迫切的需求。

可是小雪卻囁嚅著說:“我爸爸要的是賠償款,不要房子。”

“哦,在哪裏?”

“就在江灣新村。”

江灣新村是距離一中不遠處的老小區,房子都是八十年代初建成的,麵積不大,布局也不合理,所以二手房的價格和租金都相對較低,小雪騎著自行車在前麵領路,劉子光控製著油門在後麵慢慢跟著,不大工夫就來到了江灣新村一座破舊的樓房下麵。

小雪一指頂樓最西側:“我家就在六樓上。”

劉子光抬頭一看,樓頂上遍布太陽能熱水器,樓板看起來薄薄的,估計夏天肯定熱到不行,小區的綠化也很差,基本沒什麽樹木草地,花壇裏的萬年青肮髒不堪,地上丟滿了垃圾,旁邊有塊水泥空地,四五個時髦打扮的少年正在打籃球。

劉子光拍拍巴掌:“幾個小子,過來!”

籃球少年們停下動作,狐疑的看了看這邊,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能在市內開長江750邊三輪的隻有一個人,那就是傳說中高土坡的老大,劉哥!

少年們疾奔過來,激動萬分:“劉哥,啥事你說話!”

劉子光一指挎鬥:“幫我把這些書搬到四單元603去。”

“好嘞!”少年們麻利的搬起紮成一捆的書籍,健步如飛向六樓爬去,隻用了一趟就把書搬完了,劉子光也到了門口,拿出煙來散給他們,少年們如獲至寶,拿到了都不舍得抽,而是夾在耳朵上,彬彬有禮的和他說再見,下樓去了,正好和剛上來的小雪狹路相逢,少年們暗自驚訝,好一個清純如白蓮花的女孩,有心想多看兩眼,但是又不敢,隻能匆匆一瞥而已。

到了樓下,他們才敢議論:“那個女孩是誰啊?這麽漂亮。”

“好像是一中的校花吧,我有個同學就在一中,聽他說過。”

“太正點了,不知道有沒有男朋友?”

“拉倒吧,誰敢啊,一中的東少知道不?就是因為招惹了她,現在殘廢了,還坐輪椅呢,人家可是有名的黑道公主……”

“哦,我知道了……怪不得啊……是被劉哥包了的……”

少年們蹲在球場上,抽著香煙,思緒飄到了萬裏之外,此刻他們都抱著同一個信念:我要當老大!

……

603室,這是一套一室一廳的小戶型,不但是頂樓還是最西頭,春秋天還能湊合,冬天肯定寒冷無比,夏天更是酷熱難當,或許下暴雨的時候還會漏雨。

即便如此,也是正兒八經的樓房,有單獨的廚房和洗手間,還有管道煤氣和有線電視,生活比以前強多了。

老溫的床鋪搭在狹小的客廳裏,**堆滿了書,床頭櫃上擺滿了『藥』瓶子,另一側的書架上全是書,小雪的臥室在房間裏,門開著,能看到裏麵布置的井井有條,橙『色』印花棉布床單和被套枕套渾然一『色』,床頭還掛著一串掃的一塵不染,玻璃更是擦得通明透亮,看得出女孩子還是很喜歡這個新家的。

今天是星期天,小雪不用上課,老溫看看手表,說:“中午了,小雪去樓下超市買幾瓶啤酒半隻鴨子,我和你劉叔喝一杯。”

小雪脆生生的答應著,拿起籃子就要下樓,劉子光趕緊說:“不用了,我回去吃。”

他以為老溫是客套呢,哪知道這回老溫異常的堅決,拉住劉子光的手不讓他走,小雪也咯咯笑道:“叔叔你就陪我爸爸喝一杯吧,他好久沒見你了。”

劉子光不是矯情之人,馬上同意了,並且拿出一百塊錢來說:“去買些涼菜,省的做了。”小雪大大方方的接了錢下樓去了,樓道裏傳來一陣愉快的歌聲,看的出這丫頭挺高興的。

女兒走了,老溫才鬆開手,拿出煙來請劉子光抽,兩個男人麵對麵坐著,吞雲吐霧,劉子光問道:“老溫大哥,這房子是用賠償款買的二手房麽?”

老溫說:“不是買的,是租的,每月四百五十塊。”

說著,就去廚房拿了一瓶白酒和一碟花椒鹽水煮青豆放在小桌子上,擺了兩個酒盅說:“我身體不行,就陪你抿一口,咱老哥倆說說話。”

劉子光預感老溫似乎有話要說,便幫他斟了酒,靜著等他開腔。

“我這個病,全虧了你幫忙,不然這條命已經交代了。”老溫感慨道,端起酒杯抿了一口,接著說:

“小雪這孩子生來就命苦,生來就沒有媽媽,我們爺倆相依為命,起初是我照顧她,後來是她照顧我,我這個身子骨也不爭氣,都是慢『性』病,沒法給孩子一個安穩的家,廠子也不景氣,家裏窮的揭不開鍋,孩子從來就沒穿過新衣服,不是校服就是鄰居給的舊衣服,有一次小雪回家眼淚汪汪的,說同學都有新裙子,求我也給她買一條,我沒給她買,還動了她,那是我第一次打孩子啊,就是因為一條裙子。”

說到這裏,老溫有些哽咽,拿手抹了一下臉說:“那一巴掌,我後悔莫及,不該打女兒,該打的是我這個當爸爸的,我多想對她說,孩子,是爸爸無能啊,是爸爸拖累了你。”

劉子光拍著老溫的肩膀說:“老溫大哥,過去的事情就別提了,小雪這孩子挺懂事的,又孝順,有這樣的女兒是你的福氣。”

老溫說:“自打那件事之後,小雪就再沒穿過裙子,我至今還記得,那條白『色』的裙子標價三十七塊錢……唉,不提這個了,說說房子的事情,我家那間小棚子一共是十六平方,加上外麵自己搭建的廚房,一共給十二萬三千塊的補償款,這筆錢在江北市任何一個都買不了房子,就是我現在住的這個四十平方的二手房,也要將近三十萬塊呢,我尋思了,反正孩子將來是要出去闖世界的,與其買房子還不如租房哩,等錢到位了,存起了給孩子當學費。”

劉子光有些動容,父慈女孝,令人感動啊。

“窮兒富女,女兒應該讓她吃好的,穿好的,這樣才不會輕易被人拐走,可惜我家條件不好,讓小雪跟著我受了不少苦,現在我這個爸爸還活著,小雪也隻是高中階段,暫時沒什麽問題,可是現在的大學和社會風氣你也知道,早已不是一方淨土了,小雪這孩子天生麗質,人又單純,在大學裏肯定引人注目,我擔心啊……”

劉子光說:“小雪很懂事,不會學壞的。”

老溫搖搖頭:“這孩子畢竟經曆的太少,思想比較純淨,『性』格又比較軟,我怕她經不起,重蹈她媽媽的覆轍,而我又活不了幾年了,所以想……”說著身子一歪,就跪倒在劉子光麵前。

劉子光慌忙起身扶著老溫,說:“老溫大哥,怎麽弄這個啊,有話就說咱千萬別客氣。”

老溫盯著劉子光的眼睛說:“咱們是老鄰居了,雖然接觸不是很多,但是你的為人我很清楚,絕對是個不可多得的忠義之人,我也不瞞你,雖然換腎手術成功了,但是已經有排斥反應,自己的身體自己知道,我是活不了多久了,你看在我是個將死之人的麵子上,答應我一件事。”

劉子光心中一震,鄭重地說:“你講!”

“我想把小雪托付給你,幫我照顧她。”老溫的眼神中閃過一絲堅毅。

劉子光說:“我答應你,小雪上大學之後,哪個不開眼的想打我侄女的主意,我活活打死他。”

老溫搖搖頭:“不止這些,人生的道路漫長著呢。”

劉子光便一字一頓的說:“我會照顧溫雪一輩子。”

老溫點點頭:“有你這句話,我就能可以安安心心的去死了。”

“砰”一聲傳來,小雪瞪大了眼睛站在門口,手裏的菜落到了地上:“爸,你說什麽呢!”

由於女兒的突然到來,老溫的托孤不得不提前終止,但他的意思劉子光卻領會了,老溫自覺活不了多久,怕女兒被壞人欺負了,他在江北舉目無親,唯一可以信賴的人隻有劉子光這個雖然無親無故,但是天生俠肝義膽的人,不托付給他還能托付給誰,不過對一個三十歲左右的青年男子來說,照顧一個十八歲的大姑娘一輩子,這事兒聽起來似乎有點曖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