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6-25 網吧裏的花季少年

字體:16+-

今天是於小同十六歲生日,對這個舉目吧就是他的家,遊戲中認識的朋友就是他的親人。..|com|

他雖然年紀小,但是出道很早,他哥哥於大同也是出來混的,練得一手很俊的跆拳道功夫,在金龍哥旗下的金碧輝煌做保安,去年底的金碧輝煌出事的時候,於大同莫名其妙的死在電梯間裏,脖頸生生被人折斷。

於小同整日和一幫輟學少年混在一起,打架鬥毆喝酒吸毒泡馬子,經常帶著十幾號人衝到網吧裏鬥毆,他下手狠,花錢也狠,被警察抓了也不出賣兄弟,年紀輕輕就在道上有了一定名氣。

上次事情之後,於小同得到三萬塊酬金,他放開手腳很是揮霍了一番,其實對於這種沒見過什麽世麵的年輕人來說,所謂揮霍不過是包網吧高級套間,頓頓麥當勞肯德基必勝客,喝大瓶的可樂,抽軟殼的中華,買最好的裝備,qq紅鑽黃鑽藍鑽綠鑽黑鑽彩鑽全開了,勁舞團的道具服裝買最貴的,q幣一充就是幾千,到處『亂』送,反正怎麽討歡心怎麽來。

於小同夠狠,夠義氣,夠有錢,所以身邊聚攏了一幫十來歲的少年,為他馬首是瞻,什麽劉子光,什麽卓老二、小貝哥,在他們眼裏都是老掉牙的貨『色』,將來的江北黑道,必然是同少的天下!

今天同少過十六歲生日,小弟們幫著安排籌劃,從附近初中騙來幾個還在上學的乖乖妹,又在超市買靈力一大堆啤酒可樂零食,在網吧包間裏開起了party,於小同新染了一頭黃『毛』,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手裏捏著一瓶嘉士伯,氣定神閑,儼然是新近上位的江湖老大。

“做我們老大的女朋友哪裏不好,學校有誰欺負你,一個電話就擺平,勁舞團的衣服隨便換,整個江北市橫著走。”一個少年耐心開導著幾個小女生。

幾個女生依然把頭搖得象撥浪鼓,於小同生氣了,走過去抓住一個女生的頭發把她拽起來拖到自己麵前,拉開牛仔褲的拉鏈,『露』出一截又細又短的小臘腸來,很威嚴的說:“給老子『舔』!”周圍少男少女們一陣尖叫,紛紛鼓掌。那女生嚇得梨花帶雨,一陣幹嘔,可憐巴巴的看著周圍的群魔『亂』舞,但卻沒有任何人幫她正在這時,門外進來一個少年,衝於小同喊道:“同少,有人找你。”

於小同扭頭一看,外麵燈光陰影下站著一個人,棒球帽墨鏡打扮,他悻悻的拉上褲子拉鏈,站了起來,搖搖晃晃走了出來,隨手將門帶上了。

“這裏不方便說話,那邊去吧,我給你帶東西了。”墨鏡男子指著走廊盡頭的廁所說。

兩人來到廁所,墨鏡男子回頭銷上門,低頭在包裏翻著東西,於小同站在小便池前盡情揮灑著少年的活力,一道白練有力撞擊著小便池,水花四濺,進行到一半的時候,於小同忽然覺得一道細細的繩索勒住了自己的脖子,同時後腰窩被人用膝蓋頂起,他來不及多想,下意識的想去抓那條繩子,但是繩索已經深深勒進了他的脖頸。

十六歲的少年漸漸變成一攤軟泥,兩眼翻白,舌頭吐出老長,墨鏡男子小心翼翼的將他放到地上,試試脈搏和心跳,證實確實死了,才將廁所的門打開一條縫往外看去。

隻見走廊裏站了幾個人,正氣勢洶洶的和包間裏的少年說著什麽,一言不合就踹出一腳,闖進了包間。

墨鏡男子關上門,慢慢退了回來,走到窗戶旁開始拆卸鐵欞子。

……

劉子光帶領一票兄弟闖進了網吧,直撲於小同所在的包間,一群膀大腰圓的漢子把樓梯踩的砰砰作響,正在樓下監視的刑警趕緊給胡蓉打電話,胡蓉此時還在路上疾馳,接到電話後沉著下令:“一定要把於小同保護好,絕不能出事!”

小刑警急赤白臉:“他們一群人,我隻有一個啊!”

“別忘了你是警察!”胡蓉幾乎是吼出來的,說完就掛了電話,現在的新人是越來越沒用了,什麽都要人教才行。

網吧樓上包間。

於小同的朋友們,大都是些十五六歲的少年,正所謂初生牛犢不怕虎,雖然一個個都是豆芽菜體形,但是動起刀子來絕不含糊,說殺人就殺人,腦子都不帶轉彎的,所以真正在道上混的人都知道,這種生瓜蛋子不能惹,他們腦子裏根本就沒有一個怕字。

但是不想惹不代表惹不起,真要比劃起來,這幫小混混連提鞋的資格都沒有,高土坡小貝哥打頭,後麵跟著的也都是江湖上有名有姓的角『色』,王星、王文君、胡光等人全到了,氣場之強大,讓這夥小『毛』孩為之顫抖。

“於小同呢?”貝小帥蠻橫的喊道,同時一雙淩厲的眼睛在包間內掃視著。

“同少的名字是你喊得~!”一個不知天高地厚急於成名的『毛』孩子竟然出言頂撞貝小帥。

貝小帥抬腳就把他踹飛了,砸倒了一台『液』晶顯示器和一大堆『亂』七八糟的瓶瓶罐罐,再爬起來的時候臉上已經帶了血,『毛』孩子們才知道怕,一個個都不敢動了。

“別嚇著孩子。”劉子光踩著碎玻璃走進來,溫和的笑笑:“我找於小同,誰知道他在那裏?”

“在衛生間,剛才有人找他。”一個孩子低聲答道。

劉子光臉『色』一變:“不好!”拔腿就往廁所衝,貝小帥一愣,隨即抖開甩棍緊隨其後,劉子光衝到門口猛推,門從裏麵『插』上了,他退後一步抬腳猛踹,衛生間的門被踹開,於小同正躺在地上,身下一攤水漬,窗戶上的鐵欞子已經不見了,空『蕩』『蕩』的如同缺了門牙的大嘴。

衝到窗邊,卻隻看到街對麵一個匆匆的背影,棒球帽,黑『色』短風衣,似曾相識。

“媽的,被他搶先一步!”貝小帥恨恨的一跺腳,剛要翻出去追擊,忽然身後傳來一聲大喊:“警察,不許動!”

回頭一看,是個年輕的便衣站在走廊裏,手裏舉著槍和警徽,臉上汗如雨下。

少年們也湧了過來,圍在於小同屍體旁哭喊著:“不好了!殺人了!同少死了!”場麵相當混『亂』。

“凶手跑了!現在追還來得及!”貝小帥瞪著眼睛衝那警察怒吼一聲,但小警察卻固執的將槍口瞄準他的腦袋,扳動擊錘說:“不許動,再動我就開槍了!”

貝小帥無奈,隻好舉起了雙手,回頭再看,那墨鏡男已經鑽進了出租車,臨進車門前還扭頭衝這邊看了一眼。

“馬碧的,丫還笑呢!”貝小帥狠狠地啐了一口。

負責監視於小同的警察是新分配到刑警隊的新人吳鬆煒,參加工作時間不長,沒有經驗不說,隨機應變的能力也比較差,所以才被派來執行這個最沒有難度的任務,沒想到偏偏還就出了大事。

本來上級是要求他嚴密監視於小同的,其實這不難做到,隻要向網吧管理者出示一下證件,偽裝成網管啥的就可以,但是小吳沒經驗,再加上麻痹大意,覺得不會出啥事,就自己開了台機子在下麵玩起來,樓上發生什麽事他根本不知道,隻是當劉子光等人衝進網吧的時候才有所察覺,但他首先做的還是報告,而不是衝上去。

接到胡探長準確無疑的命令之後,小吳才跌跌撞撞爬上來,隻看到衛生間的門被踹飛,裏麵躺著一具屍體,幾個膀大腰圓一臉江湖氣的漢子站在那裏,一幫花季少男少女驚恐萬分涕淚橫流彷徨無助的蹲在屍體旁哭叫著。

“警察,不許動!”剛畢業的小刑警拔出了工作證和手槍,同時大吼一聲,但是他的雙腿都在顫抖,麵前站著的可是殺人犯啊,自己隻有一個人,如果他們要來硬的,自己究竟該怎們辦,他心裏一點譜都沒有。

“別愣著啊,下麵該幹什麽?”劉子光揶揄道。

小吳頭上冒著汗,手心也滑膩膩的,槍柄都握的不牢穩了,他心裏全『亂』了,執行監視任務,結果目標就在自己眼皮底下被人殺死,還沒轉正就出了個大簍子,以後還怎麽在警界混啊。

“我是警察!都別動!”小吳繼續『色』厲內荏的大叫。

劉子光很遺憾的搖搖頭,說:“我手下不當警察都知道現在該怎麽辦,那啥,王星你告訴他!”

王星心中一凜,看了看劉子光似笑非笑的表情,說:“你現在應該叫救護車和支援,保護現場,拘留相關人員,追捕凶手。”

小吳恍然大悟,拿出手機撥了胡探長的號碼,大喊道:“胡探長,於小同被劉子光他們殺了!我已經控製住他們!”

“我『操』,你哪隻眼睛看到於小同是我們殺的?凶手剛才跑了,要不是你丫拿槍瞄著我,我都把他抓到了!”貝小帥大怒道,卷著袖子就要過來揍人。

吳鬆煒緊張了:“別動!你再動我真開槍了!”

“小貝,別動。”劉子光及時喝住了貝小帥,他知道,這個嚴重缺乏經驗的小刑警,真的會開槍。

此時門外傳來一陣急刹車的聲音,然後是急促的腳步聲,胡探長帶著手下趕到了,她看也不看小吳,直接走到屍體前蹲下,試了試脈搏說:“死了。”

“胡探長,目標是他們殺的。”吳鬆偉激動地說。

“你親眼看到了?”胡蓉問。

“我……”吳鬆偉語塞了。

胡蓉轉向劉子光:“是誰下的手,看清楚沒有?”

“看見了,我還拍下來呢。”劉子光含笑舉了舉手中的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