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6-23 楊峰之死

字體:16+-

楊峰當過警察,真槍假槍還是一眼就能分辨出來的,那把手槍雖然辨認不出型號,但是從烤藍和槍口可以看出,絕對不是西貝貨。..|com|

一瞬間,楊峰體內那點酒精變成冷汗冒了出來,他接觸過很多案例,都是豪華車主被綁架撕票的,歹徒作案手段相當殘忍,沒想到這種事情竟然落到自己頭上了,如果後座上那人有透視眼的話,一定會看到楊峰整個後背全濕了。

仿佛猜到他的心裏所想,那人很客氣的笑笑,用槍管敲敲楊峰的麵頰說:“老板,別害怕,求財而已。”

楊峰出了一口氣,求財就好,他忙說:“車給你,錢包手機銀行卡密碼全給你,千萬不要傷害我,傷了人,案子就大了,劃不來的。”

那人嘿嘿笑起來,說:“老板很明白道理嘛,也懂法,不會是政法係統的公務員吧?”

“不是不是,我就一司機,車都是別人的。”楊峰強作笑顏道,努力使自己鎮定,和歹徒套近乎,盡量配合他,不激怒他。

“這樣啊,往江灘上開,荒蕪人煙的地方最好,回頭我把車開走,你們這對野鴛鴦還能打個野戰。”持槍歹徒心平氣和,看來情緒還不錯。

楊峰戰戰兢兢開著車,眼睛拚命的四下搜尋著,平日裏經常在街上巡邏的警車,今夜竟然全無蹤影,越往前開越僻靜,大路上連個鬼影子都沒有,忽然路邊大樹下有輛塊頭很大的越野車,車燈一閃跟了上來,車裏隱約坐著幾個黑影,楊峰心中一凜,知道這是歹徒的同夥接應來了。

那輛越野車超過楊峰的寶馬x5,在前麵帶著路,又往前開了一段距離,終於抵達一處荒蕪人煙的江灘,到處是密密麻麻的防護林和一人多高的蒿草,黑燈瞎火啥也看不見,藏幾十個人進去完全不是問題。

寶馬車停在荒灘上,前車上的三個人也下來了,遠遠的站著抽煙,他們穿著普通,若不是眼中偶爾寒芒隱現,簡直就是無辜路人形象,那個持槍的家夥押著楊峰跳下車來,喝令道:“把身上東西掏出來,慢慢的。”

楊峰將鑰匙、錢包、手機慢慢掏出來放在地上,舉著雙手放在地上,那人撿起錢包,直接翻出楊峰的身份證,趁著月光瞄了瞄,問道:“你叫楊峰?”

楊峰點點頭,不敢說話。

“住在市委大院?”那人嘴角**了一下,再抬起頭來的時候臉『色』已經變了,一股冷厲充斥全身,楊峰忍不住打了個寒顫,機械式的點了點頭。

“那就對了。”那人冷笑著說,這時候楊峰才發現,他的普通話帶著濃厚的江北味道。

忽然,一直被人忽略的那個女子,拋掉高跟鞋撒腿就跑,一邊跑一邊大呼小叫:“救命啊,殺人了!”淒厲的聲音被風吹的有些變調,在夜空中顯得格外詭異。

一群歹徒竟然不為所動,沒有一個人去追,當那女子跑出去幾十步遠的時候,持槍蒙麵男子才很隨意的一抬手,砰砰兩槍,正中女子背心,女子雙手一攤撲倒在地,腿蹬了幾下就不動了。

楊峰的眼睛都快瞪出來了,真殺人啊!這夥江洋大盜咋就挑上自己的呢,後悔啊,應該帶保鏢出來的……不對,今天壓根就不該去酒吧!

楊峰高舉雙手,腿肚子轉筋,想跑都跑不動了,他撲通一聲跪倒:“求求你們,別殺我,要什麽都給你們。”

蒙麵人笑笑,竟然一把扯下臉上的麵罩,楊峰趕緊低頭捂住臉:“我沒看見,我什麽都沒看見。”

蒙麵人說:“楊峰,你抬頭看看我,有印象麽?”

楊峰這才微微抬頭,從手指縫裏看著那人,是一張陌生麵孔,真的毫無印象。

“大哥,我不認識你,真的沒有印象啊。”楊峰的聲音都有些變調了。

那人歎口氣,似乎很遺憾的樣子:“可惜,咱倆其實挺有緣的,那啥,就不廢話了,你幫我把那個女的扔江裏去。”

楊峰老老實實走過去,將那個女子的屍首扛到肩上,在那人的槍口威『逼』下走到了江邊,不遠處就是滔滔江水,楊峰心思一動,想要跳江逃命,但是那人卻似乎猜到了他的心思一般,喝令道:“停下。”

楊峰停步,將屍首放下,回頭驚恐的看著那人:“大哥,咱們無怨無仇,你別殺我啊,我爸爸是市委組織部長,殺了我麻煩很大的。”

那大咧咧的一笑,用槍指指他:“跪下。”

楊峰跪下,江風嗚嗚的吹著,如同有人在耳邊悲泣,那人的聲音再度響起:“姓楊的,今天讓你死個明白,我叫……”

“別!別殺我,我賠償你!要多少錢都行!”楊峰聲嘶力竭的大叫著,聲淚俱下,死亡的陰影籠罩著他,讓他雙腿酥軟,動都不能動。

青春年華,大好前程啊,竟然要葬送在這荒蕪人煙的江灘上,變成莽莽淮江裏的一具浮屍,這讓一直自視為天之驕子的楊峰很難接受,身為子弟的他其實沒啥骨氣和膽略,他的膽子全來自於父親的權勢,組織部長的官銜對這幫江洋大盜沒用,楊峰的膽子也就散了。

“砰砰”沉悶的槍聲在江風中顯得那麽微弱,兩顆子彈鑽進了楊峰的後腦,立刻奪走了他的生命,失去靈魂的屍體撲倒在江灘的泥土上,後腦勺上兩個彈孔,紅的血,白的腦漿,慢慢湧出來,滋潤著淮江大地。

槍手上前將兩具屍體掀入江中,呆呆的望了一會兒,這才轉身回去,他的同伴迎上來,遞給他一支煙,問道:“阿東,搞定了?”

“搞定!”阿東接過煙深深抽了一口,看著同伴在寶馬車裏鼓搗著,不大一會,寶馬x5便呼嘯著一頭栽進淮江,和它的主人做伴去了。

一行人頭也不回的離開,上了公路上的越野車揚長而去。

……

楊峰失蹤了,手機沒有信號,汽車上的gps定位也失效了,整個人就如同人間蒸發了一樣,急的楊部長如同熱鍋上的螞蟻,責令李誌騰他們迅速查找,要知道楊峰可還是在緩刑期間,出了什麽岔子很麻煩的。

李誌騰帶著一幫手下到處搜尋,他以前當過警察,各方麵人頭都比較熟,查了幾家楊子常去的賓館酒店,都沒有登記記錄,楊子幾個秘密的窩點裏也是大門緊鎖,撬門進去沒有任何發現。

調查當夜和楊子出去的那個女子背景,是個交友廣泛的野模特,她也同時失蹤了,這就讓李誌騰有些害怕了,急忙報告了楊部長。

楊部長責成警方展開調查,警方調取了當夜酒吧門口的監控錄像,沿著寶馬x5的行進軌跡,調取沿途所有監控錄像,發現楊峰駕車沿著濱江大道一路向東,直到消失在監控探頭的拍攝範圍之外。

警方調集警力沿著江灘進行搜查,依然一無所獲,由於楊部長的壓力,案件轉給了刑偵部門,由偵破能力最強的刑警二大隊負責辦理。

雖然隻是一樁失蹤案,但刑警們並沒有絲毫的輕視,因為楊峰的身份比較特殊,在公安部門任職的時候得罪過不少人,這很可能是一起『性』質極其惡劣的凶殺案件。

聽說楊峰失蹤之後,胡蓉馬上詢問了監視劉子光的幹警,得到的回答是劉子光整夜都沒有出去。

“你確定?”胡蓉很認真的問道,她知道以劉子光的個『性』,這種報仇的事情一定會親自下手。

“確定一定以及肯定,除非他是從樓上飛下來的。”刑警回答道。

“這就奇怪了……”胡蓉放下電話,忽然又想起一件事,那個肇事司機於小同是重要線索。

根據監視人員報告,於小同被釋放後請朋友在必勝客大吃了一頓,花了兩千多塊,然後就泡在網吧打遊戲,已經十幾個鍾頭沒下機了。

這個於小同肯定有問題,一個輟學少年怎麽會如此大手大腳的揮霍,隻有一個可能,那就是有人付給他一大筆錢,而且這筆錢肯定和他此前造成的車禍有關。

……

楊峰可是江北市有名的歡場浪子,他的失蹤造成軒然大波,自然傳到了劉子光的耳朵裏。

“是不是這小子怕咱們報仇,躲起來了?”貝小帥問道。

“不像,他要躲的話,不用這麽大張旗鼓,連警方都驚動了,我看另有隱情。”還是劉子光考慮的比較周密。

“有什麽隱情?”

“不知道,這兩天右眼皮老跳,怕是要有麻煩,對了,那個姓於的小子有什麽動靜?”

“弟兄們盯著呢,這小子最近發財了,一次就買了上萬塊錢的網遊裝備,還他媽到處請客擺譜,網吧裏叫必勝客的外賣吃。”

“盯緊點,我總覺得這事兒有點蹊蹺,於小同肯定是受人指使,但是這個人未必真的是楊峰。”

貝小帥張大了嘴:“這麽複雜?怎麽整的好像偵探小說。”

劉子光說:“樹大招風,不知道多少眼睛盯著咱呢。”

正說著呢,電話鈴響了,是負責送沙子的水泥船主打來的:“劉經理,晦氣了,江裏撈出個死人來。”

劉子光一怔,立刻追問:“死人什麽樣?”

“是個男的,後腦勺倆槍眼,頭蓋都掀開了。”

劉子光放下電話,平靜的說:“楊峰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