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6-30 為了不吃鐵花生而奮鬥

字體:16+-

“阿姨,那是我們同事,他們都幫您做了些什麽啊?”胡蓉慢聲細語的問道。..|com|

“哦,那個小夥子人不錯,斯斯文文,一笑兩排白牙,還送來兩桶『色』拉油,一袋子水果,噓寒問暖的可細心了,還把我們家的水龍頭修好了,唉,誰家攤上這樣的兒子真是好福氣啊。”

胡蓉和韓光再次對視一眼,心道刑警隊裏似乎沒有這樣的人啊,這人究竟是誰?難不成真的是誌願者?

“阿姨,您一個人在家啊,老伴呢,孩子呢?”韓光一邊問一邊打量著屋裏,雖然是老房子,但是室內擺設並不陳舊,大屏幕『液』晶電視,電動按摩椅,牆上的空調是大金的,這種家電水平可不像是下崗工人家應該有的。

“老伴五年前就去了,還有個兒子在南方打工,也是個不省心的孩子,成天不挨家,不過就是孝順,家裏這些物件都是他買的。”大媽很自豪的說著,隨即進屋招。”

兩人進屋坐下,四下裏踅『摸』,發現牆上掛著一張全家福,其中那個氣宇軒昂的小夥子大概就是褚向東了。

“阿姨,您兒子不經常回家,那這些東西他是怎麽買來的啊?”胡蓉問道。

“叫人送上門的,聽說現在社會發達了,買東西都在網上,根本不用去商店呢,你們喝水吧,我去倒。”大媽塔拉著拖鞋去廚房倒水,韓光趁機用手機將牆上的照片拍了下來。

忽然韓光發現了一個細節,門後麵擺了一雙尺碼很大的男式拖鞋,他心中一動,隨口問道:“阿姨,您兒子這兩天回來了?”

“是啊,三天前來家一趟,連椅子都沒坐熱就走了,虧我還給他預備了新床單和拖鞋呢。”

大媽端著兩杯水走進來,胡蓉接過茶杯甜甜的說聲謝謝,又拿出一張表格說:“是這樣的,社區就業辦公室有幾個工作崗位,想安排給咱們轄區的青年,您兒子是叫褚向東,體院畢業的對吧,有個中學體育老師的工作滿適合他的,在家門口上班,又是事業單位,總比在外麵打工強吧。”

大媽的眼睛亮了:“閨女,真的麽,這我得勸勸兒子了,在南方打工賺錢雖然多,但是累啊,還找不著媳『婦』,事業單位最好了,旱澇保收啊。”

“嗬嗬,阿姨您別急,您兒子在哪個城市工作,有什麽聯係方式麽?”胡蓉一邊說一邊瞟了一眼韓光,韓光讚許的點點頭。

“就知道小東在深圳給人家老板打工,地址電話都沒有,他每星期都會打電話回家來的,等他下次打電話,我告訴他。”

“阿姨您可要抓緊啊,事業單位的工作很緊俏的,這樣吧,我們先走,有事可以打這個電話,我叫胡蓉。”

寫著電話號碼的便簽紙遞了過去,大媽接過鄭重的裝起來,忽然想起來什麽似的說:“三天後是孩子他爸的忌日,到時候小東肯定會打電話回來,到時候我通知他,還得麻煩兩位幫我們家小東留著那個位子啊。”

“我們盡力吧,再見阿姨。”

兩人從褚家出來,心照不宣的直奔社區中心而去,亮明身份之後,先查實此前確實沒有誌願者前往褚家,然後向社區領導提出協助調查的請求,其實就是幫著把謊圓上,別出紕漏而已。

大切諾基上,胡蓉一邊開車一邊說道:“褚向東三天前在江北市出現,這肯定不是巧合案的線索已經很清晰了,下一步我們要做的就是等待他再次出現。”

“隻是不清楚哪位同事搶在我們前麵了,搞不好是謝支隊派的人,好了,我這邊告一段落,現在去郝天家找點線索。”韓光說。

來到郝天租住的房子,這是一處位於大開發公司附近的城中村自建房,房東正在打掃房間,嘴裏罵罵咧咧,好像是在說郝天不付房租也不搬東西就跑了,還要他親自來收拾,真是不像話。

看到衣冠楚楚的一男一女來到,房東趕緊放下笤帚說:“二位租房?”

“哦,我們想看看房間。”韓光隨口應付著,眼睛在房間裏四下觀察,家具簡陋,陳設簡單,牆上掛著飛鏢靶盤,兩個鋼製啞鈴,桌子上堆了好多花花綠綠的雜誌,《兵器知識》、《輕兵器》、《格鬥與拳擊》,還有一本被翻得起『毛』的舊書,封麵上寫著“一招製敵”的字樣,翻開來一看,裏麵居然是帶圖解的,詳細講解了如何一招將敵人製伏,其中不乏極其狠辣陰毒的招數,比如撩陰腿、叉眼睛之類。

韓光不動聲『色』將這本書拿在手裏,問道:“房租多少錢一個月啊?”

“四百一個月,水電費另算,預交三個月房租就能住了,這裏地勢好,上班方便,大開發那些白領都在這裏租房子,前麵這個房客,他們兩口子就都是大開發的。”

房東無意的絮叨,引起了胡蓉的注意,有線索了!

她給韓光使了個眼『色』,韓光會意,便推說回去考慮考慮,離開了出租屋,到了樓下,胡蓉說:“郝天的女朋友也在大開發,她應該了解一些情況。”說著從包裏拿出一張大頭貼,上麵郝天正和一個女孩依偎在鏡頭前傻笑著。

兩人徑直趕往不遠處的萬龍大廈進行調查,但是當他們提到郝天的名字時,被問的人全都支支吾吾說不知道,韓光嚇唬了兩句他們便承認說是公司高層下了封口令,誰也不也許提郝天。

“好吧,那麽這個女人你認識麽?”胡蓉拿出了大頭貼問道。

“這是孫曉麗,郝天的女朋友,她不久前剛分了房子,多瑙河風情園的兩居室,還放了帶薪的長假呢,嘖嘖,真幸福。”

胡蓉意味深長的看了看韓光,案情已經很清晰了!大開發下了封口令,又分了房子給郝天,這房子分明就是用於小同的命換來的。

“走,找孫曉麗去!”兩人要了具體地址直奔多瑙河風情園。來到房門口剛要敲門,韓光忽然發現門是虛掩的,裏麵傳出低低的哭泣聲,他示意胡蓉掩護自己,慢慢從腰間抽出九二式手槍,扳開擊錘,左手輕輕推開房門,猛地跳了進去。

沙發上趴著一個女子,正哭的傷心,見到韓光突然闖入嚇了她一跳:“救命啊!”

“別怕,警察。”韓光亮明身份,迅速搜查了兩間臥室和廚衛,均未發現郝天的身影。

回到客廳內,胡蓉已經在問話了:“你男朋友郝天去哪裏了?”

“我真的不知道,你們一撥接著一撥,還有完沒完,就算郝天真的殺了人,也和我沒關係啊。”孫曉麗抽泣著說。

“有人來過?”韓光把手槍放回腰間槍套問道。

“剛走沒幾分鍾,也是來找郝天的,說是郝天殺了人……我一點也不相信,郝天怎麽會殺人呢,他連殺雞都不會。”

“是不是一個男的,斯斯文文,一笑兩排白牙?”

“是的,他說是刑警二大隊的。”

“走!”韓光忽然疾步出門,胡蓉也緊跟著出去,兩人一邊下樓,一邊交換著看法。

“這個人肯定不是咱們隊裏的,二大隊全是老煙槍,一嘴黃牙,哪有兩排白牙的英俊小生。”韓光說。

“假冒警察,膽子不小了,現在追不知道還能不能追上。”

“應該可以,從這裏回市區隻有一條路。”

兩位警官跳上大切諾基,風馳電掣的朝市區奔去,坐在副駕駛位子的韓光用鷹隼一般銳利的目光搜尋著路上的可疑車輛,但是始終一無所獲。

當他們的大切諾基卷著塵煙奔過之後,一輛黑『色』轎車才從路邊鑽出來,車裏坐著的是劉子光和貝小帥。

“媽的,幸虧我認識胡警官的座駕,要不然就讓他們逮到了。”貝小帥嘿嘿一笑,兩排白牙熠熠生輝。

“看來他倆倒是明白人呢,偵查方向都蒙對了。”劉子光點一支煙說道,也不知道是誇讚呢,還是貶低。

“光哥,我就不明白了,這案子交給警察辦就是了,又不關咱的蛋疼,管他幹嘛?”貝小帥撓著腦袋問,今天又是扮誌願者又是扮警察,可把他忙的不輕。

“可不是就關咱的事,這幫單細胞生物肯定認準了是我殺的楊峰和於小同,正憋著勁搜集證據想辦我呢,我要不自力更生一把,把真凶給逮著交給他們,興許就要吃那八分錢一顆的花生米了。”

劉子光噴出一口煙,思緒回到了八十年代,那時候死刑犯都掛著打紅叉的大牌子站在解放牌上遊街示眾,敲鑼打鼓的極其熱鬧,然後一車拉到郊外刑場用五四手槍朝著後腦放一槍,這顆爆頭的子彈還要家屬繳納。

楊峰死了,自己脫不開關係,這種時候指望青天大老爺主持公道是天真的想法,再說父母年齡大了,經不起折騰,自己也不想亡命天涯,所以劉子光隻有親自去找出真凶,才能還自己一個清白。

“八分錢那是老黃曆了,現在都用電刑,注『射』,聽說咱們江北市也要改革槍斃方式了,要搞什麽人『性』化死刑呢。”貝小帥的話將劉子光的思緒拉了回來。

“去去去,盡說晦氣的,讓你弄得東西呢?”劉子光問。

“我一出馬,肯定手到擒來,郝天的qq號碼在這兒呢,丫馬子長的不錯,肯定跑路途中耐不住寂寞要和馬子聊個天啥的,到時候咱就用高科技鎖定他!哈哈,這就叫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